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走正修炼的路

更新: 2017年02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回想十八年的修炼历程,一桩桩往事历历在目,真的是尝遍了世上的苦乐酸甜。

九九年“七二零”那一天,我和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十天。一个月后我又和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被非法关押三十三天。以前我丈夫对我很好,我炼功他也学着盘腿炼功,也听师父讲法,但自“七二零”以后,家庭矛盾不断,邪恶经常来家骚扰,丈夫经常因为我炼功与我吵架,我自己也有怕心,吓得不敢与同修见面,只在家学法炼功。

二零零三年春天,我女儿在街上玩捡到一张真相资料,拿回来给我看。我边哭边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着,跪在师父法像前哭了很久。我如梦初醒,赶快去找同修交流,才知道同修们一直做着证实法的事,唯独我和另外一些同修掉队了!我就痛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做好,加倍弥补过错,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二零零四年是我最难忘的一年。我和同修配合的很默契,骑着摩托车带着同修整整跑了一年,不管刮风下雨冰天雪地,还是烈日炎炎汗流浃背,踏遍了方圆五十多里的村庄,真相撒遍了千家万户,其中有许许多多感人的故事。

一个浓雾天傍晚,视觉只有一米多。同修问我:“还去吗?”我坚定的回答:“去,再难也得去救人呀!这种天正是救人的好机会,我们发资料别人看不见我们,这不是难得的好天气嘛!”

我俩带了一百多份小册子,心里背着师父的《洪吟二》〈除恶〉:“车行十万里  挥剑消恶急 天倾立掌擎 法正去阴罹”,背《洪吟二》〈如来〉:“带着如意真理来 灑灑脫脫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間道 满載众生法船開”等师父的诗词,去了离县城三十多里以外的村庄。做时也很顺利。

发完小册子,我心想时间太长了,回家晚了丈夫又该对我发脾气了。师父,这可咋办呀!我就这样一想,呼呼一阵大风,雾一下散开了,露出美丽的夜色,更可喜的是月亮也出来了,整个夜空被照得通明,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夜空,我和同修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感谢师父对弟子的鼓励!”我们带着感恩的泪水回家啦!

这一年多里还有很多神奇的事发生,这里就不说了。那时候,虽然说苦一点累一点,苦中有甜,因为我们县的全体大法弟子心在一起,我们同修之间没有一点间隔,互相鼓励,互相帮助,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二零零五年十月我的小女儿出世了,我的修炼环境一下子变了,学法点上的老同修烦我,说我又生个孩子不对,嫌我带孩子不让我去学法点,多次把我拒之门外,我们县的协调同修集体学法不让我去,开交流会不让我参加,嫌弃我带孩子耽误事。

记得最清楚的是我把孩子安顿好,我自己去学法点学法,心想这一次我没带孩子该让我進门了吧,同修开开门一看是我,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说;“某县的同修来了,俺切磋交流呢,你快走吧,”“嘭!”的一声把门关上。我哭了,很伤心,整整哭了一夜,心里一遍一遍的求师父:“师父帮帮弟子吧,师父救救弟子吧,为什么同修这样对我?我实在是悟不到。”早起炼功是哭着炼的。到炼静功时心好像蛮静,可眼泪还是在往下流。

向内找找都是好事,是同修在帮我,帮我扩大容量,提高心性,去掉想听同修交流的心,这里面也包含着向外求的心吧?该踏踏实实修自己了,同修的冷言冷语使我更加精進。晚上梦见我背着这孩子和同修一起爬山,我上的最高最快,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后来我和同修配合建资料点。这个过程也很辛苦。原因是:我们全县只有一个资料点,离我们县城有六十多里路,那里也是我的老家。来了好几位同修,其中一位同修做得很好,经常一个人去集市上面对面送真相期刊和光盘。他也多次受到干扰,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邪恶跟踪到他家,骚扰迫害,在师父的保护下有惊无险。每次都能正念对待,不惊不怕,稳稳当当做的很好。

有同修问他;“你就不怕吗?”他说:“我怕啥,我的命就是师父给的,是师父救了我,我以前有严重的癫痫病,已昏死过好几次了,多亏师父救我,否则我早死了,我还怕啥?做好师父交给弟子的三件事最重要,我就是为这来的,听师父话多救人。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迫害我。”

听到他那么朴实的话,我真的自愧不如。

同修的需求量很大,我们的资料点就一个,由两位刚学会做资料的A和B负责。以前是一位小同修负责做资料,做的很好,干活又快,又有责任心,只要同修要资料,干到天明也得做完,饭都顾不上吃。一干好几年。后来小同修受到干扰迫害,为了安全,协调同修A就不让小同修干了,只让小同修负责教技术,A和B学做资料。

当时我也学会了。后来我去外地学装系统,被邪恶干扰迫害,流离失所十多天,被邪恶勒索现金一万元才回到家。A不让我去资料点了,让我在家学法,说是为了安全。其实正中了旧势力的圈套,同修需要资料供不上,老家同修来三次还拿不上资料,因为A、B刚学会,资料做不好,老出错,机器还总坏,我和小同修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和同修C切磋交流,想再建一个资料点。C高兴的说:“我正想和小同修建一个资料点呢,这正合我意,咱就开始吧。”我和同修凑了一部份钱不够,C就拿其他同修付出的钱给小同修购买耗材和设备,于是我们的资料点在二零一零年年底建成了。

A知道了,大发雷霆,一次又一次的逼C要钱,拍桌子与C吵,又说让我们市的协调同修来评评理。C哪受得了,气得哭了好几天,找我诉苦。我也有人心,劝C不哭,说:“咱做的对,资料点遍地开花是师父让做的,咱在理上,师父给咱做主,咱不怕,谁来了我也不怕,你就说是我做的,跟你没关系。”

我当时人心太强,找到A,俩人吵起来了,我问:“你那资料点上用的设备,是你自己拿钱买的吗?也是同修付出的,同样都是做资料,为什么你能用,我们就不能用呢?”A气得直跺脚,说话很难听,我也气哭了。都不向内找互相拆台。

后来小同修请来市里的协调同修和其它县的协调同修共同学法,向内找,找出了很多人心。最后协调同修说:“咱今天坐到一起也是师父安排的,共同学法向内找,互相切磋交流,都是为了做好资料救人,钱谁用都一样,如果你们缺钱我这里有,拿去用就行,不用客气。”A婉言拒绝,说啥也不要。就这样一场风波平息了。

事情过去了,我和A都很后悔,本来是一件好事,是能提高的机会,就这样没有把握好过去了。A不再要钱了,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同修切磋交流又把钱还上。

路走正了环境也好了。还钱的同时,我们家一年就多挣了两百多万元钱,不仅还清了以前欠的三十多万外债,还买了新房、新车,还有存款,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亲朋好友态度也变了,能理解我了,给他们讲真相容易多了,一说就“三退”。

这一切都是我修大法带来的啊!从那以后我们两个资料点配合得很好,再也没有发生过矛盾,一直稳定的做到现在。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