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荡正法路 幸福回天途

更新: 2017年07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怎能忘记二十年前,伟大的师尊以无边法力照见茫茫人海中的我,以无量慈悲唤醒滚滚红尘中的我。从此,我走上了幸福而又殊胜的正法修炼之路。一部天机尽括的《转法轮》,引导我脱离生死轮回的苦海,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真、善、忍”,照亮了我返本归真的回天之途。从一个业力深重、情欲满身的世间俗客,到如今看淡名利、放下生死的神道行者,让日月见证这宇宙大法的神奇,让众生同颂伟大师尊的恩德,并以此唤醒沉迷的世人,早日醒觉、早登法船。

一、朝朝暮暮思索,岁岁年年迷惑

人为什么活着?死后又去哪里?怎样获得永生?神话是真是假?无际星空有无尽头?尽头之外又是什么?它和我们有无关系?宇宙是否人类独存?……

这些问题,对于攘攘世间奔走名利的人们来说,已是一种奢侈的疑问。当一个社会把“成功”作为显学的时候,欲望和占有,让匆匆的世人再也无暇留意窗前的花开花落、天外的云卷云舒。即便偶有发此问者,也都忽而即过、浮光掠影。但,正是这些看似无聊的问题,困扰了我从懵懂孩童到而立之年的人生。

疑问中,我从小学读到了大学;
疑问中,我涉猎了目力所及的知识;
迷惑中,我翻阅百卷佛经、苦读千卷道藏;
迷惑中,我推演阴阳五行、研习易经八卦。

我徜徉二十四史,游走诸子百家;我最爱《上古神话演义》,我不离《奥秘》和《飞碟探索》;我爱好文学创作,我喜欢琴棋书画。这一切的一切,对于我要找寻的前面问题的答案,结果仍是只有一个——无解。

在一般人眼里看来,我也算个社会“宠儿”——“政府机关公务员、党员干部大学生”,身份优越,前途锦绣。加上博览群书爱好广泛,能力出众又不过分争强,所以人缘尚可,少遭人忌。但目睹道德沦丧的社会、贪腐糜烂的官员和世风日下的民众,自认为读过圣贤书的清高使我不愿深涉其中,但又不愿彻底脱离。尤其是那些无解的疑问,既困扰我又警醒我,让我虽走在暗夜之路,但又未落入泥沼。多重的迷惑掩盖着先天的真我、塑造着后天的假我,让我成为一个混沌的矛盾体。我精神上仰慕圣贤、寻求有道,但现实中却诗酒放浪、贪杯买醉;我讨厌官场腐败、人际变异,但生活中却欢于饮宴、流连赌桌。时而自甘堕落,时而崖岸自高;时而随波逐流,时而遗世独立;时而亟亟功名,时而散淡无求。

这种矛盾,障碍了我对人类历史的正确认知,阻挡了我与古圣先贤的心灵交流。勘破生死、出家修成正觉的释迦牟尼,让我感到既真实而又恍惚;得道升天、人文初祖的轩辕黄帝,似乎既邻近而又遥远;骑牛出关、留下五千真言的老子,听起来熟悉而又陌生;身负天命、教化世人的孔子,谈起来明白而又模糊。我的迷惑之苦,深入骨髓。我之所苦,如夜半不能入睡之苦,如扁舟不能靠岸之苦,是盲者不见光明之苦,是行者不见路标之苦。

二十岁出头,我曾撰写一副对联,或可反映这种半清醒半迷茫的情态。上联为:“又喜春风又恶春风春风已过我亦不秋”;下联为:“又趋时尚又落时尚时尚虽移我亦不迁。”横批是:“随遇而安。”今天从修炼的角度看,多少体现了生命的“神光不昧”和“佛性犹存”,或为后来得法修炼之前兆。

然而,穷尽人之智慧所极,又如何洞见无上天机?若无圣者指点,倘无圣者接引,世人恰如茫茫大海一叶扁舟,何时能见彼岸?何处是天尽头?

