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一思一念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七日】师尊讲过:“在经受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的正与不正更加难,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成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1]

曾经觉的自己对师尊讲的这段法差不多看懂了。直到遭遇了一场邪恶强加的魔难,那种境遇下每个一思一念带来的感受,亲历了调整与归正的过程,我才又更深刻的理解了师尊讲给大法弟子这段法的含义,使我更体会出师尊这段法的分量。一切尽在师尊掌握之中!在魔难当中的思考,加上走出魔难后的反思,使我意识到:纯正一思一念,是在助师正法的最后阶段中,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标准,是减轻与彻底清除迫害的关键。

本文为现阶段个人所悟,有不纯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强加的迫害发生时稳住心态

那天早上刚要出门上班,在开门的一瞬间,外面的几个人一起伸手把门快速拉开,几个人一下子闯進屋里,按住我的肩膀。喊着“别动”!并从后背用手铐将我两手铐上。这时,我知道,迫害发生了。

我定了定心神。我知道,不能动心!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此时此刻,稳住心态是必须得先做的事。我对自己说: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接着就是心中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因素。等到所有的人稍微稳定下来,我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

当时心中有一念,想搞清楚,被邪恶抓着了什么把柄呢?突然意识到,这些既然都是表面现象,背后都有邪恶旧势力操控,我又何必搞清楚表面上的原因呢。至于向内找,那是必须得做的事,不过此时此刻,我想,那就是发正念与讲真相。我问问自己,怕不怕,有没有给来人讲真相的状态?心中的答案是:不怕!必须讲真相!

想讲真相,得把气氛调整一下,看看来人,多半是刚刚走上社会,身着便衣的年轻警察。我便微笑着让他们出示证件,叫一声:老弟,你们应该都知道,我不是坏人,不如我们坐下来聊一聊。于是,就有一个人从餐厅搬来一把靠背椅,让我坐下。在他们等其他参与者、翻找与大法相关物品的过程中,我尽量平和的对他们讲述大法的美好,我在大法中身心受益,以及亲朋、同事对我的印象与良好评价等。期间的所有停顿时间,都是发正念全盘否定邪恶因素。

他们带我下楼后,一名小警察用一件衣服盖住了我身后背铐着的手,小声对我说,给你挡上点,免得别人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知道,刚刚的话,他听懂了不少,才会发自内心的维护着我的个人形像。在将我非法带走的路上,包括这个小警察在内的两名年轻的警察,基本上听明白了大法的美好、洪传于世界、江鬼出于妒嫉一意孤行发动迫害等真相,并提出了一些他们不理解的问题,我都一一予以解答。过程中基本没有触及到他们不善的因素表现。

二、在非法审讯中尽量保持清醒

接下来,我被非法审问、关押于当地分局。期间,他们恶毒的施展着邪恶的伎俩:比如,他们叫嚣着,你还不说,你们一伙的都指认你了,你还嘴硬;再如,他们找来了一个新面孔,用表面说想聊一聊的花招,利用我们的单纯、想善待他们的心,设下陷阱套我的话,使我看到了他们的伪善;又如,他们骗我说,如果我配合,就能早点回家,免得你的老母亲在外面大雨中苦苦等待!还有很多各种软硬兼施的手段。

我知道,这时我能做的,就是:一不配合邪恶,二不出卖同修。在三十多个小时的非法审讯与关押过程中,他们得到的,是一摞没有签名的所谓审讯记录,和签着“大法弟子”四个字的非法抄走物品清单。

这段时间里,只要看到没见过的面孔,我就告诉自己,这是来听真相的人,他们明白的那一面是很急迫的想听闻真相的,我一定要给众生机会。不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很难找到这样面对面慢慢道来的机会。既然来到了这里,讲真相就不能停!对面没有人的时候,我就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因素,全盘否定邪恶的一切迫害形式。

邪恶的伎俩没有得逞,它们就又转换了迫害形式,将我所谓的刑事拘留,把我送到了本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路上,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师父和正神都在看护着我,邪恶也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我只走师尊安排的路,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

到了看守所,先是体检,师尊给演化出血压高的表象。看守所的医生建议送押人员汇报他们的上司,我在心中也请师尊加持,让看守所不敢收留大法弟子。本来一个请示批准的问题,这个联系上级的电话却打了十分钟左右,我知道,这当中,另外空间会是一场正邪的较量吧!

