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法轮》改变了我 家人感动支持

更新: 2017年1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修炼前我身体多病,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每年都得住三、五次医院,药不离身,痛苦至极。我们一家三口和公婆住一块,公婆不管事,儿子不听话,丈夫还嗜赌,没有一点责任感,所有的家务都让我一人承担。家里的气氛很紧张,整天死气沉沉,没有一点欢笑,苦不堪言。

为了释放我的委屈心理,我经常破口大骂他们。为了寻找平衡和快乐,也跟丈夫学会了打麻将,自己又去跳舞。尽管如此还是觉的活着没意思,整天无精打采,很无聊。

《转法轮》打消了我自杀的想法

熬到一九九八年,我就不想活了。我家住在五楼,一天,我决定以跳楼的方式结束生命。有了这个想法后深夜十一点就起来趴在阳台上琢磨怎么跳。在那儿一直待到半夜二点左右,又返回房间。

真要去死,就想起来我的三姐。三姐和我特别有缘,对我好的程度胜过母亲。她和我不住在一个城市,我就想,我要死了唯一欠的就是我三姐,我死了,她会怎样?就这样犹豫了大约一周左右。

那时还没有手机,我家也没有座机电话。中国人讲心有灵犀,就在这时,我在工作单位接到了三姐的电话。她听我说话的语气和平时不一样,特别消沉、厌世,就匆忙赶来看我,还带来一本书叫《转法轮》。三姐说:“你看看这本书吧,看完你就明白了人与人之间是有因缘关系的,这书能化解你心中的忧苦。”我说:“我不看,以前学过好多气功,那么薄的小册子我都没看完过,这么厚的书我更看不了。”

三姐继续劝我看,因她平时对我太好了,碍于面子,为应付她我就看了。没想到这一看就被吸引住了,《转法轮》中的每句话都打到了我的心灵深处,这就是也才是我要找的!这书太好了,我要是早看这本书还能去打麻将去跳舞吗?

从那时起我就彻底戒掉玩麻将、跳舞这些无聊的事,走入了大法修炼中来了,当然也就更不会再骂人了。

修炼法轮功以后我不仅人精神起来了,身体也不难受了,常年随身携带的药就再也没吃过。随着我的变化家庭气氛也变了,和睦了。修炼前我虽然也侍候公婆及家人,但我骂他们。我骂人,婆婆从来不敢吱声。修炼后我对公婆特别孝敬。那时我是在一家浴池卖票,从早上六点工作到晚上八点,还没有休息日。早晨做完饭带上中午的,下班回来再做晚饭,很累,一天晚上婆婆说要吃饺子,我说:“行,今天家里没肉,明天买肉再给您做吧。”第二天上班时抽空去买了肉,晚上回家剁好馅,第二天起大早包好后叫大家起床吃饭。这时婆婆竟然说要吃牛肉馅包子,不想吃饺子了。

我丈夫和儿子都生气了,说:“她那么累,起早贪黑的,你要吃饺子,给你包了,你又要吃包子,这不是折腾人吗?”我一点也没有动气,反而心平气和地说:“妈,今天来不及做包子了,我明天早晨再给你做包子吧,好吗?”我劝他们爷俩,说:“人老了就这样,不要指责老人家,再说了,我现在炼法轮功了,师父让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时时处处替别人着想。”丈夫特感动。修炼后我没再骂过他一句。看到我的变化太大了,丈夫非常认同和支持我修炼法轮大法

丈夫看了《转法轮》

丈夫是个体弱多病的人,有肾病综合症,二十多年的神经性头疼。身体不好,加上本身就懒惰,不爱干活,在单位工作时吊儿郎当,经常工作时间还出去打麻将,领导也管不了他。我修炼后,他工作中变的任劳任怨,主动干活,没人干的他也干,人家说你怎么变好了?他说:“我媳妇炼法轮功,《转法轮》我也看了,是让人做好人的书。受法轮功的熏陶,我也得做好人了。”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虽然丈夫不修炼,但单位也让那些有家属修炼的员工写不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单位领导让他写保证,他说:“保证啥?我媳妇自从炼法轮功后,麻将不打了,舞也不跳了,再也没跟我打过仗,孝敬我父母,你说还保证啥?”领导听他这么说,就说:“法轮功这么好,就在家好好炼,上面有人找你,你就说我找你谈过了。”

