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炼 学会在一思一念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得到法轮大法,并于一九九九年底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被劫持回本地;曾被关進过洗脑班;免去过常人职务。多年中几经迫害的魔难,不改修炼的初衷,却因在该提高层次的时候过不去关,导致二零零九年因向外求而邪悟。直到去年底今年初,邪恶对我身体连续致命的迫害,我幡然醒悟,于今年四月下旬迷途知返,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之中。感谢师尊并没因我做了对不起师父的恶事而放弃我,我的生命也因此而得以延续。

我已落队很久,回归后我开始做三件事。一次我一边在楼道里贴着不干胶,内容是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一边心想这样到处贴会影响人家楼道的卫生。结果身边一扇门打开了,一个户主走出来冲着我狂吼乱叫:“你干什么!你到处乱贴,把楼道搞的这么脏!你往这里贴什么贴!”我一惊,连忙解释说:“我在贴真相,我们是受迫害的。”那人又吼叫道:要贴到政府去贴,别在这儿贴!我说:“到政府贴就会被抓起来送监狱。共产党不给我们说话机会,我们老百姓都没法过日子了。”那人继续叫道:“我也是老百姓,我的日子比你还难过。你赶紧揭了去!”我试图对他讲真相,但他叫道:“别说了!赶紧揭了去!”我便无可奈何的说好吧。

事后反思,自己做最正的事,却带着破坏卫生的一念,即便当时贴成了,那张不干胶也起不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啊,而且还给自己招来了麻烦。而那人口口声声喊着讲卫生,不也正是针对我这颗讲卫生的心来的吗?!真是一念招魔啊!这件事让我看到了自己很多的人心,当那人说出自己的日子比我还不好过的话时,我却没有及时想到把这作为讲真相的契入点,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共产邪党搞“假、恶、斗”导致的道德下滑、民不聊生啊,这里面也藏有怕心!

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修炼的严肃性,真是一思一念不正都不行啊。从中也使我逐步学会了在一思一念中修炼。

有同修见我常是白天在公开场合贴不干胶和当面发真相资料,就一再提醒我要注意安全,而我却感到不耐烦,反驳说:“我已十分注意安全了,但‘君子千虑,必有一失’,除非啥也不干了,那就安全了。”这种“君子千虑,必有一失”的人的想法也是危险的,根本就没在法上,也极可能由此就带来“一失”。

再是面对警察的敲门行动,为首的派出所副所长心虚的问我:“我就问一件事,你还那个……炼那个……”我当时脑中想到的是师父说可以不正面回答,因我修炼过程中有脱离,所以我就想迂回从头说起,等说到最后再提我还在炼的事,就回答说“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未等我说完,那副所长立即截断我的话,“好了,知道了。”期间另一警察要录像,我严厉制止说:不懂肖像权吗?副所长立即制止了那个警察拍照,然后匆匆告辞,搞得我一头雾水。警察走后,郁闷的我拿起《洪吟》随手打开映入眼帘的是:“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

事后同修指出我这是配合了邪恶,警察问啥你就答啥,不就是配合吗?再就是我的话说了一半,表达的意思很容易理解成“现在不炼了”。我发现了自己内心深处还是有怕心,不敢堂堂正正声明自己是法轮大法弟子。而我家附近另一同修遇到敲门时则不给警察开门,隔着门对警察大喊:“我就是炼,脑袋掉了碗大的疤,掉了脑袋也要炼!”并把“敲门行动”所违反的法律条款隔着门逐条念给警察听。这是何等的气魄!相形之下,我的差距不言而喻。

前几日,一个怀疑自己被附体、心有恐惧的同修和我切磋,我也奇怪自己说别人时怎么头头是道,轮到自己时往往就法理不明了。我也和其他同修一起帮她发正念,但心生顾虑。但又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师尊不就是要我们修成为他的生命吗?!于是我坚定的和其他同修一起帮消业中的同修发正念。值得庆幸的是,在大家的帮助下,仅几天的时间,这个同修就高兴的说她好了!现在的她心里一片透亮。

就是这样,我开始学着在一思一念上修自己,努力去归正自己。感谢无量慈悲的师尊一直没有放弃我!感谢帮助我从新在大法中修炼的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