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代人的感恩

更新: 2018年02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我今年六十二岁,退休前在一家综合医院从事临床护理工作。由于长期夜班、白班、加班,生活没有规律,三十多岁就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鼻炎、盆腔炎、痔疮、便秘等等,被病魔折磨的有气无力,面黄肌瘦,口唇青紫,走路弓着腰,像个老太婆。

一九九六年八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走進了法轮大法的炼功点。初期还请不到大法书,整个炼功点就一本《转法轮》,辅导员一人读,大家听。《转法轮》我还没学一遍,那种喜悦的心情无法形容,就好象自己的整个身心已被大法包容着,没有任何力量能让我与大法分离,无论多忙多累,都坚持每天早晨去炼功点炼五套功法,晚上集体学法,风雨无阻。不知不觉,那些顽症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明白了按“真、善、忍”法理做好人的道理。身为科室护士长,时刻想着自己是个修炼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工作兢兢业业,早来晚走,不利用工作之便谋私利,更不占小便宜,尊重同事,善待他人,不再象过去那样说一不二、发号施令了。周围的人都赞叹:炼法轮功的人就是不一样。本科室的护士在我的影响下,人手一册《转法轮》,有的还坚定地走入了大法修炼,成了师父的真修弟子。整个科室忙而不乱,张弛有度,其乐融融。

母亲的癫痫病消失了

二零一二年,我和丈夫退休后,除了带孙子,每年还要抽出几个月的时间伺候我母亲和婆婆。

我母亲今年九十四岁,耳聪目明,红光满面,能吃能喝能睡,生活基本自理。以前可不是这样。记得母亲得癫痫病已经有十几年了,一犯病就昏倒在地,口吐白沫,牙关紧咬,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有时几分钟、十几分钟才过来,多少天没精神。医生说这种病不好治,好了还犯,吃药效果不好,长期服药副作用大,年轻人都坚持不了;对老年人来说,就是送老的病。

只要我在家,就教母亲念救命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教她念,记不住也教。我读《转法轮》给她听,陪她看神韵晚会录像光盘。母亲和我姐姐都是基督徒,不让我教,说是不二法门。我问她们,你们信基督教都三十多年了,病不但没见好,还越来越差了,能这样看着她老人家痛苦地离开人世吗?只要她愿意念,我就教。姐姐们觉得有道理,不再说什么。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母亲的癫痫病不药而愈了。

几年过去了,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好,有时看不住,她还主动去刷碗、洗衣服,自己的衣服放的整整齐齐,过去那种让儿女揪心的场景再也不见了,满头白发的她现在有一半变黑了。过年时,来看她的亲朋好友都说,这老太太返老还童了。

股骨骨折的婆婆站起来了

我婆婆比我母亲小三岁,今年也是九十一岁高龄了。在二零一三年春天,她八十八岁那年,在她女儿家不小心摔坏了腿,到医院拍X光检查,诊断为股骨骨折。医生说她这个年龄,血压又高,做手术复位风险大,麻醉那一关都过不了;如果不做手术复位,只能回家养着,以后再也站不起来了。老人听了很伤心,哭了几天,不吃饭。子女们再去求医生,又做了各种化验检查,麻醉科医生也参加会诊,结论还是没有医生敢冒险,只有保守治疗。

婆婆出院后我把她接到我家,给她买了轮椅,睡急了,就坐轮椅上,我试着给她讲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事例,没敢多讲,怕她排斥。因为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流氓集团出于一己之私,疯狂迫害修炼法轮功的群众,我也被迫害关押,再加上电视假新闻报导,栽赃陷害法轮功,一提这话题她就害怕。现在她也看到我的变化:六十多岁的人,比炼法轮功前三十多岁时还能干,带孙子、伺候老人都不叫累,忙起来走路生风,一路小跑,也不弓腰了,皮肤变的白里透红。我对老人的态度也和过去没修炼前大不一样了。过去她说一句难听的话,我得回给她几句。修炼法轮大法后,明白那样做是不对的。无论她说的对错、虚实,我都不争辩,做到对老人既孝又顺。从她表情,她是感觉到我的变化的。

同修来我家看她,都向老太太不厌其烦地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及神奇效果,很多比她更严重的粉碎性骨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神奇的站起来了,她都听進去了。在事实面前,认可法轮大法好了,我送给她精美的真相护身符,她也很珍惜地收藏好。

常言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而她两个月就可以拄着拐杖上厕所了,彻底推翻了医生“再也站不起来了”的说法。住院期间,医生还说她,X光胸片上显示肺部有个鸡蛋大的阴影,怀疑是肺癌。两年过去了,她老人家身体越来越好,头脑清晰,不咳不喘,红光满面,拄着拐杖到处走。如果没有大法师父的救度,哪一样病都能要了她的命,哪还有幸福的今天!写到这,我已泪流满面,天下哪个儿女不孝顺父母,如果你也想让自己的父母健康长寿,就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天下没有比这再好、没有比这再捷径的方法了!

