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婆婆的故事

更新: 2017年06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修炼前我业余时间无所事事,经常和朋友到外面的水泥地上铺块纸玩扑克,有时也去舞厅跳舞。

《转法轮》引导我走入修炼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一个炼法轮功的邻居跟我说,“你这时间都白浪费了,炼炼功多好啊!”我说有啥用啊,她说是修炼的功法,就是修佛的。我说,“哎哟,人还想成佛?白日做梦吧。”她说:“那佛不就是从人这修上去的吗?你看看《转法轮》这本书就知道了。”

我真听了她的建议看了《转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深深吸引了我,使我明白了人生中许多我想知道的答案,看完书我明白了,人生不是从小到大、到老,一生为了名、利、情苦苦奔波,在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各种病痛、各种苦难中走完一生,下一代依然这样,代代如此。不是的。人生出来先天是善良的,由于社会环境的影响,后天改变了人,特别中国近代,都追求发财、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讲道德,背善而行,人人都在被害其中。我知道了通过修炼能返本归真,道德能逐步提高,境界就可以提高升华上去。从此我生活中有了目标,我也要修炼,我真的很荣幸能得到大法,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我有师父了,我努力按着师父讲的法理去行事,首先得做一个有道德的好人,多为别人着想。

一九九九年二月我丈夫突然离世,我刚好四十岁,又是下岗失业,年年还得往厂子里交养老金,孩子上初中,这压力太大了,亲戚朋友来看我、劝我再找个对象吧。婆婆当着亲戚朋友面也说让我再找一个,说:“我不连累你,我自己也能过。”等亲朋好友走后,婆婆含着泪跟我说,“你走哪我跟你上哪,我和你过习惯了。两个儿子家都在外地,我不习惯。我去他们家他们班也上不好,白天把我自己放在家里又不放心。中午上班路远回不来,早晨还得提前把午饭给我做好,太为我操心了。我就愿意和你在一起,再说你也是炼法轮功做好人的,从来不对我发脾气。都说炼法轮功的人会越来越好,和你在一起说话随便,有时我对你发火、你也不生气,你都是忍着我,你就当我女儿不行吗?”

我看婆婆每天都惶恐不安,怕我找对象不管她了。我就告诉她,“我不找对象了,咱俩就在一起好好修炼吧。”

有一次,婆婆的小儿子回来看她。现在这社会人们为了生存,忙的起早贪黑,身心疲惫,他也一样。一方面没有时间照顾母亲,带回去又照顾不了,但又不放心母亲,我看他心里很难过。我就跟婆婆说,你告诉你儿子,别难过,回去好好工作,我俩是炼法轮功的,是为善的、是讲道德的、是按照真、善、忍去做的修炼人,会越来越好,让他放心吧,别为我们操心。

我俩每天读《转法轮》书、炼五套功法,唱天音里面的歌曲,那时我们看神韵晚会光盘,我跟着学那里面的舞,婆婆也跟着我比划。大法给我们善良、祥和、快乐的生活,我们沐浴在人生真正的幸福之中。

大法让我去掉贪心

我是在针织厂失业下岗的。针织厂有很多种,有经编、纬编、毛巾、袜子、横机等都叫针织厂,下岗后我自己买两台横机编织机,租个房子,建立了一个编织各种衣裤的小店,我有省里审批的技术员证,我不用外出学习,也不用请人来教。从第一道工序一直到成品我都能自己完成。工作中我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善待顾客、不贪便宜,让顾客满意。

有一次有个年轻人领着母亲来织毛衣,自己带毛线,说这毛线买好几年了,听说你这能织毛衣就拿来了,这是二斤。我给他母亲量完尺寸后,还没等我记完呢,他着急上班就带他母亲走了。我记完尺寸一称毛线是三斤半,比他说的多了一斤半。一周后来取毛衣时,我告诉他们毛线是三斤半,他母亲说这毛线买好几年了,是老头托人在北京买的,一直压在箱子里,我就以为是二斤毛线呢。她说,“你心真好,善良,这毛衣织的也好,合身,我满意。还不贪我的毛线。看来邻居说对了,是邻居让我上你这来织毛衣的。邻居说听别人说你是炼法轮功的,不欺骗人,尺寸织的合适。丈夫死了,还领着婆婆过,对婆婆可好了。所以我才让我儿子骑自行车带我来的。果真如此,真是个好人,谢谢你!我说,是我师父让我这样做的,我师父教我们做任何事都要诚实,对人要善,不欺骗人,还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多为别人着想,在哪都要做一个好人。她娘儿俩说法轮功是好,能改变人。

像这类事情很多就不说了。

身体方面更神奇了,全身没有病的地方。过去我腰痛、腿痛、月经不调、头痛、头晕、眼睛经常红、皮肤病,颈椎难受、吃不進饭,整天难受。我虽然不是为治病炼功的,但是,通过修炼在不知不觉中什么病都没有了,不整天难受了,身体一身轻,不知道什么叫累,白天织毛衣裤,晚上缝毛衣裤,有时缝到后半夜二、三点钟,睡一会觉起来炼功、看书,白天还继续,可精神了。

婆婆也是,炼功之前,每年都住一次医院,打针、吃药、补血,炼功以后再也不用打针、吃药、补血了。

就在我们修炼大法不断提升自己的时候,江泽民出于妒嫉,凌驾于法律之上,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人开始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在二零一一年九月末,不明真相的一大帮警察,非法闯入我家,我儿子大学毕业在外地工作,家里就我和婆婆俩,他们没出示任何手续、证件、非法抄家、抢劫、绑架我到派出所逼供,我被非法判刑三年。我在监狱一年时,婆婆在抄家时被吓的病重离开了人世。当时儿子怕我上火,没告诉我。等我回来时,才知道婆婆已经不在人间了,家里一层灰,那个惨状都是江泽民一伙害的。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