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

  • 给龙口父老乡亲的一封信

  • 写给秦皇岛各级官员和父老乡亲们

  • 给龙口父老乡亲的一封信

    各位父老乡亲:

    我是龙口市北马镇人,我的儿子邵强曾是浙江大学的高材生。一九九七年邵强大学期间,听说法轮功能让人道德升华、强身健体,课余时间就和教授及其他同学一起学炼法轮功。自此,邵强曾患的所有疾病一扫而光,生活中他处处以“真、善、忍”为原则,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修炼法轮功,使邵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

    邵强毕业后分配到青岛航务二公司任工程师,工作中不挑不拣、兢兢业业,他开发的项目多次给单位降低工程成本,使公司受益,他因此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他的智慧与高尚品格都来源于修炼了法轮大法。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极端妒嫉,一意孤行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操控所有媒体铺天盖地的造假宣传,把不收钱财、教人向善的法轮功诬蔑成邪教,煽动仇恨。为了澄清事实真相,无数的法轮功学员本着对政府的信任,纷纷依法上访。邵强也是其中的一个,他带着一颗真诚的心,来到北京,只为说一句公道话,向政府说明法轮功是什么,让可贵的中国同胞不被谎言蒙蔽,还世人知情权,却因此遭到残酷的迫害。

    邵强因上访被非法判十年冤狱,在山东省监狱遭受药物迫害,造成记忆力衰退,反应迟缓,头脑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曾经的高材生如今被迫害的工作干不了,钱不能挣,四十多岁的人还得我这个老母亲照顾,那个心酸、那个肝肠寸断谁又能理解呢?

    以下是邵强清醒时断断续续地讲述自己被迫害的部分经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邵强去了北京,信访办成了“抓人办”,有话无处说,邵强在北京先后被非法抓捕到丰台区看守所、东城区看守所、北京市看守所进行关押,最后又送到昌平区豆格庄看守所。在北京被非法关押期间,因拒不转化和不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邵强多次被打得晕死过去,看守所警察用尽了各种酷刑折磨他。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五,在滴水成冰的寒冷冬天,邵强被看守所警察扒光衣服,往身上浇凉水,说是给他洗冷水澡。有一次警察用重器把他打得昏死过去,醒来后邵强发现地上一滩血,头上有个大口子还在流着血。因为长期睡在潮湿地面上,身上长满了疥疮长达七个多月,白天晚上奇痒难忍,晚上睡觉时很多人挤在一起,痒的时候也无法用手抓,因为担心影响别人休息,就强忍着奇痒的痛苦。

    在北京看守所被折磨近一年时间,邵强被非法重判十年冤狱,二零零一年十月被转送到山东省男子监狱。

    本以为到山东就好了,离家近些能见到亲人,可没想到中共媒体一言堂的宣传,把法轮功诬蔑成“邪教”,编造谎言煽动仇恨,监狱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异常凶狠残暴:他们把邵强关到小黑屋里进行恐吓,白天晚上都不让睡觉,一睡觉就用大头针扎手背,扎的手背上密密麻麻全是针眼,要不就用大灯泡照,强光刺的眼睛无法形容的难受。

    邵强经常被打得浑身剧烈疼痛、头晕恶心……但他坚持自己学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在哪里对自己都严格要求,因为不屈服,狱警多次对他拳打脚踢、肆意迫害。有一次警察李伟叫来王姓、郭姓两名罪犯,用约束带上的铁饼撬开牙齿,把生殖器放到邵强嘴里,进行人格污辱。又用约束带(一种酷刑具)把右手和左脚绑在一起,一个星期不能直腰,不得不猫着腰走路,非常痛苦。

    还有一次狱警李伟暗示死刑犯监控邵强,说找个理由收拾他。在用约束带把人反绑的情况下毒打,打完之后弄到人多的地方示众,用尽各种方法对人进行羞辱。有时中午不让回去吃饭,强迫坐在一个很小的缠线的车轱辘上,因戴着脚铐当时脚被磨破了,流了好多血,直到现在还留有伤疤。济南的夏天高温酷热,十五平方米的监室住了五十多人,不让随便喝水,不让随便上厕所,一坐就是一天,邵强被这样折磨了很长时间……

