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乐山法轮功学员17年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综合报道)乐山是世界第一石刻大佛弥勒佛的故乡,与二十多公里处的佛教胜地峨眉山交相映辉。这里自然风景优美,三江(岷江、大渡河、青衣江)绕城,群山环抱,绿树悠悠,和风湿润。

一九九四年,深受民众欢迎的佛家上乘功法法轮功传至乐山,当时有几位学员在成都、重庆、广州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亲自传功讲法,回来后很快在乐山洪传。遍及所属十七个区县、包括市中区、五通、犍为、沐川、峨边、马边、峨眉山、沙湾、金口河、夹江、丹棱、洪雅、眉山、彭山、青神、井研、仁寿等以及大量的乡镇、村组。修炼者来自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阶层。一九九八年在乐山体育馆召开的第五次修炼交流法会时,参加人数已达一万三千多人。修炼法轮大法使人身体健康、智慧增长,各种疑难顽疾得以迅速治愈。效果之神奇是世间任何方法都无与伦比,举世无双的。同时,大法主要经书《转法轮》真、善、忍永恒不变之法理,更是人心归正、重德行善、世风良好、国泰民安的法宝。通过修炼,能使生命境界很快得到提高,层次得到升华。人们为有幸得到万古不遇之大法而荣幸、愉悦。(现在法轮大法已传至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现代科技给人带来无度的物欲追求,精神道德却极度下滑,人类生存环境全面污染恶化,政风腐败、世风沦丧的今天,法轮大法就像一轮明日,一艘渡船,给人类带来光明,引领人类驰向希望的未来。

可是,心理阴暗、个人道德败坏的江泽民却心怀妒嫉,与其邪恶集团逆天乱民,仇视真善忍大法,发动了又一场“文革”式的政治运动,疯狂迫害法轮功。在长达十七年的时间里,乐山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各种各样的痛苦和魔难。有的被夺走生命,家破人亡,有的夫离子散,有的被非法判刑、劳教,有的失去公职,更多的被绑架、抄家、拘留,拘禁洗脑班……这里仅从明慧网有限的报道,整理出部份概括情况。

四川省乐山市法轮功学员1999~2016年遭各类迫害人次统计
四川省乐山市法轮功学员1999~2016年遭各类迫害人次统计

遭受非法判刑、劳教、非法拘禁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数是338人(很多人是反复多次被判刑、劳教、非法拘禁洗脑班等,因此以下人数为人次)。其中:迫害致死13人,非法判刑118人次,非法劳教116人次,非法拘禁洗脑班约300左右人次。

一、遭迫害致死人员名单和部份人员情况

1、林丽莎(乐山)2、陈文艾(乐山)3、张卓(乐山)4、周润华(乐山) 5、彭光荣(罗汉乡)6,罗凤英 (苏稽镇) 7、刘光弟(峨眉)8、黄丽莎(峨眉)9、郭启蓉(峨眉) 10、龚金银(井研县) 11、杨学志(夹江)12、李玉华(夹江)13、赖秀云(五通桥)

林丽莎

林丽莎,女 ,五十多岁,乌尤坝造船厂职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林丽莎坚定修炼,用自己经历的事实,去北京想向政府讲真话,证实法轮大法好,却招来多次绑架、关押。被非法劳教三年,判刑五年。遭受警棍电击、毒打、吊铐等种种酷刑折磨,直至被夺走生命。

一九九九年低,林丽莎被关押在石柱山几十天。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乐山市恶党践踏法律,肆意侵犯人权,将林丽莎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脖子挂上牌子“集会公审”侮辱,非法劳教一至三年(林丽莎三年),并在电视上连续播放几日。

二零零四年三月,林丽莎又一次被乐山市中区“610”、国保狱警绑架,绝食一个多月,生命垂危时由家人担保放回。同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因坚持个人信仰,在四川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警棍电击,毒打、长时间吊铐,最长时一天达到十多个小时,门牙被打掉两颗,限制睡眠、限制上厕所、冬天冻、夏天晒……在邪恶的长期酷刑折磨、强制洗脑下,林丽莎寝食难安、头发变白、骨瘦如柴,身体极度虚弱,精神和肉体承受到了极限,出现精神恍惚、失常。监狱为了推卸责任,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叫家人将其接回。回家后,林丽莎仍寝食难安,精神时而失常,时而清醒却又陷入极度痛苦的自责,在痛苦的煎熬中,又被女儿送入乐山牛华精神病医院,前后不到一个月,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含冤离世。

◎陈文艾,女 ,六十一岁,乐山市中区供销社职工。二零零一年八月五日,乐山市中区国保吴畏、王爱平、乐山造纸厂保卫科科长何思远和另一人员(绰号刘老四),一行五人闯入陈文艾家,问还在炼法轮功吗?陈文艾说:“这功法好,我要炼。”这伙人便将陈文艾强行绑架上车,非法关押到张公桥派出所。第二天,陈文艾机智从派出所走脱,在外流离失所八个月。二零零二年四月三日,陈文艾在外地等公交车时,突然驶来一辆黑色轿车,从车上跳下两个男壮汉将陈文艾绑架。当天由乐山市中区国保王爱平等三人非法关押进乐山看守所。陈文艾绝食九天,血压升高,四十九天后,国保人员吴畏敲诈陈文艾家人二千元后放回家。电话被监控,出门就有人跟踪。二零零三年四月,乐山市中区供销社主任吕平、何顺利到陈文艾家,企图骗陈文艾去洗脑班,说几天就回来。丈夫说:“你们叫她去,她就绝食。你们这是逼她死!”他们被镇住了,阴谋没得逞。

