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茂名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4)

更新时间: 2017年03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七日】(接上文

五、恶报和恶人榜

恶报

书记落马 茂名市委书记对于茂名洗脑班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事实负有主要责任。茂名连续三任市委书记,周镇宏,罗荫国,梁毅民相继贪腐落马。

周镇宏:担任茂名市委书记期间(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七年),曾多次在公开会议上煽动仇恨思想,指使迫害法轮功。由茂名市委主导的“610”办公室设立洗脑班,名为茂名市法制教育学校,把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关入洗脑班,注射不明药物,致使多人精神受害。

因为周镇宏对茂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以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广东省统战部长带团到台湾访问时,被台湾法轮功学员公开谴责(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报道《广东统战部长抵台湾 法轮功学员谴责中共迫害》)。正所谓善恶有报是天理,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周镇宏因为“茂名腐败案”被判死缓,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罗荫国:担任茂名市委副书记、书记期间(二零零七年四月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零零一年起任茂名市委副书记,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七年任茂名市委副书记,市长,二零零七年四月起任茂名市委书记至二零一一年),他紧紧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迅速成立茂名市“610办公室”和它所管辖的茂南区、茂港区、信宜市、高州市、化州市、电白区和茂名石化等七个“610办公室”邪恶机构(或者维稳、综治、防范、国保等)。他还积极地开办等同于黑监狱的所谓“法制班”(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二零一一年二月初,罗荫国突然被刑事拘留,罗荫国二零一三年七月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死缓,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十四分罗荫国在阳江医院因患胃癌病死,次日被火化。

梁毅民:二零一三年二月起,任茂名市委书记、市人大主任,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接受调查。在任期间,茂名洗脑班继续迫害法轮功,负有主要责任。

保安恶报 茂名洗脑班有一批保安以610撑腰,嫌在法轮功学员面前行恶不够,还在外面逞凶,被外面的人用刀等武器将几个保安打伤,其中最严重的一个保安叫李春成被砍到脸部,残废,送医院抢救,有一个姓李的班长(外省人)不但在斗殴中被砍伤后背,还带来病痛的折磨,一段时间不能来上班。有一个叫肖亚贵的保安对年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沈元雄都不放过,将沈元雄学员打到手脚流血,最后在斗殴事件中受到报应。最后610将参与斗殴的所有保安全部赶离学校。梁江耀(音)在一次驾驶摩托车时撞向一块大石头,后送医院抢救,住了一段时间医院,面上创伤的痕迹很深。610工作人员怕影响大,也将其赶走。

恶人榜

直接参与迫害苏肖萍的责任人:

邪恶帮教张冲云。男,六十岁,陕西籍,是茂名市体校教小班唱歌、画画教师,家住茂名市体育中心教师宿舍区,其妻朱华,其子张晓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张冲云是茂名市法轮功辅导员,使用便利的工作场所——体育中心为学员提供炼功场所和召开法会。七二零后转化并被610利用高薪诱惑走向邪恶,协助茂名市610一同到各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做转化工作。学员在铁窗内骂他是叛徒必遭恶报应!他对铁窗内学员叫嚣:我转化了五百个法轮功学员也未见报应?!所有保安归他使唤:开谁的门带出看转化录像,开谁的门进谁的房做转化工作等……。洗脑班给他免费食饭、每月给他开双倍工资、再加转化提成、并送一台小车诱惑他为茂名610卖力。张冲云采用的转化手段有:逼学员坐师父法像、逼学员站在师父法像上、用脚踏师法像、强迫学员看转化录像、在他写好的转化书上逼学员签字、将学员转送佛教庙林泉寺。他长期和一个转化了的女子合伙诈骗,他负责往寺庙送学员,那女子则在林泉寺做假(开假发票)向无家可归的学员每个收取现金或银行转帐(有划款单据为证)二万元给寺庙房间锁匙一条……

吴宗玉:在茂名洗脑班主职是茂名610干部,男,四十五岁,茂名信宜籍人,家住茂名市城市花园小区内,在茂名洗脑班直接负责转化提成费用、伙食、保安各项费用开支全权负责。七二零开始吴宗玉在洗脑班和张冲云帮教及保安人员一并展开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他对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乱叫:我在这个岗位干了十多年也不见报应?吴宗玉是茂名市610干部主政洗脑班工作,洗脑班的转化提成,伙食开支,保安费用等工作。

杨辉:男,四十岁,茂名市610主任(二零一二年)。苏肖萍在洗脑班二个星期内被迫害到奄奄一息,(信宜东镇街道办的男干部徐××按通知前来茂名市洗脑班接人,徐××干部在洗脑班又住下一周等待苏肖萍要在转化书签字才能放人)。最后人不行了才让救护车送苏肖萍及信宜东镇街道办的徐××干部走出洗脑班,苏肖萍回家第三天就含冤离世。610的干部上门恐吓她家人不准出声,还在信宜各大小街道制作横幅宣传:苏肖萍是炼法轮功练死的。杨辉是苏肖萍被洗脑班迫害致死的直接责任人。

