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真相资料中修自己

更新: 2017年01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一日】

一、基点摆正才能排除干扰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我去一个同修那里学法,她和我谈到真相资料有些供不上,现在又没有合适的人做,有点发愁。我想,我会基本的电脑技术,做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于是就说,要是为难的话,我可以做。她说,你没有顾虑吗?我说没事。当时心里没有多想,就觉的没人做,同修又需要,我能分担一些,就去做吧。

定好以后,我就回家了,结果晚上我的电脑突然坏了,第二天一早送孩子上学,放在楼下的自行车又丢了。我心里有点急,心想怎么这么不顺呢?是不是不该答应做,会有危险吧?转念又一想,做真相资料怎么能不对呢,这是干扰,是考验我会不会动心。我对孩子说,是我们的东西不会丢的。我俩走着去上学,路过一个小区,我不经意的回头,忽然看见一个楼门口放着一辆自行车,和我丢的车一模一样,我走上去,仔细一看,车锁被人夹断了,后架上的儿童座椅还在,和我的完全一样。我想再确认一下,就打电话把家人叫来,仔细辨认,都说是我的车。于是我把车推走,孩子高兴的说,师父说的真对,是我们的东西不丢,真的找到了。找到车,我并没有欢喜,心里很平静,我想,任何事都无法动摇我做这个项目的心。

过了几天,我的电脑也很快修好了。同修把机器送到我家,万事俱备,我开始做资料了。当时我所在的小组每天上午都学法,同修担心我没用过机器,要和我一起做,定在周四、周五做资料,这样那两天我们就不能去学法了。我当时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在做资料的那两天,我俩一边打资料,一边说话,表面上看是在切磋,但好多时候都跑题了,结果机器总出问题,打印头总堵,我俩弄的满手墨汁也修不好,只好一次次把机器送到技术同修那,可是到了那儿,不用怎么弄就好了。

这样来回反复,每周都出不了多少资料,我心里很着急,当时也没悟明白,向内找了一堆心,也没见好,就觉的是我们技术不行。后来那台机器实在用不了,我们只好换了一台,那个同修有别的事做,也没时间再来,我说我有什么问题先自己琢磨,要学着独立,不能光会用不会修。这样,我每天上午都去学法,下午和晚上有空的时候做资料,结果这台机器非常好用,出点问题我自己上网查查,小问题就自己解决了。

后来我才悟到,是我和同修一开始的基点不对,放弃该学法的时间做资料,边做边聊天,如此神圣的事情却做的这么常人化,完全不在法上,怎么能不被干扰呢?出了问题还效仿别人,觉得向内找了,机器就会好,结果根本没好,心就开始动摇。唉,这么多的人心,心如浮萍,自己修的太表面了。师父在讲法中多次强调做事的基点问题,我一直以为自己做资料的心很纯,基点也挺正的,其实不然,在具体做的过程中,还有许多意识不到的心,都暴露出来了。

这件事给我的教训很深刻,干扰的背后都是有原因的,许多事走不过去,都是基点不正,却没有意识到或是意识到了还不想修去,结果造成了更大的魔难,修炼是非常严肃的。

二、过分依赖技术,证实科学还是证实法?

对于常人的技能,我是有执着的,在没修炼之前,我一直是羡慕有技能的人,自己总是在不断的学习,认为这样是一种修养。修炼以后,在师父的讲法中找到了符合自己的做人观念,觉的用现代科学解释佛法是一种更高的修养。在师父《走向圆满》这篇经文发表后,我看了好几遍,一直在对号自己是执着什么走入大法的,但好象都没找到。直到最近,我才发现我对科学的认同是那样的根深蒂固,是我不能精進的巨大障碍,我始终在神人之间徘徊。在做真相资料的过程中,这一执着深刻的体现出来了。

我一共换了三台机器,每次机器出故障时,找到同修帮忙联系,她就和我说,某某做资料,机器从来没换过,始终好用。还有其他同修用机器的神奇故事,什么断电了还能打印啊,什么发正念机器就好了的。我当时听了有些烦,心想你那意思是机器出毛病就是我修的不好呗?要是一向内找机器就好了,那还要技术同修干什么啊?还用技术论坛干什么啊?天天研究维修还挺累的,都告诉回去修自己,机器就好了,得了呗,这可省事了。我有些不服,心想,我自己研究,少找你联系吧。

我通过学习,掌握了一些基本解决方法,有时出点问题,我自己解决了,心里还挺欢喜,有同修夸我聪明,我也觉的自己有点能力。我后来用的机器,打印几十张后就变慢了,做起来,花费时间很长,我自己解决不了,又去找同修帮忙,但始终没得到好的办法。我一直认为这是机器设计时的原因,只有用技术办法才能解决,无奈只好一直将就着用。

有一天,我和家人发生矛盾,其实这个问题有很长时间,表面上没有冲突,但我心里对她一直没有摆正关系,属于消极承受的状态。那天,我忽然悟明白了一个理,对她的观念瞬间消失了,归正了许多东西,不再陷在情中看问题了。我觉的自己特别轻松,感觉在法理上升华了。当我下午做资料的时候,机器突然不变慢了,打多少页也不变,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我真正体会到了修炼的妙不可言,一个看似和机器毫不相干的心性问题,在法理上升华后机器居然变好了,实在太不可思议!

