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绑架七次 丈夫含冤离世

更新时间: 2017年03月2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王桂枝女士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松岭区疾控中心护士,一九九六年三月因病退休。王桂枝一九九八年二月十日开始修炼法轮功。学大法前,王桂枝身体患多种疾病:癫痫、脑梗、高血压、冠心病、胃十二指肠球部溃疡、肝硬化、腰椎二、三、四节骨质增生、风湿性关节炎,在大兴安岭地区医院、哈尔滨医大二院均有病历。王桂枝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大法给予她新生,每年也为国家节约药费万元以上。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起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此后,王桂枝七次被绑架,多次被抄家、骚扰、勒索,被非法劳教,丈夫赵忠和也被绑架、关押,后在迫害中离世。

一九九九年:炼法轮功 遭警察强行封店

一九九九年四月,王桂枝与儿子在大扬气林场开了一粮店兼食杂店,生意红火。六月的一天,来了几个派出所警察,其中一个叫王大红,还有一姓车,强行封店,用木板皮钉死,贴上封条。王桂枝问:“为什么?”他们说:“执行上级命令。”王桂枝说:“哪一级命令?”警察说:“你找镇长吧。”

王桂枝找王镇长,也没有明确答复,只是说:“我们研究研究。”第二天,王桂枝到松岭工商局,其中一领导说:“他们无权封店,你可以到法院告他们。”王桂枝回去找王镇长,王桂枝的商店被封了六天,直接经济损失达万元以上。后来知道是因为炼法轮功,这期间警察经常去王桂枝的店里骚扰,王桂枝在货柜中一本宝书《转法轮》也被警察抢走。在一九九九年十月,王桂枝和丈夫迫不得已把商店搬到松岭镇永翠街。

二零零零年:遭跟踪、绑架、抄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天下着大雨,早晨六时左右,王桂枝去呼中碧水姐姐家。七月二十日,松岭二派出所所长耿军带几个警察,到王桂枝家非法搜查,问女儿:王桂枝上哪儿去了,女儿说去大姨家还钱。当天晚上九时许,大兴安岭呼中区公安局来了几辆警车,外边下着大雨,大约七、八个警察穿着雨衣闯进王桂枝的大姐家,要王桂枝的身份证,当时身份证被耿军搜去,其中一人说:“我们也不愿管这事,是松岭区打来电话说你到这儿来串联。”过一会儿他们都走了。把王桂枝的姐姐、姐夫吓得不行。

第二天中午,一家人还没吃饭,碧水派出所所长伙同松岭二派出所警察董建、耿庆林闯入王桂枝的姐姐家,他二人说:“只是执行命令,要王桂枝回去”。王桂枝被坐下午两点左右的火车到松岭,也没让回家,就直接把王桂枝劫持到拘留所关押。第二天拘留所长让王桂枝签字,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拘留半个月,王桂枝拒签。董建找王桂枝儿子勒索五百元钱,说是去碧水的费用。这期间公安局“六一零”、国保大队经常施压王桂枝单位领导,让王桂枝放弃信仰法轮功,派出所警察还经常去王桂枝家中骚扰。

二零零二年:遭洗脑、绑架、抄家、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元旦第二派出所熊姓警察闯入王桂枝家,带王桂枝去派出所谈话,到那儿一看是松岭公安局办的邪恶洗脑班,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那儿,专门播放天安门自焚伪片洗脑转化,王桂枝三天后被签字才回家。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王桂枝去吉祥粮店朋友家,一同看揭露天安门假自焚影碟。结果被邻居构陷,下午一时左右,警察耿军带几个人,将王桂枝与吉祥粮店老板董某一起绑架,董某晚七时左右被放回家。警察强行搜查朋友的粮店,把朋友的电视机、影碟机抢走没收。当晚王桂枝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一年。

后来王桂枝才知道公安局没收了吉祥粮店的电视机、影碟机,王桂枝找公安局长齐顺要,说电视机、影碟机已入库不给。为此王桂枝赔偿了吉祥粮店电视机二百元(因是老式电视机),影碟机四百四十元。这次王桂枝本人或家人、朋友,从精神与经济上都遭受到迫害和损失,还有那天晚上派出所的值班警察,他们也遭到不同程度的牵连和迫害,被怀疑是他们放王桂枝走的。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松岭国保大队长领一帮警察突然闯入王桂枝家非法搜查,搜出几篇师父经文,当时就把王桂枝劫持到看守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 非法拘留,拘留证写拘留十五天,一星期后放回。

