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八小时闯过生死关后的反思

更新: 2017年06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七十六岁,丈夫八十三岁了,我俩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今年,丈夫经历了一次生死关,我和丈夫坚定正念,一切听师父安排,按师父的要求做,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陪伴丈夫八小时闯过了生死关。

今年三月的一天上午,大概十一点半左右,我在厨房做午饭,丈夫在卫生间方便。快到中午全球发正念时间了,我喊丈夫,没有人回答。我想他可能还在方便,于是自己发完正念,继续去做午饭,饭菜端上桌了,我又喊他吃饭,还是没有回音。我立即推开卫生间的门,只见丈夫双眼紧闭,四肢僵硬,直直的在便盆前站着,左手握拳,说不出话来,似乎失去了意识,这种状态是“脑血栓”的病业假相。

我立即想起了师父说:“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可是这不是人说一说就能做的到的,那个坚定的正念发自于你的内在,不是形式,也不是嘴说的。”[1]可是,此时的丈夫基本处于无意识的状态,要彻底否定旧势力对丈夫的迫害,我必须一个人面对,该怎么做?我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自己的一思一念,分分秒秒都必须在法上,坚信师父,不能有半点偏离,否则丈夫非常危险。我稳住心,对丈夫大声说:“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有师在有法在,不怕!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过不去的关,没有过不去的坎,师父在看着你!”我把丈夫的双手拉起来,搭在我的肩头,搀扶着身材高大、四肢几乎僵硬的丈夫,一步一步的从卫生间挪出来,再向师父的法像前走去。

同时,我不停的在丈夫耳边背师父的法,如《无存》、《正念正行》、《见真性》等,虽然当时他没有任何意识反应,但我知道他明白的那一面一定能听到,我要让他的主元神精神起来,一刻不能离开大法,不能被旧势力拖走。

我架着丈夫慢慢移动到师尊的法像面前,并将他的双手拉到胸前,合十。我叫丈夫心里向师父说:请师父放心,我一切全听师父安排,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我心想一定帮助丈夫闯过这个关。然后,我再架着他慢慢的移动到卧室,刚靠到床边,我发现他小便失禁了,裤子被尿水浸透了,我又赶紧帮他擦洗,换上干净的裤子,直到下午两点,我才把160多斤的丈夫拖到床上躺下了。

因为事发突然,我还要赶紧出门买尿不湿,临走时,我再次凑到丈夫耳边,叮嘱他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一路发着正念,一路背着法,很快买好东西回到家,只见丈夫躺在床上,依然没有意识,一动不动。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干扰,不给旧势力任何钻空子的机会,我赶紧联系儿子,通知当天准备来我家安装新马桶的工人,改换时间;同时,也没有告诉子女。

当天丈夫的情况,因为事发突然,我也没有请同修来帮忙。整个下午,丈夫躺在床上,而我高密度的发正念和背法交替進行。大概下午五点左右,我走進卧室,发现丈夫的眼睛微微在动,他开始有反应了。到下午六点全球发正念时,我对他说:“发正念了,你起来吗?”丈夫示意“行”,我知道丈夫的意识开始恢复了。我慢慢扶他起来,走到他平时发正念的地方坐下,我们一起发了正念,然后又背了几段法。晚饭时,丈夫吃了一小碗饭。

到晚上我俩学法时,丈夫的意识和记忆已经基本恢复了,只是读法比平时慢一些,就这样,丈夫好了。

我深深的叩谢师父,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是大法的神威,让八十多岁的丈夫,八小时闯过了生死关。第二天,丈夫正常炼功,做资料,下午背着一大包资料,和我一起去参加同修们的集体学法,脸色红润,精神状态很好。同修们交流时,我谈到了丈夫昨天闯过生死关的情况。同修们问丈夫是怎么闯过来的?丈夫说不出啥。我问丈夫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吗?丈夫说完全不记得了。

对修炼人来说,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丈夫对过关的记忆模模糊糊的,但这八个小时对我来说,却是历历在目,简直是经历了一场正邪大战。虽然帮助丈夫走过来了,但为什么让我遇到,让我一个人面对,我静下心来,仔细的查找自己,深挖了自己许多长期掩盖,也没有主动修去的执着心。

多年来,我在对待夫妻关系上,没有实修,没有跳出夫妻情把丈夫当同修对待。平时生活中,我还是像常人夫妻那样,经常为一点家庭小事埋怨他,吵他;丈夫虽然年龄大,但他很努力的自学电脑,长期为同修们提供各种讲真相的资料,其实挺不容易的,而我每每看到资料质量不好或是机器故障时,就一味指责他心性有问题,让他向内找,却把自己完全置于之外;在修炼上,我总是执着自己的认识,与丈夫同修发生争论时,总想改变他,如果他不接受,我就拿出师父的法来佐证自己的观点,特别是看到丈夫学法不精進,状态不好时,我更是看不上他。其实这一切都是强烈的执着自我,证实自己的人心,长期以来对丈夫同修都是负面的思维,整天唠叨不停。

另外,这两年我自己也经历了两次生死关,由于自己当时念比较正,信师信法,很快就闯了过来,而且过关的时候,我没告诉任何人,也没告诉丈夫,都是自己面对。虽然自己闯了过来,但却不知不觉生出了欢喜心。记得一次看《明慧周刊》,看到一位同修十几天闯过生死关,我立刻想到自己靠正念,几个小时就闯过来了,只是没写出来交流而已;看到过不去病业关的同修上医院或是有的同修被邪恶绑架了,我开口闭口就是他们修的有漏,看不起同修,自以为是,这是多么强的显示心、妒嫉心、名利心、争斗心啊!

从另一方面来说,其实这些执着也是自己党文化因素长期不去的表现。就在帮助丈夫过了这一关后,慈悲的师尊再次点化了我。

就在丈夫过了这一关后的不到两个月,有一天,我俩在家里炼功,炼到第四套功法时,突然音乐中断了,播放器突然开始播放“解体党文化”的录音,我又开始埋怨丈夫糊里糊涂,怎么把其它的内容放進我们炼功的播放器。丈夫拿着播放器去电脑上从新调整,竟发现播放器上只有炼功音乐啊!丈夫跟我说了此事,我们俩心里开始犯嘀咕,觉的这事儿有原因。第二天,我们炼功,炼到第四套时,播放器又开始播放“解体党文化”,我的头脑里突然连续闪现师尊的诗“走回传统路通天”[2]。我明白了,师尊一定是点化我们要修掉党文化,走回传统。特别是我一想到,丈夫过去曾当过厂里的邪党书记,便理所当然的认为他身上的党文化因素多,又开始絮叨他要快点修。当我们开始认认真真听“解体党文化”录音,对照自己时,我恍然发现党文化的思维、言行在我身上更加明显啊!

这些党文化因素,以前我也有所察觉,但泡在大陆这样的党文化环境中,许多思维、言行成了习惯,甚至意识不到,而平时修炼中,也没有主动抑制,主动实修,时间长了,竟给旧势力有可乘之机,差点给我们这个家庭修炼整体带来损失。

从丈夫同修过生死关,到后来我和丈夫接连碰到的事情,是慈悲的师尊在点化我们啊,其实是对我们的警醒,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才是明明白白的过了一大关。

建议同修们多听听“解体党文化”的录音,修掉自己身上的党文化。别让党文化挡住我们回家的路,别让党文化成为旧势力无端迫害我们的借口。师父说:“有漏、有人心、有执著都无法走好以后的路”[3]、“放下太多、太强的执著,走好自己的路,这过程就是你们的道。”[3]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造》
[3]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