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了四邻八庄都称赞的好人

更新时间: 2017年12月2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三岁了。从前,我是一个远近都知的“恶人”。修法轮大法后,我变成了四邻八庄都称赞的好人。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出了名的药篓子。身上患有:胃炎、贫血、腿痛、食道炎、胆结石、肝结石、肾积水、尿道结石、腰肌劳损、腰椎盘突出、心绞痛等等二十几种大小疾病。整天头昏脑胀,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天天生活在痛苦之中。除了身体上的疾病外。我的心底里也是畸形的:心胸狭窄、自以为是、道德低下、脾气粗暴、打架骂人、是出了名的农村“老婆王”。把造成我这个样子的所有原因:都归结在因为娘家没有哥哥、弟弟,我从结婚开始老受婆婆家里的人欺负,家里整天打闹不停,多年里生气发火,天长日久积累下来的。学法前,我恨死了婆家人,特别是大伯哥,对他我更是恨之入骨,到死都不想跟他说话。

我学法轮大法后很短的时间里,我身上就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多年来不能医治的二十几种大病,不翼而飞了。过去的我,脸蜡黄的,走路时一瘸一拐的;可修炼后在很短的时间里,我就变成了一个:红光满面,走路象带小跑。七十三岁的我,爬楼梯从不气喘,还能骑电动车外出。还能帮儿子干很多家里坡里的活。

今年二月,老伴说要帮小儿子到农田里干活。我说:我也去。让儿子看看,学大法后的妈妈和过去是不是不一样了?我要以实际行动让儿子在我身上看到法轮大法的威力(因儿子并不支持我学大法)。那天是用大耙子,将地里很厚的草,搂起来再将草送到地外边。这可是个连年轻人干起来都很吃力的重活。可因为我是一个学大法的,我将大耙子,一耙子、一耙子、又一耙子,开始我还觉得挺吃力的,可我越干越轻快。到最后简直好像用很少的力气,就能将这大耙子草搂起来。那天老伴都觉得很奇怪,回家还跟儿子说:你妈真有力气,我都不如她。看来学大法还真的能改变人的。以后我们都支持你妈学大法吧!儿子没说什么,但看得出来,他已经在心里认可大法了。

学大法后,我不但身体健康了,心底也开阔了。就说对大伯哥的怨恨,从我结婚不几年,我就再没跟他说过话,并且还告诉我的孩子们都恨大伯哥,还曾发愿到死也不再来往。

二零一五年大伯哥去世,弟媳告诉我说:大伯哥死了,能不能让二哥过去?我对弟媳说:我过去是恨过大伯哥,可我现在学大法了,我不再恨他了,我过去为他送行。弟媳很高兴的说:嫂子,你真行,学大法后你真的变了,你对婆家所有人的怨恨没了,我替死去的哥哥,向你说一声:谢谢你!我对弟媳说:没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我带着很多真相材料和真相台历,参加了大伯哥的葬礼。

这期间亲戚们看到我的变化,都爱听我给他们讲的大法真相,有好几十人退出了邪党组织。还有几个亲戚说:大法的威力这么大,我们以后也跟你学。我对他们说:大法是神奇的,你看我现在这身体硬朗,从学大法再没吃过药,连个感冒都没有。你们别听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亲戚们都表示以后多了解了解大法,从中受益。

通过这件事,街坊邻居对我也都刮目相看,都说:这学大法的,真的就是不一样。她要不是学了大法,打死她也不会来呀。是啊!这可是真的啊!大法太伟大了!

学法前,我是一个远近闻名骂人成性的恶人,几乎骂过所有对我不好的人。只要看到谁不对我心思,我就会张口大骂,并且骂的很难听。由此,亲朋好友、街坊邻居都对我敬而远之,谁也不敢招惹我。学法后,我下决心改掉我的坏毛病,开始改起来很费劲,但我严格要求自己,不让骂人的事情再发生。

以前,我经常骂弟媳,结下了一些不愉快的心结。学大法后,弟媳看我老实了,时不时的就借机骂我。还对别人说:我这次非把过去她骂我的都还回来。她见面就骂我,这样的日子,整整过了一年多。弟媳骂够了。可我已经到了听弟媳骂我,就好象她唱歌一样了,我从没回过一次声。弟媳感动了。有一天,她对我说:嫂子:我服你了,你学大法后真的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啊!你真的是已经脱胎换骨了!我服你了。从此以后弟媳再没骂我,现在我们已经和睦相处。

再就是我老伴,学大法前,我经常骂他,学大法后,我不骂他了,他反过来经常骂起我来了。有一次,老伴又无缘无故的骂我,那次他骂得我真是狗血喷头。我被气得浑身发抖,但我想:我是学大法的,不能再骂别人了,我必须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这都是我没学大法前造的业,该还人家的了。就这样我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很平和的忍过去了。

过后老伴很佩服的对我说:看来你真的是变样了,我以后再也不骂你了,我们都听你们师父的话,做个好人,好好过日子。我以后也好沾沾你们大法的光。

这是大法的伟大!这是师父的慈悲!大法彻底的改变了我!

二零一五年在诉江中,我的诉江状收到回执后,晚上打坐我的天目看到了,我的身上退了一层皮,胳膊、腿上都象长了一层鱼鳞一样的东西,用毛巾一抹,就一卷一卷的掉下来了。过了几天,同修说我的皮肤变得细嫩细嫩的。到现在我的身体皮肤全部变得细嫩净亮的!我的年龄给人感觉倒退了十几岁,这对我讲真相救人起到了很大辅助作用。过去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品行和粗糙的皮肤,他们看到现在的我,都非常相信我对他们说的话,我救人真的是基本上讲一个就能救一个,都相信大法的神奇,都能认可大法。

有一次,我刚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会。忽然天目看到:一个虫不虫龙不龙的头,在我头的上方,从它的口里往下滴毒液,意思是想滴到我的嘴里。我没有害怕,心想决不能让它滴到我嘴里去。我把头转向了另一个方向,毒液就没有滴到我的嘴里去。就在这一刻,我看到两只大手托着一个很漂亮的长方形的坛子,把毒液接住收到了坛子里。我睁大眼睛再看的时候,师父已经隐去了。师尊的慈悲无言可表,慈悲师尊对弟子的救度用尽人间的语言也诉说不尽的。此刻,我对什么是佛恩浩荡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我的文化水平低,写不出漂亮的话语来。写的不好,但这是弟子对师尊的一片心。今后我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听师父的话,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修去人的不好的各种人心和观念,修得圆满,随师回家了洪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