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17年05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二十五周年之际,能有幸交上一份自己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感到无比的荣幸。

我是一名职业运动员,二零一一年才得法。得法之前我象大多数中国人一样从小就接受着无神论的党文化教育,头脑里被灌输的都是党和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为国争光等等,在这个举国体制的氛围中,在残酷的竞争环境下,苦苦地拼搏,争名夺利,真的感到身心疲惫。退役时已经落下了许多伤病。是师父和大法使我从常年的追逐名利中及时回头,师父还为我净化身体消业,赐予我这千古难遇的修炼机缘,让我能在这伟大的历史时期助师正法,兑现着下世前的神圣誓约,内心充满了无比的感恩。

我完全是出于好奇去网上拜读《转法轮》的。来德国这么多年一直在安逸的环境中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自己的小家庭生活,并继续着我的拼搏生涯。对法轮功并不太了解,对气功和修炼没有任何概念。直到搬入新家有了新唐人电视台后,我被里面的节目内容深深地吸引并得知有《转法轮》这本奇书的存在。多年以后在互联网日益便利的条件下,产生了拜读这本宝书的愿望,因为我想解开心中的迷团:为什么这些大法修炼者在遭受这么残酷的迫害下都不放弃信仰,一定有他的独到之处。

我上网找到《转法轮》并一口气读完。这是一个彻底颠覆我有生以来所接受的无神论教育的过程,我太震惊了!里面的许多内容、法理都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的。我迫不及待地想与周围的亲朋好友分享,然而我收到的却都是冷漠的回应。当时虽然很有挫败感,但我内心认准了师父的这本大法是最正的,书中的话句句让我信服。于是就自己边看边学上了。但由于悟性有限,只照着师父的教功录像学了功法,第五套静功打坐由于这么多年的职业训练而造成的肌肉僵硬、韧带缩短而根本盘不上,连散盘都不行。所以每天只炼一到四套动功,第五套还是慢慢才跟進的。平时也只是尽量按书上所说的要求做人而已,以为这样就是修炼了。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年多。一定是师父看我太不悟,就通过一个老学员的常人朋友的嘴点化我:一个人独修效果不好,要有集体修炼的环境才行。这样我才迈出了去联系本市大法弟子的第一步,其实也是去怕心的第一步。因为从现在起得从家庭中走出来,去参加当地的集体炼功、集体学法以及参加集体证实法的活动了。

我的先生是我的同行,他明确的表示不支持我,也试图阻止我修炼。我们一起出国,白手起家,我非常依赖他,家里的大小事基本由他做主。他对我也是爱护有加,我们结婚以来基本没吵过嘴,是亲朋好友眼中公认的榜样。所以对当时的我来说最大的关就是家庭关。由于他对大法的不了解,认定我们在搞政治,跟他讲真相又不听,所以常为我修炼的事而不高兴,并威胁说到时他会做出某种选择,甚至说要分开住之类的话。我很难受,经过几个不眠之夜的思考、内心反复挣扎之后,我决定不管我的生活发生什么样的变故,这大法我是修定了。我在一个适当的时机给他写了一封信,推心置腹地写下了我得法的心路历程,希望他能理解,并表示在不改变我信仰的前提下接受他的任何决定。我想一定是我当时这坚定的一念通过了是否信师信法的考验,结果这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这使我更加坚定地走在了师父安排的这条修炼的道上。

下面主要谈谈我在这将近四年中走出家庭、证实法救人的修炼经历。在我走入修炼这个集体开始学法炼功之后,心性提高得很快,尤其是观看了神韵演出后更是感到时间的紧迫、救人的刻不容缓。在同修的带动下,我也开始了跟着上景点讲真相救人的经历。同修和我差不多时间得法,她性格外向,敢说敢为,开口讲真相没有任何心理障碍,每天都有三退的名单。而我由于性格内向、面子心强而被障碍着突破不了,就是开口了也劝不了三退,只能配合着发发真相资料而已。这期间在同修的建议下转向向德国人征签反尸体展,并征得了一千多份名单。

在师父二零一三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后,我才意识到针对中国人讲真相是多么的刻不容缓,他们是被安排到国外来听真相的。我感觉到了作为海外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下决心突破自我。在不断的坚持学法中、学同修在明慧网的讲真相交流文章中,也在配合更多同修去各种展会讲真相中,慢慢的去掉了障碍和怕心,也能劝退一些人了。

