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红尘苦难多 幸得大法回天堂

更新: 2017年05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在大山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就没有什么娱乐,看场电影都很难,只有晚饭后让妈妈给我们讲故事。妈妈就给我们讲什么“牛郎织女的故事”、“三打白骨精”、“八仙过海”、“山洞里的修炼人”等等很多很多神奇的故事。我们都非常爱听。

也许就因为这些故事听的太多了,我有了一个愿望:当神仙。特别是当我最难、最累的时候,就想还是神仙好,不吃不喝,想去哪去哪,一想就到,多好啊!上班的时候,还在山里转来转去的,看看是否能找到山洞里的修炼人。

成家以后,一门心思的挣钱过日子。我和前夫性格不合,总生气,后来他和别的女人扯上了,我劝他,他不承认,也不听。我娘家人谁劝他跟谁打。没办法,离了婚。可是离了也不让我好,隔三差五的半夜砸门、砸窗户,吓得我们娘俩心惊胆颤。我被气得大病一场,差点把命丢了。

后来来到了沿海的一个城市。为了生活,我又成了一个新家,丈夫对我和孩子都很好,我和他的两个孩子处的也像个一家人一样。我们都很满足。可是好日子不长,他总是高烧不退,去医院检查说是晚期肺癌。听到这个消息,我放声大哭,仿佛天塌了一样。从医院回到家十七天后,人就没了。好好的家又散了。我又开始了和女儿相依为命的生活。

一九九八年,是我最难忘的一年,在这一年虽然我失去了丈夫,但是我得到了从小就渴望的能够修成神仙的宇宙大法。

最先是父亲先得的大法,父亲请一本大法经书,我就看一本,他请的书我都看了一遍。理解的表层意思就是叫人做好人,叫人行善事。这是真的佛家功法,我也想学。一天,同事问我:你在家干嘛呢?心情不好别老在家呆着,明天跟我去炼功吧。我心里想:炼什么功啊,炼法轮功,别的功不炼。她说:法轮功。我笑了。当天晚上就把我带到了炼功点。進屋一看,几十人坐在一起,每人手捧一本《转法轮》,在一起学法。当时我很激动,原来这么多人在学。心里有一种自己進来太晚了的感觉。

每天上午集体学法炼功,晚上还是集体学法炼功。星期六、星期日出去洪法,大家都很精進。因为大家比我得法早,我心想:一定好好学,努力跟上。和大家在一起很开心,互相之间都很谦让,心态特别好,都非常祥和、善良。

得法后,走路身轻如燕。走在大街上看到来来往往的行人,就想:谁都没我好,没我幸福。我得了大法了,有师父保护了,我太幸福了。人世间的烦恼也不去想了,心里多年解不开的谜,师父都给解开了。我一天什么也不想,就是学法、炼功,做该做的事。

从大法被迫害以来,讲真相的脚步很少停过:冰天雪地里半夜出去贴自己写的真相纸条;一个人拿着数十条真相条幅一个楼一个楼的挂;白天面对面的发小册子、光盘、翻墙软件、新年台历、福字、护身符,见人就讲大法真相。有一次,我晚上出去发资料。当我发完时,往东一看,天上怎么有三个月亮?我不敢相信就站那查了三遍,没错,就是三个月亮。那天晚上非常亮,我以为大家都看见了。后来才悟到是师父鼓励我。

这些年,真相条幅挂了多少个,数不清了;粘贴贴了多少个,数不清了;真相资料发了多少,数不清了;人救了多少,也没数了。我只有一个想法: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没错,修大法没错。大法一定坚修到底。

这些年经历了太多太多,每一关、每一难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离不开师父为弟子的付出。有时摔的晕头转向,有时摔的鼻青脸肿,浑身是伤,师父没有嫌弃弟子,一次次的唤醒、一次次的扶起,让弟子跟上这万年不遇的正法進程。无以言表对师尊的感恩,只有在今后的修炼中做好三件事,完成使命跟师父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