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同修的非议时

更新: 2017年03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在去年临近新年前,在师父的安排下,找到一位同修,知道他已有一年时间没学法炼功,完全混入常人之中,他自己也感到很苦恼,觉的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觉的自己被什么东西阻挡着,不知该怎么办。

这时我心里对师父说,我想帮助同修,不能让旧势力毁了同修,请师尊加持弟子的正念之场。于是我对同修说到我家来学法吧,虽然我家不太宽敞,但我们有师在,有法在,让我们在学法中共同提高,好吗?同修本来不太想来的,经过交流后,同修信心大增,并高兴的同意了。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又找到几位似修非修的同修,我们一起学法。

因种种原因,又基于大家的安全,我们能在一起学法本身这一切是师父安排好的,我们只是觉的应该这样做,所以一直没让外人知道。又因這几位同修都有工作,我自身又承担的几个项目,家中有个孩子有病,还有一个孩子的小孩除节假日外还得照看。每天下午,无论刮风下雨,或烈日高照,我坚持出去讲真相、发光盘、真相期刊,打语音电话。所以为了同修们能有时间学法,每天上午除了给我自己留一定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后,就得抓紧时间给同修们准备中午饭菜,因他们只有中午那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虽然很紧张,但很充实。同修们提高也很快,但我感到自己受益最大。

有一天,有一同修(我们配合另一项目较长时间了)见我面时,明显感到她心里不高兴,有事,当听我说有点累时,她说为什么感到累,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我也没多想,说:“没有呀,主要是太忙。”她又说:“你忙什么呢?”我说:“有人在我那吃午饭。”她很生气的说:“别说了,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们男女共处一室,每天在一起,这象话吗?”

我当时懵了:这是哪儿和哪儿呀?我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太太,人家可是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这怎么能扯到那儿去了。她又说:“怎么不可能,男女有别,日久生情。”……我当时的心态特别好(我想是师父的加持)一点也不知道生气。我告诉她,别说年龄相差一大截,就是同等年龄我也不会的,更何况我是大法弟子啊。她说,怎么不会,不就有这种事发生吗?当时同修很坚持自己的看法。这时我脑子里有一念打進来:金子就是金子,越磨越亮。我就什么话也没说,笑了笑,回家了。

可这事还没完,她又和另外与她配合的同修,甚至其他同修也在谈论此事说:某某(指我)每天和一年轻异性同修在一起,云云……看我没动静,就开始升级了,我的穿着不合适,在年轻人面前,故意扮嫩等等。那意思我在勾引别人,这时我心里一下受不了了,就象师父讲法中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这不是在侮辱我的人格吗?这些人怎么会有这么肮脏的念头呀?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心,反而去说别人?今天说这个有不正常的关系,明天说那个男女之间又怎么怎么的,简直是共产邪恶那一套,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做法等等念头。心里那个气恨之心,忿忿不平的心,向外找,向外看的心暴露无遗。

当这个心一出,就感到师尊在对我说,金子就是金子,别上旧势力的当。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我的心一下平静了。

在这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我有一个最大的长处,只要学法,我就能用心的去学,去悟,无论遇到多大的关难,通过学法和看明慧的交流文章,就能走过来,有时会很快,有时会长一些,但最终都会走过来,这次也同样,但也不一样。

这次我终于能在学法小组中学法后,立即悟到并向内找,而不是向外找了,去善解同修的表现。觉的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有一颗金子一般的心,心里是为别人好,虽然语言用词不当,那都是中共邪党破坏传统文化造成的恶果。我的同修没有错,是旧势力操控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干的坏事,解体它,这时心态就感到非常祥和、轻松、愉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