二零零五年四月四日下午,陈文艾正在街上行走,对面突然冲过来两名壮汉,将陈文艾再次被绑架到看守所。陈文艾绝食绝水一周后,看守所将其送到8815医院,戴上脚镣“输液”,由两名罪犯监视,稍一动,罪犯就吼骂。前后输液六次,灌食十多次,牙被撬松,插胃管灌食插得口鼻出血。输的液也不知是什么,“输液”后陈文艾全身浮肿,痛、痒、手脚麻木,最野蛮残酷的时候,狱警一天就强行灌食3次。看守所的警察又用停电视或没收食品等手段唆使罪犯打骂,晚上不准睡觉,陈文艾只有坐到天亮。非法关押十九天后,陈文艾上厕所都不行了,看守所以“治疗”的名义送到乐山市红会医院继续 “输液”。当时国安人员吴畏、王爱平,乐山市中区检察院、法院,“610”人员及市中区供销社的何顺利和吕平等人拿出一张“随传随到”的单子,胁迫签字保证,陈文艾坚决拒绝。绝食绝水十九天后终于得以回家。可是,回家仅五天,市中区“610”、法院、605造纸厂居委会人员一行六、七人又来骚扰,拿出起诉书等胁迫签字,陈文艾拒绝。这伙人又威胁不准离家,说他们随时会来并且随时会“传讯”。于是陈文艾再次被迫离家,在外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陈文艾再次被绑架,冤判刑期六年半,关押在简阳女子监狱。监狱将陈文艾迫害致生命垂危,于二零零七年底将她推出来。陈文艾出狱不久,便在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刘光弟

◎刘光弟,男 ,六十多岁,高级工程师,四川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原峨眉铁合金厂)动力处处长,曾多次荣获省科技发明奖并有国家专利,担任两届乐山市政协委员。深受群众爱戴、领导信任,是全厂公认的好人。

二零零八年四月,刘光弟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遭绑架。被峨眉山市“610”、乐山劳教委(市公安局内)非法劳教一年。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遭受非人式奴役折磨,长时间强迫重体力劳动,虐待。致使胸腔内伤(胸膜炎、胸积水、糖尿病),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弄进劳教所医院所谓的治疗。

在医院屋角,刘光弟坚持每天炼功,病情好转后,监视的人告密,劳教所指使医院加强了对刘光弟的迫害,灌了大量不明药物,病情急剧恶化,到二零零九年四月期满回家时已生命垂危,身体一直极度虚弱,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张卓,男,三十岁左右、大学文化,一九九一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乐山市农业局干部(曾任办公室秘书)。

'张卓一家照片'
张卓一家照片

二零零二年六月七日下午,一名法轮功学员去见张卓,不幸被市公安便衣跟踪监视,俩人被绑架。在市公安局照相后,第二天(八日)张卓妻子被通知去张公桥派出所,告之张卓已死亡。妻子惊愕,不能接受这一事实。好端端一个人,怎么一夜之间就走了?一再要求见遗体,派出所却只允许在外面看一眼,不准进停放遗体的屋子。知情者说:张卓的家人被通知去处理后事已时隔五日,当看到遗体时,他们都感到张卓死得太突然,离奇。死者显然已被“美容”过,但亲属还是从鼻孔、耳朵等处发现有少量血迹,牙缝里的血迹更是一眼可见,脸部有明显的伤痕,一只手背上也有暗红色的血痕。很显然,死者生前曾遭到暴力袭击。但面部表情祥和,一点都不吓人,不禁让人回忆起他平常那笑眯眯的脸和架一副眼镜的斯文样。此情景使在场的人非常悲愤。张卓到底是怎么死的,警方一直说不清楚。

据知情人士透露,七日晚八、九点钟,家属曾去探望过张卓,张卓好好的。第二天就告知死亡。乐山警方极力封锁消息,对亲属严密监控。张卓死亡当日,警方不准亲属接近尸体,并要马上火化,在亲属极力反对下,才没得逞。警方谎称张卓是自缢而死,但自缢处距地面不足1.5米、离看守人员呆的地方仅一米左右,而且小屋上下、四壁如洗,被绑架的人要经过仔细搜身搜物,“自缢”实难自圆其说。此时张卓大学毕业还没工作几年,妻子是大学同学,儿子才满六岁。

