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话遭迫害 湖南退休教师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按:湖南衡阳市南岳区南岳镇刘玉英,女,七十五岁,退休小学教师。因修炼法轮功、说真话,曾遭到警察绑架、关洗脑班,她丈夫因妻子遭迫害而积郁成疾,过早离世。以下是刘玉英老人对元凶江泽民的控告:

我自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身心受益。每天活得很充实、愉快。坚信法轮大法的教导是正确的。可是一九九九年至今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凌驾于法律之上,操控六一零(非法迫害法轮功组织)和整个国家机器发起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对法轮功创始人栽赃诬陷和人身攻击。我们这群修炼的人及其家属亲朋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去北京为法轮功和我们师父说句公道话,头一天去北京,第二天去天安门就被天安门公安分局派出所警察劫持,在天安门前门派出所关押一整天。不但不给水喝,反而打骂不停。到晚上十点多钟才押送去北京东城区看守所进行关押,在那里又是恐吓、又是谩骂,不准炼功、不准学法,关押了三十五天才通知湖南省衡阳驻京办事处,衡阳驻京办事处再通知南岳区,由南岳区国保大队长何铁尧、公安局的龚琼等人坐飞机来北京,把我押回南岳,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直接送南岳看守所关押二十三天,这一次罚款六千零二十元。坐飞机等费用也强迫由我支付。

二零零零年四月,南岳区政法委“六一零”强制南岳区所有学法轮功的学员办洗脑班。给所有法轮功学员洗脑,办了十五天,“六一零”要我交生活费四百元,直接去我单位扣我工资,然后学区主任旷运泉与学区会计伙同多扣了三千六百元。是我丈夫去领工资时发现的。当即向学区负责人质问:办半个月的洗脑班只需要交四百元,为什么成了四千元呢?他们哑口无言。在我丈夫不断的催促下,几个月后才把三千六百元还给我们。这就是流氓的行径。为了钱什么事都能干出来。原因只是我学了法轮功,怎样对待都行。他们没有丝毫廉耻和负罪感。

我的丈夫王连山是多次得过省、县优秀警察奖励的好干部。身体非常健康,自我学法轮功之后,在江泽民“杀无赦”、“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等一系列的指令下,丈夫看到我几次被绑架,他被吓得终日寝食难安,他说他在街上走都抬不起头,时时担惊受怕。持续多年致使他积郁成疾,于二零零八年过早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