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最后的时间 努力赶上

更新: 2017年0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刚开始修炼时,我能感受到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后真是一身轻。

大法遭迫害后,由于执着心未去,放弃了修炼,过起了常人的生活。二零零零年,在同修的帮助下,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从修炼的年头来看,自己修的时间不算短了。但由于根本的执着心未去,一直处于混事的状态。现在我越来越感到自己与大法的要求差距很大,真是愧对师尊。

我性格内向,不善言谈,不喜欢人多的场合。所以自己一直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与同修的来往只限于去同修处拿经文和真相资料。每天忙完常人的事后,学一会法,到点发正念,上明慧网看学员的交流文章。碰到有缘人,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讲讲真相、劝“三退”,买东西花真相币。觉得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自己也在做,虽然效果一般,但也尽力了,认为自己是跟上正法進程的,没有被落下,还以为自己挺不错。觉得应该能圆满。

直到有一次与一位经常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交流,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同修学法的状态让我自愧不如。同修们以法为大,每天抽出大量时间来学法。反观自己以常人事为重,把大法放到次要位置。每天不是用大量的时间来学法,而是陷入家务事中,被家庭搞的筋疲力尽,还给自己找借口。

在拜读了师父的《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后,我意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认识到以前一直处于混事状态,安逸心很重,对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虽然也在做,但没有用心,没有全力以赴,而是被情牢牢的束缚着,没有实修。

有一天晚上做了个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门口有一个人在打扫卫生,那个人看见我没理我,只顾扫地。我从门口往里看,里面黑乎乎的,断壁残垣,破烂不堪。醒来后,不知道这个梦什么意思。过了几天突然意识到,也许是师父点化我,那个破烂的地方可能是我的世界。由于自己的不精進,使我的世界没有了生机,快要被毁灭了。

我意识到不能再象以前那样了,要改变自己的修炼状态,要以法为大、以法为重。在法中修好了,家庭自然向好的方面发展,不用再象以前那样费心劳神的,把自己搞的筋疲力尽。师父在法中讲过“相由心生”[1]的法理。自己虽然天天学法,但没入心,一直没有真正领悟法理。

由于我性格内向,凡事不愿出头,看到别人争来斗去的觉得他们太累了。所以一直以为在名利方面我看的比较淡,名利心对我来说比较容易修去。但现在我发现,在内心深处,对名利的追求不亚于常人。表面上我不愿意争,是因为我怕争不过别人,被别人耻笑。所以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心里非常渴望得到。总希望别人说自己好,有点成绩、受到别人赞扬,心里美滋滋的。希望别人高看自己,怕别人瞧不起。还爱占小便宜,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对钱财很看重,得到一点高兴的很,失去一点会很痛苦。

在二零一五年,单位推荐几个参加技师考评的人选。有一个在我看来远不如我的工友竟然入选了,于是我心里愤愤不平,心想我学历比他高,在厂里组织的技术比武中拿过名次,而且外语也比他强,样样比他强,凭什么不让我去参加技师考评,觉得单位领导太欺负人了。平时看我不大吭声,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而那位工友整天溜须拍马,这回他如愿以偿了。那段时间整天气呼呼的感觉自己很没面子。对领导和那位工友没有好脸,觉得他俩一个狼、一个狈。工作环境搞的很紧张,学法也学不進去,发正念脑子也乱哄哄的,根本静不下来。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炼功人。

直到有一天,意识到自己是个修炼人,怎么和常人争来斗去呢?自己和常人争,那自己不就是个常人吗!名利是修炼人要放弃的,而我怎么陷在名利之中呢。我渐渐冷静下来,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有关妒嫉心的讲法。我安抚了一下自己躁动的心,是啊,表面上我比那位工友强,也许我命中没有。而他样样不如我,也许他命中有。这时我实实在在的看到了自己那颗强烈的妒嫉心、名利心,总希望自己比别人强,能出人头地,如果别人反超自己,自己的自尊心就受不了。

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这件事的出现就是针对我的心来的。我告诫自己:你是个炼功人,不能太执着了,这些都是应该放弃的。是你的终究会是你的。我要求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了。那段时间有空就背师父的《谁是谁非》、《修者忌》、《境界》等经文。

慢慢的感觉自己心的容量扩大了。过了一段时间,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单位突然通知我参加技师考评,而那位工友在考试前被通知申报条件不合格,取消考试资格。

这件事让我深深感受到师父时时刻刻就在弟子身边。“一个不动就制万动”[2]。师父只要弟子那颗心,常人的一切都是假相。如果你动心了,假相就会变成真实的;你不动心,那些假相也就灰飞烟灭。

在随后的考试过程中,我也感受到了师父的看护。我是考试前一个多月才通知参加考试。而与我一起参加考试的其他八个人已经学习了半年左右。但最终我顺利通过了考试。而参加考试的其他八个人中有四人未通过。事后,单位不少人奇怪,别人学了半年没通过而我只学习了一个多月,居然通过了。我知道不在于学的时间长短。我的路师父都给我安排好了。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只要我们心性到位,师父给我们都是最好的。就怕我们的心性不到位。反观自己的实修状态,真是汗颜。

写到这里我觉得自己那颗求名的心又蠢蠢欲动了:“你做的太好了!”我知道那颗心不是真我,是后天的假我。我要去掉它,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现在有名利心出现时,我会很快认清它,排斥它。我越来越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不能安于现状。与做的好的弟子相比,我存在很大的差距,要奋起直追。

在读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时,看到开天目的同修说:如果弟子们做的不好,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来替弟子们还业。我很震撼。觉得自己以前做的不好,师父不知为我承受了多少。弟子让师父操心了,真是愧对师父。

为了让师尊少操一些心,少承受一点,多一些欣慰,我要抓紧最后的时间,严格要求自己,真正实修,不枉师尊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