黄丽莎

◎黄丽莎,女,三十五岁,峨眉山市杨村铺煤矿人事科聘用干部。黄丽莎小时患有关节痛,婚后孕葡萄胎,医院疑是癌症,四处寻医,治疗无效。一九九六年有缘得大法。她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经过一段时间修炼,身体出现了神奇,病没有了,皮肤白里透红,亲朋好友见到她都说像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全面镇压后,黄丽莎与同修一道两次赴京、一次省府上访,证实大法,讲“法轮大法好”并表明坚持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党籍,停止工作。两次被峨眉山市公安局绑架拘留。二零零零年六月被不明不白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二零零一年七月遣返峨眉拘留所,八月送回原单位。回矿时,身体肌瘦、面无血色,浑身长满红色疹子和脓疮,脸部还留有被打过的伤痕,家人和好友看到说,人家不就炼功健身、做好人嘛,怎么把姑娘折磨成这个样子,真缺德啊!单位对她每天二十四小时监管,派人到家里看守,不准离开家门一步。黄丽莎拒绝写保证,还借机讲真相,并表示不安排工作就要外出打工谋生。二零零二年七月九日晚,黄丽莎离开了单位。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流离失所的黄丽莎和另一法轮功小弟子(女、十五岁)在成都向人讲真相时,遭人构陷,被成都东坡派出所狱警劫持到郫县看守所迫害。小弟子绝食反迫害,被狱警何干指使犯人强行灌食,嘴部发肿。反复几天后狱警何干将她带到办公室威胁、恐吓。十五岁的小女孩在压力下趁何干出门接电话时从三楼办公室跳下,腰部几个脊椎神经性骨折,被送进青羊区医院。 黄丽莎因不报姓名,被称为法轮功2号,关在11--4组。黄丽莎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前后绝食六十多天。被强行野蛮灌食、灌不明药物、输液,因药物反应,致使吐血、便血,被送至青羊区医院(灯笼街),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早上七点过,黄丽莎便在该医院去世。头天晚上她气管一直卡着痰(灌食所致),呼吸困难,还戴着手铐,脚镣,旁边还有三位法轮功学员也是如此。看守的狱警还骂黄丽莎打搅自己睡觉,就在黄丽莎躺在床上不行了时还动手打她。给她输液的护士也经常打骂。因绝食太久,血管都找不着了,气得边打边骂。黄丽莎去世的前几天,护士在打骂她时,黄丽莎说了一句话:“不管你们怎么整我,我都不会怕你们的!”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基本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那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黄丽莎死时,医护人员未做任何抢救,几分钟后就送去火化了。事后看守所副大队长刘丽娟向11--4组犯人宣布“此人放了”。黄丽莎被迫流离失所直到被迫害致死,整个过程除了成都监狱的狱警和青羊区医院医务人员是直接凶手外,间接责任人有峨眉山市杨村铺煤矿党委书记兼“610”组长周通达、纪委书记银兆卿、退管科党支书刘明楷、科长李志令(李志全)、峨眉“610”主任宋春等。

◎郭启蓉(郭启容), 女 ,五十九岁,大学文化,峨眉山矿泉饮料厂高级工程师,峨眉市政协常委。曾获荣誉数次,多次为单位立下功劳,群众口碑好,邻里关系和睦。一九九七年修炼后,身体状况日益改善,思想境界不断提升。中共迫害开始后,郭启蓉曾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受三年的关押折磨,但从未放弃修炼,不断揭露邪恶讲真相,洪扬大法。连一些接触过她的狱警、警察也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位好人。

'郭启蓉'
郭启蓉

一九九九年郭启蓉两次被劫持到乐山市洗脑班;二零零零年三月因给一同修国务院有关部门的通讯地址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释放;二零零一年与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被遣送回本地,又遭非法劳教。期满后被非法延期,二零零二年三月释放。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郭启蓉正准备从峨眉搬家到眉山与唯一的女儿团聚,乐山市公安局、国安不法警察突然闯来,非法入室查抄(尽管持“搜查证”,但来人与名字不符),以查出大法资料为由将郭启蓉绑架到夹江县看守所异地关押,几天后又关押至峨眉看守所,随后被“逮捕”。

二零零二年十月上旬,法院以她坚持修炼,在近三年的非法劳教期间揭露邪恶,在监舍中洪法及搜出大法资料为由,判其四年徒刑。郭启蓉依法向乐山市中院提出上诉,但无任何消息。十二月十七日,郭启蓉被劫持到成都市龙泉驿川西女子监狱,第二天早晨(十八日)便突然去世。后来监狱称于十七日当晚“患脑溢血”,次日早晨死亡。但这一结论没有任何证明和第三方调查,仅是狱方一面之词,令人深疑? 郭启蓉遗体全身无伤痕,火化后有些骨头是红颜色。是否在监狱被打毒针害死?(这是中共邪党监狱、医院杀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之一)。

