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遇到什么魔难,我都信师信法

更新: 2017年11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一九九五年十月走入大法修炼。当时我身患多种疾病,很难受,医院治疗效果甚微,就去练气功。有一天练完功回家,看见街道边有人也在炼一种我没见过的气功,就上前了解。看了法轮功简介,心中一震:这就是我一直寻觅、等待的高德大法,修炼法轮功,既能祛病健身、又能提高心性,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还有师父保护,不会出偏,多好啊!从那天起,我就决心要坚修大法,一修到底。

二十多年来,不管遇到什么魔难,我都信师信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大法也在我的修炼中展现出一些神迹,下面我就举几个例子,与同修交流。

不许警察铐我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迫害法轮大法后,为了为大法和师父讨个公道,我到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绑架,关押在前门派出所,第二天当地一个警察来接我时手里拿着一副手铐,晃来晃去的,到关押我的滞留室前叫我的名字,要我出去。当时我就想他手里拿的手铐是铐坏人的,我修大法了是最好的人,马上在心里发出一念:不许他铐我(那时还不知发正念)。就把他镇住了。他只叫我跟他走,把我带到当地驻京办事处,直到回当地他都没铐过我。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又去北京上访,分局国保警察去北京接我时,驻京办的人问警察带没带手铐,叫把我们铐起来,警察说他们带了,但在回当地的火车上警察也没有铐我。后来非法劳教我一年。在把我送去劳教所的车上,十多个大法弟子中每个人都被戴上了手铐,轮到我时手铐没有了,也就无法铐我了。在劳教所,我们炼功、学法或抵制迫害,很多同修都被铐起来罚站,但他们也没铐过我。

我知道是我有不许铐我的最强大的这一念,师父就给我化解了。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闯过“生死关”

被迫流离失所后,一直居无定所,最近几年我到一个工厂打工,给老板干家务、煮饭,维持自己正常有序的、无忧的生活。十年我都在这样的条件和环境下,每天学法、发正念、做资料、协调,还坚持每天抽出两个小时出去讲真相救人,每天劝退人数多则十多人,少则二、三人。

正当我自认为修的还不错时,二零一四年突然出现严重病业假相:解小便困难、甚至解不出,双腿肿胀疼痛,走路困难,吃不下饭,脸色灰黑,更严重的是主意识不强,老是昏睡,不能正常学法、炼功、发正念。工厂老板也吓坏了,赶忙给我丈夫打电话。

丈夫来看我这个样子,要送我去医院。我说我修炼这么多年,还有病嘛?这是旧势力的迫害,坚决不去医院。丈夫又要我回家,我说:邪恶还在通缉我,我暂不能回家。我丈夫生气地走了。这时有个大姐同修给我送来一篇交流文章,大意是修炼人要自己当自己的家,自己主宰自己。我一下想到我这样不行,师父是度我们主元神的,我不能昏睡、主意识不清醒,我要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要精神起来。

我被同修送到另一同修家,同修每天也陪同我学法、炼功、发正念。他们为救众生都很忙的情况下,又无微不至的关心我,生活上精心照料我。在此我要感谢同修为我无私的付出!

有一天,十几个同修在集体学法时围着我发正念,突然我的主元神出去了,看见我的姐姐和妹妹抬着一副担架在赶路,我问他们去哪里?他们说去给老四(我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四,他们都叫我老四)打丧火(四川方言,就是送葬)。我还看见一个盆里放养着一张皮,我用手摸,一个屠夫模样的人不让我摸,说是某某(指我)的皮。我一震,一下回到现实中来了,继续与同修们一起发正念,天目看到前面有堵水泥墙,迫害我的邪灵就躲在水泥墙后面。同修们发出的正念,象用法器向墙开枪,只听几声枪声响,墙上出现了五、六个洞,洞口流出了许多污血,我意识到邪灵被清除了。

发完正念后,我的病业症状一下减轻了许多。我想应该好好找找我自己,为什么邪恶会迫害我,找来找去,我发现两个原因:一是:在我结婚时别人给我算命,说我只能活六十一岁,我没有完全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心里有时还会想起这个事。二是敬师敬法不够。有一次把大法书放在床头上。作为一个老大法弟子根本就不应该犯这样的错。

找出这两个原因后,自己下决心要彻底纠正过来。这样一想,所有的病业症状一下全消失了。当时我热泪盈眶,跪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您太伟大慈悲了,是您从旧势力手中把我抢回来的,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唯有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要正念,不要人心

上次过大的病业关后,又过了几次小的病业关,都是在自己修炼的路没走正、人心出来了发生的。

有一次我心里想女儿又没有工作,身体又不好,那几天一闲时脑海里就装着这些。中午去炒菜时,突然象有弹弓打来一个石子一样打在我右手上,右手一下就抬不起来了,我马上悟到我对女儿的情太重,人心太重。但我马上又想起师父讲的法:“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另外,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舒舒服服的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1]师父的法让我清醒了:人各有命哪,我应该放下这些人心。放下儿女情。当我悟到了,马上手就不痛了。

又有一次,我讲大审判时我用自己的话在讲,别人分不清是师父的话还是我的话,讲完了我才声明不是师父的原话。实际上这已经起到了乱法的作用,旧势力随时虎视眈眈盯着我,又以此来迫害我,我的手又抬不起来,痛得一晚上不能睡觉,只好坐着学法,发正念,再查找自己哪没有做好,找到后立即向师父认错,手又不痛了,又能活动自如了。

老板家是个大家庭,每天都有十多个人吃饭,还有工人,我每次过病业关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无不称赞大法的神奇,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爱听,都能接受,还能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因常人中学的文化少,此交流稿由我口述,同修帮整理,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