    一次,邵强在厕所里给一位法轮功学员一卷手纸,被人举报,被关进一个很窄的小黑屋,每天只给两个小馒头,屋里放一个马桶,这样一关就是一个月。因为一直不转化,别人出工回来可以自由活动,邵强一直被强制抄监规,家人也被剥夺了探视的权利。

    中共监狱还利用注射不明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邵强从监狱回家后清醒的时候说:“我也没病,警察逼我去住院,天天给我打针,打的什么也不告诉,后来脑子就开始迷迷糊糊了”。

    邵强今年42岁了,至今没成家。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药物迫害发作严重时,像个傻子似的。因中枢神经被严重破坏,很多被迫害的细节都记不起来了,邵强还遭受过什么样的酷刑折磨,无法想象。

    以上他所遭受的精神折磨及肉体摧残只是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冰山一角。面对曾经是我和全家人的骄傲--我那正直善良优秀的儿子,只因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道德高尚的好人,竟遭到如此惨烈的迫害,作为母亲,我的心都碎了。看着如今头脑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的儿子,家人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各位父老乡亲,今天我把我儿子的真实情况说出来,不是为了博得大家的同情,是想通过这件事让大家认清事实真相。宪法规定信仰自由,现在都提依法治国,法轮功没给任何人造成伤害,没有触犯任何法律,相反,学炼法轮功的人越多,这社会只能越安定祥和。记得一位给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律师说: “法轮功学员是无辜的,本应该以他们的言行得到赞许尊敬的,可是唯一在我们的国度里,他们却因为‘真、善、忍’的信仰被定了罪名送上这样的法庭,这是荒唐的。”

    有人说,政府不让炼就别炼了,这世道有权就是“理”,别给自己找麻烦。乡亲们,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没给任何人找麻烦,是邪党江泽民团伙找老百姓的麻烦。就因为学的人多了,小心眼儿的江泽民才发起迫害的。学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无一害,把“真、善、忍”当成对立面来打击,大家想想这是什么。

    二零零零年公安部发布《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年】39号)。通知中明确的列出了现已认定的十四种邪教组织,里面没有法轮功。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法制晚报》再次重申了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真相、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也是法律允许范围之内的,也是合法的。中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邵强如果没有遇到法轮大法,没有修炼,他的疾病痛苦谁知道?谁能替他分担?原来身上那么多的病,因为修炼大法,几周就好了,没花一分钱,大法师父也没要一分钱。都说“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这是一个人应具备的品质,邵强得到师父洪恩,没有涌泉相报师恩,只是说一句公道话,难道不应该吗?

    对法轮功长达十八年的无理迫害,使人们被谎言蒙蔽,善恶不分,排斥甚至诋毁“真、善、忍”这个普世的价值,致使中国社会道德沦丧,假货泛滥,每个中国人都是受害者。江泽民把国家、民族拖入灾难,致使这些年来中国大陆天灾频发。二零一五年,司法新政规定“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现在有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把江泽民告上法庭了,要求将他绳之以法。

    历史上中共要打倒谁没有超过三天的,狼要吃羊,他会找出很多理由。自从江泽民喊出共产党一定要战胜法轮功那天起,十八年了,法轮功不但没有倒下,反而洪传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事实证明:邪不压正,真理不会因强权而改变。

    善良的乡亲们,在善恶是非正邪之间,每个人的态度都决定着自己的未来。选择正义和善良吧,为自己积下厚德,为子孙后代种下福田。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写给秦皇岛各级官员和父老乡亲们

    家乡父老(官员)们:你们好!