二、扎扎实实修炼,纯纯净净升华

一九九七年的开头几天,我生命更新的奇迹,在意想不到的偶然和冥冥天数的必然中,倏然而至。那几日,妻儿去外地度假,我便呼朋引类,棋牌饮宴。那真是通宵达旦、醉生梦死,酒桌和赌桌昼夜轮替,烟味和菜香满屋混杂……终于筵散客离、人去室空。望着杯盘狼藉、垃圾遍地的景象,极度的空虚先是扼住了我的胸部,继而蔓延我的全身,侵蚀了我从头到脚的每一个细胞,仿佛有种抽空了的惊悸。无助的绝望,让我感到身体乃至灵魂的一部份在刹那间骤然逝去。

是机缘成熟,是福至心灵。当我抬头看见恭放在书橱里的《转法轮》时,就像落水之人遇见了舟船,忽然有种得救了的感觉。这部天书虽被我恭敬请回数月之久,但一直被我冷落,只是偶尔翻看题目,从未细读其中内容。如今仿佛灵魂被召唤,我洗净双手,如饥似渴的拜读起来。困了,睡一会醒来再读;饿了,吃口饭接着再看。一天一夜,连续读完,我彻底震惊了——如此浅白的语言讲述着如此高深的道理。书中所阐述之道理,真是古今圣贤不曾讲过,看似浅显明了,实则天机尽藏。我豁然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拜的明师, 这——就是我渴求的真法。其后几天,我又通读几遍,感觉生命像更新了一样,有生以来的所有疑问和迷惑,一切尽解。

从师尊的法中,我明白了:宇宙最高的特性是真、善、忍,他就是佛法,也叫作道,顺应他的才是好人,同化他的就是得道者。

我明白了:人来自天上,人生的目地不是为了当人,是为了返本归真。

我明白了:人的返本归真的过程就叫修炼,去掉名利色情和各种执著心,提高心性,吃苦消业,处处为他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

生生世世等待的,人类古今所盼的,不正是师尊和大法么?我猛然醒悟,古老的“修炼”一词,正从遥远而神秘的传说渐渐走到了现实。我开始進入了实修。烟酒赌博等恶习断然去除,玩世不恭变成了谨言慎行。之后,妻子和小儿一并得法实修;之后,我又引导多人走入修炼;再之后,我们建立了炼功点,几个月的时间就有近百人共同修炼。我们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共同切磋,共同提高。大家比学比修,遇事向内找,心性不断提高,生命在法中不断升华。

为了去掉我对“名”的执著,师尊安排了多次考验。常人中,我执著于口才,口舌之利难免伤人,大家都不敢和我论争。所以,几次考验都是别人当众指责或羞辱我。最典型的一次是,同科室的某同事,向来对我毕恭毕敬,可有一天喝多了酒来到办公室,突然对我大吵大嚷,指责我对某件工作不负责任,耽误了大事,而这件事既不是我工作范围的任务,也不是他的职责范围,因此旁观的其他同事很是不平,替我与他大吵。我记住了师尊的教诲,知道一切事情都是考验,也知道一切坏事都是好事,这不正是修忍辱、去名心的好机会吗?于是我真诚的向他道歉,平息了怒气后又送他到后勤值班处休息。下班前他酒醒了回到办公室,道歉了一遍又一遍,我劝他说:“您平时总是宠着我,有啥毛病也舍不得批评,今天借着酒劲点到我的不是,真该感谢您才是。”从此,我们相处的十分溶洽。

政府拟选拔我出任某局领导,并且已向社会公布,我考虑再三,对谈话的领导讲,我天性逍遥散淡,书生气太重,又不擅变通,恐怕与当今社会合不上拍儿,还是留个闲云野鹤之身吧。我放弃了就任,领导虽然失望,但也十分敬佩,暗暗称赞大法修炼者的境界。因为他最清楚,为了得到这个职位,多少人差点踏破他家的门槛儿。这件事情,至今在当地官场和社会传为美谈,为后来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拟提拔我的领导在恶党迫害大法后,明里暗里多次保护我。接任我的同事,后来升任政府领导,也是一直不露痕迹的照顾着我。九九年“七·二零”后,许多民众在邪恶的造谣宣传中说我们参与政治,我仅举出这一件事,就驳斥了他们的诬陷。是的,一个连当官都放弃的人,怎会对政权感兴趣呢?

