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监利县何城被绑架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荆州市监利县五位法轮功学员何城、李乐成、李大尧、朱春新、王升贵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被监利县六一零、国保大队、特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四十天,何城与李乐成被劫持到武汉板桥洗脑班(挂牌为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强制暴力洗脑,属黑监狱,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其手段极其残忍,明慧网已有大量曝光。仙桃市二十四岁的法轮功女学员王玉洁正是被此黑监狱迫害致死的。王玉洁右肩上被洗脑班人员打了一毒针,回家后口吐白沫,剧烈呕吐,什么都不能吃,全身都象散了架一样剧烈疼痛,眼疼也瞎了,耳朵也渐渐听不到东西,手卷曲着,在遭受了四个月的痛苦折磨后,于二零一一年九月含冤离世。

下面是监利县法轮功学员何城这次被迫害的情况:

何城于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早上十点左右遭到湖北监利公安局国保的非法抄家,抄家的警察是监利县容城派出所。当天在容城派出所坐铁椅子审问,然后于第二天下午被绑架至监利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面的十四号牢房里,何城先后遭到犯人的三次殴打,多次辱骂恐吓威胁。

何城被非法关押三十七日后,看守所通知释放,十月三十号一起释放的还有李乐成,出来后走到大厅,看见很多特警,容城派出所的警察曾德胜在大厅办手续,然后特警给何城和李乐成上铐,坐上一辆依维柯的车子,国保副队长郑继元带队,把他们二人绑架至湖北法制教育中心(武汉板桥洗脑班)。

在洗脑班里,刚开始,何城每天被罚站至晚上十二点才让睡觉,白天在二楼强制洗脑灌输诽谤法轮功的话。这个所谓“法制教育所”有两个大队,何城被关在第二个大队,队里有十来个上班的人,具体名字不知道,只知道有李队,胡队,刘队,陈队,喻队,还有几个女的。

刚开始一个星期,由于何城不配合,他们在二楼罚他站着不动,大声的灌输谎言,多次恐吓。一个星期后的一个早上,李队开始给何城放污蔑法轮功的视频,何城不配合、说不想站,然后刘队突然进来给他打了很重的三个耳光,当时何城被打倒在地上,李队用脚压着何城的颈部。之后逼迫何城写所谓的当地法轮功情报。一大队的人在某个下午跑到何城这所呆二大队,说不配合就上刑具。他们所谓的“刑具”胡队自己都承认说都是些不配合的人才会上刑具,有辣椒水、迷魂药、淋开水、电老虎。刘队还说,不配合,就铐在门窗的铝合金防盗网上,白天就那么铐着,动都不能动,一动铐子就紧。

后来又安排所谓的“帮教”(曾经练过法轮功后来被他们洗脑邪悟的人)所谓上课,灌输邪悟东西,逼迫何城,他们还说不配合,这一出去就至少判八年以上。

在十一月中旬,一辆鄂K的依维柯车先后共拉了四名法轮功学员进来迫害,三男一女,据包夹他们的陪教讲是湖北应城的。那个女法轮功学员来的当天晚上,被带到二楼,过了一会下来的时候此女的哭的很伤心,光着脚。有个瘦高个子法轮功学员每天被罚站到晚上12点。这四名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下午晚上分别被各自被安排的所谓“陪教”强制讲课洗脑,每天必须做他们所谓的“笔记”写心得,这些“陪教”都是武汉本地人,对法轮功学员很恶劣。

跟何城一起被绑架去的李乐成,一进去被两天两夜罚站不让睡觉,后来被强制转化,其思想已被洗脑,十一月二十九号由当地政府接回。

在洗脑班期间,何城与二个陪教都出现反复的拉肚子的情况,怀疑洗脑班在饭中下药了。

此洗脑班邪恶至极,每天早上他们都开小会,每个星期一的早上两个队一起开一次大会,专门研讨法轮功学员的思想状态,商讨对付法轮功学员的招数,里面有帮教多名,每个所谓的“学习房间”里面都有一台电脑一个液晶电视机,里面存放的基本都是迫害法轮功的初期(一九九九-二零零五)污蔑大法的视频,有多期的CCTV的焦点访谈、给当时洗脑班培训的所谓“教授讲座”、地方电视台参与制作的仇恨宣传等等。他们针对不同的学员有不同的迫害手段,一进去就会询问你个人情况,叫你写个人资料,每天晚上会多次进来巡查,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安排了二个所谓“陪教”,早上法轮功学员上去后,领导就和陪教一起开会,陪教反映法轮功学员的各个方面情况。

何城十二月四号走出洗脑班,当时四名应城市法轮功学员还被劫持在那里。

国保副队长郑继元
国保副队长郑继元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