    我们有缘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也许不经意间就与您匆匆擦肩而过,来不及打声招呼,说声问候。然而在我心灵深处,多么希望忙碌的人们都能幸福祥和地生活啊!您能在百忙中看一看这封信,将是我最大的欣慰。

    秦皇岛,地处东海之滨,自古以来就和“神仙”、“求道”等传说结下了不解之缘。烟波荡荡,山岛耸峙,海浪冲刷着千百年不灭的记忆。然而走进现实,回眸往事,我们是否还记得,内心深处对上天的那份敬畏以及那真诚求索的向道之心·当历史走进1992年,法轮功开始传遍中国。1995年,法轮大法也传到了秦皇岛。到1999年7.20迫害前,秦皇岛地区有近两万人修炼法轮功。其中包括商人、知识分子、医生、农民等各阶层人士。然而,正在越来越多的人体验到法轮功祛病健身、净化心灵的神奇功效之时,江泽民却出于个人私欲,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全面打压。

    截至2017年8月,据不完全统计:秦皇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有43人:王海金、邓文阳、裴彦庆、张玉芹、张志彬、李书利、李凯……长长一串名字的背后包含着怎样心碎的血和泪!他们为坚守正信承受了怎样不为人知的苦难!

    被迫害伤残的12人:杨玉珠、付伟萍、曹桂芳、赵焕珍、常立中等。漫漫的苦难日子面前,如何平复身心的剧痛!

    还有被非法判刑的有98人;被非法劳教过的有290人次;被绑架关押、洗脑、洗劫财物、骚扰至少1637人次;遭精神病院迫害13人 ;迫害失踪的至少4人;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多达50余种;勒索钱款至少260多万;被抢劫的物品不计其数。

    时至今日,秦皇岛还有55人被非法关押在监狱或看守所遭受着非人的迫害。仅秦皇岛当地看守所就有左洪涛、杨晓勇、吴文章、张爱文、陈艳玲、白雪松、徐秀娟、马凤珍、高连厚、王海燕等20多人被绑架,多数仍被超期关押着。

    现在全国上上下下都在谈论、关注着现政府的反腐风暴。以江泽民为首的“血债帮”所控制的军队、政法等系统的奸佞恶吏: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薄熙来等纷纷遭整肃清算;终极大老虎—迫害法轮功的始作俑者江泽民也在被围剿之中。

    从2015年5月以来,来自29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近21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递交了《刑事控告书》,实名控告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他利用手中权力对法轮功修炼者长达18年的“群体灭绝性”迫害。而且海内外声援法轮功“诉江”的民众亦达240万,天象使然!

    作为秦皇岛的家乡父老,特别是有着公权力的官员们,你们的责任重大啊!对人对己都在面临着终极选择的时候了。在法轮功学员十多年如一日的讲真相中,大量海内外民众已经觉醒,如今,2亿8千多万中国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各地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越来越多。许多正义律师不顾个人声名利益得失和安危,为法轮功学员也做无罪辩护,仅从2017年上半年,中国大陆已有21个省、直辖市出现不予起诉、释放法轮功学员或退卷的案例(54 人无条件释放;97人被退卷)。不愿参与迫害的中共各级官员以各种形式与江氏集团切割,这些不断出现的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是公检法人员明白真相后的自保和赎罪。

    大陆首例法轮功获国家赔偿案—“法轮功学员许郴生的家人申冤四年获国家赔偿案件”,更是震惊大陆公安司法的大事。“明慧网2017年7月31日消息:湖南郴州市47岁的女法轮功学员许郴生,2012年5月16日上午被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人民西路派出所警察当街抓捕,被背铐在铁椅子上“审讯”12小时后身亡。其子杨许俊为母伸冤,经过漫长的4年多官司,最终获得国家死亡赔偿金31.96万元人民币和被赡养人生活费5400元。”获国家赔偿金数额距离人权、人性的标准虽然还有很大差距,但是向大陆公检法官员发出的信息是明确的: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集团已经失去了政治权力和反扑能力—迫害已难以为继,随时可能被终止。

    清算就在眼前。作为家乡人,我由衷的向家乡的各个层面的人们道出肺腑真言:请您与我都成为结束这场荒唐迫害的一份子吧!

