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聚会是讲真相的好时机

更新: 2017年07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高中毕业至今已三十年了,这期间只跟少数同学联系过,很多同学没有音讯,失去了联系。一年前,同学建立了微信群,商量在2016年8月底的周末,举行一次聚会,庆祝毕业三十周年。

同学们都踊跃报名,班主任于老师和同学们一起,托亲嘱友,利用一切线索,在聚会前夕找齐了所有失联的同学。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帮我安排机会,让我救度和自己有缘的众生啊!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期望,完成自己的使命。

正在我满怀信心之时,班主任老师在群里发了聚会八忌,其中一条是不能攻击邪党。看罢我心里一沉,心想:班主任比较开明,几年前我曾给他讲过大法真相并退了邪党,怎么会发这种信给大家呢?我心里犯了嘀咕,莫不是我在几年前受过邪党迫害的事让班主任知道了,他知道邪党的邪恶,及对舆论控制的严厉,为了同学安全着想而发的?如果班主任不支持我讲真相,势必会影响同学们接受真相。想到这,我感觉自信心受到了挫折。但转念一想,师父说过现在已到正法最后阶段了,邪恶已被清除的所剩无几了,即使它们仍在干扰,只要自己信师信法,它们就干扰不了!旧势力想挫败我的信心,不能让它们得逞,我怎能被这假相所干扰!

到学法小组告诉同修我要回老家参加高中同学聚会的事。她们都鼓励我,给我提供必要的资料,光盘、小册子等,并说这是大家的事,同修会在这期间帮我发正念,并叮嘱我资料要用精美的礼袋包装,看上去美观精致。有了同修的共同配合,我又信心百倍,提前买回了精美的塑料包装礼袋,将真相资料分别装好,放到旅行箱内。

老师

到聚会那天,我早早起床,先把装有资料的旅行箱放進自己家汽车的后备箱内。丈夫担心我的驾驶技术,让我搭乘同学的车一起走,我说:放心吧!没问题,自己开车方便。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默默发正念:清除我所到之处周围空间场妨碍我讲真相救众生、障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让我最大限度的救度世人。

我们聚会报到的时间是下午三点,我上午九点就到了聚会的酒店,那里早有当地的同学张罗安排。上午先到的几位同学去看望班主任老师和两位八十高龄的老师。我带上了提前备好的资料,坐上了同学的车,前往老师家。先到班主任家,他老伴是我们的数学老师,老俩口早就在家等候着了。见到我们,非常高兴,班主任老师说昨晚一夜激动的没怎么睡着。短时寒暄、照相留念之后,大家出门,准备赶往另一老师家。我留在最后出门,把数学老师拉到里屋,将事先准备的《九评共产党》、《天地苍生》、《天赐洪福 》等资料送给老师,并给老师讲为何“三退”。她退出了入过的团和队。

接下来,又去看望了两位八十高龄的老师,老人家见了我们特别高兴,因时间太短,没有来得及当面劝“三退”,临走时,我就大大方方、恭恭敬敬的把真相资料礼包送给了老师,她们收下后,都高兴的向我说谢谢。我心里想:师父说过,今天的每一位世人都是为大法而来,而负有传递大法真相使命的师父的弟子,怎能懈怠?现在仍有那么多的世人没有得救,我真的为自己以前不精進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而自责。

我知道聚会时间短,这么多同学,必须抓住每一个机会,抓紧分分秒秒讲真相。去看望老师,是坐在一位在北京某大医院工作的同学的车上,我就抓紧时间,在路上给他讲真相,讲邪党历次运动,迫害好人无数,要遭天惩。党、团、队员都是它的一分子,天灭中共时都要受牵连,并劝他退出曾经入过的党、团、队组织。他却说:灾难来时都是随机的,中国不能没有共产党,你不要说服我,我要说服你。这位同学在单位是邪党部门的一个书记,曾去延安培训过,受邪党毒害深,最终没能劝他“三退”,但我还是把真相资料放到了他的车上,希望他能多看看,多了解一下,以便最终做出明智的选择。他没到聚会结束有事提前回京了。聚会结束后,我给他发了一条手机短信:我班很多同学做出了跟你不一样的选择,我相信你将来会做出更好的选择。他回复说:“我坚决不同意你!你我信仰不同,互不干涉!”

我看了很是难过,向内找自己,可能是自己修炼的层次不够,讲真相时带有争斗心,说出的话没能解体他背后的邪恶,所以效果不好。不管怎样,我不能被常人所带动,要把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良传递给他。于是,我回复道:“老同学,别生气!相信同学没有恶意,但要记得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古训啊!”