二、被非法判刑人员名单

苏春秀 女 四年 崔晓萍 女 九年 邹红英 女 三年
王正谟 女 五年 林丽莎 女 五年 王永清 女 五年
李传芳 女 四年 曹光菊 女 三年 肖云素 女 一年半
陈绪芝 女 一年 胡润莲 女 十三 年 杨小兰 女 三年
杨幼琴 女 七年 余发全 男 十四年半 雷晓琴 女 五年
王善竹 女 一年三个月 古素华 女 三年 刘彬 女 三年半
李仁清 女 六年半 王明忠 男 三年 刘翠兰 女 三年
陈保琼 女 四年 江跃玲 女 九年 帥良成 男 三年半
陈芝莲 女 六年 龚德祥 女 三年 李洪元 男 三年半
雷小琼 女 五年 毛秀珍 女 三年 余荣祥 男 四年
郑智容 女 四年 宋学慧 女 四年 李成东 男 十三年
何玉珍 女 三年 何晓林 女 一年半 六个月
罗芳 女 十二年 梁均华 男 六年 吴 强 男 四年
陈文艾 女 六年半 龚秀英 女 九年 丁志清 女 两年半
袁碧华 女 二年 朱成英 女 十年 吕栋荣 男 七年
李世松 男 四年 黄克明 男 四年钟世琼 女 四年
陆猛 男 十年 陈加顺 男 十一年 钟俊芳 女 十二年半
张美华 女 三年半 刘英 女 七年 段慧容 女 七年
田玉秀 女 二年 陆秀芸 女 三年 童俊锋 男 五年
谈俊英 女 九年六个月 伍俊华 女 三年十个月 万金枝 女三年
廖茂群 女 三年 李淑珍 女 三年 刘培华 女 三年
谢吉甫 男 五年 李容来 男 十年 陈岸君 男 十四年六
宋蜀明 女 七年 钟淑凤 女 三年
魏浪 男 十三年六个月 王正勤 男 六年 杨幼本 七年
蒋秀云 女 七年 彭国秀 女 三年 钟月秀 女 四年
万金枝 女 三年 袁光秀 女 三年 陈桂芳 女 判刑四年
杨志平 男 四年 李仲芳 女 二年 缓刑二年
雷辉荣 女 四年缓刑二年 王秀云 女 四年
易治美 女 三年 童 江 男 四年 陈志莲 女儿 三年
汪汝容 女 三年 吴晋乐 女 五年 刘玉琼 女 四年
黎志刚 男 四年 田凤鸣 七年 朱明容 女 九年
李淑华 女 四年 李厚培 女 十一年 吴晋乐 女 五年
刘玉琼 女 四年 杨克林 男 四年 徐志英 女 三年
王 欧 女 判二缓三 肖劲松 男 七年 胡瑞芳 女 判三缓四
……

以下人员刑期不详

郑祥辉 女 李翠容 女 刘贵根 男 张建英 女 兰明芬 女
彭小燕 女 易芳莲 女 宋桂枝 女 周桂枝 女 刘碧翠 女
王明清 男 邹兴文 男 刘凤霞 女 邹兴文 女 陈建会 男
柯玉秀 女 王淑枝 女 刘伦 男 蒋艳 女 王放 男 杨群 女
周领军 男 第一次判刑三年半,第二次不详
胡春花 女 第一次判刑三年,第二次不详

三、被非法劳教人员名单

李凤琪、卢海琼、王永清、刘品秀、王正谟、林丽莎、龚德祥、邹红英、张枝余、彭银莲、谈俊英、谢吉甫、陈岸君、钟淑凤、刘光第 龚金银、彭国秀、王洪荣、车淑华、谭素琼、竹华如、尚真敏、王淑君、鲁秀平、汤忠勤、易凤鸣、胡同玉、孙栋梁、冯居能、崔小平、童桂琴、李传芳、肖云素、胡润莲、杨小兰、李建容、向全国、王光孝、尹吉玲、童国庆、毛 青、高春蓉、虞富光、杨彦章、李仁清、魏世玉、卢 涛、朱明容、王玉芝、杨 琼、田碧英、代 敏、代善蓉、谭素群、王 放、杨学志、王 琴、郑智容、龚淑英、龚秀英、胡瑞芳、朱成英、赖 华、赖秀云、李世松、钟世琼、刘忠利、曾志全、周领军、胡春花、钟俊芳、朱莲珍、马玉满、何秀枝、熊桂华、万丽萍、文 衣、谭淑裙、刘小兰、黄丽莎、卢 琳、李 庆、杨芳英、程淑桃、何秀珍、韩 杰、李玉华、邱素碧、李容来、魏 浪、雷 松、黄立珍、刘凤霞、宋海鸥、罗 丽、郭启蓉、吕习香、童 江、袁碧华、周巧荣、钟群芳、杨 群、杨一群、石通琼、汪汝容、朱跃范、李国荣、高 燕 ……

四、遭严重迫害部份人员情况

◎陈岸君,男,现年四十岁左右,毕业于四川体育学院武术系,曾在省武术比赛中获奖,被公安部门选中,担任成都市土桥警官学校教官。妻子在乐山某中学任教,家住乐山。

陈岸君在大法遭到打压时去北京证实法,二零零一年被中共邪党劫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被迫失去工作,回到乐山。二零零三年四月中旬,被成都金牛区“610”绑架到郫县洗脑中心强制洗脑迫害。期间陈岸君绝食抵制,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往医院输液。家属要求放人,被无理拒绝。

二零零五年六月,陈岸君与乐山法轮功学员李容来,魏浪,吕栋荣等利用电视插播向民众讲真相,揭露中共对大法的造谣谎言。邪党惊恐万分,出动乐山市、市中区全部警力(据说还惊动了省公安厅),全城戒严、搜查。先后将四人绑架,异地关押在沙湾等看守所。四人家被抄,大法资料被抢劫一空,家中的电器、电脑全被洗劫。亲人也被威胁恐吓。

