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圆容整体

更新: 2017年05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在今年的推广神韵项目中,我切身体会到了,作为任何证实大法项目的协调人,必须要做到放下自我,为众生负责,因为不经意间的一句居高临下的强硬的话,一个察觉不到的排斥异议维护自我的举动都会给项目的运作带来缺憾,给证实大法造成损失。

师父说:“有些负责人做法上真的是要好好想想。师父告诉你,你是负责人就要把当地的这些学员拢在一起,替师父把他们聚在一起,使他们修炼上能上来,帮师父带好他们。这就是你当地负责人的责任。可是你老是排斥一些人,老是排斥一些不顺从你的人,老是用常人的想法看问题,老是用常人的方式处理问题,老是使当地学员配合不好。”[1]

读了师父的这段法,我回想今年在神韵卖票过程中,我们当地同修在配合上出现了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票走的很慢,参与的同修也不多,特别是西人学员似乎大家都商量好了,不参与,甚至连大组学法都不来了。同修都在议论,觉得协调人在某些方面做的很欠缺,使大家没有形成整体,尤其是在演出日期越来越邻近的时候,大家都很着急,看到其它国家的同修在交流神韵推广的时候说到:神韵是大家都应该参与的项目,做的好坏体现了整体的修炼状态,面和心不合就不会做好,只有大家心往一处想,坦诚交心,意念纯正,做事在法上才能把事情做好。于是,我也在大组学法的时候谈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特别指出了协调人的问题,而自己却没有做到向内找,当时就感觉有些同修表示不满。

在第二天小组学法的时候,当我提出协调人存在的问题时,马上有一个同修打断我的话说,我们现在要看看自己,都要先找找自己。我当时感觉不舒服,但是随即想到,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包括听到的一句话。的确,这个问题为什么我能看到,为什么我总是要强调它,我把这些看别人不足的眼光移到自己身上,把每个看到的问题都和自己做一下对比,这一对照照出了自身仍存在的漏洞和执着。我汗颜,我难过,那一刻我的眼泪流了出来。

自从我做重点真相组的协调人以来,一直就抱着这样一个想法,讲真相救人,助师正法都应该自己主动去做,不能强迫任何人。有一些本组的同修转到其它的救人项目中了甚至是流失。当同修提醒我这个问题时,我都是强调,做证实大法的事是自愿的,不能强求,修炼是要靠自己的。在今年推广神韵组织同修投信箱时,神韵负责人建议我带一位老年同修做。这位同修修炼很扎实,但是年龄较大,走路有些缓慢,又不会看地图,学法的时候时常咳嗽。我当时就想,这开车出去大老远的,也发不了多少啊,还要照顾她,大热天的。她想参与,为神韵尽一下自己的力量,想法是好的,可是也要量力而行啊。每个星期有两次组织同修为神韵发正念,当一个同修建议我,顺便捎带一个离我家不算远的老年同修时,我很反感,心想这个人修炼状态不是很好,说话做事不拘小节,带她来发正念能起什么效果啊?我就找借口说不顺路,回绝了。

可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年轻的大法弟子,每到周末休息时就拉着那位老年同修去投信箱,他按照老年同修的节奏,不急不躁,领着老年同修一条街一条街的走。虽然三个多小时下来,老年同修觉得很累,可是她的心里非常充实,觉得自己能为助师正法,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为能在师父主导的救人项目中提高自己而感到兴奋。那一刻我惭愧了,我把发传单多少当作了修炼的好坏,我把做了多少个街区当作推广神韵的成绩了。师父在讲法中说过:“修炼是修人心的,在各个环境中、各个阶层都能修炼,但是,不是说哪个社会阶层能修的高、哪个阶层修的不高,没有这个说法。修是指心性境界与大法弟子对救度众生的责任与态度。”[2]

有一天去小组为神韵发正念,我到的晚一点,刚一進屋就看到那个爱唠常人嗑的老年同修也在那里,就想是谁把她接来的,叫她来干什么?读法的时候,她就在我身边,我看她坐那里总是做一些小动作,一会抠抠牙,手在身上蹭一下就捧起大法书,一会又把手放在书的页面上,用手指在逐字的认读。我的怨恨心、瞧不起同修的心一下子就起来了,我立刻指出不能把手放在大法书的页面上,因为每个字都是佛道神,人的手多肮脏啊。她说怕读错行就用手量着。

