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提高心性 救度众生

更新: 2017年05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我在一个职业学校从事财会专业的教学工作,因为按照师尊真、善、忍的标准,微笑着面对学生,平等善待每一个学生,多年来和学生们的关系很融洽。以前我在课堂上讲真相因为没有注意到学生的接受能力,曾被不明真相的家长诬告过;近几年,我通过学法,加上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注意讲真相要循序渐進,在课堂上适当的加進传统文化故事和历史故事,再结合新闻时事从经济等各个领域揭露中共的腐败,为讲真相奠定基础,这样逐渐讲到大法真相,然后课下找机会劝退。

一、善解恶缘

因为我们这现在比普通高中高考容易些,这几年陆续有普通高中学生往我们职业学校转,去年我们财会班也转来了两个男生,看起来家庭条件挺好,一个是原司法局局长的孙子,来了之后基本上不学习,上课除了睡觉就是说话、搞小动作,还跟我说初中如何打老师,如何捣乱。开始的时候,我也常常动气,因为他们扰乱课堂,后来他们可能也从别的学生那儿知道了我修炼法轮大法,就故意说些相关的话气我,看起来他们家长不明真相。

有一次,讲完课后,其中一个问我退团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他们并不一定是诚心想听真相,但我想借此给其他人讲真相,就借机讲了很多。没想到他戴着手机把我讲的录了音,他的家长带着录音找到学校,校长有点生气,说了我几句。我很理解他,这么多年他为我操了不少心,我想他主要是感觉面子上过不去,我也并没有把真相给他讲明白。学校很多老师都知道了这件事,开始时我心里也有点怨,甚至怨那个班主任,管不好自己的学生,不愿再给那个班上课,后来知道这种想法不对,因为师父让我们善待所有的人,包括曾伤害过自己的人,遇到矛盾得找自己的原因。即使是旧势力有什么负面的安排,在大法中也会在师尊的呵护下善解。所以在课堂上,虽然他们没有丝毫悔过之意,甚至还在挑衅,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对待他们。

期末考试,我给他们班监考,有一次出来,那个学生在走廊里,看见我过来了,当着几个同学的面,对我说:“老师啊,我及不了格了,这里边可有东西啊”,说着拿起手机在我面前晃了晃,明显是威胁我的意思,我半开玩笑地说:“你要这么说,肯定不及格。”因为在我们学校,老师有权力给不及格的学生撩上去,但我想他这样真的不能给他及格,否则他会认为老师怕他,会更加得寸進尺。他们的卷面成绩也的确差的太多,那学期只有他们两个没及格,其他几个人差一些,都给及格了。

开学了,他们知道自己没及格,见面只是说我不够意思,已经不那么嚣张了。我说,即使平时成绩给你们满分你们也及不了格,你们差的太多了。有一次,七月份吧,中午放学突然下起了大雨,那个拿手机给我录音的学生没带伞,我碰到了,就一直给他送到出租车上。

在以后的教学中,他虽然一直不学习,常常搞小动作,我也一直没有放弃他,有机会就劝他学一点,他母亲对他的学习很在意,有一次到学校来,我特意给她印了几张提单,告诉她怎样带她的儿子学,看出来她很感激和意外,没想到我能这么做。有一次休息时间,那个学生家长打电话,说是要给我送几箱水果,我婉言谢绝了。

过后不久,我实名起诉江泽民,并用EMS邮到高检,起诉书被退回当地,当地国保大队长带着十多个警察绑架我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二十天,学校领导两次找国保大队,去拘留所想保我出来,但国保要求必须写保证才行,我拒绝了。被非法关押期间,拘留所的所长提到那个捣乱学生家长给他打电话,打听此事,说了我很多的好话。后来听说那个家长还到拘留所去过,领导和同事去看我时,同事说孙某(那个捣乱的学生)想你都上火了。在此期间,我们当地同修互相配合,把我们单位的一百多个老师姓名抄写下来,分下去,给他们邮寄真相信,起了很大的作用,后来由打真相电话的同修直接劝退了十多人,整体配合的力量真的很大,在此再一次感谢同修!

也许是那个孩子和家长因为善待大法弟子得了福报吧,去年高考,那个平时几乎都不学习、上课很少听讲的孩子居然考上了一个本科的大学,家里都高兴坏了,其实我并没有机会直接和家长讲真相,只是他们看到了大法弟子不仅课讲的好,而且善良和宽容,所以才会做出善待大法弟子的事来,也许我们之间有一段恶缘在大法中得到了善解吧。

二、在与同事的矛盾中修去人心

这些年中,在我修炼中帮我最多的就是我们组的组长。她比我大,为人有些圆滑,课讲的挺好,每学期安排课几乎都是她说了算,高考考的几门主课她一直教,而一些不太重要的课和一些枯燥的课就得别人教,我基本上是给什么就教什么。一次一位同专业的同事因为这个哭了,说什么也不干,最后还是由我来教,但我发现,越是她们认为不重要的课、枯燥的课越容易在讲课中穿插真相,真的是一件好事。

再有,就是这种安排正好可以去我的妒嫉心,那个组长得了很多荣誉,特别是有学生在夸她时,我心里就有点不平衡,心想很多事你们是不知道啊,后来意识到了这是自己的妒嫉心在起作用,就排斥这种想法。

前些年,我们县财政局组织在我们学校培训会计证,由我们三个老师上课,其中包括我和那个组长,后来财政局不办班了,她找另一个老师在外面办班收费,一次能收很多钱,开始听说了,我也有点不舒服,向内找知道一个是妒嫉心一个是利益心在作怪,就逐渐把这些心去掉了。

上学期,我们两个分别带在校的学生考会计证,需要多付出很多精力,但学校不主张带学生考,尽管学生入学时,学校曾经承诺过,而且不许收费,我们就免费带学生上课,早自习得带学生做题。因为这事,那个组长和校长还发生了矛盾,被校长说了几句,有一次在校长面前,把提出考会计证的事全推在我身上,说我是“罪魁祸首”,而学生考完后有将近二十个得到了会计证,别人都在夸她时,她再也不提这事和我有关了,我知道这是去我的求名之心,是好事。

现在,我们还在一个办公室里,关系很溶洽,在我两次被绑架期间,她都起了很好的作用,有一次和校长去拘留所想保我回来。

我们是修炼人,是众生都羡慕的大法弟子,当我们慈悲对待众生的时候,众生也会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

正法走到最后了,我越来越感到有一个正常的工作,正常的家庭对我们讲真相真的很重要,而且这条路也是给未来人留下来的。虽然我经历过多次迫害,在师尊的呵护下,又恢复了正常工作,至今一直在讲台上,能够直接面对学生,真的很荣幸。

以上是近几年来修炼的体悟,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