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纯净自己 家人转变了

更新: 2017年07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六日】

一、婆婆终于得救了

千百年来最难处理的恐怕就是婆媳关系了。

有一天,公司一位女同事谈起这个话题来,问:“你们谁坐月子是在婆家坐的?反正我坐月子愿意我妈伺候我,不能让婆婆伺候月子。”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表示赞同。我说:“我就是在我婆婆家坐的月子,而且我们一起住了一年多。我坐月子时下地跟家人一起吃饭,不用坐在床上吃。”同事们都很惊讶,第一次听说能跟婆婆和睦相处的,同事说:“将来谁做你家儿媳可有福了,你真是明理的人。”

我婆婆是高级知识份子,上高中、大学时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因成绩优异,所谓“根正苗红”(她父亲是老地下党员),大学期间曾受过省长的接见,而且在校期间早早的加入了邪党。退休后工资上万,所以她经常挂在嘴上的话就是:“我们这代人,共产党对咱不薄啊。”

我一九九三年就有缘学了大法,九七年筹备婚事,婚房是我娘家买的,婆家负责装修,装修我也不挑剔,用便宜实用的材料,婆婆开玩笑说我没心眼,不跟婆家要财礼,金银首饰给也不要,大小事都听从婆家的安排,婆婆觉得很舒心。

婚礼计划定在九九年十月份,七二零风云突变,江氏犯罪集团抹黑大法,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竟然成了政府的对立面被严厉打击。我毅然放下工作,去北京为大法鸣冤,被公安强行由所在单位开车去北京拉回。回家之后,各方面压力接踵而来,以前那令人羡慕的我成了让人另眼相看避之唯恐不及的另类。

眼看未婚夫愁眉不展,我认真对他说:“要不你就重新选择吧,我不会对你有意见。”

他跟我婆婆很严肃的谈了结婚的事情,我婆婆跟他说:“她只是学法轮功,其它的各方面我都没的说。这日子是你自己过,你想好了,咱家结婚了可不兴离婚的。”丈夫想了想说: “婚礼就按照你定的日子照常進行吧。”就这样,我们婚礼如期举行。

随着迫害的升级,我们希望过上的平静生活笼罩了不详的阴影,周围不时传来同修被抓的消息,丈夫脾气越来越暴,家人每天提心吊胆,生怕我出事。

大法和师父被污蔑,弟子岂能在家安心过日子?二零零零年我两次去北京打横幅被政保科非法关入精神病院,后被绑架,受邪恶的江氏集团指使,政保科决定劳教我三年。因在看守所我身体有异样反应,我强烈要求去医院检查身体,检查出怀孕了,我要求回家。

被谎言蒙蔽的政保科人员不死心,将我拉到淄博女子劳教所转化。因怕我流产他们承担责任,劳教所逼我丈夫写下:在此期间发生任何问题由家人负责,万一流产与劳教所无关。劳教人员得意的将我丈夫写的保证给我看,但动摇不了我的信念,我相信我们做好人有好报,孩子不会有事的,我也一定会堂堂正正的回家。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牢记师父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1]最后,劳教所嫌我影响他们转化率,让当地公安接我回家。

回家后,当地政保科嫌劳教所没转化我就让我回家了,要求我每周去政保科汇报思想,我否定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们竟然去我丈夫工作单位骚扰他的正常工作,让他替我汇报思想,丈夫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回家跟我说压力太大,想自杀。

我只身一人去公安局政保科找科长,正告他们不许骚扰我丈夫,科长如临大敌,找两个人把我两臂架起来,妄图强加罪名将我送到监狱,我反问道:“我赤手空拳来这里,跟你们讲道理,犯了什么法?”僵持了一会,科长悻悻的说:“要不是你怀孕了,今天就把你抓起来。”回家后,我想办法查到了政保科长家的电话,是他的妻子接的,我说:“希望你丈夫不要派人去骚扰我丈夫,他都想自杀了,出了问题就是你丈夫逼的。”从那以后,他们不再去骚扰我丈夫了。

孩子出生一年后,我失去了高收入的铁饭碗工作,出去打工。迫害在升级,在邪党制造的红色恐怖下,婆婆与丈夫的态度随之改变了,他们也曾瞧不起我挣钱太少,经常暗自叹息,在人前抬不起头。婆婆后来说在我失去人身自由那段时间里,周围的人劝我婆婆,如果我丈夫另有选择的话,不要阻止他。丈夫不善言辞,曾向我诉苦,酒桌上别人贬低嘲讽法轮功,他脸上挂不住,一口气喝了五瓶啤酒。丈夫曾失去了生活的希望,无视我和孩子的存在,不愿回家,在外边打游戏,打累了回家一言不发。

