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识字的老太太抄写《转法轮》(图)

更新: 2017年06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学法轮功以前,我大病、小病有十四种,严重的肾炎病伴随三十多年,脑血栓严重手脚不听使唤,吃饭不能用筷子,饭粒子掉哪都是,有时就用手抓,五斤重的东西拿不动,腿不好使干点啥都是爬,做饭、干家务、上厕所也得爬来爬去,扶墙能蹒跚着走。

后来,我又得了食道癌吃饭费劲,咽不下去饭,生不如死,遭罪我都遭不起了,就想死多吃药,药死了不遭罪,三次也没死成。

有个女道士说我的寿命到了,能救你的只有法轮功,你就学法轮功吧。我老叔是学法轮功的,并且还跟过师父的讲法班,也叫我学法轮功,家人都支持我学法轮功。

大约是一九九八年,家人开车把我送县农机公司二楼,有不少学法轮功的学员在那学《转法轮》。我家姐妹多,生活困难,我也没上几天学。不认字我就听别人念,他们又教我炼功。就学这几天,当时五十多岁的我又来了例假。

我在县里住了六天,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啥毛病也没了,全好了。家人把我接回家,村里人都不敢相信我还活着,并且还健康快乐的活着,都替我高兴!

从此,家里的活我啥都干,买化肥我自己扛,卖化肥的人不敢往我肩上放,我说没事,他没放正我自己又把化肥袋往前蹾一蹾,扛起就走。

我不认字,师父看我有修炼这颗心就帮我,有个老年学员给我念书,教我认字,我着急,想自己要认字该多好啊!师父就给我显现,我看书那字都是五光十色,金光闪闪的。

师父说:“你回家也写两笔字儿,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1]我想我也写字抄书。老头听我要抄书,就笑话我说:大字不识几个你还想抄书!我说我就抄给你看,铁棒还能磨成针呢。我开始写字,看一眼,写一划,看准字再写,这个点写在哪合适,一笔一画的写,有时一个字要看二十多眼才能写完,挺费劲。

师父看我有这颗虔诚的心,就把着我的手教我写字,从此,我会写字了!有一次我抄书时就感觉自己是在空中飘着写,写的字全是金光闪闪、五颜六色,放着金光,有时还显现出小佛呢,非常美妙。

'我抄写的《转法轮》'
我抄写的《转法轮》

还有一次我抄书就觉的有人站在我身边,我没注意还写我的,再一抬头看是师父站在我身边,我激动的哭了。神奇的事太多,不仅是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历过。

法轮功师父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和别人发生矛盾找自己,叫向内找。我严格要求自己就听师父的话做好人,做个更好的人。我家靠道边,道那边是条河,河边砌的护坡,人们经常在河边洗衣服。

有一回我老头把三轮车停道上了,没拉闸,大三轮车掉沟里把洗衣服的人吓得蹾一下,说是摔坏了,就到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大夫说没有事,可那人就不出院,她家人告诉她装病,想讹我家钱,我不往心里去就在医院侍候她,她要香瓜吃我就买,要猪肘子吃就给她买,我想可能是我欠她的吧,欠了就还,我求师父不能老在医院里,我没办法学法、炼功啊。药费大概花了四千多块钱,后来我叫儿子给她七百块钱,他和我儿子关系好,我儿子说一说,她就出院了。我脾气不好,我要是没学法轮功我是做不到的。

正当我家庭和睦,身心愉悦在佛恩浩荡中,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我也没有幸免。派出所到我家非法抓我六次,每次都得到师父的点化,都化险为夷。

派出所每次来我家都给我和家人带来很大的伤害,因此我丈夫老打我不叫我学法轮功,要给我送监狱去,按着我脑袋往门框上撞,丈夫打我我就喊师父救我。一次派出所来了十几个警察到我家抓我,把我家包围住,窗户、门、后门都站的警察,我求师父救我,警察象没看见我一样,我顺利走脱,把在我家的一位学员给抓走了。我四儿子对警察说:你们老上我家来抓我妈,我妈学法轮功以后病好了,能干活了,不骂人,不打人,能照顾家了,你们为什么抓她。警察听了就破口大骂,要给我四儿子戴手铐,叫我三儿子给拦住了。

因警察三番五次到我家实施绑架,丈夫因为我学法轮功整天提心吊胆,心里承受到极限。经常打我,把我撵出来,不给我吃喝。我为了家人少为我担惊受怕,我就住在我家苞米仓子里。东北的二月天也挺冷,有时也刮风下雪,没有取暖设施,我一点也感觉不到冷。

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之情,唯有修好自己,多救人才能回报师父救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