    一、按中国目前的法律,法轮功学员是无罪的

    中共一直以刑法第300条“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以此欺骗了一些底层执法人员们。可是,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均无法律文件或司法解释明确法轮功组织是邪教组织(法轮功修炼“真善忍”,祛病健身,道德升华,是利国利民的正信,搞精神控制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组织)。

    公安部2000年《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中,明确的邪教组织有14个,但法轮功并未在列。实际上,邪教之说来源于1999年10月25日江泽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记者的采访谈话,而江泽民的个人言论不是法律。

    刑法第300条说是破坏了法律实施,公诉人和法官却又都说不出法轮功学员到底破坏了中国现行的哪条法律和法规的实施。中共的国家宪法是承认信仰自由的。所以,早期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从道义上做自我无罪辩护,后来很多律师也开始大胆地纯粹从法律上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目前在网络上,明确公开了2011年3月1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发布的第50号令,废除了1999年发布的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承认法轮功书籍都是合法的。为什么近日才看到“法轮功书籍出版禁令解除”的消息·有评论认为,中共现任当权者在不断地向人们释放这样的信号:在中国修炼法轮功合理合法。说明即使在中共内部,江泽民团伙对法轮功的迫害也不得人心,已走向末路,面临被清算的结局。

    二、报应就在朝夕之间,迫害者恶报频发

    在今天,中共江氏集团的各级官员不断落马,也许前一刻还不可一世,颐指气使,转眼间便锒铛入狱,成了阶下囚。落马被抓是报应的一种方式,而且只是开始。

    在明慧网上公开报道了大量恶报事例,触目惊心。表现形式是入狱也好,得绝症也好,遇到的各种灾祸也好,那都只是报应的开始,更大更可怕的报应还在后头,因为迫害修炼佛法的人,罪实在是太大了!

    人在做,天在看。过去几年高压反腐中的落马高官,大都积极追随江泽民犯罪团伙迫害法轮功,包括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苏荣、李东生、周本顺、奚晓明、马建、王立军、朱明国、张越、武长顺、赵黎平、吕锡文、万庆良、谭力、蒋洁敏、刘铁男等等。表面上看,这些人是因为贪腐或权斗落马;实质上是因为他们迫害法轮功而遭了恶报,连最近所谓的‘王储’孙政才落马,也是其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报应。

    执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事例,多年来一直不断。比如,明慧网发布“2015年中共公检法和610人员遭恶报统计”显示,仅2015年一年里公检法及政法委、610人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就有709人(中央与省部级官员不包括在内),其中250人死亡。2016年8月发布的另一篇“明慧报告:610人员恶报综述”中说,中共610人员遭恶报总人数有783人(由于信息封锁,这只是一部分),其中遭恶报死亡和患病、受伤者的比例占70%以上。近年来,610官员被查处落马的也越来越多,人们把 “610职位”说成是死亡职位真实不虚。仅举几例:

    李东生,曾任中央电视台副台长,是自焚伪案策划者。后升任公安部副部长兼610办公室主任(610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 2013年11月,李东生落马,大陆媒体称其“玩火自焚”。2016 年1月,李东生被判刑15年。

    陈虻,“天安门自焚案”制片人,2001年10月升任“东方时空”主管。2008年3月陈虻被查出患胃癌。九个月痛不欲生的病痛折磨,陈虻主动要求医生放弃抢救,死于北京肿瘤医院,死时47岁。

    罗京,央视新闻联播主持人,播报了大量诬蔑法轮功的假新闻,包括“天安门自焚”伪案。2008 年罗京被查出患淋巴癌,2009年5月病情恶化,病中还出现口腔溃疡等并发症,舌头溃烂,不能说话喝水。6月5日死于北京307医院,死时48岁。

