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生修大法的故事

更新: 2017年03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一日】我是一名高三学生,从小体弱多病,稍不注意就感冒、发烧,引起支气管炎合并肺炎。特别是我还有一种作为女孩子难以启齿的先天性疝气病,那个包一鼓起来就疼得我大汗淋漓,嘴脸发紫,全身缩成一团。医生说要等到我十二岁做手术。我被折磨的面黄肌瘦,手像鸡爪子,我成了医院的常客。眼看邻居家的同龄小伙伴都上了幼儿园了,我急、我哭。

爷爷、奶奶都是大法弟子,就教我读《转法轮》,教我背《洪吟》,炼五套功法,我也喜欢学,很快把《洪吟》中大部份诗词背下来了。我学法时看见师父的法身坐在上空,两面还有很多大神仙。我炼功也很认真,还不满四岁打坐就能坚持一个小时。渐渐的我身体有了抵抗力,不轻易感冒了。一年后,困扰我几年的疝气病也不治而愈了,我成了一个全新的健康女孩。我唱啊!跳啊!无法用语言表达我那种高兴的心情。

我没上过幼儿园,但大法给我开启智慧,我从五岁上学前班开始,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连年当小班长,还被评为优秀班干部。

忍难忍之事 柳暗花明又一村

师父讲:“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1]“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2]

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班主任叫我向同学每人收一元钱交给他,作为给家长打电话的费用,我收齐后立即交给班主任。上课时班主任问还有谁没交钱,我举手说我没交(因我报名时班主任说没零钱,少找我一块钱,他说过后给我但一直没给,我就想那一元钱就算我交了),班主任一下冲到我面前强迫我伸出手,狠狠打了我一教棍,我顿时浑身发抖,差点晕倒,班主任把我的作文本扔在地上叫我重写。(以往我的作文他都要念给同学听,说我的作文是全班最好的,老师也经常叫我去参加作文比赛。)班主任向全班同学宣布:撤销×××(我的名字)班长职务,取消她一些荣誉称号。还罚我站了一节课。

下课了,同学们都来安慰我,说我永远是他们的班长,都叫我去找校长。我看着又红又肿的手,越哭越伤心。这时师父的话在我耳边响起:“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我调整心态,不停地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3]我未作任何辩解,第二天给班主任交了一块钱。几天后,班主任又叫我当班长,叫我重写的那篇作文我没有重写,却给我打了98分,我的照片又贴在优秀班干部表扬栏里了。

我时刻按照“真善忍”准则修心性,听师父的话,做好人中的好人,否则,我做不到这种剜心透骨的忍。做到了迎来的便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控告江泽民大潮中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看着爷爷、奶奶做救人的事,我想我也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只得好处不付出。于是我在有空时常随爷爷、奶奶去贴不干胶,给有缘人送护身符。11岁那年,我协助奶奶做真相资料,打印机出现的小故障,我都能想出解决的办法。假期里我陪爷爷、奶奶做护身符,包装真相资料,有时忙到半夜也不觉的困。

可是自从上了初中后,就以课程多、时间紧为由,长时间不学法,放松了修炼,学习成绩也退步了 ,虽然考進了重点高中,但学习成绩只是一般。师父讲:“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我赶紧挤时间学法,找机会做证实大法的事,兑现自己的誓约。

读《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看到有学员问师父起诉江泽民的问题时师父说:“是啊,应该起诉它,(众弟子热烈鼓掌)全人类都应该起诉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国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区的人。那么多人都因为它的谎言,将被拖入地狱。”[4]我感到师父心情沉重,期盼大法弟子都能做好这件事。

当时正是暑假期间,奶奶的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被扣押,心里很着急。师父讲:“如果大法弟子做的这件事情,在不久的将来真的发生了,那个时候,大家没有做好会后悔,真的会后悔。有许多你当初要做的,没有做,你要救的人,没有救,那才是大事。”[4]师父为了众生真是操透了心。我立即发出一念:求师父加持,我要在网上帮助同修发送控告状。

协调人告诉我在自己电脑上做不安全,要做最好去网吧做。可我从没進过网吧,不了解里面的情况,据说网吧里有网警,怎么办?是放弃,还是坚持做?正在我犹豫不定的时候,我想起师父的法:“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帮助同修诉江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我一定要坚定正念,尽心尽力做好这件事。

邻近的同修知道后互相转告,每天都有几份控告状送到我家,有写的不完善的经奶奶整理后我再及时发出去。十天时间我就用自己的电脑成功发送了约30份对江泽民的控告状。其中有外县的,还有的同修是从千里之外的省城特地赶来找我给发的(两高均已签收)。我每次发的时候,奶奶就对着我的电脑发正念。

其实我做的这些都是师父给做成的,我只是动了动手。我衷心的感谢同修们不顾酷暑炎热来回跑路支持我。特别是有一位六十多岁的奶奶,有一天来了六趟,让我深受感动。

随着我的心性的提高,我的学习成绩也提高到全班前六名。

正法已接近尾声,我要走正最后的路,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