这期间让我看透了世间人情冷暖,更加坚修大法不动摇,家人是被谎言毒害的众生,我的心中有法撑着我的精神世界,而他们是看不到希望的众生。我要树立自己炼功人的形像,展现大法带给世人的美好。

不管家人对我态度如何,我一如既往的对他们好。婆婆有两个儿媳妇,另一个儿媳妇嘴不饶人,婆婆都让她三分,婆婆跟我敞开心屝,诉说她当婆婆的委屈。妯娌之间发生了摩擦,她看到是我主动认错,带礼品登门去另一家化解矛盾,她说: “我真怕你俩打起来。”我说:“你忘记我是有信仰的吗,发生矛盾找自己的原因?”她暗自佩服。

我通过努力,考取了会计师证,改变了家人认为炼功人不求上進的观念,现在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婆婆和丈夫态度转变了。

有一天我去婆婆家,看见一份党员调查表,我就跟她说不要填,咱要远离邪党,接着我耐心讲了大法在世界上洪传的形势,讲了在法律上法轮功是合法的,公安部定义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讲了我破除迫害,正常办理护照并出国的过程,讲了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劝婆婆远离邪党,化名退出中共保平安,婆婆终于同意了。

曾几何时,在迫害严重的日子里,婆婆见我家中放《九评共产党》的DVD,她失去理智叉着腰骂人,现在她认清中共谎言本质,远离邪党,不禁感谢师父无量慈悲,救众生摆脱中共的魔掌。

二、老专家也得救了

听说婆婆的老同事患癌动手术了,她是一位妇科专家,也是我和丈夫的媒人,我带了礼品去看望她。她很感动,拉着我的手,跟我说:“你要是在大街上走我都认不出你来了,你变白了,漂亮了。你婆婆来看过我,她夸你好。”我说: “我是修炼法轮功才有这样的变化,我婆婆也是好人,我对她就像对待亲妈一样亲。”她说:“这就对了,你心眼好,全医院的人都知道,全医院的人都知道。”她强调了两遍,我说:阿姨,你也知道我学了多年的大法,你相信我这个人,也要相信我说的话,你天天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会越来越好。

老专家象个学话的孩子一样当时就跟着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怕说错了,问:还要加上越来越好这几个字?我笑着说,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就行了。她拉着我的手,又重复念。

我接着说:“阿姨,你也是老党员了,把这个党退了吧。”她害怕的说:“不能退啊。”我说:“阿姨,您不要有顾虑,不用去组织那退,咱从心里边退就行了,老天知道你退了就保平安了。这么多年来我们法轮功学员做好人受迫害,邪党甚至活摘器官从中牟利,天理不容啊!咱们好人可不能跟着这个邪党做陪葬。我把您名字中间那个字去掉,用这个化名帮你退出吧。”她说:“从心里退就行,那我就退了。”

这期间家里来了客人,老专家一直拉着我的手说话,让老伴去招呼客人,临走时我拿出了两本真相期刊,让她好好看看,了解真相。

走出她家,回头看见老专家和老伴双手举起向我道别,我感谢师父让我做一名大法弟子,给我安排这个机会救人,众生真是在等我们大法弟子救的呀。

三、丈夫开口谈大法了

皇历新年我们一家三口去了宝岛台湾,法轮功学员的景点宣传是一条靓丽的风景线,丈夫一改往日对法轮功闭口不谈的状态,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丈夫明白了真相。

我们是自由行的,游览了了士林官邸,出门后,丈夫手指前方,兴奋的说:“快看!”我一看,以前在网上见到同修们景点宣传的场面就在我的跟前,我急忙拍照。台湾同修们在节日里没有在家里享受,而是为了众生,不辞辛苦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坚守在救人的第一线,我激动的心情无法表达,我主动上前跟一位同修说:“我与你一样。”那位同修高兴的说:“同修!”我说:“是的。”见丈夫没有看展板,而是前行赶车,我也随着他走了,跟同修挥手再见。

我们坐车来到台北故宫博物院,孩子饿了,我就带他去门口那家快餐店买吃的。丈夫好半天没進来,原来他在与门口展板前的同修聊天呢!他很不理解笼罩在大陆的恐怖形势下的法轮功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受到如此高的礼遇,因为景点及道路上大法的展板条幅随处可见,他的思想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他问同修占用这个景点的地方是合法的吗?同修告诉他法轮功在台湾是合法的,占用景点门前的地方摆展板,是要经过办手续申请的,批准之后可以在这摆放宣传展板。

