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我真正走入了大法修炼

更新: 2017年07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六日】我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幼时的我就与大法接上了圣缘。妈妈(同修)说在我小时候带我一起去同修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教我背师父的《论语》,她念一句我总是很快的跟着她学一句,会背其中的两段;我双盘总是很轻松的就盘上,姥姥(同修)说我还会盘着腿走路呢。

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发起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大陆失去了修炼环境,妈妈和姥姥虽没有放弃大法,但因没有做到实修,修炼状态一直处于带修不修中。而我因一直没有看过大法书,更不懂得什么是修炼了,只知道大法好。她们总是交代我在学校里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每当离开家时,姥姥总会叮嘱我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就念“法轮大法好”。我对大法的了解只是停留在最表层的那一面。

一、缘归大法

刚刚上大学的我,做事任性,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会感到心里很烦,甚至谁对我不好了、误解我了,我会跟好朋友破口大骂那个人,总感觉高考完之后,心里一下释放了,什么都能做了似的(修炼之后,我发现那时的自己魔性很大)。

直到二零一四年的暑假,结束大一的我回家,这时退休的妈妈已经开始拿起大法书,从新开始精進实修。她一直让我看神韵光碟,我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一天晚上,妈妈打开电脑拉着我一起看神韵,我才发现原来神韵这么美啊!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种样子。当神韵歌唱家唱到这首歌时:“天地茫茫我是谁 记不清多少次轮回 苦难中无助的迷茫 期盼的心如此的累 黑夜中流出的是沧桑的泪 直到我看见真相的那一刻 直到我追寻到大法贯耳如雷 我明白了自己是谁 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2],我想到了为了高考身心俱疲的自己,想到在大学里受到伤害的自己,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真的是像师父歌词中写的那样。从那天开始,我真正走入了修炼。

二、精進实修 去执着

修炼之前,我的心跳有时会不受控制的加速,尤其高三那段时间,心跳过速,跳的我连觉都睡不成。高中毕业的暑假又出现了这种情况,去医院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医生说我是青春期生长的表现,而且我的例假每几个月才来一次。

修炼之后,之前吃药好了的心跳过速又出现了,但是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的表现,我没有动心。过了几天,心跳过速的假相完全消失了,一直到今天再也没出现过,而且提高心性后,我的例假每个月也能正常来了。我的心胸开阔了,不再为一点小事而烦恼、计较;不再像以前那么自私,能够尽量做到为他人着想;不再被嫉妒心折磨了……更重要的是,我知道了我的生命存在的意义。

刚刚修炼的自己很精進,在学校一有空就看书学法。上培训课的中午,我都是在学法或者听法。到了大二下学期,在学校时间一长,经不住常人中的诱惑,再加上学法不入心,像完成任务似的,甚至到期末考完试的时候直接连法也不学了,跟着同学一起看电视剧、电影。暑假回到家里,我都出现了上吐下泻或者发烧的病业假相,我知道是我的执着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妈妈和我一起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也在找自己的执着心一一清除:对文具执着的心、爱玩手机的心、喜欢网购的心、色心、显示心、嫉妒心、安逸心……从师父讲法中,我明白: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修炼就是不進则退。尤其是看了近期师父发表的新经文:“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与否的修炼状态。社会形势会变化,修炼的要求永远不会改变,因为那是宇宙的标准,是大法的标准。”[3]让我更加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