而真正突破的是在一次展会中,到了中午以后,所有同修都有事走了,在没有任何可依赖的情况下,我必须硬着头皮独自去面对整个展会的时候,不知不觉中我竟然突破了三个月以来的这一大关,那个下午我劝退了三十七人。这对我是一个极大的鼓励。后来悟到,原来是这颗依赖心在阻碍着我救人。从那时起我始终平稳地走在了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的第一线。

开始时,我和同修配合,在本市的火车站,周边城市的景点、大学、图书馆、学生宿舍等地去发真相报、讲真相劝三退。也一直坚持到本市和周边城市的各种展会上去讲,和不同的同修配合,往往一去就是一天、二天,展位多时甚至需要三天才能讲完。常常因为精力太集中而顾不上吃饭,但在展会上讲真相的效果却是最好的,每次劝退的人数都很可观。状态好的时候能坐下来与展位上的多人互动,并在轻松的氛围中让他们群退。

后来发现本市的机场是中国游客最集中的地方,尤其在节假日,回家探亲的华人、学生很多。旅游季节时也有很多中国的旅游团,都排着长队。我们感到这是我们作为本市大法弟子的偏得,一定要守住这个救人的场所,就开始重点去讲。在讲真相过程中,意识到要开创一个好的讲真相的环境先要排除一切潜在的干扰。于是就向机场的工作人员讲,让他们逐个儿明白了之后,也就不管我们了。我们相互配合,尽量不错过一个有缘人,效果一直很好。

但同修开始工作后,很多时候只能我独自面对了,本地其他同修也由于种种原因不能来机场讲。虽然心里有顾虑,但也没有退路,讲真相救人是我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师父说:“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1]于是我就加强正念,通过不断学法悟到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了人,只有在法上才能不被旧势力钻空子。旧势力对我们可是虎视眈眈,而我现在肩负着整个机场这些可贵的中国人未来去留的责任。所以在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上都不敢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每天坚持晨炼,一-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发好四个整点的正念。参加集体学法,圆容好整体,善待身边的每一位同修,并在家庭及工作环境中更加宽容地对待人和事。

慢慢地感到我周围的阻力在减小,修炼的环境明显改善了。在我这些年的坚持下,先生已经说了:“以后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在家务上也帮我承担了许多,尤其是周末我几乎都不在家。在工作上我比较自由,就把救人的事放在第一位,尽量安排好时间,保证在每周四次或五次有国航班机到达时不安排工作。其它任何事情也都得为讲真相开路。不管节假日还是刮风下雨的恶劣天气,都没有使我停下救人的脚步。而我每次发正念时都要带上这一念:清除我救人空间场范围内的一切干扰因素,不让任何人阻挠众生得救、对大法犯罪。请师父加持我。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

在具体讲真相中,能碰到各种各样的人,对大法有正面的,也有很多不接受的,有对我们不理解、有赶我的也有很粗鲁的,甚至有说我们卖国的,真切体会到了“云游”中的各种滋味。我从内心的强忍到现在能不动心,坦然面对,这也是一个不断去面子心的过程。我始终记住师父教导我们讲真相时要有正念,要慈悲于世人。

师父说:“如果你正念很强,邪恶就会被解体。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讲的时候就是能量在往外发放,就会解体那些邪恶的东西,另外空间里的邪恶就不敢再靠近与控制人。”[3]

我就用平和的语气,尽量不触及到人负的一面,顺着人的执着,站在他人的角度去讲,消除国人那种被各种运动整怕后的根深蒂固的戒备心。回国的同胞要托运行李、退税、填单子退钱,还有亲朋好友间告别前的短暂相聚,都不太愿意被打扰,必须得智慧地看准时机去讲并马上切入主题,在短短的时间内尽量地把真相讲明白。人在匆忙中很容易着急上火,所以还必须得照顾人的情绪,否则不但救不了人还会起反作用。在排队的队伍中如果激起其中一人的负面情绪就会影响周围的一大批人,弄不好还会招来机场保安,把人推向大法的对立面,这是讲真相的一大忌。这些都需要我学会克制、放下自我而修去那颗证实自己的争斗心。慢慢的发现讲真相的环境在改变,干扰的因素越来越少了,这是大法的力量。

师父为每一个大法弟子都铺垫好了救人的道路,只要我们有救人的愿望并去实践,就能得到师父的加持,也能从法中得到智慧,一切就都能水到渠成。感受最深的就是在过程中经常能遇到师父安排的有缘人来到身边。