一老人:洗脑班有一个七十多岁的白发老伯买菜做饭,他说他在那做了几年。他一日三餐用铁勺伸往铁窗内发学员一勺饭菜。

保安:洗脑班有三班保安,每班二人,最大年纪五十多岁,有三个年轻二十岁的小伙子,有一个女保安,其余男性。

罗均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第一届茂名610主任。

黎树清:茂南区长,茂名茂南区610头目。

马学友:茂名市政法委书记,二零零一~二零零三年任茂名市610主任,极阴险凶残,踩着法轮功学员的血拼命向上爬。茂名洗脑班的迫害和马学友有直接关系。

薛伟华: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镇盛镇人,现任茂名市610行政科科长。他于二零零一年初调入市610参与迫害法轮功,成为当时市610主任马学友的得力打手。

薛伟华兼任茂名市洗脑班第二把手,平时不常去洗脑班,但每逢节日放假的第一天总是他二十四小时值班。每当他值班,那里的保安就特别的邪恶和凶狠,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更加残暴。因为薛每次到洗脑班牢房窗户外巡视时,只要一看到有人炼功或发正念,便恶狠狠的吐出一个字:“铐!”这时保安就会拿着手铐冲进房间硬是把人铐在窗前站立,甚至解大小便都不准,就连七十多岁的老头、老太太都不放过。如果没看到谁炼功或发正念,就交代保安:“看紧点,谁炼功就铐谁!”于是保安就加大密度巡逻,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报功领赏。

温汝雄:洗脑班校长。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在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温汝雄和吴宗钰签了一张“保证书”给关押在法制学校的法轮功学员,由法轮功学员蔡安保管。“保证”内容是不准干扰任何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四楼被关押法轮功学员自由往来。校长还给了法轮功学员邓汉兆一本《转法轮》,让四楼所有法轮功学员学习。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还以为工作人员理解法轮功学员,其实是恶校长等人要过年,稳住法轮功学员的毒招。

二零零二年皇历正月十五日早上,学校保安将四楼所有房门关闭,涌进大批恶警、保安及610人员,乱抢、乱翻、乱丢法轮功学员的东西,抢走大法经文、恶校长签下的“保证书”和法轮功学员的日用品。将法轮功学员的衣物、被等全部翻遍,随之将物品扔在地下用脚踩。对反抗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上吊、毒打,蔡安、蔡华兴两位法轮功学员被打得讲话都困难,叫救命的声音都是呻吟声。将吊了二天没进过一点水的法轮功学员柯朗生毒打后,保安权仔推其头部撞墙。在610人员指挥下,保安用冷水泼醒柯朗生。这位法轮功学员因当时绝食抗议,导致身体虚弱,全身抽搐,用救护车送医院抢救。抢救脱离生命危险,又带回法制学校继续迫害。当时被吊打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邓汉兆、廖红梅、苏伟权、沈元雄等人。

610人员用种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将二,三楼的法轮功学员放到学校一楼地下。强迫这些法轮功学员军训。不配合口令的法轮功学员就会受到保安毒打。被吊、被打得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有李美、邓玉莲、黄梅等人。而邓玉莲被打时,保安将其口塞上毛巾,双手用手铐铐紧。这些都是在610人员的指挥下所为。610人员还教唆保安,见到法轮功学员炼功或做着怀疑是法轮功炼功动作时,保安即用手铐锁上或毒打。保安吊扣法轮功学员时,法轮功学员如果不配合,将法轮功学员毒打得更狠。那段时间,学校里几乎天天都听到法轮功学员的呼救声,鸣冤叫喊声,整栋楼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其间有送法轮功学员去医院抢救的救护车鸣叫声

张冲云:犹大。张冲云利用师父的法像图片摧毁法轮功学员敬师敬法的心。他拿着师父的像向梁媛秋走来,问梁媛秋认识吗?梁媛秋见是师父的法像便双手合十。这时张忠云就发疯了的一样,用法像包住梁媛秋的头强力压梁媛秋的头部,梁媛秋站不稳碰到墙壁上倒地,然后张忠云又强行拉梁媛秋过去坐师父的法像,梁媛秋看出他的凶恶奸诈,梁媛秋双手紧扣木沙发,张冲云拉不动梁媛秋,就抢梁媛秋的鞋去踩,梁媛秋阻止他的恶行,张冲云把梁媛秋用力推开后,就自己乱跳乱踩,还大笑说:“为什么我敢踩我敢画,没遭报应。”梁媛秋说:“你这样做迟早会遭报应的。坡心地区法轮功学员李美是在这个洗脑班被你们打精神类药物,打到精神失常,在家不能自理后离世,是你们迫害死的。”张冲云跳起来说梁媛秋嫁祸他们,然后张冲云拿一量血压的东西出来说要给梁媛秋打针,梁媛秋大叫起来向走廊走出去,值班的人员走出来问怎么回事,张冲云转口说梁媛秋嫁祸他。

