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滑连有狱中受虐 妻子上诉至高等法院(图)

更新: 2017年09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法轮功学员滑连有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被再次劫到滨海监狱,遭狱警、包夹犯人虐待、捆绑、污辱等迫害。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滑连有在狱中签下委托书,他的妻子田宗丽代夫启动诉讼程序,目前已上诉至天津高等法院。

'滑连有妻子田宗丽在天津高院法院递交申诉材料'
滑连有妻子田宗丽在天津高院法院递交申诉材料

天津北辰区法轮功学员滑连有,一九六二年出生,原天津显像管厂职工,一九八八年企业管理大专毕业,一九八九年获助理会计师资格,一直是周围人公认的好人。二零零一年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被迫害致神智不清;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再次被警察绑架构陷、冤判七年,在绝食反迫害617天后,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八日被滨海监狱狱警用担架抬回家。

为夫讨公道 多方奔波申诉至一中院

滑连有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被天津北辰区佳荣里派出所警察劫持入狱。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家属到滨海监狱会见已绝食八个月有余的滑连有。当时家人就已看到滑连有已经被迫害的神智不清,不认家人,反复讲他被迫害虐待的情况。

滑连有的妻子、女儿非常伤心、担忧他的处境,要求狱方准许滑连有保外就医,狱方不许。滑连有的家人决定申诉,向狱方递交了一份《关于滑连有出现精神失常和涉嫌遭受故意伤害的申诉要求》,并要求狱方给予书面回复,未果。

为了给丈夫申冤,妻子田宗丽决意上诉至天津第一中级法院,要求案件重审,还丈夫清白和公民享有的信仰权利。为此,她特意到天津北辰区法院、天津第一中级法院调阅案卷。同时亲自去天津监狱管理局反映滑连有在滨海监狱受虐情况。

四月五日,田宗丽在北辰区法院要求阅卷遭到对方无理刁难。只允许她调阅部份案卷。工作人员张嘴就说法轮功×教,又说法轮功案子没有文档。档案室一位叫马姝的却说谁都不能调,怕打击报复。田宗丽告诉她法轮功讲真善忍,是被诬陷的,迫害没有法律依据。家属有知情权,不许调卷,那就给写一份书面文书。马某不给写,还说你投诉我吧!

四月二十日下午,田宗丽到天津第一中级法院递交了刑事申诉立案书。

滑连有被加重迫害 一中院驳回申诉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日下午,田宗丽去会见滑连有。滑连有仍被捆绑,用轮椅推出来,他说包夹王大志给灌食物里放异物,消毒水和肥皂味很浓,还有胡子碴子。被灌的食物都吐了。包夹说这里没有录像头,用粘拉链毛刺的一面刺扎他身体。滑连有找狱警,他们都不管。狱警高佩治说滑连有:你还没死。

田宗丽要求负责狱警梁汉文调查这事,并找狱政科李津反映情况,他竟然说不可能,就跑了。

七月二十七日田宗丽收到快递。寄信人是天津第一中级法院法官侯金砖,驳回田宗丽的申诉。

滑连友受虐投诉无门 妻子上诉高级法院

八月十一日,滨海监狱借口要开十九大,把滑连有送去天津监狱局的新生医院,A病区16床。

八月二十二日,田宗丽与女儿一起去会见滑连有。滑连有比以前瘦了些,说承受太大了,三个包夹跟着。因为抗议狱方在给他野蛮灌食中掺杂异物,被灌食后他就往外吐,狱警给他强制戴口罩一个月,把双耳勒破,半个月也不给洗澡。妻子和女儿找狱警梁汉文交涉,不能再给他戴口罩,捆绑,让他们向上边反映。

九月十九日下午,田宗丽到新生医院会见滑连有,滑连有说还被绑着,遭到两个包夹的谩骂,污辱。妻子让他找医院负责人梁振忠反映,他说谁也不让找。田宗丽对负责狱警梁汉文说:你是主管队长,起诉迫害责任人,你也跑不了。

据悉,八月二十五日上午,滑连有妻子田宗丽已在天津高院法院递交了申诉材料。

关于滑连有遭受迫害的情况,请看明慧网相关报道《二次入冤狱被迫害致命危 天津滑连有控告江泽民》、《又有两千多民众继续联名营救滑连有》、《滑连有遭冤狱生命垂危 家人欲哭无泪》《滑连有在天津滨海监狱命危 家属申诉》、《绝食七月余 滑连有在天津新生医院被包夹迫害》等。

迫害责任人:
天津第一中级法院法官侯金砖 电话:022-27506518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