记得有一次,我正要赶公交车回家,看见大门口進来一个留学生,手里提着两大拖箱,还有大包小包的,我一看这也不能视而不见呀。就问他需要帮忙吗?他很乐意地接受了。得知他来德过后不久,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但没有深入的了解。于是告诉他中共因为迫害大法,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已经犯下了滔天大罪,我们入团入队给它发誓为它奋斗终身等于把自己交给了这个反人类的邪恶组织,只有主动表态退出才能摆脱它的控制,在它的罪行被清算时不为它背黑锅,并告诉他法轮大法的美好殊胜。他很快就接受了我的劝说,也非常感谢我的帮助,并说:“阿姨,我们太有缘了。我提着这么多东西正愁怎么找地方呢,你就出现了。”我为他明白真相做三退而感到高兴。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过程中也有一些干扰。有一次正在一行排队退税的人群中讲真相,突然走来一个机场保安要我出示身份证,说有人检举我在这里骗钱。当时我猜到一定是队伍中刚刚那个很排斥大法的女士检举的。于是我先冷静下来,平静地告诉保安我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的钱,我只是在这里跟不了解迫害真相的中国人讲真相,并告诉他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结果他也就没为难我,只是说如果别人不想听就不要讲了。

过后我就径直走到那位女士跟前跟她说:“我是修炼人,我不计较你对我的无理行为。但我是在堂堂正正的做善事,希望你多了解真相,不要阻碍大法弟子救人,这是为你好。”她也认识到自己错了。还有一次是在诉江之后不长时间,也有保安来干涉,我趁机告诉他全世界都在起诉江魔头,只有中国人很多都被蒙骗,所以才来讲真相的。他说他也了解一点,就不再阻止了,只希望我尽量不要影响到别人。从法中我悟到任何事情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都和我的修炼有关系。我就提醒自己以后得更加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找一找是不是哪个方面不在法上而被干扰了?

有一天刚到机场,那个天天见面的打包的员工就跟我说,我们在这里讲真相,中领馆的人已经来告状了,我们也被监视了。从那以后我们发现那几个工作人员不那么友好了,看见我们就远远地走开。在我们的周围也经常出现一些面孔,有夫妻形式的,有带着小孩的,有推着空行李车的,不断的变换着人。时间长了,也基本能知道他们就是中领馆派来监视我们的。我想他们也是受害者,也是来听真相的。

有一次我看准一个时机走到推着空行李车的人跟前说:“我知道你是来监视我们的。我理解这是你的工作,你需要这份工作来养家糊口。但德国有德国的法律,你们这种行为是触犯当地法律的。”他当时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很尴尬地说:“你说完没有?说完可以走了。”我说法轮大法是最正的,全世界都在洪传,迫害大法一定不会有好结果。所以让他告诉他领导,以后不要再派人来了,我们只是在讲真相救人。从那以后真的就很少感到被人监视了。

一段时间后再在机场碰到这位中领馆的人回国,见面后我们相互之间有礼貌地点了一下头表示打招呼,从他的眼神里我没有看到任何的敌意。感觉他应该是明白真相的人,内心希望有机会能救了他。

我感叹这些年在机场证实法真是一个让我修心去执着的场所。在这里我不断地碰到熟人、同事,还有他们的亲属,他们基本上也都是我和先生共同的熟人、同事和朋友。开始时我尽量地躲开他们,但后来就只剩我自己时,我心里问自己:救人重要还是你的面子心重要?我有退路吗?没有!那就只有去面对!

有一次我对刚下飞机的多年不见的朋友说,一直想躲开你,今天看来是躲不过去了。她说:“赶紧回家陪老公去!”后来在多次碰面聊天后我还是把她给劝退了。但人的执着心是一层一层地去,到现在我还是有很多不愿意碰到的人,就是很多我周围帮他们做过三退的同事,我也不愿意在机场碰到他们,我不想让他们看到被不明真相的人说我的场景。就象师父讲的:“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2]。

我知道自己还有许多的人心要去,如怕吃苦的安逸心、怕被人说的面子心、证实自我的心、自我保护的心等等,离师父对我的要求还很远,离精進的同修还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我很珍惜这个修炼的场所,它能不断地暴露出我应该修去的执着心,并时时提醒我不能放松自己的修炼,时时保持向内找的状态,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做好三件事,对得起师父给予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个人修炼层次有限,认识不当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谢谢众生的问候〉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二零一七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