那时很多单位挂出诬蔑大法的展板,由于丈夫给单位领导讲了这些话,他的单位这么多年从没有出现过。

有次他在麻将馆打麻将,有人诬蔑法轮功,正打麻将的他,“啪!”拍桌子站起来对那人说:“不了解情况你就别瞎说!我媳妇是炼法轮功的,我了解,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的!”当场屋里鸦雀无声。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上午,我俩坐出租车,我给出租车司机发放真相光盘,被司机举报。警察来把我俩抓到派出所,分开审问。警察问他是炼法轮功的吗?他说不炼,警察就指师父的名让他骂我师父,他回答:“我不骂,我为什么要骂他?我既不认识他,他也没害我,还让我媳妇做好人,我干嘛骂人家?”在场有三个警察,他继续说:“就拿你们仨来说,别人让我骂你们,我也不认识你们,你们也没害我,我为什么要骂呢?我也不会骂你们的。”

警察无语。他就给警察讲法轮功如何好。警察说:“我看你真象炼法轮功的!”他说:“我不配,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吃喝嫖赌坑蒙拐骗都不干,我连打麻将都放不下,那怎么是炼法轮功的?我媳妇买东西人家多找她钱她都不要,就连你们警察也未必有那么高的素质吧?还得早早起来炼功,我可做不到,你们可别抬举我了。”

那天我也没有怕心,与警察也一直讲大法如何好,修炼后我的受益。到晚上,他们就把我俩放了。

无论在哪里只要听到谁说大法的坏话,丈夫都公开回应,讲大法的好。

他每天骑自行车去上班,有一地下通道是必经之路,要走一个很大的坡才能下去。那天骑到要下坡的时候,车子一下就刹闸了,他很奇怪,怎么刹闸了呢?就下车检查,一看,哇!前轮马上就要掉下来了,他吓出了一身冷汗。这要不停下来,车轮掉了人就没命了。他看过《转法轮》,立刻明白了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他。

一次他值夜班,在值班室站起来要出去,一头就撞在门上,把门撞个大窟窿,那个门左边是暖气,右边也是暖气,往哪边歪一点头都会撞暖气上撞坏的。这一撞,二十多年的头疼病好了,再也没犯过。他知道是大法师父再一次保护了他。他多少年治不好的肾病综合症也痊愈了,多年都不能干累活,在单位只能干门卫,后来也能到车间里干重活了。他用《转法轮》中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连续多年被评为单位的劳模。平时有亲戚朋友来我家,他都说:“你们看看《转法轮》吧,即便你们不修炼,也能知道怎么样做人了。”

“我就是来保护你的!”

邪恶迫害刚开始的那几年,包片民警经常上我家骚扰,丈夫就给门安了个大铁门闩,告诉我说:“只要我不在家,谁敲门都不给开!”有好几次,丈夫不在家时,我听到有人拿钥匙开我家门,可因有大门闩都没能進来。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我到外地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在被非法拘留期间,外地警察来我家准备抄家,丈夫在门卫正值夜班,警察拿出工作证说:“我们是公安,带我们去你家看看。”他说:“别拿那个证吓唬我,它只是身份的证件而已,我也有证,只不过我是工人。”

警察说:“请你配合去你家看看就行。”

他说:“我家好人都被你们给抓起来了,我家没有坏人,不能配合!”

警察说:“你妨碍公务。”

他说:“真正妨碍公务的是你们,你没看见我正在工作吗?这么大的单位交给我,我正在执行公务。”

听到他们的争吵,单位值班的领导来了,领导说:“你去吧。”

他说:“不能去!我媳妇又没犯法,做好人给抓起来了,我怎么还能配合他们?”

大约争吵了一个小时,警察一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与他商量说只去看看。到我家后,他说:“你们别吓着我老母亲,不许翻东西!”警察盯上了我家的一个带锁的铁柜子问:“有钥匙吗?”他回答:“有。”警察说:“打开!我们看看!”他说:“不能开!我们家的东西怎么能随便给别人看呢?有能耐你们砸开,砸坏让你们赔。”这时十几个警察都围了过来,盯着这个柜子,他就是不给开,越不给开他们就越认为有问题,又僵持了一小时,最后,他说:“你们看完后还折腾什么?”警察说:“不折腾了。”他说:“看完你们就走!”警察答应后,他打开了柜子。一看没他们要猎取的东西,十几个人灰溜溜的走了。

没过几天警察又来了,直接去丈夫工作单位跟他要钱,丈夫说:“没钱。”警察说:“怎么也得拿五百元的伙食费吧?”他说:“一分钱也不给,我们在家呆得好好的,你们愣是给好人抓進去还要伙食费,不给!”警察恶狠狠地说:“那就给饿死!”他回答:“有能耐你们就给饿死。我会告你们的,追究责任时你们谁也别想跑掉!”恶警又无奈的走了。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我被非法劳教三年,那个邪恶劳教所要求探视的家属必须骂大法师父,不骂大法师父不让接见。丈夫就和他们据理力争,说:“上学时也没教骂人呐,你们哪条法律规定的接见必须骂人?我坚决不骂,劳教所不是教育人的吗?怎么还让骂人呢?这是谁规定的?我找你们领导问问。”劳教所接见室的人说:“探视的家属对我们都是言听计从,点头哈腰,唯有你敢和我们这么说话。”他说:“我媳妇是好人,是被冤枉的,再说就是她真的犯法了,我也没犯法呀,我凭什么对你们点头哈腰?”他们自知理亏,只好就让见了。三年中他从来没骂过我,按规定每月接见一次,从那以后,我丈夫什么时候想见我,接待室一看是他,从没阻拦和刁难过。

