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找回昔日同修中提高心性

更新: 2017年07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在七二零以后没重视实修,现在明白了以后,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自己起步太晚了。所以不但在自己修炼方面着急,同时也为那些当年得法以后不修了的昔日同修着急。这两年我在找回昔日同修方面下了很大工夫。下面把我这两年在找回昔日同修中的体悟,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找回昔日同修

二零一四年七月,我在市场上偶然碰到了一个老同修。交谈中他说想找个伴,下乡去找回昔日同修,始终没找到合适的人,他说:我看你最合适,我当时就说,可真巧了,我最近正在县里做这件事呢,下乡也行。他说,就是交通工具不太好办,他不会骑自行车。我说,那好办,我买辆电动车,带你不就行了吗?!

第二天,我就买了一辆,一次充电可走一百公里的大电动车。从八月二日开始,我就用电动车带着他,对已经掌握的“七二零”以后不修的、或只看书不出来的和不精進的同修开始走访。根据每个同修的具体状态,用师父讲的法理启悟他们。多数同修都能从新走進大法或精進起来。

到了十月中旬以后,天气渐渐凉了。因那个同修年龄大,就不适合再下去跑了,我就自己一个人下去。那个同修当年七十八岁,我七十五岁。

我下乡还有个便利条件,因为在七二零以前我曾经是当时的辅导站站长,各个乡镇的协调人我都熟悉。很多七二零以前的老学员都认识我,那时弘法时骑着摩托车,也跑遍了我县农村各个角落,这样我也便于接触,好说话。从那时开始到现在,除了下雨天外,从未间断。离县城最远的村子都要走五十多公里,一个往返就一百多公里。饿了就随便买点干粮,渴了就顺便找点水喝。冬天下雪时路滑摔过跟头,但都有惊无险走过来了。

二、走遍一百零七个村子

在这个过程中,当地的协调人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下乡时多数我都找当地的协调人一起下去,因为他们对当地的情况更熟悉,讲起来比较方便顺利,而且把不精進的协调人,也能带动起来。

一年后,电动车电就不足了,轮胎也不行了,我就又新买了一辆电动车。在全县范围内十四个乡镇一百零七个村庄,凡是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全都走遍了。几乎一两个月就走一遍,有条件成立学法小组而没成立的,就成立了学法小组,不能坚持学法的也坚持下来了。部份不修的同修也回来了,不太精進的也开始精進了。也有精進一段时间,时间长了就又松懈的。这就需要经常去带动他们。对一些需要大法书的,及其他材料的,都能及时给同修解决。

在帮助同修的同时,我自己也抓紧学法炼功,我每天都是三点四十起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每天学法两个小时以上,在对法的理解和认识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对不精進的同修更加着急,从而增强了找回昔日同修的责任心。

三、冲破阻力 找回昔日同修

在这个过程中有过无奈、有过委屈、更有各种各样的干扰和压力,我都冲破了。开始时,由于我长时间不和同修接触,十多个乡镇一百多个村屯,同修叫什么名,我都记不住了。打听女同修本人的名字,还没有多少人知道,我就得记住他家不修炼的丈夫叫什么名,才能打听到她家。

一来二去名字就多了,就记不住了,就得写在本上。这样就有同修不理解了,在背后说什么的都有。有怕心的说有安全隐患问题,协调人和我说了此事,我就耐心的解释,我想把这个项目做好,就得经常去一百多个村子,刚开始我记不住,就得写在本上啊。面对同修的不理解,我也感到委屈,也想过不做了,做别的吧。但是过后想想修炼哪能那么容易,找自己吧,不但得做,还必须做好,这个项目是师父要的,也是修自己的过程。

四、在找回昔日同修中提高心性

有一户夫妻俩原来都修,后来女的去世了,男的又找了一个后老伴,这个后老伴极力反对他修炼。一天我去了他家,和这个同修刚提学法的事。她忽然猛扑过来,一手抓住我的手,一手扳住我的肩膀就往外拖,用力把我推出门外。嘴里说着难听的话,随即关上房门,不让男同修出来。

还有一个村的夫妻俩,是“七二零”前的辅导员,由于儿媳坚决反对,结果都不修了。我去找他们时,他儿媳一听谈修炼的事,立即就撵我走,看我不走,就操起电话要报警。

还有一次去找因受家庭阻力不精進、走不出来的同修时,也是刚一谈学法和讲真相的事,她那个正在外烧火的老伴,马上拿着烧火棍進来,用棍子指着我说,“你给我出去,刚消停两天,又来扯这个,痛快给我走!”就硬把我赶出来。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都笑着对他们说,不要这样,你骂我打我,我都无所谓不在乎,可阻止别人修炼对你不好,那是在犯罪,应该支持他,他修炼对你和你家都有好处。

还有一个同修对我说,他们亲家母原来挺精進的,现在迷上了麻将,劝也不听,让我去帮助一下。我先后去了四次,前两次她都在外面打麻将,她丈夫明知道她在哪也不去找。第三次她下地干活也没遇到,到第四次才碰上她,我跟她讲师父的讲法,讲得大法的不易,以及修炼的美好,反之完不成使命不兑现誓约的可怕后果,她醒悟了。表示立即放下麻将,马上参加邻村学法小组学法,并带动了其他同修。

还有一个女同修,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家中养了好几头牛、猪、鸡、还有很大的园子,整天累得够呛。根本没有学法、炼功、讲真相的时间。附近的同修都为她担心,让我想法帮帮她。跟她一谈,她就诉了一番苦,说没办法。我就跟她说,我们得法不易,你能不能改变一下状态,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每天宁可少睡觉也得挤时间学法,早晨起来先炼功,然后再做其它的。过了二十多天我又去她家,一见面她特别高兴,她说以前咋没想起来这么做呢,这么安排法也学了,功也炼了,还啥活也没耽误。原来身体不好,现在身体可好了,精神状态也好了。

还有一个昔日同修邪悟了,学了所谓的“第十讲”。我就在法理上和他切磋交流,后来他又走進了大法修炼。这样的事太多了,就不多说了。

这两年虽然找回了一些昔日同修,同时也使许多不精進的同修精進了,有的学法小组成立起来了,有的从此走出来了,但我回想一下,以前也有同修找我,让我能精進起来,可我自己一直都被执着挡着,走不出来。现在深感自己走出来的太晚了,耽误了很多时间,很多事,也很愧疚。总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我早已暗下决心,以后一定按师父要求去做,把最后的这段路走好走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