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石穿救家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四十五岁,回想过去十八年来的风风雨雨,日日夜夜,一路走来磕磕绊绊,自己遇到的每件事情,每一点進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点悟与呵护,细想起来,由于人心太多,人情太重,这么多年自己最难做好的就是对家人,对身边亲人的讲真相,下面就跟大家分享自己在法中逐渐提高,逐渐去掉人心,去掉人情,用在法中修出的智慧,持之以恒,用水滴石穿般的意志向身边的家人证实大法好,改变他们对大法认识的过程,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教。

丈夫一点点变好

我一直羡慕家人都修炼的同修们,家人一同修炼,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可是我身边除了儿子,其他娘家与婆家都没有修炼人。身边的家人在大法被迫害之前,都是支持我修炼的,由于二零零一年,我放下哺乳期的儿子,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他们非常担心害怕,更不理解我,说:“胳膊拧不过大腿,自己知道好,在家偷着炼就行了,何苦与国家对着干,去做这样的傻事遭那份罪呢?”

我说自己是亲身受益者,大法好与坏自己最清楚,如果没有遇到大法,没有修炼,我可能早就疯了,或早就死了,我的疾病痛苦谁知道?谁能替我分担?原来身上那么多的病,因为修炼大法,几周就好了,我没有花一分钱,我的师父也没要我一分钱,如今我的师父被恶意诽谤,我却躲起来,不敢说一句公道话,我还是人吗?我与行尸走肉有什么不同?徒有人皮。都说“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我得到师父洪恩,我没有涌泉相报师恩,只是说一句公道话,难道不应该去做吗?

家人虽然明白这个道理,可面对强权的迫害与镇压,他们还是非常担心,还都说我傻,我的丈夫也处于不支持的状态,跟他讲真相他也不愿听。只要一提法轮功,他就转话题。多次过后,我就有些灰心了,心想反正我已经尽力了,你不听,我也没有办法,你不后悔就行。

在外面对常人,没有那么多人心与人情,讲真相常人接受起来容易一些。可是对家人我真的感到很难,我都快放弃了,干说不听。自己在家里有时候表现也很随意,没有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有时候人心上来,偶尔还会与丈夫争吵,他说不过我,最后来了一句:就你这样还修炼法轮功呢!我却咄咄逼人,不肯醒悟的说:我这是学法轮功了,都变好多了,我如果不学,还不如这样呢,你们谁敢欺负我?

说过之后,自己的心都发虚,想一想自己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我们平时的表现就是大法在人间的缩影,常人不修炼,他们不敢看书学法,他们只看我们日常的表现,我们表现好,他们就认同大法,表现不好,人心就阻碍着家人正确认识大法,我们表现的好坏决定着他们是否能够顺利得救。冷静的想一想,自身存在很强的邪党文化,学法的时候表现很好,一到社会、家庭生活中自己就容易冲动,不能用法时时约束自己的言行,我不想给大法抹黑,我想自己应该做的好一些,再好一些才行。

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我就有意让自己冷静下来,如果有什么事情与丈夫沟通,不着急时我就用写的方式处理,用短信等发送信息,我发觉自己可以理智,智慧的对待面临的事情,丈夫也容易接受,我也变的温柔一些,像一个女人样了。

身边的亲人都是与我们有缘的众生,生生世世与我们结缘,最后成为一家人,如果他们因为我们做的不好,没有正确认识大法,失去千古难遇的得救机缘,这是多么大的遗憾与罪过啊!

我和孩子决定克服重重困难,想尽办法要让他了解真相。以前丈夫早上七点半上班,晚上吃饭应酬比较多,只有早上吃饭时间比较固定。我就用u盘从电脑上下载一些新唐人电视节目插在电视上播放。记得刚开始,我放的是香港七一法轮功学员大游行,丈夫刚一看就好像触电了一样,立刻放下饭碗,二话不说,穿上外套急匆匆就跑了。我和孩子面面相觑,感觉他被吓到了,似乎晚走一会邪恶物质都要被销毁一样。我和孩子商量了一下,以后要根据他的接受能力,选择《中国禁闻》等时事要闻,里面经常穿插着播放大法真相的内容,这样他接受起来容易一些。

因为了解家人的状态,所以需要我们更用心去做好,象水滴一样,一点一滴,持之以恒,坚持不懈,一定会将他们对大法的误解改变过来,我们需要更多的耐心与方法去做好。

在我不知道是否有效果时,儿子过来鼓励我:你别看我爸嘴上不说什么,他就是嘴硬,他不愿意当你面说。你不知道上次回老屯大伙吃饭,他在酒桌上大谈特谈现在的时事要闻,都是新唐人电视节目里的内容呢!

