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珍贵的回忆

更新: 2017年07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一九九四年以前我由于患有偏头痛、贫血、哮喘、颈椎病、神经衰弱、顽固性失眠等多种疾病,便去学了多种气功,但效果甚微。

一天在一本气功杂志上看到了一篇介绍法轮功的文章,说法轮功修“真、善、忍”,由师父给每个学员在小腹部位下一个法轮,觉的很奇特。过了几天一同锻炼的一位大姐约我一起去长春学法轮功,我想去,可是单位工作忙,没去成。大姐从长春给我带回《法轮功》一书,我看后就感觉这正是我要找的!我表示一定学法轮功。

大姐告诉我师父在济南还要办一次班,定于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日开班。

我们来到济南,费尽周折才找到报到处。看到那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犹如见到了亲人。大家听说我俩是从东北来的很是惊讶,觉的不可思议,“师父就在你们家乡开始传功,现在师父传法已接近尾声了,你们竟然不远千里来山东,还是第一次参加班?”而他们当中有的人已经参加过九次班了,参加师父传法班少于三次的都很少。我们还看到有来自台湾、日本的。看到这么多学员都已多次参加过师父的传法班令我们十分羡慕。

第一天开班,见到师父高大、和蔼、帅气、年轻,就象二、三十岁的人,我心里十分激动。师父一开始讲课,我就更加激动。我说,这声音太熟悉了!我使劲回忆,什么时候、在哪里听过这么亲切而又熟悉的声音呢?事后与其他学员说起我的感觉,他说:“你不用回忆了,好多学员第一次听师父讲法都有这种感觉。咱们和师父在前几世就结缘了。你多有福气呀!办班的最后了还有幸得法,难得呀!”

传法班上的学员有的是全家一起来的,有亲朋同事结伴来的,就象师父说的,“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1]。

听了师父一堂堂博大精深的讲法和答疑,使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懂得什么是真的佛法,什么是修炼以及如何修炼,如何提高心性等。我每天都企望时间过得慢一点,能够听师父多讲些。每当师父一進入讲法场,四、五千人的会场立即掌声雷动,然后鸦雀无声,静得只能听到轻微的呼吸声,敬听师父讲法。可是听课中我有几次居然睡过去了,自己懊悔不已,后来师父讲法说到有人听课睡着了,那是因为师父给清理脑袋的病业,我才放心。果然我三十多年来的偏头痛再也没犯过。还出现了象师父讲的,清理身体时拉肚子,总是去厕所这种情况。

每次听完课,来自各地的学员就聚在一起切磋,交流体会,谈师父在各地办班发生的神奇事例。大家在一起听法的日子真是太令人难忘了。几千人、每个地区的学员都要与师父合影留念,一个地区照完,师父就指挥说:“下一个省照相的站好了!”大家就立即默默站好,师父就上前往这个省的学员中一站,又照一张,几千人,几十张照片,很快就照完了。那个效率之高真是令人惊叹。

可是大家多盼望能和师父在一起多呆一分钟呀!时间太快了,八天班很快结束了,心里那种恋恋不舍,难以用语言形容。师父还要去大连办班,大家都想跟师父走,师父说,法已经传给你们了,你不要总跟着师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就这样我们就眼含热泪乘车回家了。但还是有很多学员跟着师父去了大连传法班。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日,师父又受邀办了延吉传法班,我们很多同修又在延吉相聚再次聆听师父讲法。这次也令人难以忘怀。师父传大法有魔干扰,别的气功师在附近放高音喇叭办班,天还下起暴雨,下水道堵塞。我们住的医学院正门已被水堵住,我们只好走侧门跑步去听课。为避免趟水,过马路就租三轮车穿过。同修A在自家烙了一兜大饼,背着到延吉参加班,后来大饼都受潮长毛了,她照样吃。我们请她一起去吃饭,她坚决不去。她过马路时一卷裤腿趟水就过去了。我们跑了四十多分钟,及时赶到会场没影响听师父讲法。

和我同去的小姑子过去身上有附体,走路就累,身体很不好,三十多岁就上不了班了。这会儿激动的说:“嫂子,我全好了,我能跑四十多分钟了,我家供的仙儿怎么办?”我说:“你把它扔垃圾箱,师父已给妳清理了。”后来她扔了,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

这次参加延吉班,我又拉肚子,吃点西瓜,就便出粉色的西瓜水,但身体毫无影响。课后我与北京的学员切磋,我说我担心班要结束了,几千个学员乘火车,肯定入厕难。航天部的一位高级工程师说:“你肯定是新学员,你不知道师父时刻看护着我们吗?不应有这担心呀!”他说他已参加过师父的六次班了,有次发高烧四十度,他信师信法,毫不动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很快就恢复了。也多次出现各种症状,只要心不动,都顺利过关。我听后深受启发。

师父延吉传法就要结束了,各民族学员向师尊献花,表达感激之情,朝鲜族同修穿着节日盛装向师父献花行礼。我们带着难舍难分的心情离开师父。

不大的火车站突然增加几千旅客,学员为主。我们提前买了票及高价座号,而那个带饼的A同修不动心,说:“我有幸又聆听了师父传法,最幸福了。没有座位我照样能回家。”过了一会,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在人山人海的等车的旅客中直接找到她送给她一个座位号。太神奇了!

还有一事:当时人太多了,一排一排紧紧挤在一起的旅客進站不用挪步,自己就被拥着向前走,我觉的手表被挤掉了,但根本无法弯腰去捡,心想,我又一次听到师父传法了,手表丢了是小事一桩。可是后来发现手表居然在我的提包里,真是不可思议!

在车上,一北京老大姐给我讲她参加过师父在北京办的传法班,这次延吉班师父讲课时她颈椎格格作响,脖子自动转动,现在她不能动的颈椎全好了!她眼含感恩的泪水,并把座让给我们。六个人的座位我们竟挤了十个人,座椅背上坐两人,地下坐两人,过道上、洗手间、厕所全挤满了人。但每个学员都面带慈祥,微笑着与其他学员交谈自己的体会,希望以后还能听到师尊讲法。

奇怪的是坐六个小时的我竟没入厕,直到多数人下车了,乘客少了我才觉的要去厕所。

回家以后,我们到周围乡镇开展洪法活动,而后成立了学法小组,使很多人了解了大法,并走入修炼,其中包括政府机构及不同部门的干部、警察、教师、学生、大夫、工人、农民等各界人士。每当我回忆起当年聆听师尊讲法的日子,心中就会深深感恩师尊,热泪会不由自主的往下淌……

我已是七十岁的老年人,但我觉的我像个年轻人一样精力充沛,我一定奋力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负师望,跟师尊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