1、去爱美的心

在二零一六年冬天最冷的晚上,我和妈妈出去发资料。寒风吹在脸上生疼,手一拿出来就感觉被冻僵了似的。回到家,过了一会我发现我的脸颊变的通红通红的,很难看。一瞬间竟然很后悔出门,救度众生的责任全然抛在脑后。我很害怕皮肤会被冻坏,所以那几天一直很执着的照镜子。虽然自己知道这是爱美的色心在作怪,可总是放不下。后来我又开始敷面膜,在学校敷,去台湾的时候也带着面膜,还以为这是很正常的。在台湾的那几天,妈妈时刻都在想着如何救度与我们同行的人,而我总是在想着哪里好玩,拍好看的照片。我怕晒黑,防晒霜每天涂了一层又一层,期间还和妈妈因为遮阳伞发生了争吵。到行程后段,有次晚上我竟然敷着面膜发完了正念,这是多么不严肃啊!返程的时候,我的脸上开始起红痘痘了。起初我并没有很在意。第二天一看,哇,这么多痘痘,好明显啊!妈妈说你找找你的执着心吧。我知道是爱美、很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的执着心没有去引起的。回到学校,同学们第一眼都看到了我的痘痘,有的同学说:“你还是涂点祛痘痘的药吧,好的快,我这儿有。”我心里明白这是在考验自己,我拒绝了。我不去管脸上如何变化,每天学法,去掉执着心,痘痘很快就消失了。后来在额头上又蹦出来一颗更大的痘痘,一位女同学强迫拉着我去涂药水,让我睡觉之前再去一次。为了让她不再给我涂药水,我把痘痘给挤了,也很快就好了。

在这里想补充一下台湾的情况。大多数大陆游客很麻木不仁,台湾同修总是面带笑容,语气柔和,善意的与大陆游客交谈,这也让妈妈找到了自己的争斗心,有时说话语气很冲、不温柔。有的年轻同修是晚上下了班到旅游景点发报纸,一小时后还要赶回家做饭,很辛苦。由于导游和接待我们的台湾导游都不明真相,一开始,我们旅游团的人都不接报纸,不听不看真相资料,一位同修建议妈妈让我们带头拿报纸看一看。果然,我和妈妈拿着报纸看的时候,周围的人也有接报纸拿来看的;在夜市的地区,有很多真相展板,爸爸和姥爷都看了,我们团有的游客也驻足观看。在有限的机会中,我和妈妈也给一位腰不好的奶奶讲了真相;有位游客下车的时候还大喊道:“法轮大法好!中国一大宝!”。从台湾回来后,爸爸有了很大的转变,固执的姥爷也看到了大陆之外的真实景象。

2、学会配合

在二零一六年暑假刚开始和妈妈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的时候,总是妈妈一个人提着资料在发,我心里想:怎么不给我几本发呢?我在学校都没法救人,这不是三件事都没做好吗?哪里来的威德?我的嫉妒心、委屈心、烦躁心马上就出来了,根本就不是为了救度众生而来的,是为了自己的那颗肮脏的私心来做事的。我同时意识到这种不正的思想会干扰救人、让旧势力钻空子,我努力排斥它们,想着同修之间要相互配合。可是我的这颗私心并没有完全去掉。有一次晚上和妈妈一起去贴真相贴,在我的手都伸过去准备要接真相贴时,妈妈直接忽略我的手把真相贴贴上去了,“怎么就不给我贴呢?!”我心里真是又着急又难受。

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回到家我也没有跟妈妈交流,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每次发正念都想着要去掉这些不好的心,在学法的同时加强正念。师父在法会上讲过:“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4]我为什么不能在同修救人的时候帮助发正念呢?为什么不能与同修配合救人呢?慢慢是,再出去发资料的时候,妈妈也能递给我几本资料,我们相互配合着发;晚上,妈妈骑着电动车带着我去远的地方贴真相贴,或者在私家车停放比较多的路边,妈妈骑车,我坐在后座向车的驾驶室门把手插小册子;有一次下大雨,我和妈妈打着伞走進一个小区里,相互配合着把真相贴贴在几个单元门洞里和街道边,虽然回到家我们的衣服都淋湿了,但我们的心里都暖暖的……此时我已经没有了私心和有求之心,我学会了和同修之间相互配合,谢谢师父!