结果办案单位还是把我送到了看守所里。我告诉自己:师父有师父的打算与安排,我的任何动摇都是对法理的不清晰,是邪恶旧势力的干扰与破坏。我就只管发正念,遇到我认为合适的机会就讲真相。

到邪恶监区后,要会面所谓狱警。从他们的简单对话中,我知道这里面的一个狱警要负责多个监室,等到我和这个狱警单独面对的时候,他把我带到一个办公室,示意我坐下,等他询问我一些简单信息,填一下表格。我想,到这里面的第一个讲真相的对象就在眼前,机会必须要把握好。

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后,我提出要和他聊一聊。我知道,填完表可能就得送我到监室了,那时可能见到他再想说什么就不方便了。我两次提出要聊一聊,他两次回复说行,但先填了表再说。我想,看看他有过分的要求,我就还是不配合。如果能在这里,讲一讲他明白的那一面想要听到的真相,这个机会还是得给他。果然,面前的这个生命没有错过机会,问了几个个人信息方面的信息,登记完表格后,便和我聊起来。还是从基本真相讲起,从多个角度告诉他大法的美好、江魔头的恶行等。我告诉他,我和这里面所有关押的各种危害社会的刑事犯是不同的,我们是被冤枉的。如果把这些按照真、善、忍做事的人都关到这里,国家和百姓都是有损失的。因为这些大法弟子在家庭、在社会,乃至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在起着推动道德回升、净化社会风气的作用等等。

他静静的听着,偶尔问些不理解的地方,我便把我的认识从他能接受的角度回复给他。可以感受到,他听的比较认真。我心中思量着,宇宙万物尽在大法中,你也是其中一粒,快快看清真相,选择好自己的未来吧!

时间过得很快,半小时左右的时候,有人来找他,问他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处理完,他搪塞了一下,我就又给他讲了五分钟左右。最后我叮嘱他,要在能力范围内尽量善待大法弟子,这些都是好人,都没有违法,是被冤枉的。并和他约好,等他有时间不忙的时候,再来找我聊聊,他点头称是。

三、在被非法关押的监室中调整与感悟

到了监室几小时后,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需要调整自身的地方真的很多,很密集。

我被非法关押的监室,看书学法、炼功、立掌发正念的条件都没有。当时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只要我再有机会能自由的看书学法、炼功、立掌发正念,我就一定好好珍惜,认真做好!并后悔此前只是嘴里说做好三件事,其实离做好真的差得很远!

在看守所复杂的环境中,我知道,首先就是要全盘否定与清除。还要讲真相,同时找合适的时段背法、开创炼功与发正念的条件等。起码得这样要求自己。

要想在这里面讲真相与劝退,首先得让心态处于尽量平和的状态。最大的干扰,就是生活环境的改变带来的不适应。

在生活方面,吃的、住的、用的、空间、时间等许多方面,同时都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尤其是不能学法,而且身边一个同修也没有。每天睁开眼睛看到,闭上眼睛听到的,都是吸毒、贩毒、打、砸、抢、诈骗等嫌犯的言行。在初期的几天当中,我的心总是很容易就被这些人的言行,及各种限制带动得波澜起伏。这当中,我发现了自己求舒适的安逸心、口欲执着、看不起人的心、分别心、求出去的心及各种人情等很多执着心。这些该去掉的不好的东西,在这里面,彻头彻尾的变成了痛苦的源泉。我知道,我必须得把心态调平和,必须得去掉这些被干扰的因素!

