对于“犟”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一日,关于项目协调问题和同修发生了争执。同修对我说:你太犟了,怎么不灵活一点呢?话出自同修之口,我想必然有自己需要提高的因素在里面,不能辜负同修的提醒,于是自己开始向内找。

以前自己在常人中脾气就比较暴躁倔强,骨子里认准的事都是一条道走到底,撞了南墙也不回头,也颇为此吃了不少苦头。走入修炼后,觉的自己心性变化了,有些事和话不太计较了,与同修相处还算比较溶洽,所以个人感觉不到那个犟。恰恰由于忽略了这种认识,也较少有人在这方面提醒,所以有了这颗心也不自知了。

单从字面上讲:“犟”由两部分组成,上面是强字,下面是牛字。先说说这个强字,本人表现在说话强势上。为什么强势,别人认为能说、会说。因此修口就修的不好,话说的多,难免有漏。有意无意的话随便一说,都会造成对别人的伤害,别人可能心里很难受并没表现出来;表现出来的就会形成争执产生隔阂,旧势力的离间之计就起了作用。

有句话叫“人贵有自知之明”,恰恰我这种人是不自知的。为什么不自知?一方面自我感觉良好,另一方面认为法理较清。深挖一下,这个强势还是邪党文化的表现,一般来讲,强势的人是不会退让的,经常争三论四。《九评》里邪党有“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个因素,起码自己占了三个,都和强势有关。

第一个就是“斗”。强势的人一般都有争斗心和妒嫉心,好陷在事中争论一番,当对方讲不过自己时就会很得意,伴随着显示心和欢喜心都会冒出来。看看你还是说不过我吧,还是我说的对吧,等等。而当更强势的人强过自己时,妒嫉心又出来了,掺杂着不服气的心和埋怨心也会接踵而来。他讲的不在理别听他的,你讲那些我都不愿意听。强势的人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喜欢用师父的法来压别人,一旦对方说不上来,没了应对,就更加得理不饶人了。说别人时是一套一套,别人说自己时是左听右冒,甚至转移话题,不顾不听。自己强人所难却认为人家强词夺理。

第二个就是“抢”。强势的人另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爱抢话。别人没说完就抢,觉的别人说的不在理也抢,或者觉的别人说的不如自己说的好、说的明白的时候还抢,抢过话题或话语权就自己开始侃侃而谈。这个抢还会表现在其它方面,如:听到看到新鲜的新奇的抢先说,生怕别人说到自己前头;自己做了什么好的事抢先讲,生怕别人不知道;而且走哪讲哪,一件事可以讲很多遍,不厌其烦。

我还曾亲眼目睹了同修闯红灯造成正常行驶的汽车刹车让路的一幕,这位同修过后把闯红灯美其名曰抢时间。还有的上车抢座位。有的以曾经当过常人的什么这长那长的而为名所累,做了好事好抢功。集体学法时抢所谓的主座正座,摆身份、显地位,却不知道把起坐方便、便于出入、光线好的地方让给老同修。以后会不会为了一毛钱而抢物质、抢利益呢?多可怕的一个“抢”字啊!

第三个就是“控”。先争“斗”一番,强势把别人压下去,再“抢”过话语权,继而控制话语,以自我为中心。话一经抢过来,就不想让别人再说了,或者自己说够了才让别人说,这就是明显的“控”,要是碰到别人插话就极不舒服,然后再强势的把话抢回来,如此再三。邪党文化里的“官本位,一言堂”等糟粕暴露无遗。

下面这个“牛”字,在我身上体现出来的就是有时会钻牛角尖。别人一提意见的时候,个性的东西往往占了上风,成了主导。表现上就是自我保护、坚持自我、强调自我,固执己见。其实深挖还是一颗为私为我的心在作怪,不让人说啊!一般这样的行为,主要因为总是认为自己是对的。脑子里都是:我怎么会错呢?我怎么可能错呢?就是错了,也不承认,嘴硬。或者嘴上承认了,心里还坚持着呢,动机不纯。

师父讲:“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1]

师父讲:“如遇强辩勿争言 向内找因是修炼 越想解释心越重 坦荡无执出明见”[2]。

仔细想想,这个犟还真不能要,很可怕的一个执着心,借明慧网感谢同修的提醒。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