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的那些日子

更新: 2018年02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当执笔时,昔日修炼的情景在脑海中一幕幕闪过,那其中有得法后生命寻到归宿的喜悦;洪法中沐浴佛光的幸福;精進下心清似玉的超脱。师父说:“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1]。在这宇宙正法的最后阶段,我要把握,走好最后的路。

一切都是为得法做铺垫

从儿时起我就是一个体弱多病、多愁善感,爱思考的人,虽然在家中是最小的孩子,得到的照顾比较多,可是经常感冒发烧,有时病严重到像山一样压到身上,使我感到当人没有幸福感。那时候每天早上睁开眼,妈妈都会捧着药,端着水,送到我嘴边,有时还要喝大碗的中药汤。

后来又得了风湿性关节炎、胃病。因为膝关节风湿,肿大,晚上都会痛的睡不了觉,靠吃消炎药来缓解疼痛,上学前,我经常要喝一杯治风湿的药酒,走在路上头是晕的,脚底发飘,嘴里还有酒味,现在想想那时的状态都觉的好笑。

我是十足的药罐子,病痛中有时就在想:我这么小身体就这么不好,这样下去多拖累父母啊,我不愿看到父母为我忧心劳神。久病成医,身体也不太好的妈妈,经常看中医书,给我也讲了不少中医理论,以致后来我自己都会根据身体情况,考虑吃什么药来调节阴阳。

随着年龄增长,头脑中时常思考人生的真谛,虽然阅读了一些接近佛道思想的书籍,但找不到答案,心底隐约有一种苦恼和伤感。那个年代正是气功盛行的时候,家人也练气功,我很相信,知道它能祛病健身,但心里有一念:等到将来能遇到让我达到高深境界的功法我再炼,现在这些还不行。

一九九二年我接触了佛教,想依此修行超脱生死,虽很虔诚,但那时不知道怎么修,以为吃素、受戒就能提高,买了不少经书,看的不多,最终只记住《金刚经》里讲的两句:“法轮圣王”,和“法轮圣王他的法轮非常厉害”。

参加师父长春第七期亲授班

一九九四年四月,一种心底的烦乱与不安,使我不想再在这红尘中驻留,出家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就在那时,得到吉大鸣放宫办法轮功讲法班的消息,去买票时已经剩下最后几张,我又请了一本《法轮功》。回家后,一气呵成看完,觉的太好了!这本书讲的太好了!气功原来就是修炼啊!

我对照书自学功法,出现了师父讲的净化身体的症状,一天当中不断的上厕所,便出的都是黑东西。在学习第二套功法时感到双臂间有很热的旋转的力量在旋转,接着晚上做了一个奇特的梦,梦境中,自己在苏州园林游览,景致美丽,红色院墙,绿色池水,还有拱桥,这时抬头看到天上有闪着金光的龙和凤在悠然、祥和的飞舞,远处走来一位尼姑,眉宇宽阔,和蔼慈祥,我上前对她说:“师父,带我走吧!”她微笑着对我说:“咱们有缘再见。”我也随即说了一句“有缘再见”,梦就醒了。在梦里,我相信如果有缘我会和“她”再见的。

四月二十九日终于开班了,我参加的是晚班,还发了学员证。我的座位在最后几排,看不清师父,但师父声音洪亮,似乎就在耳边,听得很清楚。第一天因为有宗教的理念在阻挡,师父讲法时思想中隐约有些排斥和不舒服,但越听越觉的师父讲的句句在理,师父提到的史前文化、天目等名词都在以往有所了解,所以当师父讲到时都能明白。第二天听法阻碍的观念全部消失了,不知为什么,心里就是对师父不尽的感激,泪如泉涌,心里反复有句话在说:“我怎么报答老师啊!这么好的老师,我怎么报答老师啊!”