    当年周永康命令监狱等恶徒“包夹”法轮功学员,现在身陷囹圄的自己也被24小时“包夹”。
    当初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各级党政军官员,给法轮功学员个人及家人的肉体与精神上造成的摧残和恐怖压力,正如今天自己在反腐高压恐惧中一样每日心惊胆颤、惶惶不可终日;那些因贪腐的目的追随江氏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却先以贪腐之名落马入狱……”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是不是天理报应·三、秦皇岛执法人员恶报连连中共迫害法轮功,所用手段之卑鄙、邪恶,可谓集古今之大全,令人神共愤,天灭中共已经是历史必然。

    在我们秦皇岛,十多年来也是恶报不断,不完全统计,迫害法轮功的犯罪嫌疑人遭恶报的案例有54人(这还是在邪党一贯有意掩盖下得到的数据)。其中死亡24人,严重疾病16人,伤残7人,免职3人,逮捕、审查、双开4人。

    宋长瑞,原秦皇岛市委书记,放纵昌黎县开办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2004年4月30日,宋长瑞放纵山海关恶警抓了8名法轮功学员,并将其中一女法轮功学员打伤。2004年5月11日晚,宋长瑞从石家庄回秦皇岛途中,在唐山境内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坐的小车钻到大货车下边,严重追尾,宋多根肋骨骨折。

    高保林,男,原秦皇岛市公安局局长,紧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他担任公安局长期间,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判刑、洗脑,尤其是暑期江流窜到北戴河,秦皇岛公安打手配合610采取卑鄙下流的手段把法轮功学员都抓进洗脑班,以表对其主子的忠心。后被调到邯郸工作。2003年在廊坊出车祸,并殃及家人。高本人肋骨折四根,他妻子的腿骨折,住在北京一家医院。这对认识他的人和公安内部产生很大震动,有人说:肯定没干好事遭报了。

    彭鲁言,男,四、五十岁左右,秦皇岛市公安局交通分局的副局长,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2004年6月下旬,彭鲁言跟一个有夫之妇去酒店吃饭、跳舞,然后回居住地同居。被女方的丈夫跟踪发现,并当即叫来了彭的领导和纪检委领导、110人员等一起捉奸,从半夜1点一直敲门到第二天上午11点彭才把门打开,这时外面看热闹的群众人山人海。当二人被带走时,群众无不拍手称快。彭因生活作风问题和经济问题被隔离审查。

    田川,男,死前任秦皇岛市防暴大队长。因打人凶狠被市政府抽调驻北京办事处,担任负责秦皇岛市三区四县抓捕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任务,市领导并允诺完成任务后,任市局副局长。田川接到指令后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老少,大打出手,并扬言“上级领导有令,怎么整你们也无处告。”田川为了一己私利,丧尽天良,突发暴病,一个月左右时间变得骨瘦如柴,终因作恶太多,遭报应而死,死时年仅38岁

    温德海,海港公安分局处长,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多人经他手被劳教,现已遭报,在押送法轮功学员去山海关拘留所返回的路上遇车祸死亡。

    李凤义,秦皇岛公交分局恶警,自1999年7··20以来,李风义紧跟政策迫害法轮功,非法抢法轮功学员的家、抓捕法轮功学员。对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刑讯逼供,造成多人遍体鳞伤,一人重伤不能行走,其在不久就遭了报,于2005年3月初,突发心脏病而亡,年仅39岁。

    杨颖,男,原秦皇岛市公安分局副局长,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已遭报,因跟妻子闹离婚,在赌博时被妻子举报,杨被当场抓获。后杨颖被双开。

    李琛(申),原青龙县娄丈子乡原政法委书记,自1999年7.20以后,追随江泽民邪恶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本乡经他送进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有30多人;被学校强迫退学的一人,只因学法轮功刚上初中一年级,就被赶出学校。法轮功学员翟风梅到大板去看望病危的哥哥,也被李琛等人追回送进了看守所。“善恶有报”,李琛执法犯法,造下罪业,就得偿还,现已遭报:一、有职没权,离开了工作岗位。二、得重病,花二万七千多元治疗。治疗留下后遗症,小便失禁,还只能蹲着。

