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造成的后果及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七日】经常看到同修们在交流文章中谈到修一思一念的体会,也知道修炼人在关键时刻坚守正念的重要,可是自己在日常修炼中却常常做不好。最近遇到的一件事情让我切实体验到了一念不正造成的后果。

一、一念之差造成的后果

不久前,我在父母家,饭后吃了一枚大枣,不小心把枣核吞到嗓子那儿卡住了,而且挺大的一个枣核就横在咽喉处。怎么办?当然,作为修炼人,我马上想到要请师尊加持,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并同时向内找自己存在的问题和纰漏。

我想到,昨天去看一位患重病的同事,再次给他讲大法真相,希望他真心认同大法而尽快使身体康复。但是由于和同事关系不错,而且他病的较重,我被情所牵动,而且由于心急,真相讲的有些高了。在病房里还有其他患者的情况下侃侃而谈,又有显示自己的心。这些不正的因素使讲真相的效果并不好,同事虽然在痛苦的煎熬中,但并不认同我的建议,还是说做完这几个疗程的化疗再说。我觉得是自己昨天讲真相时出现的不理智状态,造成今天的咽喉被卡了。

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向内找着自己的问题。可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那个枣核还卡在喉咙处。就在这时,忽然妹夫来电话,父亲马上对他说:你现在有空快带你姐去医院,她被枣核卡到嗓子了。妹夫马上就开车来接我。此时我想,嗓子卡了枣核后,父母劝我去医院,我说不用,他们也就没再勉强我,任由我立掌发了两个多小时正念(这在以前是不行的,他们都是邪党体制内官员,因惧怕邪党,是从来不允许让我在他们面前发正念的),而妹夫很偶然的来个电话,这是否是应该到医院去取枣核?因为也不是打针吃药啊?就随着妹夫去了医院。这是第一次没守住心性,内心的软弱,使我抱着侥幸心理,给自己的错误行为找借口。

结果到了医院,大夫说,得在空腹的情况下,才能把枣核取出来,吃饭了不行,明天再来吧。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不悟,还准备第二天早晨去医院。

晚上,妹妹来看我,我说,你给我读大法书吧。因为我认为她修炼上有些懈怠,希望借机拽着她多学学法。随着她给我读《转法轮》,我也慢慢的跟着读了起来,这样学完一讲法后,我喉咙处的枣核顺下去了,可是嗓子和食道还有些疼痛。早晨,妹妹说,那就不用去医院了。我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还是有些不稳,怕那个枣核再滞留在哪个部位。

第二天,有个同修过来陪我学法,我心态稳定了一些。虽然嗓子还有些不舒服,但是说话,吃饭已经没问题了,中午,我们还吃的米饭和炒菜。这看似要过去的事情,随着晚上弟弟来电话问候,又出现意外。弟弟告诉我说:那枣核两端尖尖的,容易划破食道,蜂蜜最利于消炎,你喝点蜂蜜吧。我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又不是吃药,就跑到厨房干喝了几口蜂蜜,还以为这个办法挺好,能控制发炎啊。

结果随后麻烦就来了,第二天早起,整个嗓子和食道就封喉了,连下咽每一口水都困难,简直痛苦不堪。我突然意识到,我错了,关键时刻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通过学法,枣核都顺下去了,结果还怕上发炎了,这蜂蜜喝的适得其反,带来了更加痛苦的魔难,以至于以后半个多月的时间都不能正常進食,整个胸腔都是肿痛的感觉。

反思这件事的前后过程,发现了自己在信师信法上的巨大差距。过去一直觉得自己还是挺坚定的大法弟子,觉得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动摇了我对师尊和对大法的正信。但是,正信可不是嘴上说的,那是需要坚实的实修基础的。其实,我在枣核卡到嗓子的最初表现好像还能坚信大法,保持正念,可是发了两个小时正念没看到效果,心态就不稳了。这时有人让我去医院,我就开始半推半就的给自己找借口,放任自己不正的念头。后来通过学法枣核都顺下去了,也能吃饭了,可我还是不能用正念主导自己,竟然用蜂蜜给自己消炎了。学了这么多年的大法,明知道那炎症都是业力,蜂蜜能消去业力吗?况且还没出现什么炎症状态,就去消炎,这不是明摆着糊涂吗?