不远处看见穿黄色炼功服的同修,刚刚炼完动功,那场景一下子把我的思绪拉到了九九年七二零前我们大陆同修自由炼功的环境。丈夫一字一句的说:“先不说这个功法好与坏,但是这个社会让你把话说出来。”

四、顺利办护照

二零一四年,我去当地出入境办护照,拍完照填好表格后最后录指纹时,办事员说:“你出不了境。”我说为什么?他说:“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我知道是政保科给我信息上做了标记,但当时有顾虑心、怕麻烦,没去相关部门恢复我应有的权利,就把这事放一边了。

二零一五年,公司要组织表现优秀的人员出国参观学习,总经理问我有没有护照,我说没有,他说你去办吧。我心里就打起了小鼓,不想去找麻烦,但是这是一个证实法的好机会,而且办护照是我的正当权利,是政保科执法犯法侵犯我的权利,我一定要办出来,让世人看到学大法是有福份的。

于是我打印了一份由公司出具的出国证明,去了政保科。

一進政保科门,就见到了曾非法入室抄我家的人。我主动跟他打招呼,问他还认不认识我,他说:“哪能不认识啊,你这个人就是脑子转不过弯,学法轮功工作都丢了,现在还炼吗? ”我说:“是啊,学大法好啊,这不我做好人,老板都肯定我是个好人,让我出国观光呢。”说话间我把公司的证明信给他看。他指了指里屋说:你得找科长。

其实科长早听见了我们的谈话,他出了办公室,很客气的让我坐下谈话。他说他也看明慧网,知道大法在世界上洪传的形势,而且说起回老家路上,亲眼见一名大法弟子清除路上的绊脚石,为别人方便防止摔倒。他不承认给我上了黑名单限制出境(言外之意不是他上任之后干的)我说你核实一下出入境吧。他接着给出入境打电话,让我等一会听那边回话。

过了十几分钟,他叫我的名字去他办公室,笑着说:“好了,你去办吧。”就这样我顺利的办出了护照,这么顺利超出了我的想象,看来师父已经给弟子铺平了道路,就等弟子去做了。

五、儿子和我一起控告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法院实行立案登记制,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同修们纷纷实名控告江泽民,这时我的心情是很矛盾的,做的好的同修鼓励我也写信,我说等等再写。

迫害这些年来,家庭和事业都已经比较平稳了,大陆还在受迫害的环境下,中共历来是不讲法律的,我心里想这么做无疑是送上虎口。我与上初中的儿子交流,没想到他指出了我的怕心,说应该写控告信。

我也意识到长时间的平稳生活也助长了我求安逸的心,怕心,等等,修炼的人要想修炼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放下生死,为宇宙众生能奉献生命的大觉者不是嘴上说说就能成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我承认我是一边写控告信,一边去怕心的,直到我写完信,顺利寄出,收到短信妥投回执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是心理压力很大的。寄信之后每天高密度发正念,师父看我压力太大,显现出穿古装武生装扮的护法神给我看。我顿时觉得自己悟性太差。“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3]

我把控告信给儿子看,他很受震动,问我当年怎么会那样坚定,我说我的心里有法。问他写不写控告信,他也要写。他认真的写道:“我妈妈是个正直、善良的人,从小到大,在我印象中,她没生过一次病,她人品很好,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尊重,这都是因为她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但是,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使我妈妈不能去公园集体炼功,还被非法劳教,关精神病院。中国的法律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难道不构成犯罪吗?”儿子信寄出后,也收到了两高的短信回执,已妥投。我问他,你是实名写的,还有电话,如果有人去学校找你,你害不害怕,儿子坦然的说:“不害怕。”

过了一段时间,本地写控告信的同修们不同程度的受到了骚扰,没人找我,有一天丈夫铁青着脸问我:“你写什么信了吗?”我说:“我写了控告信了,因为怕你为我担心,没告诉你。”丈夫很恐慌,以为好不容易过上的平静生活又要被打破了,他怕我又要出事。我没有动心,因为我心里有坚定的信念,迫害大法的邪恶之徒已相继落马,报应正在進行,邪恶头子被清算的日子不会远了。公检法司部门的人也是被谎言蒙蔽的,他们纷纷在觉醒,被无罪释放的同修越来越多了,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真相不久就会大白于天下了。我把这些话讲给丈夫听,他不作声了。

弟子此生有幸成为一名大法弟子,一定不辜负下世前的誓约,做好三件事,早日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