我表面上没有再说什么,可是心里对同修已经开始埋怨了,读法,发正念不由自主的眼睛总是瞄着这个同修。结束后我送一个老年同修回家,在路上我又提起了这个事情。同修跟我说,大家聚到一起救人是缘份,我们要慈悲对待同修。师父叫我们不要落下任何一个同修,看到不足要善意的指出,我们还是多帮助她,叫她尽快提高上来。我听了同修的话感觉有点无地自容,一直以来当地的很多同修都认为我修炼状态非常好,法理悟的也好,三件事都做的很好,可我怎么能对同修有这样的想法呢?师父都不肯丢下任何一个弟子,即使他走过弯路,即使他离开了大法,即使他做了违背大法伤害同修的事情,师父还一再的给他机会,不断利用各种方式点悟他们叫醒他们,叫同修之间互相提携,共同提高。我不但没有圆容师父所要的,还在往外推同修,这不是做了旧势力高兴的事了吗?

回想起前一段时间,本组有一个同修很久没有上来了,年轻的协调同修跟我说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觉得这都是不同的修炼状态。过后听到当地的同修讲这个很久没有上来拨打电话的同修因为严重的病业干扰,由于家庭的压力没有守住正念做了手术,之后又進行了不定期的化疗。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受,同修在魔难中是最需要关心和帮助的,尤其是那些周围没有更多的同修相伴,处于独自修炼而又不被家人理解的同修,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很难突破的,旧势力也会找借口把她拉下来,甚至让她早走。在我身边就有这样的同修,在巨大的压力下放弃了修炼,走到佛教中去了,有的甚至走入常人的大染缸中过上优哉游哉的生活了。师父希望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们每个弟子都承担了救度宇宙众生的使命,都立下了助师正法的誓约。一个弟子的掉队将有多少生命被毁掉,弟子亿万年的等待,宇宙众生千万年的期盼,就这样白白的葬送了。这可不是个人修炼的问题,这将是一个巨大天体的缺憾。我急忙给这个同修发信息,鼓励她,正念加持她,和她交流自己过病业关的体会。同时,向内找自己,找到了怕麻烦,怕影响自己修炼的心,没有做到无私无我,圆容整体的境界。

从前总是觉得修炼就是有层次划分的,就是要大浪淘沙的,不精進都是个人问题。自我膨胀的心这时也暴露出来了,执着自我,看不起同修,尤其是那些自己认为不精進的,人心多的。师父讲:“你是大法弟子嘛,你要为你的修炼负责,也要为大法弟子的环境负责,所以哪,我想你要能站在这个基点上去考虑问题,你做的事情该不该做和怎么去做,就知道了。如果把自己摆在第一位,那很可能很多事情做不好,会出问题。你真的是想对大法、对自己修炼负责,你做的事情就会做好。”[3]师父把我这样一个业力满身、肮脏无比的还有一丝善念的人,从地狱里捞起。师父没有嫌弃我,给我洗净,为我承担历史上欠下的罪业。如果因为自己没做好而使同修落下,或者离开修炼,怎么对得起师父为我的付出,怎么面对巨大宇宙天体等待弟子要去救度的众生?

师父说:“你们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丢下,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你们怎么能把我的亲人另眼看待呢?作为负责人来讲,大法的工作上我一定支持你,带好当地的学员才是大功一件。”[4]“作为负责人来讲出现这些问题,不能说没有责任,是有责任的。这么一大群学员自己没有带好,责任是很重大的,要看到这个问题。我这个当师父的是不能落下一个弟子的,我告诉你们,所以作为负责人来讲,你不能给我落下一个弟子。(鼓掌)哪个学员和你好了你们就在一起,谁不听你的了你就排斥他,这不行,我这个师父不要这样的负责人。要把大家都能够协调在一起,不断在法上提高,形成一个正的环境,使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抑制迫害这些证实法的事情做的好。”[4]

我悟到:我们都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大家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虽然修炼走的路不同,但是都肩负着助师正法的使命。只有修出无私无我、正念正行的境界,才能圆容师父所要的。当心态摆正了,做事基点对了,我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看同修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的闪光点,当有的同修似乎几天没有见到,心里就有一丝担忧,赶紧发信息问候一声,当同修回复一切很好时心里就很踏实;当有人因家庭琐事需要请假时,我都要嘱咐别放松学法;当出现有人值班没有按时上线拨打时,我就赶紧善意的提醒,同修马上回复一个笑脸,我立刻感受到我们组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其实大家都知道怎样修好自己,怎么样为大法负责,为修炼负责,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精進不停多救人,跟师父回家。我告诫自己,一定要放下自我,为众生负责,真正做到带动本组的同修精進实修,共同提高。

以上是自己近期的一些修炼心得,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