经过半个多月的时间,渐渐的,身心方面的调整,有了效果。同时也让我体会到了修炼中的神奇。

以吃东西为例。刚开始面对于粗涩的玉米面窝头,我真是难以下咽。如果哪顿饭是吃白面馒头,我就多要一个,下顿的窝头就不要了,当时居然还为自己的小聪明窃喜过,殊不知在众神聚焦的三界中,这个举动真的是不好看。在师尊的法理中,我悟到了口欲执着是人心,得去掉。就强制自己不去区分窝头还是白面馒头。说来真是神奇,没过两天,我意外的发现,我竟然看不出来、也吃不出来到底拿在手里的是哪种馒头了。当然到了这个时候,不想吃窝头的苦也就完全消失了。这是之前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居然可以转变的这么奇妙!

我睡觉的位置,是在监室吊扇的正下方,地砖上。开始时,我总担心怕电扇整夜的直吹会不会吹出问题,怕两层单布难以隔住地砖的潮寒。后来我意识到,这些都是人这一层次的理,是我该超脱、该突破,也一定能超脱,能突破的因素。这些因素也许会让我感到不舒服,却不会伤害到我。当我想清楚了这些,有一个同监室的人,送给了我一件棉袄,既能铺也能盖。

还有一个例子。这个监室里管号的,是一个被关押在这个监室的普通嫌犯,是个纨绔子弟,官二代。他怕我在这里弘扬大法,影响所谓监室秩序,所以宣称不让其他人与我谈论与大法相关的内容。为了尽量消除他限制我讲真相救人,同时也考虑对他的救度,我就边发正念,边找机会主动跟他说话,慢慢的把正的待人接物方式传递给他。毕竟众生都是法中生,纯正的东西还是更容易被众生接受,我与别人交流的环境慢慢的在改善。半个多月中,找到机会我就讲真相。但说来惭愧,劝了不少,只劝退了三人。另有几个人表示出去了要找法轮功,也要修炼大法。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大约半个月后,只要发现有任何难受的感觉出现,我就立即认真的找,是什么原因让我难受的。哪个人心是根源,哪个执着是诱因。尽量分辨清楚,并在心中告诉自己,一定把这个人心与执着清除干净。每当心中明确了这一点,由此而产生的各种难受的感觉就会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再到后来几乎难受的感觉刚一露头,就能被师尊给的“向内找”这个法宝,化解的丝毫不剩。这些从未有过的感受,使我在看守所特殊的环境中,倍感师尊的加持与呵护,感受到师尊的无量慈悲!

四、走出看守所后的反思

走出魔窟以后,有必要理性的把在其中诸多的心性调整、境随心转的各个环节予以总结。一方面可以证实大法,另一方面,对我们加深理解大法法理、严肃对待修炼与助师正法的誓约,都很有必要。还可以与同修交流切磋,互为促進。

◎人情是痛苦产生的一个根源

庆幸自己早几年就把修心断欲的路走了过来,在那样的环境中真的确实少了很多烦恼。但是人情方面的纠结,还是给我猛击了一掌!挥之难去的母子情、夫妻情。而安逸心、口欲执着、分别心、各种有求之心等,这些也都属于人情的范畴。我越来越发现,人的情是人在内心感受痛苦的一个无法回避的根源!

我慢慢的理清了一些问题,现在我能悟到的是:情,这个在三界内才有的物质,既是人享受福份的一种途径,也是高级生命用来消减人业力的一种载体。当人满足人情的过程,就在受用自身的德带来的好处;当人情受到压制时,就是在偿还、消减业力。很多人从降生开始,就以各种不同的形式享受着人情带来的满足,堆积着人情。却不知当人在旧宇宙成、住、坏、灭的旧理中,面对老、病、死等因素而被迫离别时,曾经的堆积会尽数翻出来。堆积的越厚实,翻出的越厚重;堆积的越是久远,翻出的过程也会更为长久。

比如,越是曾经在口欲心执上放纵与满足,越会在身陷困境,或肉身老化、人体消化系统功能缺失时,感受到渴求与无奈;越是放纵自身的安逸心,尽量的满足各种安逸的要求,越是在得不到安逸,甚至被迫吃各种苦头的环境中感到痛苦不堪,难以承受;越是多年堆积起来的亲情、友情、爱情、同修情等等,越是在离别之时难以割舍,久久难以忘怀,而饱受牵思之苦。而这些人人难过的苦楚,对于正法修炼中的人,就会化作一重又一重的羁绊,堆积的越多,阻力越大,越难以超脱。

而当我们大法弟子在一定层次中明白了师父的大法,看清这一切人情,是起到一种“工具”作用的时候,我们也许会更容易从中走出来吧!

