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会旺在河北保定监狱遭残酷迫害

更新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中披露:河北省廊坊市霸州市王泊村法轮功学员郑会旺于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十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保定监狱二监区。

最近传出消息,北京来的“六一零”成员在督阵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到十月一日为止,狱方已连续五天不让郑会旺睡觉,还逼迫他吃大便。郑会旺曾告诉家人说自己如果出了什么事肯定是他们干的,说他们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并且嘱咐家人一定要找监狱讨公道。”

下面是郑会旺自诉在狱中这次遭受残酷迫害的经历:

在二零一六年,监狱为了转化我,对我实施了一种残酷的迫害。这是一次自上而下精心策划的,从政治上、精神上、肉体上全方位对我进行的一次长期、残酷的迫害。它具有参与人数多、迫害时间长、迫害手段残忍等特点。他主要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接见完到八月二十日回二监区。第二个阶段,从八月二十七至十月八日教育科包夹人员走。就是现在对我严密监视也没放松多少。参与迫害人员以监狱副狱长马建红为主,上边包括省局“六一零”头子教育科长李洪友、杨光辉、张跃峰、王永华、田思龙、狱侦科长王勇外,还有北京来的三个人,一个叫张辉,一个是前进监狱转化李昌、王志文、纪烈武的监区长刘庆祥(音),一个人是什么身份不清楚。

从我被迫害第四天晚上十点多,他们恐吓我,说令检察院重新起诉我,给我加刑八年。另一个是个女的在一旁帮腔作势。还有廊坊“六一零”主任赵某、霸州市“六一零”蔡少勇等,包夹人员主要是教育人员胡士清、马保辉、张恒、刘庆祥、刘全有、吴雪、杨力等十个人。具体迫害我也主要是这几个人干。以胡、马、张为主,其中打我的主要是马宝辉。还有邹长付、曹旭涛、李勇等。医院一个队长配合他们随时灌食和检查我身体,以便他们安心迫害。

具体过程是:早在五月份,张教就找我说,你能不能考虑减点刑,我表明态度后,他说你这事我们压力挺大,意思是上边给的压力(指对我转化这件事)。他们精心选了我接见完这个日子迫害我,我想一个原因是我可以暂时不打电话,家里人也可以安心,认为我挺好,没事,放松警惕,因为他们怕家里人找,他们更怕大法弟子整体配合。为了不走漏消息,完成一个迫害的高压环境,他们封锁了教育科,教育科取消了办公很长时间。不让金二所有人打电话,不让任何人接触我,不让包夹接见等。具体过程也是经过精心安排的,包夹人员张恒说有些方法是我们的,我们估计你肯定会写四书,但觉得不会那么顺利。

迫害我的这套方法应该是前进监狱刘光辉这个恶警策划好的。熬我到第四天时,他说过你就挺着吧,以后弄些电棍伺候你,看你能挺多久。其实他们的这套过程就是以熬鹰的方法为主,配以各方面身体迫害。首先给你造成一个高压封闭的环境,给你造成一个极大的精神压力,叫你孤立无援,再对你身体加倍迫害。