在这件事上充分暴露了自己修炼上的不扎实,平平常常时看着好像还行,真遇到问题就把持不住自己,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悟,守不住正念了。这也让我由此想到,其实我自己对大法的超常都缺乏正念,怎么还能说服那些病重的常人信服大法呢?!

二、通过反思发现更多的问题

这次吞枣核的事,同修们都说,这一步步的也太明显了,就是考验你信师信法的正念足不足的问题。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怎么关键时刻自己就那么经不住考验,那么没正念呢?过去看到有的同修身体出现问题,守不住正念,还觉得同修不争气,认为自己在关键时刻一定不会那样不悟,一定能做好,可是万没想到,这小试牛刀就败下阵来。

静下心来认真的反思自己,这才发现,原来这些年在修炼路上磕磕绊绊的关键原因,就是没有实质的在修心性上下功夫,证实大法的事也做了不少,可是那都不能代替修炼,搞不好,还成了常人做大法事了。或者有时遇到问题,没有更多的实修、悟道,就稀里糊涂的都应付过去了,在修炼路上总是跌跌撞撞的坎坷不断。难怪有同修不解的说,你法也没少学,功也没少炼,事也没少做,看起来在修炼上很下力气,很精進,但在实质上给人感觉改变不大。同修多次提醒,让我找找差在哪儿了,可是我一直没找到。只是承认自己修的很表面,怎么往深层修不知道了。

现在我似乎明白了一些,就是没有注重在实质的修心上下功夫。外表干多少事那是外在,而修心才是本质,这点别人看不到,只能总体上对你的修炼状态有个感觉,其实是我以前对修炼的严肃性认识不足,遇到问题没有对照法在修一思一念上下功夫,甚至可以说是不太会修。

通过反思,发现自己近些年表面上三件事都在做,可是学法、发正念、炼功时都不静心,都达不到大法对我们修炼要求的标准。修炼之初,一天要是听三讲法,感觉自己浑身的细胞都在欢呼雀跃,那时诵读《洪吟》觉得头顶上向上一顶一顶的,好像在长功似的。可是现在总是困倦,一听法就要睡过去,一看书就有杂念干扰;过去走路发正念都浑身发热,现在坐那儿发正念还经常走神;过去炼静功也出现了坐在鸡蛋壳里的状态,可近几年不但找不到这种感觉,炼功时还经常胡思乱想。自己也知道这种状态不行,有时也想控制自己的思想,可是控制不住,一会就又有杂念出现。

我原来觉得自己在吃的方面已经很能控制欲望了,都好几年不吃肉类了。但是不然,查找一下,晨炼时最多冒出来的想法就是一会早餐吃什么,怎么吃好。而且随着修炼时间的延长,不注意在一点一滴上把握着自己的欲望,就会冒出很多新的欲望。这几年不经意间自己很注重买高档進口食品,好像是因为国内毒食品蔓延的太厉害,可是作为修炼人在这方面用心过多了,就明显是执着了。

同时发现炼功时经常冒出的杂念除了是想吃的,然后就想今天上班穿什么,还是很在意自己的穿着打扮。有一个阶段,有同修说,我也不能不注意穿着啊!可是,那是逐渐放淡的一些东西,不是随着修炼修掉了,反而又冒出来了。

当然,这只是最基本的执着了,可是修炼这些年,这些基本的执着都没修下去。其它的就更多了。过去一直认为自己对物质利益上能看得淡,可是现在买东西却反复比价,能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心里就高兴,觉得太合适了占到便宜了;过去对同修证实法提供各种要求都无怨言的去做好,现在却能冒出好多想法、看法和怨言。

作为修炼人有时也能意识到这些是问题,不能让这种状态和情绪延续下去,可是并没有太认真去对待,发现出现修炼状态不好时,只是感到焦虑甚至无奈,每天忙忙碌碌的就一天天推着过去了,可是并没有考虑如何在修炼上要有一个实质的改变,现在发现自己原来还有那么多不正的念头,那么多不好的心还没去掉,连最起码的对吃、穿的欲望都控制不住自己,这是怎么修的啊?!

