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多岁老人:我有师父管

更新: 2017年06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在天津师父传法学习班上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九十多岁了。在这些年的修炼中,遇到的大大小小的魔难、消业真是不少,时间最长的二十多天,一般的是两到三、四天就过去了,但这次魔难经历了长达一年之久。

一、魔难的出现

二零一五年初,我的后背两块(核桃大小)的皮肤出现了痒的状况,后来发展到整个后背,又发展到两只胳膊,后来又到脖子、头皮及右边的脸部。

皮肤出现的痒不是一般的痒,而是奇痒、巨痒,而且痒的钻心、闹心。挠的手指甲都不用剪了,已经磨秃了、磨光了。常常夜里痒的不能入睡,有时一夜只睡两到三小时。早上起来一抖搂,床单、地上落下一层皮渣。

皮肤也因长期抓挠变色、皮肤增厚,脱皮、掉渣,好象形成一层盔甲。痒时,皮肤通红、热烫,象发烧一样,且流水,有时还流血,把衣裤都沾在一起,撕开来,真是揪心的痛,苦不堪言,同时还伴有脚肿和小腿肿。

二、人为的滋养了邪魔

在二零一四年,我曾经历了一次魔难,当时我前胸及两大腿前边也出现过皮肤痒的情况,过了几个月总是不好,我很无奈就不管它了,突然有一天不痒了,皮肤恢复正常,全都好了。

所以,这次出现魔难,为什么没及时清除它?后来发展严重,向内找了许久,总也找不准,就心烦了,拖拖拉拉,关键是自己基点未在法上,认为痒没有什么要紧的,从心性上,从自己的言行上去找,这样很艰苦、“懒”的人心使自己放慢了脚步。这不就是邪恶想要的吗?以此来磨灭我的意志,来毁掉我!

好危险!自己真出了一身冷汗。幸运的是我有师父,有师尊的呵护和同修的热情关心帮助,使我及时醒悟。

三、向内找

要刻骨铭心的向内找,不怕痛、不怕丑,把不好的肮脏的变异观念、人的思想挖出来,把为私的根拔出来。向内找要把基点放在为他上,跳出保护自我,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的理,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对照大法,对照师父给我们的这面明镜,好好的照一照,发现它,灭掉它。

经过向内找,我找出自以为是、自高自大、常有理、不愿被别人说、爱听好听的、看人总是找别人的缺点、不去看人家的优点和长处、议论思考问题时,总是想错的是他,对的是我,而不是象师父说的:“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

再有就是色欲心重,比较注重外貌、衣着,爱漂亮等执着。退休后,有时间了,就更注重了。特别是当听别人说,你这老太太越来越好看,越来越漂亮时,这个执着就越重,在此情况下,当我的皮肤出现问题时,四肢的皮肤出现了白色斑块,爱美的心有了一定的压力。为了保护自己的形像,千方百计的想办法如何掩盖不好看的一面。这样一来,不管天气多热,也不穿短袖上衣和短裤。

特别是二零一五年,皮肤又出现了大面积的不好的问题,当时有一个参加学法小组的机会,但我不想参加,怕难看、怕被同修看不起;怕同修笑话自己怎么修成这个样子?怕同修背后议论自己,给自己增加不好的物质等等。总之,都是为私为我的肮脏心态在作怪,压得我好苦好累!

但是最终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在同修的热情帮助下,我突破了怕这怕那的人心、私心,回到了我渴望好久的家——学法小组,当时那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后来,我义无反顾的参加了诉江大潮,意识到诉江是正法修炼的新的里程碑,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我很快用实名写了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信,邮寄两高并顺利妥投。参加诉江也是我突破人心,向前迈進的新起点。

自从参加学法小组后,我就象换了个人似的,虽然还在魔难中,但我的精力很充沛,师父又一次给我清理了身体,一个月尿血五次,但在师父的加持下,在自己的正念下,很顺利的过关。后来,我先后写了四篇稿件给明慧网,发表了三篇,这也是我自一九九四年得法以来的第一次给明慧投稿,多少年来我都没有写过稿子。因为我经常看明慧发表的同修的修炼心得文章,他们证实法做三件事的精進状态使我很受鼓舞,我也决心开一朵小花,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买了一台复印、打印一体机,学习做真相资料。

开始也不是很顺利的,由于自己有爱面子的心和怕学不会的心,迟迟没有动手,通过学法,在师父的鼓励下,我认识到修炼人要去掉人心,只要大法需要,大法弟子没有学不会的,没有做不成的事情,于是,我学起了做真相资料。

刚刚开始时,由于心里着急做不好,苦恼了一段时间,也付出了一些学费,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的有了转机,基本上学会了做一些简单的真相资料,后来我又学会了做真相期刊。看到自己亲手制作的漂亮的真相资料,心里美滋滋的,从而生出了一阵阵的欢喜心,人心是顽固的,要每时每刻的去查找它,清除它,它是我们修炼路上的障碍。

四、在魔难中坚定正念做好三件事

真修大法弟子是没有病的,出现的什么魔难、病业都是假相,你强它就弱,旧势力就是想把你绑在床上,毁掉你,我们决不能被它左右。要加强正念,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在魔难中我就是这样做的。

首先要多学法,学好法,要心中有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我平时学法看的是一本小型本《转法轮》,字体小些,但就在我学法时书上的字体放大了一、二倍,而且每一行字都发出红红的颜色,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每天学法一、二讲,还背部份经文、《论语》等。

增加炼功的次数,每天炼五套功法,下午还要增炼三、四套功法。炼前我经常想师父说的“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3],以此来提醒自己要静心炼功,排除杂念。由于腿肿脚肿,炼第二套功法有些难度,抱轮时腿很不好受,我就想我是顶天独尊的神,不是人,这时觉的腿伸长了,人很高,好像直入云霄似的。炼第五套功法时,先盘腿(单盘)半小时,然后再双盘就容易了,每天坚持双盘一小时,有时候痛的眼泪都流下来了,我时刻记住师父的教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4]“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5]师父鼓励着我,加持着我,使我能坚持下来。

发正念清理自己和外在空间场,要多发正念,发好正念。我每天坚持发好四个整点的正念,同时还不固定的随时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的不好的物质和因素,还每天发正念清理自己一思一念有不符合法的思想、念头和因素。以便及时纠正自己,如有时议论人,发现后,马上在发正念中清除掉这些不好的东西及时归正自己,每次发正念,都要清理共产邪灵对我皮肤的迫害。

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我几乎每天都出去花真相币,有时发真相资料。还经常给菜市场卖菜的,马路边上摆地摊的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有时乘坐公交车、出租车给乘客和出租司机讲真相,还去公园给游人讲真相,有时也给邻居讲真相,现在出租车都装有监控探头,我们就下车后在车窗和司机讲真相等,总之,要时刻不忘自己救人的使命。

我和老伴都是九十多岁的老人,但是日常生活都能自理,很少给儿女添麻烦。在魔难过关中,虽然每天睡的很少,但精力依然很充沛,作息时间从不改变,我的家人、子女、朋友及邻居有什么活动也从不耽误,除我二女儿(同修),知道我的情况,其他人都不知道,我深切感到我所以在这么长时间的魔难中,基本上没有耽误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如果没有师父替我承受,慈悲的呵护我,我就不是现在这种状态了。我太幸运了,因为我有师父管!有师在,有法在,才能使我在魔难中坚定不移。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