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心去了 腰痛好了

更新: 2017年12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九十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幼年时家里穷,只上了三年小学,文化程度低。我和老妻一九九六年一月开始修炼大法。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们也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遭到了迫害,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

今年七月中旬的一天,我突然感觉腰痛,象岔气似的,咳嗽一下就痛,骑个自行车道路不平或有小石头颤一下更痛,不能弯腰,弯腰就痛。几天下来以至于使我不能炼功,特别是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随机下走。不能弯腰怎么炼?但我不管,仍然咬着牙坚持炼,可是腰痛的越来越厉害,痛出了一身汗,我还不悟,最后我才想起了师父的讲法:“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1]

于是我问自己:这腰痛是病吗?回答:不是。那是什么呢?是人心、是执着、是干扰。女儿知道我腰痛后,从药店给我买来一盒治腰痛的药,让我吃。我说这不是病,我不吃,就让她把药退回去,女儿不去。我问清了药店的名称和地址,骑上自行车就去了药店。找到经理,我跟经理很客气的讲明退药的理由,并表示歉意,经理同意把药退了。事后我感到心里很亮堂。

接下来,我就找自己的人心和执着。至于旧势力的干扰,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这一找可真吓一跳,我找到很多执着心:

一、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之一讲真相救人,我做的很不够,也不好,与同修相差太大,在救人的过程中,有很多人心障碍着自己:爱面子的心、怕心、对不听真相的人没耐心、妒嫉心等等,还有一个最大障碍就是耳聋,对方说什么我听不见或听不清,与人交流困难,因此我曾多次想求师父给我把耳朵打开,这是求心。

二、利益之心。买东西我总怕吃亏上当。不吃亏心里就坦然,一旦吃亏了心里就不平衡了、难受。也曾想过顺其自然吧,但遇到具体事还是很难做到。

在二零一五年春的一个上午,我骑自行车在公路上走,突然一个年轻人招呼我停下。路边停了一辆“的士”车,年轻人说他的车坏了,让我帮忙抬一抬,我说我是快九十岁的人了能行吗?他说看不出来,帮一下吧。我出于做好事的心,就帮他抬吧,这么抬那么抬,换了三次方式和位置抬,最后他说行了,开车走了,我骑上自行车回家了,到家后一摸兜里的钱包没了,里面有188元钱。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出力帮他,他还偷我的钱包,我这才明白他调换三次位置和方式就是为了偷我的钱包。我心里很难受,怎么也想不通,他太不应该了!后来,我想到我是炼功人,遇到问题就得向内找,最后我悟到:可能是以前欠他的,这世以这种方式来还他,这个心才平衡下来了。

三、争斗心。我过去业余狩猎三十多年,猎友也挺多。由于杀生造业太多,也曾消过大业。那年左脚脖子被出租车给撞断了,粉碎性骨折,曾“死”了八个小时又活过来了,治疗花了三万多元。对方没有那么多钱,我自己负担了一半的医药费。后来落了个腿弯残疾、慢性疼痛后遗症。我以为这事就这样了断了、没事了。可是睡觉经常做梦,总有人找我上山狩猎,猎场还是另外空间的社会形式和环境,总是不变,没完没了。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一睡觉就有人找他比武争斗,搞的一夜都休息不了。其实这个时候就是去他的争斗之心,他这个争斗之心要是不去,他老是这样的,长此下去,几年拖下去也是出不了这个层次。搞的这个人也就炼不了功了,这个物质身体也受不了,精力耗的也太大,弄不好就废了。”[2]我一睡觉就做梦,有人找我狩猎,弄得我睡不好觉,这不是我这个争斗之心迟迟不去的缘故吗?

当我对照大法找到这些人心和执著时,我决心修去它们,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心性提高上来后,半个月的腰痛一夜之间好了,炼第四套功法时,跟原来一样,一点不痛了,真是太神奇了!

师父说:“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3]。在我腰痛时,我坚信师父坚信法,没有把它当成是病,并且能对照法找自己的执着心,师父就帮我顺利过关。

我这样不精進的弟子师父仍没有放弃我,师父真是太慈悲了!我太感谢师父了!在所剩不多的修炼时间里,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圆满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