利益上的考验更是毫不含糊的,在多次过关中,我由难以割舍到达到标准,终于也“毫不含糊”起来。仅举两例。我的房前存放了一车原木,准备修缮房屋所用,但某天下班,赫然看见对门邻居正电锯轰鸣的加工着这些木头,而且锯好的木板多数已上了他家房顶,成了他的棚板和顶板了。我询问他时,他一口咬定这是他家的木头,其理直气壮和肆无忌惮过于违背常理,反而使我顿悟是个考验,于是一笑了之,他也一笑了之。后来,他的老伴走入修炼,一车木头结下了珍贵的佛缘。第二件事情是,朋友在我修炼前向我借了二千块钱,当时不算小数目,几年也没还。修炼后的某天,他突然来到我家,无理纠缠,哭穷赖账,并说什么你修佛了,还要钱干啥,我是不能还你了。我笑着说:“不还就不还吧,朋友一场,算我帮你的。”他悻悻而走,至今未见其面。

师尊的呵护与加持,让我在修炼上突飞猛進的提高着,师尊还净化了我的身体,使我达到无病状态,二十年来远离药物和医院。师尊的法身还多次在危险时保护我,有一次车祸中正处在受撞部位的我安然无恙,而旁边的人却重伤昏迷送往了医院。

三、堂堂正正救人,快快乐乐回家

然而,宇宙中旧的势力遵循着败坏后的旧的法理,在九九年“七·二零”后,操纵地上的中共恶党以撒旦魔鬼的邪恶,开始了对宇宙大法及其弟子的疯狂迫害。但了悟宇宙真理的神道行者却不会被吓倒,大法造就的生命,理所当然的成为宇宙真理的捍卫者。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一开始,我就和众多同修進京“护法”,向迫害者讨还师父的清白和修炼者的神圣权利,前后长达半年之久。在这之后,邪恶政权非法关押我多次,两次拘留,一次刑期一年的劳教。但我从未屈服,在被迫害服刑的二零零零年之初,就毅然宣布退出恶党,摆脱了这个邪灵的控制。十八年来,我谨遵师父教诲,严格把握心性,正念铲除邪恶,努力讲清真相,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十八年艰辛的正法之路,有师尊的保护,有大法的指引,庄严殊胜的未来渐渐明晰起来。谨撷取众生“明真相、得救度”的几个镜头,来见证师尊的无量慈悲和大法无边的威德。

在被地方政府的两次拘留、一次劳教的迫害后,我所在的开发区领导了解了真相,从未对我進行处罚,几次都安顿我回单位上班,劳教所回来后还安排我到一个展示馆任馆长。

被劳教迫害期间,我和几位同修不配合“转化”,因而获得一些狱警的私下敬佩。为纪念“四·二五”一周年,我写了一首诗与同修共勉——“惊天春雷四二五,血雨腥风漫天舞,从此人神有分界,通天大道万魔阻。法徒志坚怀正信,敢叫邪恶化尘土,恩师巨手定乾坤,天国再造我为主。”不想此诗辗转落入狱警之手,但他只是提醒我今后注意,并没有为了邀功对我“治罪”。“七·二零”一周年,劳教所强迫我们观看某人所谓的“转化”录像,并要求写出心得体会,我当场写出四句短诗:“板荡识忠臣,路遥知马力,犹大叛耶稣,岂知非天意?”递给狱警后,他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不断的点头,一言未发。