公司老总的信任

一九九九年底,我進京护法,被当地警察带回关押在看守所。当时家里就象炸了锅一样。丈夫除了上班,还急着到处打听我在看守所的消息,根本没有时间顾及正在读高中三年级的儿子,特别是刚开始的一个月。儿子看他爸爸为这事难为的掉泪,他也跟着哭,哪有心思学习?大家都担心他能否考上大学。

二零零零年暑期,儿子很顺利考進全国重点大学。凡是知道我家情况的人,都感到惊奇,说这孩子真争气,比那些父母在身边天天看着的孩子考的还理想,真神奇。大学毕业儿子又顺利地读完了硕士研究生。

找工作就不一样了。儿子两次参加国家机关及国企考试都顺利地通过了笔试、面试、体检,就是收不到上班的通知。后来听说不给相关领导送礼,考上也上不了班。这对我来说很为难,拉关系、走后门是败坏的社会风气,这是修炼人的大忌,做好人就是要堂堂正正,不请客、不送礼,大法弟子家的一切都听师父安排,该干啥,就干啥,不强为,顺其自然。

儿子也能理解,还安慰我们不要着急,不要为他找工作操心,自己想办法。他很快就通过网络,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每月收入可观,领导也很看好他的人品及工作能力。他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还乐意帮助别人,工作以来一路绿灯。二零一六年三月份,儿子又被派到国外的分公司搞业务管理。当然工资待遇、工作环境远远超过在国内的任何一个单位。公司老总对我儿子说:“谁都想去,别人谁去我都不放心,就信任你。”

我知道,这都是儿子相信法轮大法好、退出中共共青团、少先队组织得来的福报!

孙子是个大法小弟子

二零一三年元旦,我孙子刚满月,就被家里大人传染上感冒了,表现为咳喘、发热,不能平睡,喉头有痰鸣音。大人都替他憋的难受。看小儿科专家后,医生说这不是一般的感冒,得的是哮喘型气管炎。我儿媳妇也是学医的,听医生这一说,快急哭了。当医生的流传一句话:外科医生不治癣,内科医生不治喘。意思是说这两种病不容易治除根,甚至会带一辈子的,这是一般的规律。

我听了医生说的,没动心。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坚信,孙子出生在我家也会受大法师父保护的。每天,孙子除了接受常规的雾化吸入治疗外,我的主要任务就是在孙子耳边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李洪志师父好!”孙子第三天就好转了,第五天就停药了。

孙子康复后,我和孙子说的最多的就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孙子一直很少生病,偶尔受凉发烧,吃点口服药就好了。现在孙子三岁多了,说话口齿清楚,记性特别好。师父的《洪吟》教几遍就会背,再也不忘了。炼功音乐一响就喊:奶奶快炼功,马上来不及了。孙子全家人的名字都会叫,就是不叫奶奶的名字,无论谁问奶奶叫什么名字,他脱口而出:奶奶是大法弟子,我是个大法小弟子。

三年来,孙子不但小时候的哮喘没复发过一次,关键时候也能化险为夷。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份的一天晚上,儿媳妇在整理梳妆台,孙子也跑过去凑热闹,不小心梳妆台的盖板突然倒下来,重重地砸在孙子的右手手指上,那盖子是四、五公分厚的实木板,上面还镶着玻璃镜子,很重。放在棱角上的小手指,不砸劈也得砸瘀血。儿媳妇看孩子哭的厉害,急着要去医院拍X光片看看有没有骨折。

我没急,心想:孙子经常说自己是个大法小弟子,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绝对不会有事的。我又双手合十:谢谢师父。我拉过孙子小手一看,果然不出所料,不青不紫,也不肿胀,有点发红,手指能屈能伸。他眼泪还没干,就又用刚被砸的小手去拿玩具玩的,看不到一点手指骨折的迹象。整个过程都是他妈妈亲眼看着的。这件事之后,儿媳妇也深信:法轮大法就是好!

二十年来,发生在我、家人以及明白真相的亲朋好友身上的神奇、超常事例不胜枚举。我的深深体悟是:只要你相信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有真真实实的福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