在下午正式报到前,各地同学陆陆续续赶到,很多同学虽多年未见,容颜已老,仍旧一见如故,特别亲热。我心里感慨:大家能和大法弟子在高中三年一起生活、学习,是多大的缘份呢!相聚的高兴,应是他们生命明白一面的真情流露,创世主为他们提供了了解大法真相、生命永远得救的机缘,怎能不激动?我争取跟每位同学简短寒暄后,尽快转到讲真相劝“三退”的话题上,并及时送上真相资料。晚上聚餐时,我尽量先跟远道而来、不常见面的同学搭话讲真相。令人欣慰的是,大部份同学接受真相,欣然“三退”,只有少数同学不认同。跟前来聚会的五位老师敬酒后,我将真相资料礼袋大大方方的拱手相送于除班主任夫妇外的另外三位老师。虽没有当面讲,但我相信他们看后会做出自己的判断,他们应该还有机会。整个晚上,我感觉自己精神状态特别好,穿着得体,同学们也都夸我是同学中显得最年轻的。我真的感觉自己是在做一件最神圣的事,为自己是大法弟子而自豪!个别不接受的,对我讲真相丝毫未造成影响。

其实,我的性格并非很外向,还有些内敛,也不愿出人头地。但今天就感觉谈笑自如,信心满满,真的有主角的感觉。我深知这是因为师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加持了我的正念,同时,还有学法小组的同修们为我发正念清场的结果。

虽然聚会地点离我老家不远,当晚我还是选择了住在宾馆,这样可以增加接触同学的机会。高中时的同桌,抢着与我同住。她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后来一直没有音讯,直到聚会前几天才联系上。她现在在老家当乡村医生。晚上我给她讲真相,她退了团、队。她告诫我别跟其他人说这事,以免人家不理解,说风凉话。我说我不怕别人不理解,那是受了邪党宣传的毒害,对大法有误解,好不容易三十年聚会,我一定得告诉大家大法真相,不能留有遗憾。同房间的还有一位比较要好的高中女同学,现在一所外地的中学教学,当班主任,我一跟她讲“三退”保平安,她赶紧说:我们家有好几个党员,我还要教学生,对党不忠怎能行。同学见面,谈别的可以,讲这个我不接受,信仰互不干涉。看她这般态度,又快吃早饭了,就没再继续讲下去,也没给她真相资料。早饭后她也搭乘北京同学的车,提前回家了。她的态度使我有些意外,本以为她人品不错,我俩关系也挺好,肯定会接受真相的。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是用了人的想法在判断人,忽略了发正念,没能解体她背后的邪恶因素。我决定回家后邮寄真相资料给她,使她早日明白真相。

第二天上午的安排是大家一起去弥河风景区游玩。又是一个分别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尽量多接触同学。其中一高中要好的姐妹,也是某地一中学的老师。给她讲到法轮功在世界洪传及三退大潮,她说:她大姑姐就曾炼过法轮功,江氏集团发动迫害后,我们一家人都劝她别炼了,再加上单位的压力,就放弃了。没想到你还这么坚定!我说:虽然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后,有些原来的法轮功学员迫于家庭、社会、工作单位的压力,暂时放弃了修炼,但大部份法轮功修炼者不畏强暴,依然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并不顾个人安危得失,让越来越多的民众了解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她说她大姑姐没像你讲的这么深,可能她和你的层次不一样。我说:她放弃修炼早,很多事实真相还没了解。最后,这位同学爽快的答应了退出曾入过的团、队组织。我送她真相资料,并嘱咐她回去好好看看。

那天天气特别好,风轻云淡、秋高气爽,同学们边走边聊,谈笑风生,不时留影纪念。我告诫自己:别陷在常人的欢快中耽搁了正事,抓紧时间多接触同学讲好真相。其中我跟那位当老师的同学坐在石凳上讲真相的情景,被我班当警察的同学用专业照相机照了下来,画面非常漂亮。这位警察同学,在头一天的晚宴上,我已给他讲真相,并爽快的同意了三退,他是邪党党员。经过这么多年同修们不懈的向公、检、法部门人员讲真相,他们中越来越多的工作人员已了解了真相,我内心感到欣慰。的确,随着正法進程快速的推進,现在讲真相比以前更容易了,就像师父说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已经消灭的所剩不多了。

聚会结束后,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感慨万千,这次利用高中同学聚会讲真相之所以能顺利進行,全靠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密切配合,我从内心感激师父!感谢同修!更为那些选择光明未来的同学高兴。我知道自己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毕竟还有没得救的同学,说明自己在修炼上,在讲真相中有欠缺的地方,争取以后有机会弥补。

为这次聚会,我特地买了一身得体的衣服,穿上感觉大方有气质,同学们也都夸我精神面貌好,显得很年轻,我感觉自己就是这次聚会的主角。这也是向世人展现大法的美好一方面吧,这一点师父也曾多次提醒过大家。这样有利于破除邪党对大法的诬蔑宣传,利于世人接受真相。如果把自己放在被迫害而求得世人同情的状态中去救度世人,特别是当今看重现实的中国人,效果可能就会打折扣了。

聚会结束的几天里,同学们仍意犹未尽,高兴的在群里回味畅谈。我知道这是众生得救后内心明白的一面在欢呼!师父说:“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开创的,大法弟子就是当今的风流人物,从古到今各界众生都在期盼。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相,神在人中。”[1]

愿我们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抓紧分分秒秒,珍惜正法修炼的机缘,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