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连有签下委托书 妻子代夫启动诉讼程序(图)

更新: 2017年02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二月二十二日清晨,雪后的天津依然阴冷,滑连有的妻子和女儿不顾严寒和积雪,乘车三个多小时赶往天津滨海监狱会见滑连有。滑连有已经又一次绝食十月有余了,生命垂危。几个月来,家属连续几次去看望他时,都看到他身体虚弱,双目闭着,左右摇头,很少说话。


滑连有

为营救滑连有,妻子为他聘请了维权律师。第一次,妻子陪同一位律师前去会见他,监狱说一位律师不允许会见。二月十七日,妻子又与两位律师一同前往滨海监狱看望丈夫滑连有。上午十点,律师进入滨海监狱。狱方再次阻止会见,故意刁难,称需要滑连有本人委托才可见。为此,律师和家属就去找驻检(天津检察院派驻滨海监狱检察室),驻检竞不接待律师和家属。于是律师返回市里找到监狱管理局控告投诉。

二月十七日两位律师同滑连有家属到天津监狱管理局控告、投诉。'

二月十七日两位律师同滑连有家属到天津监狱管理局控告、投诉。

见不到亲人,滑连有的妻女心情始终是忐忑不安的。风雪和严寒动摇不了母女俩的决心,二月二十二日这一次她们要给他带去聘请律师的委托书。

寒风凛冽、地上的冰雪,增加了出行的难度,灰蒙蒙的天空更添了心情的沉重。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的行程,至十点多,滑连有的妻女才赶到滨海监狱。

十点五十家属进入会见室,滑连有被用轮椅推到会见室的窗口。家属隔着玻璃看到他越发的虚弱了,说话也很困难,头来回摆动,眼睛微微睁了两下,又闭上了,眼圈发黑,嘴里念着“法轮大法好”等。

女儿拿着委托书放在隔离玻璃上面,用电话大声喊着爸爸,告诉他给他请了律师了,让他清醒清醒,在委托书上签名、按手印,申诉自己的冤情!女儿高声喊着并拍打着玻璃,告诉他:振作起来,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别人,把冤情曝光。

妻子告诉他:律师已来两次了,第一次监狱说一位律师不允许会见;两位律师来了,监狱又称让滑连有自己签委托书才行。所以,我们把委托书带来了,你一定要签!才好见律师!

也许是被妻女不惧压力,而且充满了支持与爱的巨大能量所感召,滑连有终于在亲人的呼唤中睁开双眼,用手比划着说:法轮大法好!

妻子马上让狱警把委托书给他。狱警问:他认识你们吗?

女儿就问他:认识女儿吗?他点头表示认识。又问他愿意签字吗?他点头表示愿意,并用手比划给他拿进去。狱警把委托书给滑连有,狱警说让滑连有到里面桌上签字。女儿告诉滑连有,签完我们再走,便到外面等候。开始狱方让家属回家等,女儿坚定的说,今天就拿走。

狱政科长刘辉又说要把委托书空白处都填好才能拿走。于是家属又给律师打电话询问后,女儿把委托书全部填好,狱方才让把委托书拿出来。这期间,滑连有的妻子就抓紧时间讲真相,劝善狱警。历时一个半小时,母女俩离开监狱。

天津北辰区法轮功学员滑连有,一九六二年出生,原天津显像管厂职工,一九八八年企业管理大专毕业,一九八九年获助理会计师资格,一直是周围人公认的好人。二零零一年滑连有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被迫害致神智不清。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滑连有再次被警察绑架构陷、冤判七年,在绝食反迫害617天后,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八日被滨海监狱狱警用担架抬回家。

滑连有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请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多,滑连有在路上骑车,被佳荣里派出所警察绑架,下午被劫持到天津滨海监狱。滑连有从十四日一直绝食,在滨海监狱被灌辣椒水并被用布条勒嘴,还被强迫听诽谤法轮功的宣传品。在新生医院滑连有一直被绑在床上,遭强制灌食,遭受包夹虐待。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床上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床上灌食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家属到滨海监狱会见已绝食八个月有余的滑连有。当时家人就已看到滑连有已经被迫害的神智不清,不认家人,反复讲他被迫害虐待的情况。

滑连有的妻子、女儿非常伤心、担忧他的处境,要求狱方准许滑连有保外就医,狱方不许。滑连有的家人决定申诉,向狱方递交了一份《关于滑连有出现精神失常和涉嫌遭受故意伤害的申诉要求》,并要求狱方给予书面回复,未果。

关于滑连有遭受迫害的情况,请看明慧网相关报道《二次入冤狱被迫害致命危 天津滑连有控告江泽民》《又有两千多民众继续联名营救滑连有》《滑连有遭冤狱生命垂危 家人欲哭无泪》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