电视插播成功后,陈岸君一度被乐山、成都特务紧密监视跟踪,后机智走脱。几天后又遭狱警绑架,陈岸君抵制将狱警放翻,得以脱身,被迫流离失所,被邪恶通缉。同年底,陈岸君在乐山某县暴露,被一大群乐山特警、警察绑架,遭狱警疯狂报复酷刑致伤,关押在石柱山看守所,又被刑讯逼供,一度生命垂危。看守所警察曾佩服的说:“陈岸君真是硬汉子”。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八日,陈岸君被乐山市法院非法枉判重刑十四年零六个月,关押在雅安监狱。二零一零年九月转至德阳黄许镇川西监狱,遭受残酷迫害。曾与陈岸君同在入监队呆过的服刑人员透露,在入监队期间,陈岸君拒绝背诵《罪犯监规》(法轮功学员没有错更没有罪,不是罪犯)。狱警指使一群犯人将陈岸君按在地上,扒去裤子,用牙刷刷下身,惨不忍睹。陈岸君后被转入三监区,因坚持个人信仰,拒绝转化,常遭暴力殴打。一次,陈岸君的头被恶徒使劲撞墙,重伤被送进医院。为了逼迫陈岸君“转化”,狱警不许他睡觉、不许上厕所,限制洗漱,三伏天强制穿控制服、戴厚厚严实的大棉帽……时时刻刻精神及肉体的长期摧残,使陈岸君身心遭到极其严重伤害。因陈岸君对大法非常坚定,被监狱视为攻关重点,遭受的具体迫害及惨烈程度远不止这些。 陈岸君身体原本非常壮实,当亲人去探视时,见陈岸君已完全变形,身体非常消瘦虚弱、憔悴。

陈岸君已被关押近十二年,目前仍在西川监狱七监区(德阳市黄许镇)遭受迫害,请外界关注帮助他。

◎魏浪,男 ,现年六十来岁,原乐山五丝厂政工干部。在大法遭迫害的十七年中,魏浪先后多次被绑架、拘留、劳教、判刑,时间长达十六年半。其中一次劳教(三年)、两次判刑(一次八年、一次五年六个月)。现仍在狱中。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魏浪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绵阳新华劳教所四大队二中队遭受非人折磨。每天被强制劳动,烧砖、出砖(手抱刚刚出窑的热火砖),两只手被烫坏。休息睡眠少,家属带进去的钱也得不到。因抵制迫害,被转到四中队,期间被关小间、严管(限制睡觉、站军姿到下半夜两点左右),捆警绳、用高压电棍电击、加长劳动时间。 魏浪曾因不穿“劳教服”被王狱警指使护卫队用五根高压警棍电击,直到把电全部用光。护卫队的潘队长还向队员示范如何捆警绳。狱警用高压警棍专击颈动脉,魏浪全身肌肉在电击下不停的颤动……狱警还在一旁取笑。

有这样一件事:二零零一年初,几十名法轮功学员抵制劳教所所谓“转化”,提出各种合理要求并开始炼功,遭到压制。两名法轮功学员被护卫队捆绑到大队禁闭室。魏浪、向全国、李世松被严管,分管法轮功的副中队长气急败坏对三人吼道:“你们到底想干啥子!?”魏浪把脖子一伸,手指着头道:“你把我的脑袋拿去嘛!” 副中队长一下子蔫了,再也凶恶不起来。大家都绝食抗议。

二零零五年六月下旬,魏浪、李容来、陈岸君、吕栋荣利用电视插播向民众讲真相,揭露中共对大法的造谣谎言。魏浪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家被抄,亲人也被威胁恐吓。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魏浪被乐山市中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五马坪监狱。

在五马坪监狱严管队,法轮功学员遭受到残酷折磨,白天强迫长时间双盘腿,晚上不许睡觉,还被狱警和严管队罪犯殴打。为抗议迫害,魏浪被迫咬舌,嘴流鲜血。狱警却反咬一口,说是自伤自残。魏浪、李容来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五马坪监狱被迫害半年多,不许洗澡洗衣服,一身臭气熏天、皮肤糜烂。还有所谓“ 站军姿、坐军姿”常常腿不站肿、不倒下几个、不盘坐痛昏过去,就没有达到效果。如果姿势达不到标准,狱警、凶犯立即拳脚相向,名曰“纠正动作”。成年累月的严管折磨,使曾为军人、健康的魏浪身体遭受严重摧残,整个人都变了形。

二零一三年魏浪期满回家。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晚,魏浪与三名法轮功学员在乐山市中区临江镇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临江派出所绑架,关押在乐山市看守所。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乐山市中区法院非法庭审,在外地律师作了有理有据的正义、无罪辩护,魏浪也作了炼法轮功的亲身受益及多种好处的自述下,法庭仍无视法律,非法冤判魏浪刑期五年六个月。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 嘉州监狱(原五马坪监狱)。

