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玲在安徽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全身瘫痪 生命垂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安徽省亳州市57岁的王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从安徽女子监狱被家人接回家时全身瘫痪、生命垂危,两腿、两胳膊关节变形,头发斑白,整个人变了形,家人都认不出她来。

二年来,安徽女子监狱酷刑迫害王玲,致使王玲出狱时全身瘫痪,大小便失禁,精神恍惚,神智不清,不会说话,不会正常吃饭,下嘴唇不停的颤抖,两腿弯曲不能伸直,全身抽搐不停的颤抖;每天几乎发作十二、三个小时,嘴里不停的说胡话,不停的哼哼着,声音也是颤抖的,很害怕恐惧的样子,吓的恨不得把头缩进肚子里,脖子僵硬。满嘴的牙齿只剩下上边几颗。

王玲,亳州市谯城区法轮功学员,曾是街道干部的子女,因父亲被打成“右派”,父母离异被抛弃,在饥饿和被人讥讽中勉强留个小命。1998年底,她已多种疾病缠身,痛不欲生,有人给她介绍说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她当时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走进大法修炼的,修炼两个月后,多种疾病不治而愈。

王玲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找到人生的真谛,懂得了失与得的关系,并明白做人不能光想着为自己,要为别人好,要与人为善等,所以她处处按自己师父的教诲,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处处做个好人。一次被一个急于上学的学生骑电动车撞断胳膊,她却出乎所有人预料说:你走吧,我不讹你!此时已被吓坏而不知所措的学生,被感动的痛哭流涕。王玲因不放弃修炼曾在二零零七年被中共非法劳教一年,经亳州药都医院做B超检查出4斤重的子宫瘤已到后期、扩散,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劳教所怕担责任就不再关押王玲了。可在家里她有了学法炼功的环境,身体很快恢复了正常,大的吓人的4斤重子宫瘤不翼而飞。这一切连拘留所、看守所、国保大队、政法委都是有目共睹的。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上午,王玲在亳州市二中门口拉着三轮车正在卖布时,被亳州市公安局北关派出所的两名便衣警察非法强行绑架。当王玲质问他们为什么大白天绑架人时,答复是“你炼法轮功了”。两个恶警看围观人多,又叫来几个帮凶。当王玲与恶警理论时,恶警吓得捂住王玲的嘴。王玲被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后,没说几句话,上来三个人就对她拳打脚踢,其中一个恶警一巴掌狠命地打在她的耳门上,当时就把王玲打的晕死了过去,口吐白沫、失禁,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省人事。恶警怕担当责任,叫王玲的家人来把人拉走。家人不拉,派出所恶警就恐吓王玲的家人,强行让家人把王玲拉回家。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一日星期日上午,王玲在涡河北董家街,推手拉车卖布头时,给路人讲真相被恶告,涡北派出所恶警将王玲绑架,毒打致不省人事,全身泥水,然后抬到拘留所继续迫害。在那一时段,当地陆续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别非法抓捕,并以莫须有的“地下组织”硬定这些好人的罪,虽然一再被退卷,但王玲等还是被非法批捕了。

在看守所,王玲遭受了怎样惨无人道的迫害,不得而知,但是王玲在亳州看守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了。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且承受力也不是常人能比的,但就是这样一个坚强无畏的人,被迫害的精神崩溃了,这是事实。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七日,王玲遭非法庭审,后被冤判三年,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已被看守所迫害精神失常的王玲仍被劫持送到安徽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有目击者称:我当时在狱中洗脑班,见到她(王玲)已经神志不清,身体骨瘦如柴,全身上下都是被殴打的瘀伤,尤其是大腿内侧,被第一监区的狱警和其指使的恶犯用指甲掐致紫血斑斑。王玲的脚踝关节被酷刑摧残得肿胀且溃烂,穿不上鞋。更令人发指的是,王玲的两只耳朵被狱警扭肿成球状,都看不到耳朵眼的合缝了。在洗脑班期间,狱警张玲还多次反扭她的手背至背后,真是失去人性。王玲被折磨得吃饭饮水都不能自理,甚至自己大小便失禁都不能察觉,狱警还说王玲是装疯。狱方因为害怕他们的恶行暴露,拒绝亲友探视。

面对监狱毫无人性的迫害王玲绝食抗议。女监恶警使用多种手段对王玲进行诱骗,精神轰炸,强逼她转化。王玲坚信大法,不为所动。恶警将她调到一监区进行迫害时,指使最阴毒的恶犯包夹她,每天24小时欺负她,野蛮灌食,打她、掐她,用大拇指使劲猛弹她的脸,致使王玲全身上下伤痕累累。

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下来,王玲瘦得皮包骨,奄奄一息。最后,她被彻底逼疯了,生命处于危险状态。恶警害怕她去世而被曝光,把王玲调到十一监区开始做一些有营养的食品以避免王玲死亡。虽然她的身体状况有所改善,但是她的精神失常却无法恢复。即便这样,恶警还不放过她,诬称她装疯,逼迫她骂师父,侮辱师父的像。王玲虽然神志不清,还是拒不顺从恶警的恶念。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王玲出狱时生命垂危。三年前身体健康、精神正常、内心充满阳光的王玲,三年冤狱后家人看到的亲人却是全身瘫痪,精神恍惚,头发斑白,不会说话,不会正常吃饭,家人只能用小勺灌少许的水或米汤。

安徽女子监狱电话:0551—6372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