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中讲真相

更新: 2017年09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二零一七年一月,我市同修驱车前往某县集贸市场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众生,不料遭人恶告,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这是本市多年以来讲真相被抓捕人数较多的一次事件。

消息传来,本市许多同修听到后,都感到非常震惊和焦虑,我也心里很着急,因为我妻子也在这次事件中被抓了,我也在想,怎么样才能把他们都救出来。于是,我找到协调人了解情况,得知同修被关押在县拘留所了。因此,我们相关人员赶快商量如何营救被抓同修的方案:一是确定了前往某县要人的人员、车辆和时间;二是安排人员联系该县的同修给予配合形成合力。

首次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要人的经过

因为这次要人要直接和公安局、国保大队人员面对面交锋,还要暴露自己的身份,感到肩上压力很大,我心里也存在着一种怕心。以前常看到明慧网刊登有些地区同修被非法开庭或宣判时,旁听的同修或在法庭外发正念的同修有被抓被关的事情发生,担心自己会不会也碰上这样的事情。这时师父的法一下子打入我的脑中:“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师父的法使我明白了我有怕心,应该去掉这个执著心了。其实怕的背后是有怕的物质存在,去掉这个物质就什么也不怕了。那么我怕的因素是什么呢?就是怕被抓后遭受迫害,过不去关,掉层次,跟不上正法進程,圆满不了,其实还是为私为我的思想在作怪,光想得不想失。如果抱着怕心,不敢证实法,能够修圆满吗?肯定是不行的。明白法理后,我就发正念清除自身怕的物质和因素,灭掉它,结果怕的物质和因素被师父给拿掉了,从而使我正念增强了,怕心也烟消云散了。太感谢师父了。这就是转变观念信师信法的体现,我终于会修自己了。

一月四日上午九时许,我们驱车到了县公安局,我到门卫做了登记,并和几位家属同修一起发着正念上了七楼国保大队办公室。到了国保大队,我们带着慈悲善良的心态见到了国保大队。我首先自报姓名,简要说明来意,请他介绍一下几名法轮功修炼者在你县被抓的情况。国保队长告诉我们说:一月二日,某某市有几名法轮功学员来我县发放法轮功宣传资料,被我地派出所警察抓获,现被关押在县拘留所中。他一边询问着我们每个人的信息,一边记录,并打量着每个人的面孔和表情,好像要从中发现什么线索一样,我当时心态很平稳,没有怕心,因为我们是正当的上访,是想通过要人的方式,来向国保警察讲清真相的,是救他们的。

这时,国保队长对我们说:法轮功是×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发放法轮功资料是违法的,所以要抓发资料的人。我心平气和的说:队长你说的不对,法轮功不是邪教,中共公安部早在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五就下发了文件,明确规定了14种邪教组织,都没有说法轮功,这是有据可查的,同理,发真相资料也就不是违法了。接着其他几位家属也都给在场的几个警察说:“法轮功学员发资料不违法。”结果与警察互相争执起来,这时国保队长说:“别争了,我有文件。”我说:“是什么文件?是法律文件吗?”他说:“我一会拿来给你们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过了一会儿,国保队长果然拿来一本很厚的治安管理条例资料给我们看,然后他就给我们念了一段话,意思是我们发资料的行为属于违法,是被抓的对像。这时,我们都质疑这本治安管理条例的适用性的问题。一时双方争执不下,各说各的理。最后,国保队长强硬的说:“我们是执行上级的指示和文件,你们不服可以找律师打官司解决,现在我们只能这样执法办案了。”

我们见说理说不通,他碍于面子,不想承认自己做的是错的。为此我们就诚恳的劝说他:二零一六年七月,中共颁布了《问责条例》,现领导人强调国家现在实行公务员责任终生追究制,谁做错了事都要终生负责任的,希望队长对法轮功的问题处理,要三思而后行,不要做错事,否则,会给自己留下终生遗憾的!最后队长无语了。我们看出他清醒的一面被触动了,就给他时间考虑吧。

接下来我们向队长提出要求,要求释放被抓的亲属,队长回答说:现在正在调查审理中,不能放人,待问题搞清楚后,才能放人。我们又向队长再提出一个要求:能否在近期安排我们家属见一见被关押的亲属们呢?因在这次被抓的人中,还有一位年轻的女法轮功学员,孩子才两周岁,她被抓起来后,小孩子哭着喊着要见妈妈,大家看着太可怜了,请考虑安排一下。最后,队长根据我们的要求和特殊情况,答应安排一次见家属,具体时间要在一月五日(腊八节)通知确定,现在你们可以放心回家等消息吧。为此,我们第一次要人讲真相行动暂告一段落。

会见家属,二次去国保大队讲真相

一月五日早六点,我和同修一起驱车就到县拘留所近距离发正念,清除拘留所另外空间干扰和阻碍大法弟子与亲属相见的邪魔烂鬼以及邪恶生命。大约十点多钟,我接到国保队长的电话通知,一月六日上午让我们家属见一面被抓的亲属,要求每人带上身份证、户口本。我当时听了电话心里很高兴,但也没有说感谢的话,因为我们是被迫害的,只说了声:好吧,我马上就去联系他们。

在通知过程中,也遇到很多麻烦,因为有的同修家找不到人,联系电话也没有,通知不到,有的同修家中只有老人,身体不好,行动不便,不能前来,不管怎么说吧,通知已经发出去了,因为亲属见面是大家的迫切愿望,我一定要把它做好,尽量让大家都能见上一面,才是最好的。

