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更新时间: 2017年03月0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在今年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上,刊登一篇法轮功学员陈瑞芹在天津女子监狱被迫害的文章,使我想起一年前发生的事情。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四日左右,那几天是近几年最寒冷的日子,而且女子监狱五监区的供暖设备也坏了,整个监区被寒冷笼罩着。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陈瑞芹,因坚信大法,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已经绝食十天,之前每天吃“反省”,就是一顿饭只给一个鸡蛋大小的,又黑又干硬的窝头。陈瑞芹正常饭量每顿饭吃两个馒头加多半盒菜。就这样白天还要用一条毛巾,蹲在地上擦整个监区的通道。陈瑞芹蹲在地上,一只手按在地上支撑着身体,一只手洗毛巾擦地。刑事犯包夹王虹坐在小凳子上,翘着二郎腿监视陈瑞芹干活。

就在最冷的那天晚上,因不让大小便,陈瑞芹拉了一裤子大便。在值班恶警的指使下,包夹和刑事犯七、八个人,把陈瑞芹所有的衣服都给扒下来扔掉,身上只留下单的囚外衣囚外裤,刑事犯人李明把囚外衣裤拿到厕所,在冲厕所的大水桶里弄湿,然后给陈瑞芹穿上,再把陈瑞芹推到监区外的院子里,由当天值班狱警看着,冻了将近一个小时。那天气温是零下18.3度,回来时陈瑞芹四肢已冻僵,不会走路,是被刑事犯们拖拉回来的。

白天,包夹(吸毒、贩毒者)张慕蕊睡午觉,让陈瑞芹站在床前看着她。晚间,他们不让陈瑞芹睡觉(包夹和本组任何刑事犯都可以随便惩罚辱骂“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象向遗体告别默哀一样盯着陈瑞芹,不让她睡觉,不许活动。只要陈瑞芹一闭眼,就用手指狠命的弹陈瑞芹嘴唇,或扇嘴巴子。夜晚让陈瑞芹和值班的刑事犯一起站着,不许闭眼,全组任何人都可以阻止陈瑞芹闭眼。

一次夜里,陈瑞芹困的不行了闭上眼睛,一个犯人就从后面一推,冷不防,她整个人趴倒在地上。早晨一看,陈瑞芹整个脸,鼻子,眼睛都乌黑发紫(每个监室都有监控),就这样还得说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有良心的犯人知道真相,但也不敢说,只在背地讲。为了拿分,拿减刑证,包夹(没有产量定额并且不用出工)和犯人们,不遗余力的积极表现自己,极力遵照恶警旨意,变为名副其实的打手,成为狱警的得力“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工具。

天津女子监狱经常“培训”包夹,一方面用诋毁法轮功的录像,各种造假和“天安门自焚”的谎言给包夹洗脑,同时散布仇恨、播种仇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涉及到每一个人。不允许学员的眼睛随意看,不能和包夹以外的任何人说话。包夹二十四小时盯着学员的行为,每天要做记录,定期汇报。每天超负荷的有毒有害奴工劳动,使学员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周日休息,中午,其他刑事犯都可以午睡一会,法轮功学员在包夹的监视下,必须写所谓“思想汇报”,不写不行,否则暴力相加。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在天津女子监狱五监区的劳动车间的塑钢窗户的边上,生出了一簇有二十七小朵的优昙婆罗花,在最寒冷的日子里一直盛开着,这朵优昙婆罗花鼓舞着五监区所有的大法弟子们坚信大法的正念。这簇优昙婆罗花生长了五个多月(如不是恶人破坏,可能存活的时间还会长久)。历史会记录下这邪恶环境中的神迹。

天津女子监狱参与迫害的狱警有:高文媛、于珍、崔学静、徐莉颖、杜艳、姚瑶、周静、 王恬、 李红等。刑事犯包夹有:张慕蕊、王虹、郭莉莹、吴丹、崔洪玉、李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