三、救人

起初,在学校里,我在学校复印社打印真相信或者黑白版的《明慧周报》,然后装到信封里写上“致有缘人的一封信”,往女生宿舍楼或者教室散发。后来发的多了,室友也见到过这封信,但由于我都是在信封上自己手写,所以很容易被同学认出我的笔迹,我心里并没有很在意。

有一次晚上,我听见一辆警车鸣笛并直接开進了校园,停在了我的宿舍楼门口,两个室友起床想看看发生了什么,我立马坐起来立掌发正念,一个室友看见我坐起来,开玩笑地说:“你坐起来干什么?是不是犯什么事了?!”我在心里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自己的怕心,我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谁都不配来干扰我,请师尊加持。大概发正念二十分钟左右,警车开走了好一会儿,我才躺下。还有一次,我出宿舍楼的时候,宿管阿姨一直盯着我看,像是在打量我,我也没怎么在意,只是在想:她怎么那种眼神看我啊。回到家跟妈妈交流后,我才意识到是自己太不注意安全了,以为只有正念就行,没有理智的去救人,缺乏智慧。是师父看到弟子有颗想救人的心,一直在看护着弟子、保护着弟子,没有师父的加持,弟子是无法做到的。

在学校,我也跟同学讲真相。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我总是抱着给同学讲完让她们立马“三退”的有求之心,可想而知,结果是一个同学都没退。后来,我放下了这颗心,只是给她们讲真相,并不一定当下就“三退”,结果反而出乎意料。有时是师父安排同学来宿舍找我,比如:有一个我们班另一个寝室的女生A来我们宿舍找我,当时我正好在用电脑翻墙看文章,她问我你在看什么,我说我看的文章,没有打算给她讲真相。可是她很好奇我究竟在看什么,我把电脑搬下来给她看,并告诉她我在上明慧网。我问她:“你知道‘三退’吗?就是退党、退团、退队。”她说:“我们村上就有个人,见了我就问‘三退’了没,让我‘三退’。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三退’啊?”原来A接触过同修啊!于是我打开网站,跟她讲大法真相的同时并让她浏览大法在国外的真实情况。最后她听明白了,我说:你退了吧!她点点头。

还有一个同学B,我们是在军训的时候认识的。她很讨厌共产党,她说她从来不想加入什么组织。我跟她讲真相的时候,她有点要感冒的趋势,鼻塞头疼,我说你就在心里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给她放《伪火》的时候,她突然惊奇的说:“哇!太神奇了!”我问怎么了,她说:“我在心里就念了三遍!我好了!你看!”边说边让我看她的鼻子通气了!后来我给她在网站上‘三退’的时候,她要求用自己的真实姓名,然后又认真的检查了一遍‘三退’声明。送她回宿舍的时候,她说她退完以后,感觉整个人有种解脱了感觉,浑身轻松!我说:“是呀,你身上那些不好的东西都被清除了。”并嘱咐她如果还难受,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我俩见面时,她把‘三退’证书保存在了手机里,“我回家要给我妈妈看看!”而且她还告诉我昨天睡觉时又头疼了,她就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睡着了,现在完全好了,一点感冒的痕迹都没有了。我为这个生命的得救感到高兴,更在心里深深的感谢师父为弟子和众生所做的一切。

还有的同学讲一次是讲不退的,比如同学C就是讲了两、三次她才选择退的。但我不会放弃,跟她们讲一次真相就是在灭她们背后的共产邪灵和那些邪恶,而且自己也要修好,日常行为上也得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让她们看到大法弟子美好的一面。

还有教我英语的一位老师,她是有信仰的,也出过国,教学认真,对学生也很负责,经常会给我们讲一些课外话题和人生道理,但她身体很不好。我曾做过有关于她的梦,梦到她和我、室友们一起做真相挂坠。我相信我和这位老师是有缘的。到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我把神韵光盘介绍给她,她拥抱着我,并说“谢谢!谢谢你!”我的眼睛湿润了,我没有错过这位有缘人,我没有辜负她的期盼。我下楼的时候双手合十,心里不停地在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是谁〉
[3] 李洪志师父经文:《提醒》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