◎李容来,男,现年六十四岁,原乐山电机厂工人,后离厂搞家电修理。一九九九年李容来到北京上访被绑架,被邪党非法劳教二年半,关押在绵阳新华劳教所遭受非人苦役折磨——起早贪黑拼命烧制火砖,成为劳教所赚钱机器。

二零零五年六月下旬,李容来与三名法轮功学员利用电视插播向民众讲真相,揭露中共对大法的造谣谎言。有这样一个故事:据说乐山插播成功后,邪党非常恐慌,下令警方紧急破案,但没有线索无从下手。汇报到省厅,省厅派来高手,高手指点迷津:能够干这种事的一定是内行。于是按黑名单排队,李容来搞电器——目标被锁定……。李容来遭绑架后,移地关押在沙湾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李容来被乐山市中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五马坪监狱,从早到晚加班加点做苦工。同时,监狱采用各种各样非法、流氓暴力手段强制“转化”未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长时间饥饿、冬天冷冻、夏天曝晒、不许洗澡洗衣服、限制睡眠、限制上厕所、站军姿(夏天烈日下、冬天雪地里)、坐军姿(在水泥地上盘双腿)、毒打、高压棍电、捆绑、吊铐……直至夺走生命。所谓“ 站军姿、坐军姿”常常腿不站肿、不倒下几个、不盘坐痛昏过去,就没有达到效果。如果姿势达不到标准,狱警、凶犯立即拳脚相向,名曰“纠正动作”。

二零一零年底,李容来因不写所谓“三书”,在五马坪监狱严管期间,狱警徐可等指使罪犯打手许星华(原夹江县粮食局局长),罪犯慕安生(严管组长)把他关在严管监舍,扒去衣服,当时正是三九寒天,用臭袜子塞其口里,以免毒打时发出声。年近六旬的李容来,被打得直不起腰,鼻青脸肿,昏倒在地。送卫生所抢救后,回牢房仍然继续折磨。此时的李容来已是周身熏臭、皮肤溃烂,两手冻肿,憔悴不堪。甚至有过生不如死、舍去肉身的行为。成年累月的摧残,法轮功学员身心俱伤,有的住院,有的被夺走生命。好几年来,已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在五马坪监狱这个吃人魔窟被迫害致死,平均每年死亡两名。

◎崔晓平,女,五十多岁,原在乐山市教委工作,法轮大法乐山市站长。二零零零年一月被市教育局开除公职。先后八次被绑架、抄家、拘留。一次劳教(两年)、两次判刑(九年),都正念闯出。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崔晓萍在四个月的时间内被国保、派出所四次绑架、抄家。七月二十日,崔晓萍被非法抄家、办公室被抄,被绑架到三派出所关押。每日两餐,每餐半碗饭,一小点素菜,被勒索每天五十元;八月,崔晓萍在石柱山“洗脑班”因坚定个人信仰,拒绝所谓“转化”,一月后被劫持到犍为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十月,崔晓萍回单位上班仅一天,又被绑架到乐山桂花楼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并抄家;十一月,再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到石柱山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因炼功被罚、挨打。乐山市委某领导、恶人曾威胁崔晓萍:只要乐山法轮功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拿她开刀。

二零零零年六月崔晓萍去北京上访返回,在成都被绑架,抄家。先后关押在峨眉胜利派出所,牛华派出所,峨眉戒毒所,峨眉看守所,在峨眉山看守所关押期间,因炼功被恶人指导员毒打,脚被踢肿,一个多月才消。同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省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六日,监区发现崔晓萍有大法经文,将崔晓萍关禁闭四十九天。

崔晓萍二零零三年六月回家,七月被非法抄家,绑架到石柱山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二年,因被迫害的身体虚弱,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拒收而退回。二零零四年四月,崔晓萍又被非法抄家,绑架到夹江看守所,绝食后被放回家。七月,崔晓萍再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到石柱山看守所,同年被非法判刑六年,劫持到省女子监狱迫害。崔晓萍在监狱因坚定个人信仰,拒绝转化,被打、关禁闭、四肢上铐、双手双脚紧铐在床四角。几个月后手铐的痕迹依旧还在。并且不许崔晓萍接见,不许打电话,不许购买生活必需用品。监狱还派其他重刑犯专人二十四小时随身监视,每天强迫劳动十五个小时,休息时间罚站,从早上七点站到晚上十一点,中途除了吃饭,不准上厕所;强制洗脑,听诬蔑大法的东西。还以不转化扣监舍其其他犯人得分的手段,挑起犯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仇恨。崔晓萍在被严重迫害的情况下绝食抗议二十多天,一百四十斤重的身体只剩下六十来斤,皮包骨。“610”、监狱都认为她必死。可崔晓萍仍顽强的活过来了。

◎罗芳, 女,现年四十一岁,原沙湾轧辊厂职工。罗芳丈夫沈立之,东北沈阳人,也是法轮功学员,已被迫害致死。

罗芳在沙湾轧辊厂“破产”后曾去沈阳一宾馆打工,并开始修大法。邪党迫害开始后,罗芳与沈立之等东北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关押。二零零零年底,由于在沈阳经常受邪党多个部门非法骚扰,罗芳与沈立之回到乐山沙湾。沈立之东北工业大学毕业,精通英语,与成都一所大学合作,从事托福教学工作。