那天我接见回来后不久,就有人找我说张教找我,头天他们说有个北京来的,想跟我谈谈法轮功的事,我当时就回绝了。这次又来找我,我说我不去见他,不一会田思龙来了,恶狠狠的嚷道:“把他给我抬走。”几个人上来不由分说就把我抬到办公室。到办公室前有一辆停在那的电瓶车,李洪友早已在这等着。因为我老喊“法轮大法好”,他命令把我嘴堵上,然后强行把我带到了金工监舍警察休息室。室里共有四个人,李洪友和教育课“六一零”副主任杜队,他拿录像机录像,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自称是前时监狱的刘光辉刘警官转化过很多大法弟子,包括王志文、李昌、纪列武、李学军,那个光盘(所谓王志文、李昌的转化光盘),就是他们搞的。他自称转化了很多法轮功学员。说现在想帮帮我。当时就有几个教育科包夹人员把我带到金二监舍。晚上他们配了五、六个人,有胡静强、邹长付、曹旭涛、赵雷、王敬坡、李勇,在没人的一个监舍(现在的阅监室),地上铺块木板(床板子),把我隔离了起来。晚上十点半左右,我正似睡没睡的时候,教育科的几个人闯进来,把我抬了起来,我一边喊口号一边挣扎,马宝辉动手打我的脸,并用手巾堵住了我的嘴,一直把我抬到了金二警察办公室。那里没有监控,他们开始整我,一边谩骂一边动手打,打人的还是马宝辉。这个晚上以胡士清为首,怕我喊,用袜子堵了我的嘴。他们骂骂咧咧的说,人家北京警官找你谈话你怎么就不谈呢,告诉你,好说不行,你罪就来了,叫你想活活不了,死也死不了,活受罪。说完了又打,期间没有警察。当李洪友进来时,我责问他为什么打我,他装腔作势的说谁打人了?不说不叫你们打人吗。然后匆匆离开。可见都是他们安排好的,当时打的脸,多少天脸上还有青斑。当时胡士清象老大一样坐在那,问我“你是哪的人,叫什么,家里有什么人。”然后说:“我就是黑社会,我一个电话叫外边的人把你家人、你的儿子做了。”完全是黑社会那一套吧。一直到天快亮了,叫我合了会眼,可是我怎么可能睡着呢。

第二天早上,他们把我带到了教育科二楼团练室。这里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区域,他们取消了教育科的一切工作专门迫害我。包夹我的人分两个班,一个班以胡士清、马宝辉为首;另一个以张恒为首,后分了三个班。地上还是铺一块木板,当时大伏天坐这光板,而且为了折磨我,有时还在床板上我屁股底下垫一个厚字典,专门硌我屁股。长时间我屁股上都是青斑、黑斑。然后还给我砸上脚镣、手铐,并用绳子把两种刑具绑在一起,叫你只能弓着腰坐着半伸腿都难。强迫不停地看他们拍的诬蔑大法的光盘,声音大大的。

一天下午,他们突然说,你惹大事了,在你那搜出了很多法轮功资料,在监狱里这就是涉嫌犯罪!你们教导员田主任都得挨处分,包夹你的人都被关起来了。然后他们小声说:“他媳妇也关起来了,因为她老来监狱闹,这一次这些东西最有可能是她拿来的,这是犯罪。”

晚上北京姓刘的又来了,除了跟我说了些破坏法的恐吓的话外,就提到了在我这搜的那些东西,说一共八百多页,根据刑法多少多少条,你这涉嫌第二次犯罪(在狱中),应予重罚。根据条例你应加8年刑。更重要的是,你这东西哪来的?你媳妇、你儿子是第一嫌疑人。监狱启动调查程序,在你家只要搜出资料来,你媳妇你儿子就脱不了干系。你儿媳妇不是快坐月子了吗,把你媳妇你儿子抓起来,就是没你儿子的事,关他几个月,你家里一个人没有,你儿媳妇咋办?不过,我给你个机会,你只要转化了,这些事都要从轻处理。我当然不会听他们这一套,我知道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想用这种欺骗恐吓的伎俩转化我。

第三天,狱侦王勇和另一个人提审我。问我他们抄的那些东西,是不是我的,从哪里来的。我拒绝回答。他们向我宣读了法律多少条,告知对我立案侦查。当然也问我是不是我媳妇送的,也说了将请我家本地公安局配合调查此事。这一段时间他们多头并进,进行迫害,熬我不让睡觉,合眼就用手击身体,控制我大小便。我前列腺肥大,小便频繁,他们叫我憋着,不行了再去。

不光这些,他们还有一个更残忍的办法,因为我绝食始终没解大便,他们在给我灌食时,在食物里加了泻药,而且还不叫我去大便。他们把师父的名字打印出来塞在我屁股下,把师父的名字放在便桶里。叫我对师父不敬。他们用尽了各种手段,他们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摧毁我的意志。而且他们还把手铐铐的很紧。最后不得不把手铐毁掉才打开。