    刘永春,原秦皇岛铁路里居委会主任30多岁,曾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带着办事处的恶人洗劫管辖区的法轮功学员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2000年,用欺骗的手段把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骗到秦皇岛海滨路办事处,直接送山海关小陈庄洗脑班非法关押40多天,然后又找到她儿子勒索800元,才放她出来。现刘永春已遭报,2002年,刘永春突然得精神病,他妻子和他离婚,他在犯病时打坏了他儿子眼睛,还跑到海滨路办事处把玻璃镜子都打碎了。

    周凤同,秦皇岛市某中日合资企业前工会主席,在他任职期间,在迫害法轮功之初,他伙同相关人员,强制“转化”单位的法轮功学员,经常去人家的家里或在单位找人谈话。把去北京证实法的法轮功学员走后门送进抚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做恶事同时,他的家里祸事不断:他的妻子摔伤了手臂,他自己也扭伤了脚,他的儿子也出了车祸,轧断了腿。尽管这样此人还不醒悟,现已遭报,暴尸街头。

    李青山,河北省青龙县西蒿村中学校长(原土门子乡中学校长)死时43岁,追随江氏集团搞迫害,在校园搞反对大法的集体签名,放诬蔑大法的电影,张贴诬蔑大法的漫画。有法轮功学员对其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把其告到派出所。2005年8月2日检查出肝癌,10月7日死亡。据说此人身体健壮,正值中年,突然死亡,在当地引起不小的震动。

    胡殿龙,秦皇岛市耀华厂公安处,处长,男,经常配合市公安与610抓厂内法轮功学员。现已遭报,于2002年,患直肠癌。公安处科长周磊,男,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已遭报,2002年死于肝癌,死时年仅47岁。

    潘权,秦皇岛市抚宁县茶棚乡派出所恶警,因紧跟江罗集团迫害法轮功,抢劫法轮功学员家中财物、勒索性罚款,把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按在地上用木棍压在小腿上,站上两个人用力下踩,使人疼痛难忍。而中共对这样的恶警给予“提拔”,由一个警员提升为台营派出所所长。就在他上任的当天(也是报应的那天),他儿子被车撞死。他内弟利用他工作之便开爆竹店,爆竹店爆炸,他内弟当场被炸死。真是一人做恶,殃及家人。

    郑大鹏,原任山海关公安分局预审科副科长,1999年7月借调一科,主抓迫害法轮功,期间表现非常积极,动手毒打并用刑折磨法轮功学员。2002年年底,他与罪犯曹某(已枪决)勾结之事败露,被下放到南窑河派出所任民警。

    王保和,前抚宁县驻操营派出所指导员,在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期间,一直走在前,多次抓捕法轮功学员、搜书,并用搜到的大法书烧开水喝,2006年,他得了半身不遂,2008年下半年已不能说话,吃饭都要人喂,真是生不如死。

    董守民,青龙县土门子乡书记,多次组织抓捕法轮功学员。2008年1月7日,董守民在秦青公路自驾轿车追尾起火烧死,年仅39岁。

    潘强(潘维兴),驻操营派出所所长,在江氏迫害法轮功期间,冲锋陷阵,暴打法轮功学员、抢劫家中财物、搜书,表现卖力。潘强开车抓法轮功学员时,撞车。其妻子与人通奸被其撞上,现在家庭离异,生活沮丧不堪。

    苍天有眼,善恶有报,这样的例子还很多,不一一列举。这些被中共的党文化和“无神论”迷惑和毒害了的人,在迫害法轮功上,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利、利益,不惜出卖自己的良心,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人,不仅害了自己,还殃及家人。他们才是中共暴政的真正受害者和牺牲品,真替他们惋惜。

    三、莫为中共做替罪羊

    在明慧网2017年6月29日一篇报道中,辽宁朝阳县法院法官吉首军在冤判了法轮功学员后,对法轮功学员家属扬言:“即使法轮功将来被平反的话,等三百年后我骨头渣子已都烂了…… ”
    吉首军的话,反映了不少至今还在参与迫害者的心理,至少有:

    一、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

    二、不否认自己目前所做的是坏事和违法的事,但为了利益或饭碗还是昧着良心执行。

    三、平反是太遥远的事,有一种“做了坏事想逃避惩罚”的侥幸心理。

    这么多年来,笔者不只一次听到有参与迫害的中共人员说:要平反,那是三百年后的事了;平反的事,三百年后你我这一辈人都看不到了等等类似的说法,为什么老会想到“三百年”呢?有人知道当年基督徒被古罗马帝国迫害“三百年”后才平反的事。以此来推测:法轮功被中共迫害也得三百年后才平反。于是自己也把希望寄托在“三百年”上。

    其实很多参与迫害者都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但希望发生在很久以后,或拖得越长越好,或者等自己都作古了,看能把我怎么样,能把已烂了的“骨头渣子”怎么样?“人死如灯灭”是无神论的毒害,使人只看眼前,只图眼下及时行乐,还是眼前的利益实惠,工资奖金要紧,有人还幻想着参与迫害发财升官呢,哪管还有天理良知。

    这种人其实是在自欺欺人。今天中共中的很多明白一点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迫害)要结束了。迫害马上就要维持不下去了!在上面提到的辽宁朝阳县法院法官吉首军,在法轮功学员家属打电话讯问他为什么冤判时,吉首军说:“我一个人说了不算。”他这样说不是也想推脱罪责吗?

    我们知道在各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背后,可能真的有政法委、610人员在“上头”在施压。但做了坏事,自己得承担,不能以“我说了不算”来推脱罪责。因为违法骚扰就是你上门干的,绑架的行为就是你实施的,冤判的“判决书”就是你的签名。

    《公务员法》第54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2016年3月1日新修订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删除了1999年6月11日出台的同文件的第14条“执行上级命令的,不追究人民警察的责任”,“错案终身追究制、责任倒查制”等新政,也宣告“执行命令”不是逃脱制裁的借口。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已涉嫌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等14项罪名,将面临法律的追诉。实际上把参与迫害者的推脱罪责的退路给堵死了。

    大幕已开启。国际上有35位律师,代表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在33个国家和地区54次正式起诉江泽民或其主要帮凶。这被海外媒体称为二战后对纳粹党审判以来最大的人权诉讼。国内老虎苍蝇一起打,位重权高的老虎纷纷落马,离苍蝇也不远了。

    四、珍惜所剩不多的赎罪机会

    有人困惑于迫害政策现在怎么没有完全停止?却没想想,迫害政策没停止,其实是上天给你赎罪的机会啊!真的不是给你继续为蝇头小利和眼前利益继续参与迫害的机会!你想想,一旦元凶江泽民被抓捕,这件事就结束了。迫害一旦停止,江氏一伙被绳之以法,那时候你哪还有自救的机会?哪还有赎罪的机会?是不是只剩被清算和悔恨的份了?一定要转变观念啊,真相才会使你头脑清醒。

    家乡的官员们:万古的机缘使我们走入同时代,缘份又使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在我心灵深处,多么希望我们的家乡父老都能幸福平安,一同度过这最后的劫难,迎接美好的未来!

    18年邪恶的迫害,秦皇岛人也或多或少被中共江泽民蛊惑欺骗,或多或少的伤害过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犯下了大大小小的罪错。大法师父教导我们要慈悲,要允许人犯错误!改过!每每想起师父慈悲的教诲和期盼我们中国能富足美好、百姓们都能回归善良的胸怀,心中就隐隐内翻!热泪盈眶!

    在此,真心希望秦皇岛家乡的父老乡亲们,都能在自己的生活工作环境中,开始善待你所能接触的法轮功学员;在各种环境和形势下,主动保护法轮功学员;在权力运笔下,能无罪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收集各种迫害证据,这就在救赎自己和自己的亲人啊,千万要珍惜所剩不多的救赎的机会吧 !

    作为家乡人,再次向家乡的各个层面的人们道出肺腑真言:请您与我都成为结束这场荒唐迫害的一份子吧!一同携家人走向光明,走向未来!

    家乡的法轮功学员

    2017年8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