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罗芳与沈立之在成都坐75路公交车时被警察搜查,声称两人携带法轮功资料,被成都营门口派出所绑架,关入成都看守所,造成都”610”、国保田新明等人员酷刑折磨,逼供。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罗芳因身体原因被放回。沈立之却下落不明。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罗芳再次被五通区国保便衣李佐等绑架,关入五通看守所。罗芳在遭受酷刑逼供时被狱警李佐打毒针双腿致残,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后在乐山市和五通区“610”操纵下,罗芳被法院非法冤判重刑十二年。二零零三年二月,罗芳被劫持到川西女子监狱(雅安芦山县),由犯人背入十二监区。罗芳双腿不能站立,只能用手扶住两个小矮凳在地上挪动。不久,川西监狱迁移至成都龙泉洪安镇。罗芳意志坚定,常抵制邪恶迫害。二零零五年底某日下午,监狱强制抽血,被罗芳拒绝。狱警便令犯人将罗芳背到另一监区大厅强制抽血,过程中遭到犯人的毒打。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已是寒冷的冬季,狱警不许法轮功学员将衣服晾晒在露天坝,室内又无绳索晾挂。某日,狱警李琼芳检查监室时,见罗芳将衣服挂在床头,便命令罗芳把衣服收起来,罗芳不从,李即将衣服扔掉。罗芳提出抗议,被李琼芳双手吊铐在监区五楼办公室外铁栏杆上,只能脚尖触地。一直吊铐了两个小时。过后又关小间禁闭一个星期。别的犯人看见都愤愤不平,直骂狱警没人性,连残疾人都不放过。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罗芳又被强迫洗脑、转化。副监区长廖群芳没收了她的冬衣冬裤及所有外套。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被犯人构陷,身体虚弱的罗芳被转二楼严管组,遭受长达三个多月的迫害。

罗芳丈夫沉立之则遭严重酷刑折磨,早在二零零二年三月三日下午就在成都市青羊区医院(监狱黑医院)去世。成都“610”、警方封锁消息。直到一年后的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才通知沈立之在沈阳的父母。二老悲痛至极。八十岁的父亲沈铨老先生也是法轮功学员,高级工程师,后去美国新泽西大儿子处定居。在美国法轮功学员帮助下,采取向公众征签、向国会议员呼吁等方式,把小儿子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身亡、儿媳被严重致残、并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等惨剧向公众曝光,并呼吁各界帮助营救儿媳。沈铨老先生拜访国会议员,请求支持。由于沈先生不懈的努力,来自新泽西的国会参议员罗伯特-曼尼德兹(RobertMenendez),在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写信给中共驻美国大使周文重,要求中共释放新泽西居民在中国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拘押的亲人。老先生还把儿子、媳妇受害的情况写成征签信,一有机会就在公开场合征求民众签名,向民众呼吁支持营救罗芳。

十月一日国会议员罗德尼-弗瑞凌哈森(Rodney Frelinghuysen)先生专门就沈铨一家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一事,分别致函中共总理温家宝、四川省省长蒋巨峰、四川省司法厅厅长刘作明和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刘志诚,谴责中共虐杀沈立之、注射毒针致残罗芳,深切关注罗芳及其他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健康和安全,并要求立即释放包括罗芳在内的他选区居民的亲人和朋友,保障他们的信仰自由。

'沈铨先生征集签名营救被迫害致残、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的儿媳妇罗芳'
沈铨先生征集签名营救被迫害致残、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的儿媳妇罗芳

罗芳现已出狱,神奇的是回家后通过炼功,罗芳在监狱残废了十二年的双腿很快就站了起来,恢复了正常行走。

◎李成东 ,男 ,现年三十多岁,泸州工业学校毕业,原五通东风电机厂职工。年轻小伙子李成东,在中共邪恶对大法十七年的迫害中,被开除工作,一次非法关押洗脑班,三次绑架、判刑,刑期长达十三年半。

二零零三年,李成东被乐山市中区公安绑架,市中区法院非法冤判刑期四年,关押在德阳监狱遭受迫害。一月份某天,罪犯牢头刘德全(被判无期)怀疑李成东身上有经文,在狱警授意下,几个犯人将他的衣服扒掉,大打出手,然后在只有几度的寒冷天气中,光着脚,穿一件薄秋衣在坝子里站一下午,当时还下着大雨,冻得李成东全身发抖。由于抵制迫害,不穿囚衣、不唱红歌、不背《罪犯规范》 ,李成东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长期遭受邪恶五花八样的折磨,夏天在烈日下围着大操场长时间跑圈子,不准洗澡。冬天站军姿到半夜,严管……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多次被关禁闭室、。最后导致胸肺病、胸积水住院。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李成东被绑架到乐山大石桥洗脑班。 “610”弄来一个犹大马玉曼、李成东父亲和当地村支持书做“转化”。在大石桥洗脑班关押半个多月,直到邪党“十七大”结束才放回。
二零零九年李成东再次被市中区公安绑架,市中区法院非法冤判刑期四年。关押在五马坪监狱遭受种种摧残折磨。

