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同修七天闯过三次生死关

更新: 2017年07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晚十点半,我学完法,把语音电话号和三退名单抄完,上床想睡觉。这时手机响了,我看是A同修打来的。她说:“大姐,你快来我家帮帮我。”听她的声音很痛苦,我说:“你怎么啦?”她说:“鼻子、嘴出血不止,你快来帮我。”我说:“这就去。”我穿上衣服到师父法像前,合十:请师尊加持弟子们强大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清除病业假相,解体旧势力及共产邪灵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因素,迫害大法弟子是毁众生,我们决不允许。说完我出门骑上自行车,顶着刺骨的西北风往她家赶,也顾不上天黑路滑,心里想着大法弟子是整体。

一闯生死关

到A同修家已经半夜十一点了。A同修说:“大姐,快進来把门关上,不能让我老伴看见,他身体不太好,胆小怕事,怕吓着他我才打电话叫你来帮我发正念的。”我说:“行,我们请师父加持我们强大正念,清除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因素,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病业假相。”

A同修拿卫生纸捏着鼻子,血从嘴里往下流,一张口血和血块吐到地上,都是黑色的,地上还有一堆血和纸,血溅到床边和立柜上都是。她站在地上很痛苦的样子,我安慰她:“你别怕,咱们有师父管,有大法,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们是净化身体。”同修说:“好,我们在师父加持下发出强大正念,解体三界内一切迫害大法弟子身体的邪恶因素。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走出三界的生命,不归旧势力管,由师父管,有没做好的地方,用大法来归正,以后做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A同修站地上(因血还在流),坚定的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解体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因素,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听她正念很坚定,我想:师父一定会保护你的。我们发了半小时正念。我说:“咱们得找找自己的执着心和没做好的事。”A同修说:“最近这些天学完法,没事就用手机看电视剧了,也知道不对,可是看上就放不下了,一有时间就看,觉的是古代片,也不是党文化的东西。”听她说完,我说:“师尊用巨大的付出,给我们大法弟子延续来的生命和时间,是让我们做三件事的,我们不精進可不行,旧势力就会钻空子破坏的。”A同修说:“师父啊,弟子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看了,做好三件事,走好正法路,跟师父回家。”过一会她好点了,她也站累了,就靠墙坐在地上,我把纸筒给她放在怀里,她用手把着,血往纸筒里流。

我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给她听,我收拾地上和溅在柜上床边的血和纸,擦洗完了,也到了发整点正念的时间。我坐在她身边,一起发正念,发完了,她说口干要喝水,我把水瓶拿给她,漱漱口,喝了几口,说好点了。这时血也不流了。她叫我上床睡一会儿,我说不困,又坐在她身边发正念。能有五分钟,就听见她“哎呀”一声,“哇”的一下吐出好多血,然后低头不吱声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身边又没有别人,我站起来就喊:“师父,快救救您的弟子吧。”我一手扶着她的头,一手拽着她的耳朵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她名字,让她从心里跟我念,求师父。喊了一会儿,她抬头睁开眼睛,说:这是干什么?我看她那样子也不像她了,脸色煞白,眼睛很亮的看着我,我说:我叫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闭上眼睛,低头不语。

我把她靠在墙上,开门叫她老伴快来看看她怎么了?她老伴一看也吓坏了,就喊她,摸摸她的头和身上说:“完了,出的都是冷汗,手脚都凉,摸脉也没了,这怎么办?”我说:“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她是大法弟子,就我们师父能救她。”我一手把着她的头,一手拽着她的耳朵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她的名字:“你跟我念,师父能救你!”不到十分钟,她身体动了动,也念出声了,她老伴说:“过来了?”摸摸手脚,不凉了,我才松口气,说:“太感谢师父了。”

A同修的老伴问她:“你怎么啦?”她说:“我睡觉了。”她老伴说:“可把我吓坏了,你都没气儿了,出那么多血怎么不叫我呢?有三、四斤。”她说:“怕你害怕,我打电话把大姐叫来,帮我发正念的。是我不让大姐告诉你的,不能怨大姐。”同修的老伴让她上医院看看是什么病,出那么多血。A同修说:“我没病,是净化身体,也是我没做好三件事,不精進,才被迫害的,对不起师父,以后一定要做好。”她说口干要喝水,喝完水洗了脸上和手脚上的血,就靠墙躺下了。我坐在她身边听师父讲法。

二闯生死关

已经两点多了。三点半,手机响了,A同修要起来炼功,我说:咱们炼静功吧。她说行。我把她扶起来靠墙坐着,把她散乱在脸上的头发给扎起来,手还没松开呢,她身体一动就要倒。她老伴弯腰扶她说:“不好,她抽了,又出凉汗了。”我心里怦怦的跳,把她上身靠墙上,顺手抓住耳朵就喊:“师父,快救您的弟子。”并对她说:“你在心里跟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能救你。”对着她的耳朵不停的念着,这时她老伴拽着她胳膊,摸摸手脚说:“你别喊了,她手脚凉了,这回完了。”我说:“等一会儿看看,你跟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我们师父救她。”他说:“能行吗?”我说一定行,他说:“大法师父,快救救她吧。”我们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一会儿A同修的身子动了动,她老伴说过来了。

