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众生得救 全盘否定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我因为曾参与过聘请律师与当地同修整体配合,反迫害、救度众生、营救同修;也有过律师介入自己的案件,与外面同修相互配合,否定迫害、在救度众生中共同破除迫害的双重经历。在此与大家分享一段个人的修炼体会。

二零一四年四月,在“建三江事件”发生期间,我被绑架了。蹲坑警察尾随不知情的家人破门而入时,我的电脑正在运行使用中,保存在加密盘中的揭露迫害的储存资料、很多同修和律师的电话号码等全部被拷贝,说要带到省公安厅相关部门去“鉴定”。而且据传,公安部、国安部、省公安厅、国安厅的人都在当地督办此案。

国保警察认为终于抓到了所谓的“头儿”,叫嚣着对我要重判,刑期至少十年打底;而且扬言要对当地同修進行大搜捕。我当即告诉他们:大法弟子修炼的路,你们谁也左右不了,只有我师父说了算。

我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加持,让所有被警察搜走的真相资料都发挥救人的正面作用,不能成为邪恶迫害的所谓“证据”;那些联系电话是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而存在,不能让邪恶钻空子,用以继续迫害其他人。

但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最初那段时间里,每当听警察和在押人员谈论到“起诉”、“开庭”、“判决”、“送监狱”之类的事时,我的心总是或多或少的被牵动,甚至还会联想到自己到那时要如何应对等等。后来,静下心来一点一滴的对照大法向内找时,查找到自己还有放不下对生死、名利、亲情、自我等方面的执着和观念,将心放下了,就再也不为外在环境所动、所扰了。

在师父的加持下,律师来会见时,对我帮助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打开了我的一个心结。当与律师谈到那些在押人员污秽不堪的言行,对我的修炼是很大的污染,已经不堪忍受时,律师平静的对我说,其实他们也都是受到邪党的毒害、而被毁掉了,邪党对人类走向败坏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这时,我的心一下变的豁然开朗了,对那些生命的抵触和抱怨,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对这群生命的悲悯和惋惜。

当律师会见结束,我再回到监号时,那些在押人员对我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关心和友善。这个过程,令我切实体悟到了相由心生,境随心转的内涵。

后来悟到,虽然对自己个人的生死去留已能坦然放下,但随着案件不法程序的每往前推進一步,都会使一些生命被邪恶裹挟、利用着,参与到迫害中来,他们可能将由此真正失去自己的未来。为了这些众生的去留负责,内心升出了彻底否定迫害的坚定正念。

随着内心升起了正念和慈悲,对接触到的警察和在押人员讲真相的效果越来越好,他们对我能回家都充满了信心。

一天傍晚,我正在监号的铺上静心发正念时,窗外电闪雷鸣。这时一个能看到另外空间部份显相的在押人员对其他人说,她看到孙悟空来了,手里拿金箍棒、踏着祥云,从监号窗外穿身而進,是来接法轮功阿姨(指我)回家的。

记得大约两天后的上午,看守所警察打开监号的门,大声喊着我的名字,兴奋的告诉我:收拾一下,拿好自己的物品,回家吧!监号里的在押人员高兴的跑来与我相拥道别。临离开前,我不断的叮嘱着她们:一定告诉身边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她们都纷纷欣然应允。她们还说,希望能不再看到没有任何罪错的大法弟子被(中共)监管场所无辜关押迫害。

在看守所外,等着来接我的国保队长,当听我说拒签一切所谓的“取保”手续时,竟乐呵呵的说:我们已经预料到你会这样做的!那你就不必再跟我们去局里办手续了,直接和来接你的家人一起回家去吧。

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众多同修的正念加持和积极营救,我以“零签字”、“零口供”,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顺利回家。

作为修炼人,在被中共打压迫害的险恶环境下,如何摆正做事的基点,对世人持以怎样的心态,很关键。这场历史上邪恶至极的迫害,真正毁掉的是人类仅有的、最后的底线和良知。所以不明真相的那些世人,才是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

大法弟子无论身处何方,都承担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所以请律师、反迫害、讲真相,根本目地是为了使更多众生的真正得救,而做、而努力,更是给中共操控下的政法系统人员留下最后得救的宝贵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