二零零六年:妻子被迫害命危 丈夫被绑架

二零零六年八月份,国保大队、六一零、派出所等部门联合到王桂枝家强行搜查,抢走MP3九个,还有其它一些个人物品。又一次把王桂枝绑架到看守所,因王桂枝要上诉。绝食八天,才把王桂枝放回家,勒索保证金五百元,是一个叫冯二的警察收的,没给收条,至今没有归还。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天晚五时左右,王桂枝去老邻居家办事,当时碰到第二派出所警察王书君,他说:“这粘贴是你贴的吧!”,王桂枝说:年轻人说话要有证据。当时他一把抓住王桂枝的前襟,另一只手掏手机。王桂枝与他撕扯一阵子,王书君竟疯狂的把王桂枝骑坐在身下,打电话要警车。当时王桂枝心脏病突发,全身瘫软。

警察到了,他们把生命垂危的王桂枝抬到车上,开到王桂枝家。王桂枝的儿子、丈夫一看王桂枝这个样子说“刚才好好的一个人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怎么把人弄成这个样子!”王桂枝已到了极限哮喘,呼吸困难,王桂枝的儿子就跑到附近诊所找来大夫,给王桂枝服速效救心丸。这时公安局长秦振林领一帮警察来了,要强行搜查,王桂枝老伴赵忠和说:“人都这样了,你们不管,还要搜查,这是什么世道!”就把搜查证给撕了。

警察还是强行搜查,把家里翻得一片狼藉,连地窖、地板围子,还有柜台底下都用炉钩子钩一钩查一查,连货架的货都翻个遍,至于东西丢不丢根本也不知道。然后留下“六一零”主任关丛荣和二警察看着王桂枝。大约晚十点,他们把王桂枝强行抬上警车,拉到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一警察还朝王桂枝腰部狠踢两脚。十一点左右,王桂枝的儿子、姑爷被带到公安局“六一零”,让他们签字“取保候审”,然后才将王桂枝拉回家。赵忠和被非法拘留七天,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七年:遭劳教、勒索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国保大队长王静凯又带几个警察到王桂枝家说那天的事不构成犯罪,撤销解除取保候审,不追究刑事责任。

然而一月十四日下午,王静凯再次带几名警察闯入王桂枝家,宣判王桂枝劳教一年零六个月。他们强行把王桂枝拖上警车,拉到看守所,把王桂枝拖进看守所的木板铺上。这时王桂枝呼吸困难,四肢无力,躺在板铺上,但是根本无人问王桂枝的死活。第二天早八点多钟,他们用警车劫持王桂枝加格达奇火车站去齐齐哈尔劳教所,早七点左右,王桂枝的儿子去看守所送行李,大兴安岭的冬天零下三十几度,他们不让孩子进屋,一直在寒冷中等到八点多钟,才见到王桂枝,儿子给王桂枝三百元钱,警察不让交给本人,让交给一个姓严的警察。

晚上六点左右到了齐齐哈尔劳教所,狱医检查说:“明天得去医院全面检查身体,你们当地警察不能走。”当晚他们也没给王桂枝饭吃(两天只在火车上给吃一盒盒饭),就把王桂枝绑架到劳教所二楼单独的监室。所有东西又搜一遍,两个人轮流转化王桂枝,他们诬蔑法轮功,诽谤大法师父。一宿没让睡觉,十六日早饭后又一邪悟人员来转化王桂枝。九时左右劫持王桂枝去医院检查身体,多方面检查后,医院建议住院治疗,回到劳教所“因病拒收”。十六日下午,松岭公安严警察带几个人劫持王桂枝去他们住的旅店,下午五时左右登上回松岭的火车。

在火车站王桂枝问行李呢,他们说托运了,其实他们把王桂枝的行李等物品扔在旅店里了。因为当时王桂枝身体什么也拿不了。十七日早晨四时左右到了松岭,他们也没让王桂枝回家直接劫持到看守所。大约十七日下午,家人接王桂枝回家。改判劳动教养所外执行一年六个月,公安局说得交四千五百元钱,王桂枝的儿子把钱交给了他们,也没给收据,还有交给姓严警察的三百元钱也没退回。

二零一四年:赵忠和含冤离世

由于警察一次次到家抄家、骚扰、勒索,赵忠和与妻子王桂枝遭到绑架迫害,赵忠和与儿女身心受到巨大伤害,特别是赵忠和被强行绑架拘留,身体状况一直都不太好,再加上公安局、国保、“六一零”、派出所常去家中骚扰。赵忠和害怕王桂枝再遭迫害,精神压力很大,导致身体有病,赵忠和于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被迫害离世,终年六十四岁。

王桂枝一家的遭遇也是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中的普通一例。

十八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这场迫害,江泽民是罪魁祸首,国保大队、“六一零”、派出所、街道等人员一次次对王桂枝及家人的迫害中,警察们心里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是冤枉的,但是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迫害好人,他们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希望所有的公检法人员,了解法轮功真相,选择美好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