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晚,李成东与魏浪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乐山市中区临江镇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临江派出所绑架,关押在石柱山看守所。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乐山市中区法院非法庭审,在外地律师作了有理有据的正义、无罪辩护,李成东也作了炼法轮功的亲身受益及多种好处的自述,法庭仍无视法律,非法冤判李成东刑期五年六个月。被非法关押在嘉州监狱(原五马坪监狱)至今。

◎高艳(高燕),女 ,现年五十多岁,乐山沙湾区轧辊厂职工。十七年前,高燕才三十来岁,善于舞蹈、健美、端庄。 一九九九年后,高燕多次被当地公安、“610”骚扰、抄家、罚款,曾三次被非法强行关进精神病院达一百三十天。两次关押看守所170多天;两次关押转运站;两次劳教。第一次两年(其中延期一年)第二次一年半年。被勒索现金2万5千元,精神病院住院费五千多元,总共三万多元。十几年来,高燕从精神到身体、家庭均受到严重摧残。

一九九九年十月高燕到北京上访,被遣送回当地,单位公安股长宋德文威胁高燕不许她儿子继续在省重点中学上学,扣发工资,直至开除公职。一月五日,女警钱兰英、原籍隆昌县第一派出所几个警察逼高燕写保证不上访,未果,便将高燕绑架到看守所。“610”先后多次找来丈夫逼她、打她,还有儿子、亲人对她进行引诱,高燕不为所动。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七日,单位公安、领导及区“610”强行将高燕从看守所非法关进精神病院,强行打针、灌药。有人问“610”人员梁成,为什么把高艳关进精神病院,他说:“我们就是要打垮她的意志”。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了六十多天,勒索了一千多元住院费。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五日,高燕再次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女公安钱兰英没收了她两千元。二十一日被劫持到隆昌后,第二次被非法关进精神病院,“610”又逼着她家里交五千元遣返费,并多次审讯。二零零零年九月八日,“高燕被劫持到资中“四川省女子劳教所”转化,不成,再次被关进看守所,勒索一千多元。十二月中旬,高燕被原单位强行买断工龄,“610”强迫其丈夫交两万元保释金,才能回单位办手续。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高燕被“610”叶林、梁诚等绑架,劫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四月初,沙湾法庭在劳教所开庭判她与丈夫离婚。因坚持个人信仰,劳教期满后高燕被非法延期一年。在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每天一早就双手高举过头面贴墙壁站立。七中队狱警还在气温高达三十几度炎热的夏天,强迫高燕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烈日下来回奔跑。不跑的狱警就指使吸毒犯拖着跑,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拖得遍体鳞伤,行走困难,晚上痛得无法入睡。狱警还强迫高燕长期露天罚站,日晒雨淋,半夜后才准回寝室。楠木寺天气变化很大,冬天很冷,夏天太阳大,高燕长期绝食抵制。

二零零二年五月高燕又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沙湾看守所,一个月后第二次送往楠木寺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四日,高燕第三次被关押精神病院。每天都是五花大绑的绑在铁床上,到晚上八至十点才解开,强行打针、输液。二零零二年八月,高燕转八中队。遭受灌水、捆绑吊床、脱光裤子殴打、群暴,不准大小便、强迫喝尿水、罚站、铐手铐、电警棍电击、长期不准睡觉、不准洗澡。“室长”邓爱玲、李红、陈奇非常残暴,给高燕子灌生水。二零零二年八月底,家人去劳教所见高燕时,高燕已被迫害成精神分裂。后来在母亲一再强烈要求下,通过自贡精神病院鉴定才得以保外就医。

二零零三年新年刚过,劳教所得知高燕有所恢复,又将高燕绑架收回。二零零四年一天,恶人汪大碧、李瑞英等人强制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未果,李瑞英抓住高燕头发使劲往墙撞。汪大碧用皮鞋使劲踢……最后给高燕加教四十五天。原本年轻、健美端庄,善于舞蹈的高燕此时已被折磨得精神失常,身体变形,萎缩,弓腰驼背,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五日,高燕从劳教所出来时手、脚、腿水肿,视力下降,脖子疼痛。回家后高燕又被长期送入乐山通江精神病医院。

以上只是能够查找到的部份遭受非法判刑、劳教、非法拘禁洗脑班等迫害的部份人员,还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拘留、殴打、抄家、罚款、威胁骚扰、失去工作和因迫害打压,修炼受到干扰而旧病复发去世。实际上乐山数万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这些迫害的直接参与者就是紧跟江泽民血债帮的乐山“610”、政法委、国保及一些派出所等人员。

十七年来,乐山许多法轮功学员舍弃一切,不畏生死,用自己的身躯、自己的血、生命来捍卫真、善、忍宇宙真理,用各种方式揭露邪恶,讲清真相,为的是唤醒、救度被谎言毒害,抵触大法而将要被淘汰的世人。法轮大法是佛法,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罪恶重大,善恶有报是天理。现今,江泽民邪恶集团已被瓦解,所有人员正一个个被清算,最终的善恶报应还在后面。希望乐山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人看清形势,停止犯罪,退出中共党、团、队,保护法轮功学员,为自己留一条出路。

注:有些遭受过迫害的人,后来走向了反面,因此只算人数,不报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