当地的公安局长是个明白真相之人,在一处干休所里办洗脑班,同修们要学法时,警察们就躲到别处闲聊,还在早晨提醒大家起来炼功。这期间正值第二个“世界法轮大法日”前后,天气很冷,但这局长吩咐警察下河抓鱼,为大家做了一顿丰盛的宴席,准备了饮料茶水。席间举杯祝酒说:“今天什么日子大家都清楚,我穿着这身皮就不明说了,用你们的话讲,祝你们早日圆满吧。”此人几年后退休,晚年安享天伦之乐。

一派出所长提醒我说:“兄弟,告诉你们功友,别在大白天满街发传单,有人举报就不好办。你们晚上发,我们白天捡,谁也说不出啥。赶集的时候注意,有时我们是联合执法,好几个部门一起,碰上就麻烦了。”此人也已退休,夫妻俩都身体健康,儿子也找到了一份体面工作。

由于体制特殊,我区的行政综合办兼具多种职能,主任身兼组织部长、宣传部长、政法委副书记等职务,也分管“六一零”、综治办、维稳办等部门。该主任了解大法真相,尤其是和我当年共同被提拔的经历,他是亲眼见证的,因此对大法修炼者的态度十分正面。在邪恶最猖狂的几年,他顶着流言和压力,以利用我的文才为名,将我调入该办,让我为各部门的文字材料把关。他私下对我说:“在我这里,看谁还敢动你?”有意无意间,我能看到一些敏感文件,减少了很多同修的损失。在非官方的场合,他曾对主管迫害法轮功事务的几个部门头头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干的越欢就越挨累。上边问起法轮功的情况,就说都“转化”了,你我不都省心吗?咱们是开发区,重点是发展经济贸易,别的都是瞎扯。”后来他升任市里某局担任业务领导,下属甚服其德。

民众的觉醒也为自己带来了福祉。有一个大约二百户的棚户区,生活环境极差,道路泥泞,排水不畅。但居民们特别愿意接受我们夫妇送去的大法的真相资料,八年的时间里从未拒绝。甚至有一天,某个居民在市场遇见我,说怎么好几天看不到你们法轮功的小本本了呢?我们全家都爱看呢!我详细问了他家住址,才知道是在因施工挖开的那条大沟对面,正赶上这几天下雨不好走,才没过去。我很抱歉,回家取了资料给他,他十分高兴。后来,开发区向上面争取了巨额资金,以环境综合治理的名义把这个棚户区全部搬迁,并且搬到了一处商业集中的地段。一户修理自行车的人家,几间破房紧邻一条臭水沟边,屋瓦不全,山墙开裂,没有闲钱修理。他闻听过真相,牢记真善忍好,凭良心和手艺维持生活。搬迁时,他得到两户住宅楼的回报,既有了安身之所,又有了儿子的婚房,多年的愁苦一扫而光。

更多的事例真是不胜枚举。一位机关的女士结婚多年不孕不育,很是苦恼,我们夫妇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几月后奇迹出现,年届四十的她已有身孕,如今女儿已读小学了。还有一次我在超市购物,遇见一位外单位的女同事,她兴奋而又神秘的对我说:“法轮大法真好,真好!替我谢谢你师父。”我问缘由,才知她有个资质平平的女儿,花钱念个专科学校后,几年来都发愁找不到工作。娘俩都听我们讲过真相,经常念诵法轮大法好。有一天女儿在同学的鼓动下,想报考国家公务员,父母都不以为然,却也不甚阻拦,谁知结果下来,竟被省城某个机关录取。娘俩感谢我们传给她们的福音,多次提出要摆大席宴请我们。

…………

这些例子不胜枚举,见证了宇宙大法的神奇,见证了大法弟子兑现誓约的神圣。世人都是天上客,早闻真相早醒觉。新宇宙在等待,众神佛在呼唤,让我们不负创世主的洪大慈悲,珍惜这万古不再的机缘,早登法船,同回天堂!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