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净化了我的身心

更新: 2017年07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我十九岁。在那个单纯、简单的年龄有幸成为师尊的弟子,不断被大法的真、善、忍法理净化着我的身心,那段时光真的非常美好。

修炼后,困扰我多年的痛经、扁桃体发炎都不药而愈了。尤其痛经真是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每次来例假的时候,手脚冰凉,小腹处像有刀子在剜一样,浑身出虚汗,脸色蜡黄。真是来一次,半死一次。记的有一年,我与爸妈在地里种花生,当时肚子痛的受不了,我和爸妈说了一声就回家,在路上走走歇歇,好不容易到家了,拉过来一个编织袋就躺在了院子里,连屋也進不去了,踡缩在那一动不动,疼的我汗水浸透了整个衣衫。过了一会我妈回来看我这样,心疼的不得了,拉着我去找大夫,大夫给我打了一针,然后对我妈说:“这种病,说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针也不能常打,对孩子大脑有刺激”。我妈听了也无能为力了,因为问过其他大夫,他们也这么说。这病对当时的我来说,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这样的疼痛一直持续到我修炼法轮功,从我炼功那天开始,师父给我下法轮调整身体,法轮就在我全身转动,特别小腹处调整次数最多,身体整天热乎乎的处于非常舒服的状态。啊,师父在管我了,师父说的都是真的。从此这种疼痛彻底消失了。我也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在大法真、善、忍的感召下,我不仅身体健康了,脾气也变了,从原来的霸道,到能为别人着想了,整天乐呵呵的,心里特别踏实愉悦。总感觉自己是最幸福、最幸运的人,因为我有师父了,师父真给我净化了身体,改变了思想,有师父看护的人真是太好了。

我的家人也见证了大法祛病健身及净化心灵的神奇,尤其我妈妈,从对我的担心到对我的放心,看到了我身心的巨大变化,知道是师父给我做了这一切,非常支持我修炼。妈妈因此也得了福报,妈妈多年的老胃病和心脏瓣膜脱落也不翼而飞了,我家人在大法中受益的例子数不胜数。真是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因为我是亲身受益者,后来江魔头动用整个国家机器诬陷、栽赃、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弟子,邪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也不曾丝毫动摇我的信念。因为师父让我按真善忍做好人,给我无偿净化身心,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所以反对真善忍的一定是邪的。后来包括遇到中共人员的骚扰、监视,我依然平稳的走在修炼路上。

我还经历了一次有惊无险的事,那是二零一二年我送孩子去上学,在返回家的路上,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把戴着头盔的我撞昏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醒了过来,看到我的电动车距我有十几米远,鞋子也飞出去了,司机的车离我也有十几米远,并且司机还在车里坐着,看到我醒了才过来,对我说:“咱上医院吧。”但面对司机,我想到师父要求我们遇事先想别人。司机是开快车了,但他不是有意撞我的,我便对他说:“不用上医院,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没事,你走吧。”司机一听要给我五十元钱修电车,因为我新买的电动车,车筐掉下来了,脚蹬也凹進去了,车把也向后了,车子严重变形。我没有要他的钱,让他把我的车把转过来,就让他走了。当时我双腿肿痛,双肩双臂剧烈疼痛,我慢慢的扶着车子,背着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一手抓着车筐,一手扶着车把回到家。

回家后一看双腿已经青肿了,胳膊几乎不能动了,浑身关节没有不疼的地方。来到师父法像前,我流泪了,那是感激的泪水。我知道这场车祸就是来取命的,当时若没有师父的保护,后果不堪设想,是师父保护了我,我只是承受一点点而已。我忍着疼痛坚持学法炼功,炼功时骨头“咔咔”的响,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什么事也没耽误,恢复的很神奇,十几天的时间几乎全好了。因为我丈夫在外地工作,一个多月以后丈夫回来,我儿子对他说了我被车撞的事,我丈夫非常感激师父,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我们全家沐浴在师恩浩荡中,按照大法真善忍做好人,在大法中幸福成长。

回首二十年的修炼路,师父净化了我的身心,改变了我的命运,我感恩师父,感恩大法,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我只有好好修炼,坚定的按照大法修好自己,救度众生,回报恩师的慈悲救度。

弟子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