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11年半冤狱 南昌市优秀教师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经历十一年六个月的冤狱折磨后,一个原本风华正茂的优秀青年教师,精神失常了,身体一直非常虚弱,无法正常工作,只能依靠父母养活。

罗文斌,男,现年三十九岁,大学毕业,原南昌市青山湖区罗家一中优秀教师,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他被非法抄家两次、拘留三次,判刑两次(共计十一年六个月),被罚款数千元,被开除公职,所有证件(毕业证、教师证)被青山湖公安分局抢去,至今身体一直非常虚弱无法正常工作。

罗文斌一九九八年底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原有的胃疼、体质虚弱等疾病都痊愈好转;明白了人生存在的意义,心境开阔,有一种发自心底的喜悦。他按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遇事先考虑别人,与人为善;工作严谨、勤恳踏实,不记个人得失,改变了原有的许多不良习气。当时罗文斌在罗家一中任教,他改变教学方式,对学生更富有爱心和责任感,提高了教学水平,获得了学校师生的肯定与认可。

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豫章监狱遭酷刑折磨

约二零零零年十月,罗文斌在他所任教的罗家一中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校领导胡木云恶告到罗家派出所,当即被关押审讯。当晚罗文斌从派出所脱逃,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几个月。

二零零一年二月,罗文斌在四川省营山县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绑架到当地派出所。一星期后被南昌市青山湖公安分局和罗家派出所接回南昌本地,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江西豫章监狱迫害。

二零零一年底,罗文斌被投入豫章监狱,因他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拒绝承认自己有罪而被关禁闭。在被关禁闭期间,罗文斌遭受了暴打、悬空背铐、长时间面壁罚站,强迫背监规和军训、插管灌食,躬背、超强度奴工劳动等折磨。

在强制转化期间,罗文斌被狱警指使七、八个刑事犯人轮流看管不准睡觉,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邪恶录像、被强行面壁、被要求写违心的转化认识,如不服从即遭暴力殴打,甚至被强按在地上用衣架扭成的多股铁丝猛力抽打头部。连续几天几夜不停的轮番折磨,罗文斌被迫害致意识不清、精神恍惚。

由于六次被关进禁闭室,五次被关进监狱强制洗脑班,罗文斌的身心受到巨大伤害、体重由一百多斤下降到九十来斤。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罗文斌整整被关押七年后,从豫章监狱释放回家。

又四年冤狱 死里逃生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凌晨,罗文斌在南昌市青云谱区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巡警抓捕到塔子桥派出所进行刑讯逼供:两脚悬空、双手被铐在铁窗上,整个人脸色煞白形同虚脱。后被关押在南昌市第二看守所,期间因他拒绝穿囚服,被狱警邹任新罚戴械具、指使犯人蓄意刁难欺辱及用肘关节钝击他的背部。

被关押几个月后,罗文斌被西湖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二零一零年五月,罗文斌被关进南昌监狱。开始他被迫从事超强度的奴工劳动,遭到监控包夹犯人的虐待看管、面壁罚站,晚上睡觉有专人看管、甚至翻身都会被猛踹惊醒,没有丝毫的人身安全,得不到正常的休息。

由于他坚定自己的信仰不妥协,迫害手段就更为残酷恶劣,夜晚只睡十五分钟就被看管的犯人用铁管打醒,如此持续一周,几乎无法睡眠、身心疲惫。因罗文斌无法完成监狱规定的高额奴工生产任务、拒绝配合狱警的无理要求,就遭到被当众殴打的腰痛无法直身。接着又将他双手铐在铁门上,身体被拉抻,时间一长,手铐勒进皮肉里,手臂又累又酸又痛。他被这样连续挂铐折磨了三、四天,痛苦煎熬、难以忍受。

南昌监狱的禁闭室以折磨人为乐,犯人被毫无顾忌地迫害致残、致疯、致死的都有。平时强制犯人面壁、背监规、走队列,一个晚上十三次叫醒犯人下床、身形笔直且声音洪亮进行“点名”,几乎彻夜无法正常睡眠,时间一长导致整个人精神恍惚。罗文斌因为不配合这些非人的折磨,十多次被昼夜铐在铁门上且不让上厕所,罗文斌只好不进食以减少排泄。每次挂铐都持续两三天,有几次被铐的无法喘气、脸色惨白几近昏厥,有几次全身发烧致39℃以上,不得不送医务室救治。

日渐神志不清 丧失劳动能力

后来罗文斌被送转化班强制“洗脑”十个月,被强制要求写违心的“思想认识”。被转到劳务大队后,又被关进禁闭室七、八次共计十四个月。因为经常被昼夜挂铐在铁门上,罗文斌的肉体和精神都受到极大摧残,非人的折磨远远超出人的承受极限。

二零一四年三月,罗文斌历经苦难、死里逃生,结束四年半的冤狱被释放回家。回家后,他怀疑自己被监狱施用过不明药物的毒害,经常意识恍惚、神志不清、头痛、翻白眼、失神发呆、震颤、抽搐,甚至无法自控、手舞足蹈打转转、莫名其妙的发出很大的怪叫声,全身无力,身体非常虚弱。虽经多方医治,这些症状持续至今且还在加重。

罗文斌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和道德的升华,却遭到中共江氏流氓集团的打压和迫害。在经历了豫章监狱和南昌监狱共计十一年六个月的非人关押折磨后,罗文斌——一个原本风华正茂的优秀教师,如今却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丧失劳动能力,只能依靠父母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