我回家后,片警让我去签字。丈夫对我说:“不去!有我在,你什么也别怕!”以后时常有恶警来家骚扰,我们从不给开门。有一天晚上听到有一位女的敲门,他随手就给开了。当那女的自我介绍说是社区主任,脚刚要踏進我家门,他就把她推了出去,顺手把门关上了。这时半楼梯那蹬蹬跑上来一人,“咣咣”敲门,边敲边说:“我是片警,赶快开门!”

丈夫问:“有事吗?”

片警说:“没事,就看看。”

他说:“看啥,警察是抓坏人的,我家没坏人,你们走吧!”片警敲门的声音更大了。

他问:“欠你们房费呀?”

警察回答:“不欠。”

他问:“欠水费呀?”

警察回答:“不欠。”

他问:“欠电费呀?”

警察回答:“不欠。”

他说:“既然什么也不欠,你们来干啥?我是不会给你们开门的,我要休息了。这是我家,你们赶快走吧!”敲了接近一小时,我都有点挺不住了,他一边和片警对峙,一边安慰我说:“老婆,有我在,你啥也别怕!”片警问:“明天我们来,你给开门吗?”他说:“这是我家,开不开门,那得看我心情,因为这是我的权利。”片警看实在不给开就走了。

第二天早上四点,他就把我送走了。七点来了三个警察,“咣咣”敲门,他开开门。警察开口就问:“昨晚怎么不给开门呢?”他说:“那是我的权利,想开就开,不想开就不开,你们有事吗?”警察说:“没事,就是看看你媳妇。”他说:“好,進屋看吧,不就是看我媳妇吗?等你们看完,我就跟着你们去,挨家去看看你们的媳妇。”他们三人面面相觑,谁也没迈進一步。一警察问:“你媳妇有照片吗?”他回答:“有。”警察说:“拿一张给我们。”他说:“不给!我媳妇的照片是我自己家拿钱照的,凭什么给你们?”几个警察再也没话了,转身就走了。

过一段时间我儿子要去香港,需要办护照,我丈夫去派出所办理。警察一看是他,刁难说:“到你家,你都不配合,不给办!”我丈夫说:“配合你们把我媳妇抓起来?你们去给我做饭哪?”警察们哄堂大笑,没再说什么就给办了。

一次与丈夫聊天时,我问他:“你咋不怕警察呢?”他说:“因为我心里有底,我看过《转法轮》知道那是一本宝书,是指导人修炼的高德大法。你也没触犯法律,只是个人信仰。是他们迫害你,所以我不怕他们。”我又问:“那你为啥不修炼呢?”他说:“我就是来保护你的!”

大难不死

二零一三年四月,我的摩托车闸失灵,在启动时刚一踩油门,摩托车腾一下就窜出去了。就在这刹那间我大声呼喊:“师父救我!”瞬间我被颠起很高,重重的摔在地上,车撞到横道对面出租车的后门上,马上又弹了回来撞在了一辆三轮车上。这时我一动不能动了,腰疼的难以忍受,但头脑是清醒的。我的摩托车撞了那辆出租车,理应我该赔偿他的,可他目睹我被颠起来又摔在地上,一动不能动了,以为我摔死了,他怕担责任,开车跑了。

那个地段车多人多,当时就围过来好多人,有的说赶快打120送医院去。我的手机摔坏了,好心人拿出电话要打120,我说不要打120,把我家里的电话号和一位同修的号码告诉了这位好心人。当时儿子在外地,儿媳就要生孩子,大约半小时后丈夫和儿媳还有两个同修来了。儿媳要送我去医院,我坚决不去,丈夫理解我,就带我回家了。儿媳说:“你不去医院,出了啥问题我可不管你。”我说:“不会有问题的,我师父会管我的。”

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腰部疼的不能入睡,连厕所也去不了。我想:这也不对劲呀,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让别人侍候呢?师父告诉我们:“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我一定听师父的话,我不能承认这一切,我能行!我就不断的背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2]。第二天,家人把我扶起来,在家人的帮助下咬紧牙关,顶着剧烈的疼痛去了厕所,疼的汗珠和泪水一起往下淌,儿媳说:“以后给你改名了,不叫某某某了,就叫某坚强。”