张冲云拿着大法师父的像逼李少清踩,不踩就使劲猛踢猛打。

犹大(如张冲云、魏秀珍、沈滴嫡),将梁少琳按在床上,用棉被压住她的口,不准她喊,放高音、噪音干扰她,最后每个房里都有同修绝食抗议反迫害。

犹大张冲云曾指使恶保安郑国伟,何仔毒打法轮功学员邓碧,犹大张冲云曾当着法轮功学员李建的家人的面,一掌打到李建的脸。

茂名“610”,以一辆小车送犹大张冲云为诱饵,指使张冲云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茂名地区被非法关押在茂名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都被犹大张冲云迫害过,其中被他和吴中玉联合迫害最严重的是信宜市法轮功学员苏肖平。苏肖平从茂名洗脑班回家的第三天就去世了。

吴中玉:犹大。吴中玉骂大法,梁媛秋向他劝善,吴中玉突然变得象狼似的,挥起手跳起脚来想打梁媛秋,梁媛秋双眼直盯住吴中玉,吴中玉才把手放下转口说他的邪话。

吴中玉带着几个保安(郑国伟、李仔等)强行把罗基双手反铐在背后,按倒在床上,用汤匙将罗基嘴挑开,当时满口都是鲜血流出来,郑国伟对吴中玉说:出很多血了。吴中玉说:死不了,是牙齿出血的,坚持灌。门牙全部被搞松动了,直至灌完才罢手。罗基不接受这些东西的,灌的东西全部往外吐。因为邪恶之徒怕承担责任,就打电话叫她家人和单位领导接罗基回家。

犹大张忠云和吴中玉天天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法轮功学员跟他们讲法律、讲道理。可是他们一句都不听,就是强权、就是横行。他们还说谁硬得过梁少琳?都是经他们的手“转化”的,还说全茂名市有三百多位法轮功学员,一个都没逃出他们的手。

黄波:茂名化州市颜亚坤在茂名洗脑班炼功时被黄波发现,已停下炼功因还盘着腿,就被黄波刮面羞辱,后拿警棍打及骂粗话。何滟华出言制止,黄波就拿椅举上头顶讲:再出一声就打死你。后来黄波还在走廊叫嚣:发现谁炼功就打扁屎、打呕屎。张向荣在洗脑班不听犹大的胡言乱语,用手堵耳,两犹大就叫人来,铐上一只手铐后,因向荣不配合铐另一只,就被黄波和一许姓男子打、踢胸口、大腿几拳脚。又因炼功被许姓男子拿警棍一阵狂打致伤,还说要是以前就踢死你了。法轮功学员王伟(后转到三水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出言制止也被打。

杨辉:杨辉指挥茂名洗脑班保安亚豪、红雁(音)、何仔等保安毒打法轮功学员,保安都说是杨辉下的命令。

六、结语

神佛慈悲于人,佛法、宇宙大法真、善、忍降临人间,给人最后得救的机会。佛法象宇宙甘露滋润着众生的心田,启迪着世人存封已久的记忆和善良本性。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李洪志大师的著作《转法轮》翻译成三十多种文字。众生欢歌喜悦,身心受益无穷,家庭和睦,道德回升。大法荣获各国三千多项褒奖。中华大地处处开满了真善忍小花,上亿的人修炼真善忍。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华大地黑云滚滚,中共红魔的魔头江泽民出于妒嫉,开始对修炼真善忍的善良群体,发起了史无前例的迫害。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江氏集团,制造栽赃、污蔑、陷害的欺世谎言,毒害着中华民族的炎黄子孙,乃至全世界的人。他们为了让法轮功信仰者放弃修炼,违背宪法和法律,在全国各地建立无数的610非法组织,兴办洗脑班(无法统计),私设黑监狱。他们使用“转化”的手段之残酷,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明慧网有详细的报道)。中共江氏集团邪恶之手,迅速伸向茂名后,给茂名地区善良人带来了无穷的灾难。

茂名洗脑班十七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本文揭露的只是一部份。茂名地区被非法劳教(一百零五人)、判刑(六十六人)、被迫害致死(三十一人)的法轮功学员大部份都遭到过茂名洗脑班的残酷迫害。可以说,全国各地洗脑班的存在,是中华民族的耻辱。

这场正与邪的大战考验着每一个人。人在做,神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也许,现在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等人员说:“我参与迫害法轮功几年了,名利钱财都有了,好庆幸,我怎么没有报应?”你知道吗?现在不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到时报应的更惨。

这不是吓唬人,不是诅咒人,这是真的,一定的,否则就不成为天理。天理是公平的。天理维系着人类的生存和道德。江泽民的帮凶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陈绍基、万庆良、周镇宏、罗荫国,梁毅民、郭志玲(曾任化州市政法委副书记,获刑十一年)等等高官,多显赫啊!到时个个报应。这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今天把中共江氏集团给茂名地区带来的灾难部份揭示出来,目的是奉劝茂名地区、那些还在跟随江泽民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政府、公、检、法等人员:为了你、为了你的家人、为了茂名地区众生的子孙后代、为了茂名地区的繁荣昌盛,请你们三思,停止迫害法轮功,解体洗脑班,将功赎罪,选择美好的未来。

(全文完)

附录:下载(69.4KB)

一、茂名洗脑班迫害责任人及联系方式
二、在茂名洗脑班遭迫害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录(二零零一年七月~二零一七年二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