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嫉心不去断送修炼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师父开示:“这个妒嫉心你可千万得去啊,这个东西可了不得,它会使你所有的修炼都变的松懈,毁了你。不能有妒嫉心哪。”[1]同修们都知道松懈与安逸心有关,而这次讲法中,师父谈到松懈也与妒嫉心有关联。妒嫉心对于修炼人来说是个非常严重的心性问题。下面我谈谈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望对同修们有所借鉴。

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2]从字面上我们都能理解,妒嫉的产生源于内心感受到不公平所致,随后产生的气恨、争斗与报复的邪恶心理也都是恶者的体现。对于修炼人来讲,什么是松懈?我的理解是:在正法修炼中,不能严格要求自己,不能时时向内找;对救度众生的项目不用心、不专注,为了完成任务,有时糊弄事;给予小道消息、乱法者提供市场,不能以法为师,修炼的正念不足,意志不坚。那么,妒嫉心是如何导致修炼人松懈从而走向毁灭的呢?

我悟到,与“求名心”有关。 在修炼人中,第一种,表现为“求高”,要压倒别人,看到别人的强大和优秀,第一反应就是自尊心、自信心及安全感倍受打击。心里极度不平衡,想的是:老天太不公平,为何给予这人如此多的优质基因却没有给予如此努力的我?我一定要找到他的软肋或者缺点压倒他。这个时候的状态,有的人是完全想不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在魔性支配下做错事,甚至大错事;有的人能想到这是妒嫉心不能有,会不得正果,去排斥它;但由于心里波动太大,妒嫉心所产生的模式太顽固,恶念并没有根除,只是被强压下去了,在适当的时候又会一触即发,就看当时学法的多少,心性把握的程度了。

当今社会,几乎人人都以拥有金钱的多少来体现自身的价值。妒嫉心会导致对他人名利地位的获得而不服气,为了证明自己也是可以的,有的会以“修大法是有福报的”,要赚大钱让亲朋好友认同自己。表面上:是为了便于更好的讲真相,骨子里:是为了获得心理平衡。修炼人背后跟着的标准是大法,我的理解,大法要求我们要:放下人念,修去执着。那么,修炼人越是执着什么,越是没有。过程中,师父会一再点化,到最后,拉不回来、越陷越深的时候,就成了被旧势力修理的对象,生意、投资一败涂地。

师父说:“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3]大法弟子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明白,这妒嫉不源于真我,它的背后是撒旦邪魔与共产邪灵,它就是来毁掉修炼人的正念与根基的;那么,就会在反反复复的犯错中失去信心,怀疑自己可能不是块修炼的料儿,当在遭受迫害时,又会怨师父不管他,从而在不知不觉中走向邪悟,走向毁灭!

第二种,表现为求大,自大、自我,唯我独尊!无论表现不表现出来,心里想的是:我是上界下来的王,大法弟子,我当然是不同凡响的!在修心上,表现为:我都这样放低姿态对待你了,你怎么还不知好歹?我的承受也是有限的,还要我怎么样?在做救人项目时,心里想的是:要和师父回家,必须得救人,把协调人安排的任务赶紧做了完事;现在迫害还这么严重,遇到不错的人大体上说说就行了,总比那些不做的来得强。看到那些救人多,做的好的同修,心里想:你能做的,我也可以。表现上是为了面子做、逞强、硬上,做完的感受是好累,长此下去,真的是好苦!完全体会不到修炼人为他的快乐与救度那么多生命的幸福感。在苦熬中坚持必然会执着于正法时间,一旦对时间延续的承受到了自我的极限或者听信了邪悟者、特务的谎言,就会算计人间的得失,从而放弃修炼,走向毁灭!

我的妒嫉心的表现一直都是在看不上他人上绕圈,虽然修去了很多,但最近我又暴露出在这方面修得不扎实,由于自大所产生的妒嫉与党文化话语模式。就是:当我状态好时,这些不好的心都不会有,表现是宽容与慈悲;可是,当我状态不好时,就会借机以帮助他人的名义指责同修,其实就是自己在状态不佳时,放松了自己的修炼,变得跟常人一样的情绪化了。说话的方式又是党文化的高高在上、自大的表现。我悟到:没有平等的心,就没有平和的言语。修心,就要修出心的容量,就是要能接受不同人所在层次的表现。任何人,你要求他的言行要超越他所在层次,达到一个高标准是不现实的,因为那是宇宙法所决定的。所以,遇到矛盾、冲突要先修自己,然后,才是善意的劝说。

第三种,表现为求上,为了追求完美,处理问题圆滑。世间不可能完美,追求完美者是执着于自我标准并且要获得更多人的认可与赞美。求名心被隐藏在认真做事之下。表面上让人说,但心里想的是:你为什么这么说我?我有这么差吗?某某某不也这样。心里不平衡,会掩盖与狡猾的辩解,目地是向人展现的是,我没有错,是别人搞错了。对自己的口无遮拦、随意解释大法、传播不正确的炼功动作、传小道消息等不以为意,不认错、不道歉、不悔改,但三件事依旧在做。对于学法不深的新学员与不能以法为师的老学员来说都很有迷惑性。这样的人无论个性上是强是弱,魔性上来时,主意识是被邪恶抑制的;所以,被邪恶操控、利用时,自己浑然不知,我行我素。