◎看清楚魔难的实质,才容易归正

静下心来想一想,我们能不能站在修炼的角度看清楚,眼前的魔难,实质上是修炼过程中的哪一方面表现,为何会有此环节?是师尊想让我们在此事中去掉哪些人心与执着?还是邪恶旧势力钻空子强加的魔难?如果是旧势力钻空子,我们在全盘否定的同时,就要回过头来看看,旧势力钻的我们哪方面不够标准的空子;师父将计就计,是要利用其来解决我们哪方面的问题。

大法弟子在一定层次上看清了事情的实质,就比较容易归正。邪恶其实是动不了大法弟子的,虽然它暂时还能操控一些残余的邪魔乱鬼,让我们肉身感觉到痛苦,让我们的视、听受到一些干扰,但真正在法中实修的大法弟子的心,它们是动不了的,即使微动也很快能在大法中归正,以至最后完全不为所动。这样,我们归正一思一念,也就是在精進的状态当中了。

对于我走出看守所大门时的心态,至今记忆犹新,那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心态。在突然被告知释放回家,迈出看守所大门的一刻,我的心中坦然不动,几乎没有激动与欢喜。这是在被非法关押最初几天里,最为强烈的一颗有求之心。我悟到,之所以在那一刻,没有激烈的心态波动,是因为我在此期间,差不多每天都有想要出去的想法冒出来,有时每天会冒出来很多次。而每次这种强烈的有求之心出现的时候,我都对自己说:有求之心,我不要!我要去掉!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做好,我要去掉一切有求之心。

从离开看守所前一天的下午开始,我所能意识到的人心与执着,包括求出去的这颗心在内,都已逐渐放下。也就是说,在那十几个小时的时间段中,我处于无欲无求的状态。第二天上午,我就突然被告知,可以回家了。

写到了这里,我又想起了慈悲伟大的师父!不知师父又为我多操了多少心,又替我承担了多少苦难,在我刚刚达到某一层标准的时刻,就把我从魔窟中捞了出来。

这段经历也帮我解决了一个我一直困惑的问题:怎样才能做到圆满的时刻不生欢喜心。看来去掉求圆满的心,及各种有求之心,应该是个必要的条件吧。

归正一思一念,不仅限于旧势力绑架大法弟子这一种迫害形式。全盘否定邪恶强加的,各种形式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与对法起破坏作用的因素,是现阶段大法弟子应该做到的。无论迫害形式是绑架,还是病魔迫害,还是家庭或社会环境中各种形式的迫害等等。都需要我们在魔难中归正一思一念,才能看清、才有否定迫害的能力与动力。而在日常的修炼过程中,归正一思一念,就会有效的化解魔难,消除迫害因素。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随着走出具体魔难形式后时间的推移,时过境迁。而邪恶只要还没最后被灭尽,就不会停止它们的干扰破坏作用;我们自身的懈怠与放松,也同样会阻碍修炼人的正念与正行。如果我们发现曾经的执着与人心在走出各种魔难形式一段时间之后,又有所抬头,或反复干扰破坏,就要警觉是否是我们自身,在一思一念的归正上有所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有些放松了。

我们都清楚,在残余的邪恶旧势力虎视眈眈的当下,大法弟子对任何人心与执着的放纵,都是危险的。归正与纯净一思一念,是最方便师尊及正神加持大法弟子,也是最有利于我们全盘否定与清除邪恶因素的状态。

如果还担心在邪恶挥动魔爪时会让我们难以承受,那我们尽管可以放心,无论旧势力如何猖狂,真的是超出了我们承受能力的范围,师父一定会给我们作主,一切尽在师父掌握!就看我们对全盘否定旧势力的法理,如何理解,怎么去做了!只要我们达到了标准,归正了我们的一思一念,邪魔即会被无漏的大法所消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