在师父讲课时,我还看到师父左肩上的金光,师父还让我们在两手掌上体验法轮的存在,是旋转的,沉,有重量感;我还感到有很大的凉风从礼堂前方顺着观众席之间的过道往出口吹,风还很急,后来我明白那时师父给学员清理身体,消业,打下去不好的都是阴性的东西,形成了风。在后来的听法中,我意识到师父就是经书中讲到的“法轮圣王”,师父讲的大法就是我心灵深处一直等待的法。

那次讲法班中,留下了一个我永生难忘的记忆:那是师父讲完法,在教功前一段休息时间,我站在座席之间的过道上,准备学功,没想到师父从讲台下来,走到学员中,边走边问后面学员们是否能听得清,并缓缓的从我这个过道走过来。当我第一眼看清师父的时候,震惊!我被震惊的目瞪口呆,师父是那么的伟大!我的天目看不见,但是我感觉到一种巨大的不可思议的境界画面映衬着师父,师父是那么的伟大,超然、慈悲,在人类中永远也不会再看到啊!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心中只有一句话在反复说:“这不是佛吗?这不是佛吗?”我木木的看着师父从我面前走过,师父慈悲的望着所有人向礼堂后方走过去,不知怎么从我嘴里出来一句“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啊!”当时我已经听了很多节课,但从来都没看清过师父的面容,因为座位太远,但是师父体谅学员和弟子的心,来到后面,为的是让我们看清楚师父。师父在任何时候都体谅众生,谢谢师父!

参加班后的一天,我突然想起,梦中见到的那位尼姑,不就是师父吗?宽阔的眉宇、和蔼慈祥,讲的“有缘再见”不就是接大法的缘吗?不久,一个偶然机会,在一次辅导员会议上,又一次有幸见到了师父,师父在我面前很近很近的走过,我看到师父的面容放射着光芒,我看到那能量的颗粒。走進会议室,我正对着师父很近坐下,我使劲的向师父笑着,心花怒放,心想:师父,这回您看到我了,您终于知道有我这个弟子了!师父也慈祥的、开心的笑着看着我们。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我又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的传法班。这些幸福时刻弟子永远铭刻在心,谢谢师父!

在洪法中升华

得法后,为了让自己心中有法,我和几位年轻同修一起背《法轮功》,接下来每出一篇经文就背一篇经文,那时无论冬夏,每天都是怀着喜悦的心情去公园集体炼功学法。因为当时年轻,辅导员让我在炼功点教功。为了教得明白,我把《大圆满法》教功图解背下来,这样,说着师父教功图解,学的人都能听懂,学的也快,基本十天就一批人学会了,然后就继续教下一批、再下一批,学功的人越来越多,一些住在郊区的人也赶到我们炼功点学功,那时真的就像师父说的:“修者日众,不计其数”[2]。后来通过学法明白都是师父法身把有缘人领来学法炼功的。因为基本每天早上我都在教功,自己炼功的机会很少,时间长了,埋怨辅导员的心就出来了,心想:“怎么就不换一下我呢,总是我一个人来教,我也得炼功啊!”

一天早上,辅导员正在教功,看到我来了,马上就把学功人让给我,自己走开了,我当时边教功边想:天天都是我教,还要你们辅导员干什么?回家路上,我边走边问自己:学大法目地是什么?是同化真、善、忍,做完全为了别人的人,能为宇宙真理牺牲生命的人,那我用自己炼功时间教别人炼功不就是在为他吗?那我还求什么呢?哪怕因此耽误了修炼,我没修上去,帮助别人修成了,我都应该为他们高兴,因为,我只需要成为一个真、善、忍的生命就行了,而不是求得什么。想到这我豁然开朗,身心一下子变空了,走在路上似乎只是一个空空的人形,此刻我感到和浩大的宇宙开始沟通,奇妙无比。

在后来大法洪传的几年里,和同修们到各地乡镇去洪法、教功,虽然忙碌辛苦,但却觉的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也很幸福,期间师父法身保护的神奇经历,和一些奇妙的事情很多。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