追求完美的人往往都不自信,色心重的,就特别在意异性对自己的认同。有同龄的异性同修在时,就会刻意表现自己的精進,有的甚至眼神、举止都很暧昧。我们这里有一位各方面都做得很好的同修,因为在学法小组与一位男同修产生情愫(各自都有家庭),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在思想上都犯了修炼人的大忌“口念经文贼眼相看”[4],一直没有归正,在一线讲真相中被绑架。有的青年同修也因为男女关系问题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给证实法、救度众生带来损失。

我们这里就有位老同修前不久离世了,来得太突然。她不属于圆滑型,她是属于妒嫉心引发的怨恨与争斗使她暴躁的脾气从来没有改变过。每次见到她,她都是以抱怨的口气诉说别人对她的不公,使我想在法理上与她沟通都难以插上嘴。所有曾帮助她的同修都感到很无奈,不知如何是好!我曾经被她因为一点点小事,狠狠的骂过,虽然,当时心里很添堵;但之后我没放在心上,因为我很清楚的感受到那夸张、尖锐的噪音根本不来自于人类,是她背后的邪魔在攻击我,企图使我放弃对她的帮助。有的同修,因为她表面言行的不善从而不再与她学法,新学员因为她腿部长期被迫害而轻视于她。但我看到的是:她在丈夫同修离世的精神打击中,肉身被迫害中,依旧想到的是要救人,腿脚肿的跟象腿一样,依旧深夜爬楼去挨家挨户发真相资料。她知道自己修得不好,做的差,但对大法和师父的信从未改变。我也一直在鼓励她,让她区分真我与假我,她也觉得我与她缘份不一般,能感受到同修的温暖,给予她信心。但大法修炼是严肃的,在我最后一次见她时,她虽然和我沟通还是比较友善的,但是,当谈到具体事件触动她魔性的时候,她说出来的话,我立刻感受到腿部在被另外空间的虫子蛰,我很快安抚了她的情绪,之后,这种感觉才消失。由于妒嫉心不去,脾气大、党文化重,使她的修炼状况为:学法困、炼功困、发正念也困,没有办法找到突破口,我也曾帮她发正念,自身也被干扰的很严重,最终,她还是被旧势力拖走了肉身。

这样的教训各地年年都有,我也在思考为什么妒嫉心对有的同修会如此难去?都说放下自我,修出为他的心就能根除妒嫉,但实修中,很多同修却难以做到。我在想,肯定是有什么观念没有转变,阻碍着心性的提高。我反思自己为什么没有那么强的妒嫉?我深挖了一下自己,得出的结论是:当我专一的心里放着师父,脑子里装着法时,我觉得,我没有啥好妒嫉的,不平衡的人心是源于人觉得自己吃亏了、利益受损了或者地位低下、自尊心受挫了。而大法弟子是整个大穹众神最羡慕的生命,能作为师尊亲传的弟子地位已到顶了,再说同修之间修成了都是各回各家,原来从哪个体系来的还回那里,不存在人类的谁比谁高就好,那我们还要妒嫉谁?

自古以来,众多修炼者几乎都是小法小道的修炼,而大法弟子不仅仅是大法大道的修炼,更不得了的是:我们得的是新宇宙根本大法。这对于过去修炼者来讲,简直就是无法想象,遥不可及!对于宇宙中的不同层次的高层生命来讲,是最大的获益,是生命更新到新宇宙的保障。大法弟子拥有大穹中最伟大的师父,最伟大的法与最神圣伟大的身份,谁还值得我们去妒嫉?倒是有很多生命羡慕、妒嫉我们!

师父说:“常人把一些摩擦、一点事情看的很大,活着就为一口气,不能忍,逼急了什么事都敢干。但是作为炼功人,别人看的很大的东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为你那目标太长远了,太远大了,你将要和宇宙同龄。你再想想那东西,可有可无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东西都能过的去。”[5]

正因为我是这么悟的,所以,在我被迫害、最艰难的时候,甚至双亲在压力下背弃我的时候,虽然一时心里有怨,但之后我也没放在心上,能以德报怨;在面对同修的伤害时,也能向内找,放下同修情,依旧善待对方。这是因为:我知道对我不离不弃的永远都是师父,我也非常明确我要跟师父回我的天国家园,那么,人心所带来的痛苦也就不值得一提了。

在此,我想对同修们说:正法时间是有限的,把住核心与正道才是明智的。不要再做未来让自己不堪回首的事,要对得起自己生生世世轮回中的苦等圣缘,要对得起天国的众生对我们的期盼与信任,更要对得起师父对我们的无比珍惜!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