就这样不让我合眼熬到第四夜的时候,第三个北京来的人物出现了。这个人晚上十一点左右找的我。大约三四十岁的年龄,白净的脸,极其阴险,不告诉我他是谁干什么的,就是不停地跟我谈话。并威胁我说:“我半夜里能进这个监狱,你可想而知我是谁,我可以让检察院起诉你,再判你八年,你自己考虑。我给你个机会,不要叫我下次再见你,再见你你死定了。”

四天四夜不怎么合眼,我已经精神不起来了。其中刘光辉还恐吓我说:“你就熬着,以后给你电棍伺候,看你能挺多久。”当熬到五天五夜时,思想不清醒了,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实在承受不住了,就违心地同意了转化。我被迫写了四书以后,我后悔极了,痛苦万分,真都不想活了,真想死了算了。但我不能这样做,因为大法不允许这样做,这么做会被邪恶利用来破坏法。

之后他们又叫我回二监区做揭批,然后又叫我写了我的人生历程和我的炼功过程两个材料并录了像,接着又有地方上(廊坊“六一零”主任,女的,叫赵丽华,霸州“六一零”两个人)来验收。说一为我“高兴”,二说我转化不够深刻。

这一段时间里他们始终控制我睡眠,不让我清醒。同时北京姓刘的一直到第六天,他们觉得稳定了以后才走。

廊坊赵某走了以后,省局又接着来“领导”也和我握手“祝贺”我。张教说:“我羡慕你,这么大领导我们都没机会握手。”是谁多大官不知道,只知道他也是很邪恶的。

后来,他们又叫我看一本书——《天国梦》,是一本非常邪恶的书,一定出自于魔鬼之手。(注:此书是一名以前学过法轮功后来邪悟之人写的,是个女的,腿有残疾,四五十岁的年龄,家住石家庄,是所谓的作家,曾经被邪党利用去各地洗脑班转化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又让我看乱七八糟的光盘。这一段时间24小时只能睡两三个小时觉。到八月二十日,叫我回到了二监区。他们不放心,又派了教育科,一批两个人加二监区的三个人包夹,一直至十月八日终止去教育科。原因是我一段时间头很痛,才告一段落。

包夹人中,马宝辉是最坏,包夹期间就因私藏手机被关了禁闭,花了四、五万了事。还有一恶人被打了一顿。包夹代班的胡士清年前突然休克,到医院好长时间才抢救过来,他们均遭了恶报,这次迫害是以马建红为主要负责,李洪友、张跃峰具体指挥,教育科恶人马保辉、胡士清、张恒等恶人具体实施迫害的。

河北省保定监狱:
地址:保定市七一东路77号
值班室 0312-5923095传真5923100
监狱长 刘建华 5923001、13315272001、0312-5292801、5923000、13832224001
政委 刘章龙 5923003、13653323308
纪委书记 张彦顺 5923004、13503365319
副监狱长 周彦平 5923005、13663300015
副监狱长 刘文国 5923006、13663300020
副监狱长 周合理 5923007、13663300018
政治处主任 张永杰 5923008、13582996666
副监狱长 褚宝春 5923009、15131216677、13832224013
总工程师 王志学 5923010、13903320828
办公室主任 何 静 5923019、13832224019
狱政科科长王晓光 0312-5298508、5298509、5923188
教育科副科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宏友 0312-5923083
刑罚执行科(狱侦科)科长高宏亮、副科长王志乾 0312-5923060
一监区:0312-5923021、5923041
二监区:0312-5923022、5923042
三监区:0312-5923023、5923043
四监区:0312-5923024、5923044
五监区:0312-5923025、5923045
六监区:0312-5923026、5923046
七监区:0312-5923027、5923047
八监区:0312-5923028、5923048
九监区:0312-5923029、5923049
十监区:0312-5923030、5923050
十一监区:0312-5923031、5923051
十二监区:0312-5923032、5923052
十三监区:0312-5923033、5923053
十四监区:0312-5923034、5923054
十五监区:0312-5923035、5923055
十六监区:0312-5923036、5923056
十七监区:监区长刘跃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