一月六日早晨五点半,有大部份家属到了集合点,但还有个别家属没有到,怎么办?我们决定让已经来了的家属先行,后面的继续联系,联系上后就直接到县拘留所碰头。两个小时后,我们到了县拘留所,大家赶快静下心来在车里发正念,清除拘留所另外空间干扰家属见同修的邪恶因素及烂鬼,顿时,大家的正念都增强了,心态也平稳了。

早上九点半,国保大队来了四名警察组织家属与亲属见面,安排一间专门会面的场所,可以看出,警察对法轮功学员会面监管做的很严,会客间只能有一名家属去见面,里外隔着一层铁栅栏,两人相隔一段距离。会客间里有两名国保警察拿着摄像机在录像拍照,拘留所的警察在里面看着被关的人,不准相互给东西,不准说敏感的语言。因为拘留所有的同修不配合警察,不报姓名和个人信息,使警察一下子不能把人和名字搞准,所以警察也没有提前告诉里面的亲属今天与家人会面,当叫到里面亲属的名字时,却无人应答,认为是国保大队又在搞鬼把戏,不配合,把警察也急的团团转,后来警察拿着户口本对人,里面的人才发现会面是真的,才出来见面,许多亲属都激动的哭了,并传递出派出所和拘留所中的生活环境和侵犯人权及限制人身自由的相关事情。

会面结束后,我们接着就到国保大队找到队长,反映了警察打人和拘留所生活条件差的问题,其中在被关押的几名法轮功学员中,有一名男同修被抓时打的很厉害,因他喊“法轮大法好”,就被警察多次扇耳光,牙床被打肿了、牙都被打松了,还用脚踹他,双手被手铐铐的陷進肉里去了,双手发紫,太粗暴了。还有两名女同修被抓时衣服也被撕破了,有一名女同修的头发也被揪下来一撮,胳膊也被警察扭伤了,一时生活自理都困难。我们认为:警察是保护人民的,但这次执行任务的警察没有起到保护人民的义务,反而伤害了人民,这是不应该的,也是违法的,特别是法轮功学员是修炼“真善忍”的,是做一个有道德的好人,不会对警察造成威胁的,他喊一声“法轮大法好”,警察就被吓的够呛,就要动手打人,扇耳光,就用脚猛踹身体,这也太野蛮粗暴了,太恶劣了吧!我们要求立即查办这些违法的警察人员,请队长要认真处理这件事情。

队长听完了我们的反映,沉思片刻,忙说:“你们反映的情况我记住了,但是,我要调查核实一下,才能给你们一个答复。打人是不对的,因为有《警察法》,警察是不能随便对老百姓使用暴力的,但有一种情况,当警察在执行任务中,作为当事人或嫌疑人如在警察执行任务时不能配合他们,可能会发生使用暴力的行为,这样就可能会产生肢体接触,硬拉硬扯,戴手铐等情况,这是允许的。至于动手打人的情况,我要做详细调查,若真是违法打人,我一定要对打人者進行处理的。”

听完了队长的回答后,我们说: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的,是做一个善良的好人,不会做坏事的,是江泽民妒嫉法轮功,迫害法轮功,欺骗愚弄百姓,煽动百姓仇恨法轮功,并大搞腐败治国,使党、政、军中很多官员贪污腐败,损公肥私,使整个社会道德败坏,人心失控。现在可以大量看到很多贪腐高官被判刑入狱,所有财产充公,落的个遗臭万年的下场,其实这是善恶有报是天理的展现。希望队长赶快了解真相,不要仇视法轮功,善待大法弟子,保护大法弟子,就一定会有福报的。

我们真诚的话语,使队长善的一面清醒了,明白了,他点头了。我给他递上一份大法真相资料,他也接受了,赶快装入兜里,说:“回去要仔细的看一看。”

另外,我还反映了一个情况,上午家属会面中有两位家属家中没人来见面,执勤的警察也不让别人代替见一下,这事怎么办?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队长,他说:“这个问题好办,我下午安排人员带你们别的亲属去代替见一面,把他们的情况带回去,告诉家人,免的他们担心。”结果下午没见面的亲属也都见了,没有叫大家失望。通过亲属见面,同修们也都知道了大家都在惦记着他们,放下了焦虑的心,受到了精神鼓舞,更加坚定了做好“三件事”的决心。而更可喜的是,国保队长明白真相后,也能善待法轮功了。

通过营救同修的方式,我们接触到了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拘留所等许多机关和部门的公务人员,与他们发生了交往和沟通,并给他们讲了法轮功真相,使他们直接或间接的了解了法轮功的一些真实情况,逐步的改变了他们对法轮功的认识和态度,并能潜移默化的能为法轮功做一些事情。因此,在这次营救同修中,我们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我和同修及家属积极努力的营救下;在被关押的同修正念正行、信师信法、坚定维护大法的尊严下;以及本地全体大法弟子多方面讲真相、接力发正念的整体配合下,使几名女大法弟子被提前放了出来。

虽然几名女大法弟子被提前释放出来了,但还有男同修没被放出来,因此,我们不能放松对还在被关押的同修的营救工作,还要继续想方设法营救他们,直到被救出来。我觉的对公检法系统的人员更应该救,因为他们中毒最深,造业最大,一旦他们明白了真相,转变过来,对宣传支持大法作用会更大,宣传效果更有代表性,所以,应当加大对他们讲真相的力度,一定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同时,我觉的我们的努力是有正的能量的,一定会使更多的有缘人在大法中受益的。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感悟,意在交流,不符合法的方面,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