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一切都在变

更新时间: 2018年02月2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二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的,此前虽然身体没什么疑难病,也不是太好,就是脾气特不好,和丈夫打仗,总是我掀桌子、动菜刀。虽然心眼不坏可发起脾气来谁也受不了,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现在想起来都脸红,是大法重塑了我,我的性格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一、真心修炼病痛消

刚修炼大法没几天,还没弄明白法是什么的时候就开始消业。一天炼完功往家走,就觉得左脚好像踩在棉花团上,站不实总要倒,以为腿麻也没在意,可是这种状态却一天比一天严重,有点害怕。老同修告诉是消业。几天过去非但没好,左腿完全失去了知觉总摔跟头,饭碗都被我打没了。

身体不见好转,心情也越来越差,就每天观察左腿,一个月的时间吧,发现左腿细了很多,就用绳子两条腿量、比较,两腿粗细差了许多。这时我终于挺不住了,到吉林市医院治疗,医院诊断:神经麻痹,肌肉萎缩,重症肌无力,而且是严重型的,治了一段时间不见好转,医生说没有特效药回家养吧,医生断定:我后半生不能跪着,不能蹲着,最怕着凉。回来后打针、吃药、针灸、按摩、偏方均没效果,三伏天都得穿棉裤。

这时同修来找我去炼功,我没好气:还炼,再炼就瘫痪了!对大法误解很深,我的这种状态对当地众生得法造成了很大的阻碍,心情跌落到低谷,丈夫急的没办法,就让我去公婆家散心,公婆都修大法,我实在没地方解忧很不情愿的去了,同修听说我去了,就有意都到公婆家学法,他们读书我在一旁带着抵触的情绪带听不听的,渐渐的我听進去了,最后我听明白了:原来法轮功是佛法啊!是宇宙大法,师父给修炼人消去生生世世所造下的罪业,消业中修炼人得承受,这是从根本上消业。明白后我下决心又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那时是冬天,炼功人很多,炕上坐不下,我就在地上打坐,同修们都让我上炕,怕我着凉,因为我盘不上腿,别人穿棉裤我穿毛裤,我心里很自信的淡淡一笑,这是佛法,是超常的,凉又怎样?同修又说,你盘腿时间不要太长见好就收,不要硬撑。我仍然淡淡一笑:大法是超常的,没事。我发自内心的信师信法,心性提高上来了。师父将折磨我一年的病业几天的时间内全部拿掉,立竿见影,同修和世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挽回了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谢谢师父为不争气的弟子操心。

二、转变观念 丈夫也修大法了

真正修炼大法后,我严格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由一个脾气暴烈的人在短时间内变成一个温和体贴的人。

可丈夫却一反常态,突然间变坏了,除了不赌,其它坏事无所不好,每天喝得醉醺醺,几乎是常年不在家吃晚饭,单位三天两头有上级领导以检查工作为由来喝酒,每次都是他陪酒,结交了许多各行业的狐朋狗友,反正天天就是喝,不到半夜不回家,人看不着,钱更看不着,所有饭店的老板都巴结他,用他现在的话说:那就是真正中共国家公务员的形象。

其实,那时也是在给我提高心性,需要我扩大心的容量,可当时悟不到啊!我就劝丈夫,根本不起作用,自己还被气的够呛。逐渐的通过学法我悟到是我以前欠他的,因为我以前对他太凶了,这样想心里平衡了许多,怨恨心淡了。可是看他一天天堕落,觉得这个生命很可怜,枉来人世一遭又造下许多罪业。只有得大法,唯有师父能救他,我就想办法让他得法,为了让他看到大法的美好,我就一味的对他好。可他却说:别尽整那些假惺惺的事。我感到委屈,我这么对他好他怎么这么说?几次之后我就想:肯定是我不对了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可是想让他得法没有错啊?我错在哪呢?

一次学师父的一段法打开了我的心结,师父说:“过去我们无论做任何事情,大家都在想:我要怎么样学好法,我怎么样为大法做工作,我怎么样能够提高,我怎么样能够做的更好;总感觉是在学大法,而不是身在大法当中的一员。经过了这一年以后,我发现大家完全变了,你们没有了原来的那种想法。无论为大法做什么,无论你在干什么,你们都把自己摆到大法当中,没有原来的那种我想要为大法干点什么、我想要如何提高。”[1]从这段法中我悟到:我们修炼应该是把自己无条件的溶于法中,应该是无条件的同化法,我们的做好应该是无条件的,跟任何人没有关系。我明白了丈夫为什么不认可我对他的好,是因为我的做好是有条件、目地的,那就是为了他变好,表面上看我的行为符合法,其实是带着有求。

悟到之后我就转变了观念,不再看丈夫如何了,心里连想都不去想,就是用法对照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我该做的,不知不觉中丈夫变了,而且真的修炼大法了,修炼状态一直很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