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控告江泽民被骚扰之后

更新: 2017年03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我们地区大部份同修都向“两高”邮寄了对江泽民的控告状,在当地610的指使下许多同修被骚扰、非法拘留,甚至非法判刑,在旧势力营造的所谓考验压力面前,同修们都在走自己的路,有的同修在压力面前害怕妥协了,也有的同修谨记师父的教诲,讲真相反迫害,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

有一个老年同修,恶警在抄她家时,她外出不在家,当她回到家中,听说恶警抄走了她的大法书,马上找到派出所要书,每天都去要,最后警察远远看到她来就说,那个老太太又来了,快点躲起来。

有个同修被绑架到拘留所后,把坏事当成好事,就是笑呵呵的讲真相,把拘留所所有人都讲了真相,除了个别人以外,都做了三退,拘留所一進来新人,看守人员就告诉他,又来人了,你快给他讲讲,最后他带着几十人的三退名单走出了拘留所。

还有一个同修,被绑架后,什么都不配合,抵制恶警的一切要求,不照相不签字,原来她不太会讲真相,在拘留所跟一位同修大姐学着讲真相,讲的越来越熟练,最后她们互相配合,带着五十多人的三退名单走出了拘留所。

有一个同修在被恶警绑架到拘留所的路上,给警察讲真相,有一个警察不听,说你再讲也白搭,就是要拘留你。同修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警察说,我就是要拘留你,看看谁说了算。结果到了医院检查身体,演化出了病症,拘留所拒收,警察不死心,再送到另一个医院,还是不合格,最后警察沮丧的说,还是你师父说了算,把同修送回了家。

当地610在遇到很多同修抵制迫害后,为了向上邀功,又想出了一条毒计,制定了所谓实施方案,针对有单位的“诉江”同修下手,企图用开除工作,扣除工资、奖金等,胁迫同修妥协。有一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同修被他们当作重点人物和突破口,结果他们遇到了一个“硬钉子”,在同修的讲真相、正念抵制迫害下,阴谋破产了。610头子哀叹的说,上级610来检查工作,我和他们关系好,总算应付了过去,可是省610很快就来咱们这儿视察,我该怎么办呢?(注:610本身就是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他们怎么做都是违法的;什么都不做,倒是对他们好。)

像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不再一一叙述,下文重点讲一个同修的故事,由同修口述,用第一人称整理了出来。

2015年10月,派出所三个警察以我“诉江”为由,撬开我家大门,强行将我绑架到派出所。一到派出所,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师父要我们走正路,与人为善,遇事先为别人考虑,江泽民一己之私,栽赃陷害法轮功,炮制天安门自焚假案。

当我讲到江泽民一伙活摘几百万法轮功学员器官时,派出所所长非常震惊,马上打电话,用询问的口气汇报上级(听称呼应是政法委书记)。

当我讲到现在出了办案终身责任制,你要为自己和家人想想,你看610和政法委人员都不敢用文件传达迫害法轮功命令,都是电话传达时,他又很震惊,马上打电话汇报上级(政法委书记),我听到电话那头不敢否认,只是在嘿嘿嘿的笑。所长把我送到看守所时,我看到他非常犹豫和无奈,一直在叹气。

我被绑架后,胆小的丈夫非常害怕,每天躲在家里喝闷酒,同修知道后,到我家里和丈夫、女儿谈心、讲真相,鼓励他们堂堂正正要人,丈夫和女儿明白了,原来违法、理亏的是警察,咱们才是理直气壮的,于是父女俩堂堂正正的到派出所要人,给警察讲相关法律。派出所警察们一声不吭的听着,丈夫底气更足了,和女儿每天给所长打电话要人,丈夫在电话中严厉正告所长:“我已经打听到你家的住址,是不是需要我到你家,给你老婆、孩子讲讲你的恶行?”所长吓坏了,害怕的说:“你还知道我家?你放心,我给你问问,几天就出来了。”几天后,我还没回家,丈夫又打电话找他,最后把他吓得电话关机,休假不上班了。

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后,一直讲真相、抵制迫害,在他们要求签字的纸上写满“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构陷程序很快到了检察院,检察院四五个人到看守所问我话,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连忙解释说:“我们也不想来,都是公安局、派出所这些江泽民的走狗干的这些事,我们只是来核实一下,看这些案卷是不是他们给你胡乱编造的,其它的我们不管。”

三天后,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将案件退回,我被接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让我签字回家,我坚决不签字,最后警察说:“不签就不签吧,让你女儿把你接回家。”我说:“我是怎么来的?你们用车把我绑架来的,还得用车把我送回去!”他们绑架我时用了一辆四面透风的破车,结果用了一辆崭新的商务车送我回家。

送我回家时非常心虚,把我放到路边,都不敢让村里的老百姓看见,急忙灰溜溜的跑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