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呵护下半个月我自己能扶墙走,一个半月恢复正常。大法在我身上又一次展现神奇,亲人在我这儿也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师父再次救了我。

儿子恶性肿瘤变良性

今年二月下旬,发现不修炼的儿子口腔上颚长了两个瘤子,瘤子像菜花一样开花裂瓣。去了医院,医生当时说这东西我看不了,得找主任。主任看后当着我和儿子的面说:“这个瘤子凭我们的经验看不是良性的,应该是恶性肿瘤,因为良性肿瘤的壁是光滑的,这两个瘤子都是开花裂瓣的。”又找来几位大夫会诊,都说是恶性的。

住院做切片看结果吧。瘤子摘出后等结果,我就对儿子说:要真象大夫说的那样,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儿子就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看到唯一的儿子这么痛苦,我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剜心透骨的难受,我想:法轮大法正在蒙难,遭到江泽民集团的迫害已经十八年了,有多少比我儿子还年轻的生命因为受“天安门自焚”伪案蒙骗而仇视法轮佛法。诽谤、仇视佛法会给他们带来灾难的,我是大法弟子,我用心给他们讲真相,急切的救他们了吗?怎么自己的儿子遇到魔难我就动心了呢,这不是私吗?我该听师父的话,要有大慈悲心,要对谁都好啊!

同修听说儿子的事过来看看,進屋就哭了,我说:“咱有师父管,没事儿,一切都交给师父!师父给弟子的都是最好的!”就是我们有这颗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的无比坚定的心,奇迹出现了:切片化验结果出来了:是良性的。给他检查的主任大夫都很惊讶,觉的不可思议。

四岁的小孙女是神童

我的小孙女今年四周岁了,从一出生就由我来抚养。

孩子刚生下来是罗圈腿,形如皮球那么圆,很特殊,儿子非常担心,说:“妈,这孩子腿罗圈到这种程度,一个小姑娘,长大后可咋办呢?”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我就相信师父,师父无所不能,师父一定会安排最好的。果不其然,孩子连一粒钙片也没吃过,又是我喂大的,到现在两条腿溜直。

丈夫对我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你能把孩子也带成大法弟子。”从孩子刚会说话,我就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见人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孩子两周岁的时候,正赶上诉江大潮。有一天,我和孩子说:“现在都在起诉江泽民这个大魔头,他迫害大法,不让奶奶炼功,还迫害奶奶,奶奶要告这个江魔头!”没想到孩子认真地对我说:“奶奶,我也要告这个大魔头,他害我奶奶,可是,奶奶,我不会写字啊。”

我三姐来看我,说她腿疼,小孙女就对我三姐说:“三姨奶,你腿疼,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赶快念,师父能救你!”然后又说:“求求师父,救救我三姨奶吧,我三姨奶腿疼,救救我三姨奶吧!”

有时她爷爷身体不适,她就对爷爷说:“快求师父救你!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就能管你。”他爷爷听她的就念了一遍。她一听,说:“不行!你得诚心念,大声念,再大点声念!”他爷爷就大声念。

她爷爷一喝酒,她就背:“酒是穿肠药 上瘾难戒掉 一杯解心忧 十觞鬼在笑”[3]。爷爷就说不喝酒了。

她会背好多首《洪吟》中的诗词。《弟子规》全文都能流利背诵,连作者是谁,什么朝代的都知道。有时她不听话,我就说相应的弟子规,我说上句,她就接下句,并按照弟子规马上去做。她还会背诵《三字经》、《千字文》等。

有一次,她让我陪她玩儿,我就说:“你自己玩儿吧,奶奶不太舒服,不想陪你玩儿。”她就像个大人一样,严肃地对我说:“是你法学得少。也没教我和爷爷背法,给我和我爷爷背背法,不就好了吗?”她就让我给她读《转法轮》,我读了二、三十页,读累了,不想读了,她不干,说:“奶奶,这大法怎么这么好啊!我真爱听,你再多给我读点吧,我太爱听了。”

有一次我在客厅背师父的《论语》,她在旁边自己玩耍,我背了两遍《论语》,我都觉的很难背,过几天,我刚开始背《论语》,她就用稚嫩的童声流利地背下来《论语》的第一段。我惊奇地和丈夫说:“你看咱孙女,我背《论语》她在旁边玩,听了两遍她就会背第一段了,这孩子太聪明了。”丈夫开心地说:“这孩子是大法小弟子,每天听你读《转法轮》,是师父给她开智开慧了。”

如今我每天都给孙女读法,我们全家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中,特别幸福!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穿肠〉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