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矛盾中修心

更新: 2017年12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因为自己的执着,在家庭中、在同修中,一直矛盾不断,因为自己没有修好,与同修形成了间隔,到现在,仍然存在这样的问题。

我和丈夫都是修炼人,孩子跟着学法。在外人看,我们一家都炼功,多好。可是,在这三人中,发生的矛盾不小。十几年来,在我家里,我和丈夫的矛盾、丈夫和孩子的矛盾,过不了几天就要来场争吵。我曾经很困惑,为什么别的家庭因为修炼大法,都和睦了,不争吵了。而我家相反,虽然是修炼人,矛盾却很大。近几年,我逐渐的明白了,如果自己不注意真正的修自己,不从根本上改变自己,摆正与家人的关系,这些矛盾不会解决的。

我和丈夫在家里都是老小,从而在为人处事上形成了自己都意识不到的不为别人着想,总是用自己认为对的东西去要求对方。在结婚的开始几年,因为我母亲的原因,我和丈夫发生了无数次的争吵,甚至动过手。丈夫认为我母亲不认同大法,再加上母亲对他很猜疑,丈夫对我母亲非常反感,从内心不想靠近她,即使在节假日的时候,也不愿意去我父母家,而且也不赞同我去。我出于亲情,总想去给父母讲真相,却总是事与愿违,讲不通,还惹一肚子气,丈夫就更不赞同我去父母那里。这样,父母和我们的关系就变的很紧张。

我一方面知道自己的亲情重,另一方面,又埋怨丈夫,认为丈夫对我父母不慈悲,他作为修炼人怎么还跟常人计较呢?!再加上孩子的原因,孩子属于从小身体弱、胆子小,需要人多照顾。但是孩子的脾气和一般人不一样,他几乎是沉浸在他的世界中,和现实格格不入。他有他自己的行为方式,和丈夫的性格完全相反,丈夫就更接受不了,他跟孩子说不通时(几乎每次都是说不通),就认为是我把孩子影响成这样了。我护着孩子,就说丈夫不能理解别人,对孩子不善。矛盾由此而起,真是三五天就来一次,高声的争吵,然后后悔。

还有一个,就是我和丈夫各自的很根本的问题,这个问题把我和丈夫纠缠在一起,互相绊着,让我们互相埋怨,谁也解决不了。

这个问题就是:我埋怨丈夫怕心重,修的不好,在邪恶的黑窝里妥协了,我对丈夫的这个问题耿耿于怀。当周围同修指出丈夫这个问题时,我更是觉的就象说我一样,自尊心备受打击,消沉失望。也由此,我就想证明我们没有怕心,能做好,从而总想着出去面对面去讲真相,多做那种有危险性的项目。我的这种想法更增加丈夫的怕心,他知道我不是抱着纯净救人的心态出去,而是抱着和别人比的心态去做,丈夫认为很危险,就极力阻止我出去。我看着别的同修能做好,我又被丈夫阻止的出不去,心里就开始急。因为曾多次被迫害,我也感到自己的怕心比以前重,心里就更着急,也就更加埋怨丈夫的正念不足,把自己不能走出去救人的原因归在丈夫身上。而丈夫,把他在黑窝里妥协的原因归在我身上,认为是我的强为招来了迫害,也连累他没做好。我们把矛头都指向了对方,指望着对方早点修好。

很长一段时间,当我说出去做一件什么救人的事情时,丈夫几乎总是提反对意见。渐渐的我不想和丈夫争吵,也就认同了他的看法。但是又觉的应该多去救人,看到同修做的很好,自己被限制着,我就很消沉,不知道怎么办。丈夫也很消沉,觉的看不到我改变的迹象。在我的思想中,时时翻腾着丈夫怎样不如别的同修做的好,我们怎样被人说了。这种思想中的念头时时刺激着我,当我告诉丈夫我的这种思想时,他就更消沉。我就更瞧不上丈夫的状态。我们之间的情况在恶性循环。

二零一五年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的讲法敲醒了我,师父说:“你知道你是在给谁修呢?给你的名?给你的气恨?给你心里的执着?给你的亲人?给你执着的事情?给你放不下的事情在修吗?那不正好是要去掉的东西吗?”[1]

看到师父上面的讲法,我感到自己的头脑“嗡”的一下,我知道自己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了。是我的问题,我太执着丈夫的表现,为了自己的名在修,跟同修比,妒嫉心、争斗心搅的自己不理智,总想强过同修,不能真心的为别人修的好而高兴。

虽然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我心里还是没有底,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这些不好的心修掉,因为我的这种思维、跟别人比,已经成习惯了,我又开始担心起来。我就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就是为别人高兴,看到别人好,就为他高兴,我必须做到,是真正的从内心做到,不是表面上做到。我就这样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就在那天,我在厨房打扫着卫生,心里边想着为别人高兴时,突然一瞬间,我的头脑一下子空了,什么念头也没有了。没有了以前经常性的和这个人那个人比的念头,也没有了担心去不掉争斗、妒嫉的怕心。就是没有任何念头,而那一刻,身体、头脑变的轻松起来,感到周围非常安静,我也很自然的做着手头的家务。后来我想,一定是师父看到了我的努力和决心,帮助我把我空间场中不好的物质一下子拿掉了,没有了那些败物的负担,我才感到轻松起来。

师父帮助我,把我在人中形成的很不好的物质去掉了,我和丈夫之间的状态也在慢慢的发生变化。我找到了自己争斗心、瞧不起丈夫的心、执着夫妻情、执着人中的表现、求名、面子心、色心、依赖、跟人走、追求层次、妒嫉心等等,最根本的是私心。虽然我希望丈夫正念足,但我不是在为丈夫好,而是为了满足自己在人中的名,不是从他的角度为他考虑,不是真正为他好。我对丈夫的执着实质上是太看重自己,是强烈的自我。

找到了自己的执着,在不断的加强学法中,我逐渐的看淡了丈夫的表现。从法中我理解到,不同的人是不一样的,承受力不一样,是不能强求的。但是每个同修都有他修的好的一面。比如丈夫在面对邪恶迫害时,正念不足,但他在争斗心和理性方面,就比我修的好。旧势力安排我和丈夫在一起修炼,是想利用我们各自的不足来考验对方。但是师父有师父的安排,师父是将计就计,我和丈夫不应该是互相阻碍,而应该是互相学习对方的长处,互相弥补,这就是走了师父安排的路,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考验对方、为对方制造魔难的路。

经历了十几年的摩擦碰撞,我和丈夫的关系开始缓和起来。如果我们同时在家,除了各自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外,我们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学法上,不象以前占用大量的时间就某个分歧争执了。因为多学法,我也开始重视修自己,尽量从思想上严格要求自己,分辨出不好的、和同修争斗的思想不是自己,排斥它。

现在回想起来,我在家庭中、在同修中遇到的那么多的矛盾,我觉的别人怎样怎样说自己的那些事情,都有自己的问题。我觉的象我这样的被现代社会变异的很自私的人,如果没有遇到大法,真的会在常人社会中活的很苦很累。对于我的这种极强的争斗的状态,我曾经对自己没有信心,认为自己好象永远也修不好,但是现在我不这样想了。

虽然我还有那些执着,但我有信心能修好,因为我体会到了,只要对照法来做,就一定能做到!有师父,有大法!师父和大法在洗净我,师父和大法在救度我,愿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