三、严肃对待修炼,从一思一念上入手

回想自己修炼上的问题,其实是对修炼大法的严肃性认识不足,是对一个大法弟子的真正责任和使命认识不足。一个真正清醒的修炼人绝不会在修炼上这样拖泥带水的。

我告诫自己一定要象师尊所说的“欲正其心,先诚其意。”[1]我开始在修心上,尤其是在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上用心了。

首先在学法上用心,因为以什么样的态度学法本身就是修心的一部份。要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的状态学法,溜号了就返回去从新学。而且这么多年学法背法,对《转法轮》很熟悉了,可是熟悉反倒容易精力不集中,就采取半背半读的方式学法。为了防止杂念,在学法前把大概要做的事先处理好,以免学法时冒出那些急于处理的事来干扰。

其实学法不静心不就是主意识不强的表现吗?那我就把“主意识要强”[2]这一节法背下来,让自己尽量保持正念,要让自己的主意识得法。因为学好法是一切的基础,真正学好法了什么也干扰不了。

同时注意学《转法轮》时也要结合学习师尊的其他讲法,特别是在学习师尊前期讲法时,发现自己对大法原来理解的那么差,在前期师尊讲法中讲述的最浅显的道理自己还没学明白(当然这只是一种形容,师尊的法深奥的不是我们说看明白就能明白的,因为法理也是层层展现的),总之问题是这些年自己没有真正的珍惜大法,没有真正的学好大法。

修炼人常说: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所以在修炼上就得时时保持在一种激流勇進的精進状态,稍不注意就被逆水冲的左右摇摆,可是要精進就得时时学好法,在这个满是诱惑的现实中,只有师尊在不断的提携着我们,只有大法能让我们保持精進的状态,可是师尊把大法全给了我们了,学不学,怎样学全靠自己的悟性了。真心学就什么都能得,例行公事的走过场那就什么也得不到啊!

学好了法,就有了抵御不正的念头的力量,在炼功中就稍稍的能静下心来,再有杂念干扰时就能马上意识到。有时讲真相不顺利,炼功时就想怎么再去讲真相的问题。现在意识到这是不对的,因为师尊让我们炼功时什么都不想,那为什么这时不听师尊的话呢?那脑袋不处于空的状态不就是属于炼邪法吗?所以这时就告诫自己,这是执着自我,你想的事再大、再重要,那你在炼功时想了,就是觉得自己想的事超过师尊此时要你做的事了,就是没放下自我。师父说“心空善念起”[3],修炼人,心绪乱糟糟的,师尊怎么给你演化功呢?怎么同化宇宙特性呢?

在多年的修炼中,懂得了做常人的可怜,在很多和常人交往的事情中,能放下怨恨心了,可是发现这几年自己对修炼人却怨恨增多了。比如对有的同修不做救人的事不满,觉得大法书一本本的都带给你看了,你也应该明白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了,怎么就不去救人呢?不愿理这些同修,遇到她们找我时就心烦,觉得她们耽搁我时间。还觉得有的同修只做简单容易的事,麻烦的事就陆陆续续都推给我了,好像我是专为她服务,为她打下手的。过去和同修们一起做事,还没有这些想法,随着学法不到位,这些怨心、不平衡的心都冒出来了。其实这都是人心啊!

法理不清,遇到问题想不到向内找,想不到是自己有什么问题了,想不到对同修的慈悲、体谅和宽容,想不到是同修帮助我去修怨恨心。只有想到这些时,才能意识到是自己的问题,修炼就是修自己,总这么向外看,怎么是修炼啊?!这样一想,那些恼人的怨心就消减了一些,心就轻松了一些。

最近虽然在修炼自己一思一念上有些進展,但并不是很顺利,只是好像知道怎么修的方法了,在具体问题上还是常常正念不足,甚至意识不到自己的执着,还需要通过认真学法,用大法加持自己的正念,修去那些不符合大法的任何想法、念头,让自己的思想更加清醒、纯净、归真,让自己的身心都在同化真、善、忍。

以上是个人体悟。不对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入圣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