后来我家安装了新唐人电视,他看到的内容更多了,逐渐也看到了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盛况,由抵触到接受再到向其他人介绍,我家有新唐人电视,里面的新闻都是国内看不到的,让人大开眼界,引以自豪。

只要我们用心去做,自己平时表现再好些,身边的家人一定会改变,这是大法的威德。

公婆的变化

修炼前,我与公婆的关系很不好,心里对他们很气恨,总是觉得他们心太坏,自己很委屈。如果没有接触大法,如果没有大法的约束,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与救度,我与婆家的恶缘一定会继续下去。

结婚前我的母亲就去世了,我和丈夫也刚毕业参加工作,手头很紧,他家也比较困难,我没有要他们家一分钱彩礼,好在母亲过世时留给我一个楼房,我们结婚不至于出去租房子,公婆说等以后有钱了一定会给我们补上的。

可是在公婆二儿子结婚时,他们给买房、买车还给彩礼,当时我已经得法了,心还是很不平衡,只是在心底忍着,公婆指望着二儿子养老送终,可是他们在一起住过一段时间,二儿子和媳妇就对公婆不满意,他们经常争吵,最后打电话跟我说,让我们把公婆接过来照顾,他们不好意思跟我丈夫说,还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让公婆帮我照顾孩子,我的心真是一阵阵剧痛,剜心透骨,孩子小时候他们不帮我照顾,孩子大了,他们没地方呆了,却想起了我们,我该怎么办?

我思考再三,如果没有修炼大法,我一定不会管他们,一定不会让公婆来我家住的,是大法改变了我的心,让我不计前嫌接纳他们,虽然表面上我做的很好,可是我知道自己的内心还是怨恨他们,但我又知道,如果他们不来到我身边,他们就很难有机会接触大法了,就没有得救的机会了,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他们先前都是支持我修炼的啊,是师父慈悲让他们来到我身边,让他们有得救的机会啊!

理智战胜了私心,大法的威德,师父的慈悲也逐渐帮我消除了心底的怨恨,我逐渐表里如一,慢慢放下心底的怨恨,看着他们渐渐衰老,看着他们疾病缠身,我为他们感到难过,我不需要任何物质的满足与渴求,因为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的生命。

我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对他们好些,再好些,他们感受到我的真心,他们也多次对别人说我这个儿媳妇太好了,不争不抢,心地善良,简直是菩萨心肠。

通过我的言行,他们知道了大法好,现在也都支持我学大法,现在我的家庭和睦,是大法化解了我与婆家的恶缘。

哥嫂的改变

以前自家的哥嫂听信媒体的造谣宣传,对大法也有误解,我每次见到他们都给他们讲真相,可是他们就是很难改变认识。我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二哥有些怨气,对我说:你每次来我家,见面就说法轮功的事,平时都看不到你的影子,也不关心我们,也不说打打电话啥的。哦,我知道了自己做的不足的地方,平时很少关心他们,对家人更需要耐心和方法。我就注意改变了,逢年过节带礼物给他们,有事情忙就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感受到我的关心,他们非常开心,我再去他们家时,没提法轮功,他们却自己主动提起,说学大法就是不一样,以后法轮功一平反,他们也学。

我把翻墙软件给二哥,他在电脑上看到了更多被封锁的新闻,看到了共产邪党的真实面目,看到了大法在世界的洪传盛况,他在网上还给网友发链接或发信息,让别人看真相,在一定程度上给自己开创了美好的未来。

天下众生都是一样的,身边的亲人与我们也是有大缘份的,我们必须想尽方法让他们了解真相,我们改变了,他们一定会改变,只要坚持不懈,用真心用诚意去做好。

师父说:“你们是人类的希望。你们必须得做好。你们必须得承担你们的责任。”[1]让我们一起努力,共同做好我们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不辜负师恩,不辜负所有众生对我们的期盼。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