对照师父的法,我明白了,原来我的修炼状态,我对法的理解程度,对应着我周围的一切,我周围的一切人、事、物的好坏就是我修炼状态好坏的反应。我以前在这个问题上一直走偏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跟大家讲,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修、炼”两个字,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你向外去求,怎么也求不到。”[1]我体会到,我对科技的执着和相信,就是在向外求,把修这个最根本的问题忽略了。我努力学技术为了把机器修好,证实的是科学,可是科学解决不了时,我就消极了,于是想寻找更高明的技术。我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错过了多少该修炼提高的机会,错过了多少该证实法的机会。

我以前总觉的自己在修炼路上缺少神奇的事,看到交流文章中同修的奇迹,很羡慕,感觉自己总得在法上悟,怎么师父很少让我出现神奇的事呢?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信师信法有问题,我总想用自己的办法解决问题,而不是象其他同修那样,真的把自己交给师父,那师父怎么管你呢?是我自己人为的给自己加了一难,造成修炼的困难。

这个教训很深刻,师父讲:“可是佛法不是为了叫你成为开拓者而给你的智慧,因为你是个修炼者才得到的,也就是说你首先是修炼者而后是专家。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2]现在我尽量去抑制自我的东西,遇事用法去衡量,从心性上去找,修自己,一切就会发生转变,这才是真正的证实法。

三、堂堂正正在家做资料

机器刚搬到家里时,有同修跟我说,尽量别叫家人看到,避免麻烦,家人要是害怕或理解不了会引起矛盾。我家人不修炼,我也想到这一点,觉的有些事没必要让他知道,就每次用完把机器藏在床下。后来我忽然很难受,我想这台机器做这么神圣的事,我却每次都当它做贼似的,东躲西藏的,还放在床下那么脏的地方,这是干什么呢?有一天我做完资料,把机器放在桌子上,我想就天天放这了,堂堂正正的。

家人下班后,在家呆着,好象没看见屋里多样东西似的,什么也没说。过了一段时间,我主动告诉家人,这机器是同修赞助买的,放到咱家里了,家人没有反对。再后来,我做资料有时赶上家人回来,我也没回避,偶尔忙不开,我会喊家人来帮忙看一下,他说,这机器比我单位的慢多了,等有钱你换个我单位那样的,可快了。通过这件事,我悟到,环境是随着我们的心而改变的,有时是我们的心先和别人对立起来了,才造成各种矛盾。我们要堂堂正正的修炼,做不到这一点,一定是我们有什么心没放下。只有我们先把心放下,一切才能顺应过来。

四、在做资料中与同修的相互配合很重要

和我配合的同修主要是起联系作用,她很包容我,很多时候是有求必应。我刚开始做资料不久,有一次我的一个墨盒坏了,资料没有做完,不能耽误,我打电话给她,希望她帮助解决。她说正好有事,不能解决。我那时还不懂该换哪一种盒,也不会装卸墨盒。心里想,我这事多重要啊,你打个电话不就联系了吗,我自己跑也行啊,怎么这么费劲呢?

冷静一下后,我想不能总是依赖别人,为什么就觉的自己的事最重要呢,同修一定有急事,不然不会赶不回来的。我只做了这么一点事,就觉的有多了不起,就觉的谁都得配合我,给我行方便,我意识到自己心很肮脏,当我放下怨气,动身去耗材市场时,我突然感觉自己身体一震,心里特别的坦然,脑子里出现师父的一段法,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什么变化呢?你追求执著的那些不好的东西,你会扔掉。”[1]我对这段法有了更深的体会。

到了耗材市场,问了店主,选了一款墨盒,回家自己研究怎么装卸,终于弄好了,顺利的打印了资料。后来我意识到,为什么有同修在一起做事时会有间隔,有时矛盾还非常大,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就是在配合的时候放不下自我,执着自己要干的事,认为自己的事最重要,别人不配合就不对,不能站在对方的角度理解别人。总觉的自己要是先退一步就很委屈,要么闹的矛盾大的不可调和,要么把对方排挤出去自己单干,造成内耗,被邪恶迫害,这方面的教训实在是太惨痛了。除了做资料,在其它方面,我也注重在这方面修自己,尽量站在整体上,站在大局上想问题,特别是和协调同修的配合上,尽量不和同修造成间隔。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证实〉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