我就听A同修小声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声音很小。她老伴说:“你可把我和大姐吓坏了,吓得我腿哆嗦了,喊你半天了。”同修说:“我睡觉了,听见有人念法轮大法好,我也跟着念,就听过来了,什么过来了?”她老伴说:“你又没气儿了?”同修说:“没事,我好了。”这时我心中有说不出的一种滋味,给师父上香磕头,感谢师尊用巨大的付出又一次救了弟子。我和同修说:“我们今天要没有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你,后果不堪设想,这一夜救你两次命。”她哭着说:“太谢谢师父救命之恩,我以后一定要做好三件事,走好证实法的路,来报答师恩!”跟她老伴说:“你去谢谢师父救我。”她老伴给师父法像磕头说:“谢谢大法师父又救了她。她好了,我也炼。” 她老伴又问:“你哪疼吗?”她说:“哪也不疼,就是身上没劲。”她老伴说:“上医院看看吧,出了那么多血,又没气两回,这么重,不去检查我也不放心哪。” A同修说:“我真的没病,是炼功人,有师父管,你放心吧。再说医院也不能给神看病。我要睡觉了,你也去睡觉吧。”她老伴回他屋了,他对我说:“大姐,你上床睡觉吧。”我说不困,心想觉早吓没了,就在A同修身边炼功,已经五点了,不一会她就睡着了。过了半小时她让我帮她翻身, 翻完身,她又睡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A同修坐起来,我们一起发正念。发完正念,她说心里发慌,想喝粥,喝完了,待会儿上床躺下,我把师父讲法录音放给她听,她的精神好多了,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加持弟子走过生死关。上午又来了两位同修,一起发正念,学法,切磋。我在她家住了两夜,和她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她恢复的挺好,我就回家住了。

三闯生死关

周二周三晚上十点来钟,A同修又出了两次血,出的不太多,她和老伴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小时后就好了。周四,我去她家时,她说鼻子又出血了,我说咱们要多发正念,否定病业假相。晚上我找协调同修说了A同修又出血的事,她说明天去她家,和她切磋一下,看看她有什么执着心要放下,提高上来就好了。

十六日周五下午,我们去A同修家学完法,炼动功,切磋向内找,她认识挺好的。五点了,我们要回家,还没出门呢,A同修鼻子又出血了,我们立刻就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A同修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老伴跟着念,我们发了半小时正念,她的血还在不停的流。六点发正念,又来了两位同修,我们发出强大正念:解体邪恶迫害大法弟子,阻碍众生得救的因素。发了半小时正念,A同修的血还止不住,她老伴说上医院吧,A同修说:不去,这也不是病,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今天就让你看大法是超常的。又接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她老伴也念。同修们继续发正念。

这时,A同修的儿子来电话,问他爸爸:妈怎么样了?赶快上医院。A同修说:我不去医院,把我的命就交给师父了。又过了一会儿,她的血不怎么流了,她说身上没劲,坐在地上,身体靠在沙发边上,这时血止住了,但脸色煞白,眼睛闭着要睡觉,头往下一低,就没气了。同修们喊:“师父,快救救您的弟子。”我在她身边坐着,赶紧站起来,一手握着她的脉,一只手拽着她耳朵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快救她。”让她从心里跟我念,上两次就这么念的。

她老伴喊她的名字,十多分钟,她“啊”的一声后,又不出声了,她老伴说又出凉汗了,手也凉了,这时,她儿子又来电话问怎么样了?同修说:“你妈现在休克了。”她儿子说:“姨,你们帮忙把我妈送医院,钱先给垫上,我回去就给(他在外地打工),现在我就去火车站。”这时救护车也到楼下了,我们忙着给她穿棉衣,这时她醒过来了,问:你们要干啥?我们说你儿子让你上医院。她说:我没病上医院干什么?我不去。救护车上的人進屋来拿手电照着,看看眼睛,摸摸脉,说快送医院,就把她绑在担架上,就往楼下抬。A同修就喊:“我不上医院,我没有病,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管我。”我们跟她说:“咱们去检查一下,证明炼功人没有病就回来,跟你儿子也好交待啊。”到医院后就开始做各项检查。A同修还跟大夫证实法,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没有病。她从心里发出强大正念,不承认病魔假相、邪恶迫害,请师父加持。检查完了,大夫说:一切正常,回家吧。

我们信师信法,在师尊的保护和加持下,我们形成整体,帮助同修三次闯过生死关。现在同修学法炼功,发正念,做三件事都很精進。我们有伟大的师父,有这个宇宙大法指导我们,我们一定走好最后的正法路,完成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叩谢师尊,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